注册

放弃绿卡、欠款百万,这位“鬼老板”不当教授玩石头,20年砌出“现代版桃花岛”!


来源:人人公益

放弃绿卡、欠款百万,这位“鬼老板”不当教授玩石头,20年砌出“现代版桃花岛”!

原标题:放弃绿卡、欠款百万,这位“鬼老板”不当教授玩石头,20年砌出“现代版桃花岛”!

“很多人都觉得我很古怪,

借了几百万外债都不慌,还放弃了美国绿卡,

回到贵州家乡创作夜郎谷。”

夜郎谷谷主

每天清晨,总有一位留着长发的清瘦老头,带着小狗小猫绕着一座石头之城走上一蹓,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和他本人一样,这座石头之城散发着神秘、沉淀的味道,名字则更为原始——夜郎谷。而这位老人便是这里的“国王”、“谷主”,犹如武侠小说里的侠客一般。

夜郎谷并不是在深山老林中,从花溪十里河滩开车向青岩古镇的方向,穿过大学城,不一会就到了。有山有水,山叫斗篷山,河叫思丫河,斗篷山就是传说中古夜郎国夜郎邑的辖地,山顶至今还保留着古城堡的残垣断壁,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形成喀斯特景观。

我们穿过茂密松林中的蜿蜒小径,一下子仿佛误入几百年前的原始部落:

座座圆形石堡参差排列在陡岩上,依山而靠的人形石柱怪异张扬,粗石砌起的拱形门洞彰显原始社会的神秘,而另一个山坡上,却是截然不同的精致景象——小桥、流水、凉亭,还有被野生植物掩映着的一栋栋小木屋。

这一切看似很随意,犹如野花野草肆意生长,但每个景点又都恰到好处,给人无限想象,它甚至有一种魔力,四季在轮转,它也在跟着变化。

就在去年,这个地方被CCTV、BBC、CNN等多家知名媒体报道,忽然风靡全球!这就是宋培伦从1996年开始打造的以傩文化造型为基础的夜郎国。

本土的齐奥尔科斯基

美国南达科他州有一座“疯马”巨型雕塑震撼世人,那是印第安人克扎克、齐奥尔科斯基一家人为纪念自己的民族英雄,花费数十年时间建造的。到今天已经60多年,但工程还未完工,在齐奥尔科斯基1982年离开人世时,他的妻子儿孙继续完成他的工作,成为美国版的“愚公移山”。

1993年,在美国疯马山参观的宋培伦,也被这巨型雕塑震撼到了,他早已厌倦了为迎合别人口味去雕塑的生活,决心找个清静地方,做一件属于自己的作品。

三年后,宋培伦便放弃了一堆数不清的头衔:辞去了大学教授职务,不当“旅美艺术家”,拒绝了所有商业项目,就连成名的漫画也不画了,回到家乡。56岁的他在花溪斗篷山脚下,与大自然展开了对话。

他选择石头来构建内心的奇幻世界。

不用木头,

因为木头会腐烂,还会消耗森林;

也不用金属,

因为金属会生锈,采矿会造成污染。

他把自己的艺术归结为“大地艺术”:

作品应该自然、环保,与大地融为一体。

夜郎谷所处的土地,

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

漫山遍野都是石头。

石头是最廉价、普通而最自然的材料,

而且最持久。

这正合宋培伦心意:

无论是欧洲的古堡、玛雅的神庙,

还是吴哥窟,都是石头铸就。

他希望打造一座屹立千年的城堡,

石头是最好的选择。

300多亩的地方,宋培伦把从小根植于心的对夜郎文化的好奇和喀斯特生态系统整合起来,以傩文化为主题,让当地的农民一起在建造过程中发挥智慧。村民原本全是大字不识的文盲,但是在夜郎谷,他们都是化腐朽为神奇的艺术家。废气的烟囱、花盆,甚至只是一棵朽木,在他们的手中都变成了艺术的一部分。

村民们没文化,但态度相当认真,觉得尖石不好看,就用工具打磨平整些;歪歪扭扭的石柱可能不稳定,他们改成四平八稳的模样;石头人形脸太长,垒上又取下……在村民眼中,认定拿了这位老人的工钱,就要努力地修建出最漂亮最高档的建筑。

但宋培伦却不高兴了,要求他们按照自家修猪圈或者砌石墙的方式来建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还带着他们去垃圾堆里找宝贝,村民们无法理解这样怪异的想法,纷纷叫他“鬼老板”。

饿了摘树上的果子吃,累了找块石头躺下,原本清瘦的他变得更加消瘦。大雪封山,他就在山里呆了两个月,一个人生火做饭,安静地看书睡觉。兴起时听雪块从树枝上跌落的声音,寻找动物留下的足迹,四周白茫茫一片,把心蹭得干净透亮。

