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昱普:比起“过度”的爱心,我更想要真实的情感


来源:凤凰公益

这个天天对金羽翼教学主任张老师问东问西的男孩子就是王昱普,来自天津,今年20岁。1米9的大个子,结实的身板,憨厚的性格,阳光的微笑,描绘着这个美好的年纪。这一次的美国爱心艺术之旅还未结束,他就已经为下一站设计好了队服,挑好了颜色。但处于青春期的他,也为母亲翟晓琳带来不少困惑。

“张老师,我们下一站去哪儿?去坐游轮吗?”“张老师,明天您穿阔腿裤和橙色上衣可以吗?”“张老师,您是自闭症学校毕业的吗?”

王昱普(右)与北京金羽翼教学主任张晗(左)

这个天天对金羽翼教学主任张老师问东问西的男孩子就是王昱普,来自天津,今年20岁。1米9的大个子,结实的身板,憨厚的性格,阳光的微笑,描绘着这个美好的年纪。这一次的美国爱心艺术之旅还未结束,他就已经为下一站设计好了队服,挑好了颜色。但处于青春期的他,也为母亲翟晓琳带来不少困惑。

进入青春期他开始渴望伙伴

小时候,昱普不是很爱与人交往,比较内向,而青春期之后,他产生了一些变化,开始渴望与伙伴一起玩,开始主动与人说话,也开始更加关注异性。

昱普与妈妈在华盛顿

他对于喜欢的异性会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特别是会关心她的衣着,对于颜色也很敏感。在正常交流的同时,也会伴有一定的刻板行为。比如,他一见到张老师就总会问关于“阔腿裤”的问题,这让昱普妈妈有些不知道所措,“他们需要快乐成长,但昱普现在的问题是他不知道收敛,他的快乐有时候影响到别人了,但我也不希望他太压抑自己。”因此,她这次来和美国自闭症机构交流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希望看看美国的自闭症机构是如何处理自闭症孩子的青春期问题。

昱普与美国费城自闭症机构老师合影

在安德森自闭症机构,昱普的一曲架子鼓展现出他狂野和男子气概的一面,低音鼓、踩镲、军鼓、嗵鼓、吊镲……他的一双鼓锤游走于各个部件之间,发出摄人心魄的敲击声,引得美国老师们的赞叹。除了打击乐,昱普的爱好还有很多,游泳、健身、羽毛球、台球、K歌、中国大鼓、陶艺、烘焙,这些活动对他青春期的情绪调节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昱普的架子鼓表演《胜利》

在随后与安德森自闭症机构的交流中,妈妈翟晓琳得知,美国自闭症的孩子会在小时候就进行类似于“生理健康课”的学习计划,让他们逐步了解两性关系,然后再针对个体遇到的特殊表现,进行单独的辅导。

昱普妈妈认为,“虽然我们是小米加步枪的状态,但我觉得我们的孩子跟发达国家的自闭症人士的生活状态是差不多的,只是他们生活、康复和工作的舒适程度和优越条件,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去想象。但我相信通过家长、机构和爱心人士的帮助,国内的自闭症康复和各种针对政策也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我压抑了他很久的绘画热情”

昱普四、五岁的时候还不会讲话,翟晓琳相信一句老话,“贵人语话迟”,当时也没觉得他有什么其他不太正常的问题,也上幼儿园,只是没有语言。每次带昱普出去玩一圈回来,妈妈翟晓琳都会引导他讲话,问他都看见什么了,可怎么引导他他都不说,他宁愿拿起笔,拿起纸去画,把他在外面看到的画出来。

昱普幼时照片

回忆起那段时光,翟晓琳颇有感慨:“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有一次儿子看见草坪上的标识字牌,他回家以后就把上面的字完整画出来了,他那时还不认识字,但是画得非常好,规规矩矩的。”

昱普在大都会博物馆画画

后来也有老师建议她,让儿子去学画画,不过那时社会上对于自闭症的信息还比较闭塞,翟晓琳不觉得这样的孩子可以用艺术给他一个心灵的启发,因此坚持让他学习,让他讲话,甚至宁愿不让他画,把笔都藏起来,也要让他把话讲出来。

王昱普的语言训练坚持到了9岁,每天半小时,他们母子俩永远是7点半第一批病人,过年过节风雨无阻,医生不休我不休。他说出口的第一个词是“雨伞”,在一个下雨天,翟晓琳感叹,这“雨伞”太贵了!不过她也终于舒了一口气,儿子会说话了。十一、二岁的时候,王昱普仍然对画画表现出极大兴趣,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母亲才开始让昱普学习画画。2016年王昱普获得“艺术成就梦想——2016全国残障人士艺术大赛”青年绘画组一等奖。

昱普在美国国家艺术博物馆欣赏大师作品

“艺术疗愈我个人认为,不是让孩子画得多么多么好,就是让孩子开心,通过这种方式能够让孩子的心情先开朗起来,因为他们从小太孤独了,不管是绘画还是音乐舞蹈体育,艺术课程都给他们打造了一个能够在一起玩的平台,他们喜欢上这个了,他们找到伙伴了,他们的心情就好了,他自己能体验到这份快乐,这是最关键的。”

他喜欢真实的生活状态

昱普从小喜欢英语,英文辞典也是一本一本地背,因此他有很大的词汇量。在美国艺术之旅的过程中,他能够与外国人自如交流,还能帮助团队成员点餐买东西,是个贴心的“小暖男”。

昱普与美国记者交流

翟晓琳认为此行的6个家庭和老师们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每个人都给孩子们一种自然而然的感觉,你说得正确或者不正确,他所得到对方的情感回馈是真实的,没有人认为你是自闭症,我就要关注你,也不像一些志愿者的爱心“过度”,那种给予给他们的感受,不是真实的生活状态。

“妈妈我能独立”,这是昱普经常跟妈妈说的话,这是他的渴望,也是妈妈的愿望,“如果他以后能够独立生活,而且有自己的爱好、兴趣,身体很健康,懂得自我保护,并且不去违反规则,不去影响他人,这就是我对他最大的希望。”

采写:李文豪、许译予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