▲ 宋老师自己设计的门,夜郎谷三字是logo。

有几位画家前来,辗转到中午一点多才找到藏在深山里的他。没有肉,没有油,只有漫山遍野的野菜,宋培伦让做工的村民去山里找了些野菜,再兑点辣椒水,就给他们当午饭了。结果那两位画家说那是他们至今吃过最爽口的一顿饭。

不和商人合作,不问政府要钱

夜郎谷似乎也没有完结的时候,人们每次来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象,四季不同,光影不同,作品不同,景象就不同。

他把夜郎谷经营起来,在边经营边建设的过程中,夜郎谷逐渐成型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花20块门票钱去目睹它的风采。

2016年7月,通往城堡的路通了,恢复经营,加上媒体关注,城堡一下子就火了,第一个月就收了30多万的门票费。用卖门票的钱,宋培伦还了200万债务,还剩下100多万没还。

某天下午,城堡来了一名商人。穿一件纽扣短衫和一双运动鞋的宋培伦,领着这名商人在景区转了一圈。

回到会议室,这名商人提出愿意给宋培伦投2000万,帮助景区搞建设。宋培伦现在还欠100多万债务,不过面对2000万投资,他并没有表现出特别惊喜。听完这名商人关于景区规划的想法,他当场就拒绝双方合作。

这不是宋培伦第一次拒绝外人投资。他说自己不喜欢被钱绑架,一直坚持有多少钱做多少事。从城堡开始修建那天起,他就没伸手向别人要过一分钱,但因几年前城市规划建设,导致城堡5年不能经营,欠下300多万债务。最困难的时候,他把城堡里面的房子抵了45万的债。

有钱不赚,在外人看来他就是固执的“疯老头”,甚至有人认为他装清高,或者不懂得经营,把着一座金山,浪费资源。就连他的家人也不理解。

“我并不想追求经济上的利益,只是把夜郎谷当作一根弦,每个走进夜郎谷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拔动对夜郎古国、夜郎文化以及夜郎那古老岁月的理解这根弦。如果现在改成赚钱,就违背了我的初心,那么文化、艺术就丢了。”

所以他拒绝和商人合作,不问政府要钱,害怕别人不懂他与夜郎谷之间的默契。

他说,来投资的这些人,还没谈成,就都把哪一块建景观房,哪一块摆麻将,哪一块做烧烤摊都想好了,因为大家都看到商机。

宋培伦的“固执”,虽然没多少人理解,但夜郎谷周边的村民却跟他关系融洽,处得像亲人一般。在夜郎谷做工的人,他们情愿几年不结工资,有的人倒过来借钱给宋培伦搞建设。

在那里做工的一位姑娘就说,自夜郎谷开建那天起,她就到里面做工,每月200元,宋老师很讲信誉,对人也好,在遭遇困难之前从不拖欠工人工资。现在,她从最初的搬运工变成景区售票员,每天工资90元,但由于最近几年宋老师遇到困难,从2013年到现在,5年时间了,她没领过一分钱,“我们不怕他不给我们钱。”

宋培伦说,借钱给他的村民,从几万到几十万,有的要点利息,有的连利息都不要,“他们就觉得我做这个有意义”。

现在,宋培伦准备投上百万资金,在夜郎谷里面开发一个水上项目,他说,夜郎谷不光要搞水上项目,还要做成一个类似博物馆,不仅能看到夜郎文化,还能体验到打草鞋、织布、蜡染、刺绣、陶艺等民间工艺的地方。

这是他儿时的梦想,是他对夜郎文化的一种解读,当然,更是他的精神家园。对于宋培伦来说,抛开喧嚣、浮华与利益,活得越简单越纯粹,天天在这里看四季轮回,看花开花落,抚摸每一块石头,打造每一个傩文化元素,真正做到了“天人合一”、“知行合一”。 

从踏上这片坡谷的那一刻起,夜郎就注定与宋培伦的艺术融为一体。掐指一算,他已坚持了20多年。用一块块的石头垒起了一个夜郎傩城堡,而个中的艰难、艰辛非一般人所能及。

如今,周边环境已破坏,水资源污染,几栋高楼已矗立在夜郎谷边,显得格格不入,虽然看上去很煞风景,但也没有不好,可以时刻提醒宋培伦:城市扩张侵入到这里,自己并非远离现实。

夜郎谷最终生存多久保留多长,还很未知。但宋培伦面对这一切很坦然,任何生命的变化、消亡都是自然的,他说,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歇吧。

泰戈尔说,“只有人类精神能够蔑视一切限制,相信它的最后成功,将它的探照灯照向黑暗的远方。”

-END-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