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许家成:残障孩子有权利到普通学校接受全纳教育


来源:凤凰公益

自动播放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许家成教授认为全纳教育对整体的教育质量是有所提升的,残障孩子有权利到普通学校接受全纳教育。

许家成教授参加凤凰公益沙龙

今年5月,新版《残疾人教育条例》颁布,特殊儿童融合教育成为硬性规定,这意味着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残障孩子上普通学校,同时特殊教育的老师将会进入学校进行辅助教学。

而在此之前,曾不断有残障儿童,尤其是自闭症孩子被要求从普通学校退学的新闻爆出,2012年深圳市有19名家长联名写信要求学校清退一名自闭症学生,引起了极大的社会舆论。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北京,2016年末,北京市某小学校门口多位家长拉横幅、喊口号,并联名签署意见书,要求该校一名自闭症儿童退学。事件经媒体报道后迅速发酵,特殊儿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的问题再次引发公众热议。

直到融合教育理念出现之前,残障孩子接受教育的主要方式是特殊学校。融合教育又叫全纳教育,俗称“随班就读”。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许家成教授认为全纳教育对整体的教育质量是有所提升的,残障孩子有权利到普通学校接受全纳教育。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随班就读是全纳教育在我国一个本土化的体现,其实这样的家长联名抗议自闭症儿童退学的事件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很多没有被报道出来。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

许家成:这里面其实有两个概念需要澄清:

第一个,残障孩子到普通学校入学,是他们的教育权利,他们有权利就近入学到普通环境里上学。这是我们国家的现行法律所保护的。

这个过程中,一般孩子的家长就认为这些孩子有可能影响到正常孩子教学的质量。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教育权的问题。第二是我们孩子受到什么样教学质量的问题。所以要从这两个问题的层次来看:

首先要保障的是每一个孩子,包括残疾儿童在内的所有的孩子受教育的权利。

第二个问题,当然我们也不是说受了教育,有权利的时候就一定要干扰别的孩子,但是,别的孩子能不能受到更好的教育,这是一个教育质量怎么提高的问题。那么从目前来看,我们首先要保证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在这个里面,其实从特殊教育以及融合教育的专业来看的话,怎么样提高这个质量,不仅是说好像有了这些孩子,我们的教学质量就一定要受到干扰,不是这样的。其实在我们的现有教育条例下面,全纳教育对整体的教育质量是有所提升的。但是有可能这里面学校的经验,老师的经验不足,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需要处理。

主持人:全纳教育或者融合教育在学校具体实施的过程中,普通孩子是如何看待这群身边较为特殊孩子的,还有我们的特殊孩子在这样的一个正常的环境下学习生活,他们能够具体得到哪一些的改善?

许家成:普通孩子怎么看待这些特殊的孩子,我觉得是一个文化形成的过程,要是我们的这些所谓的特殊孩子从小在幼儿园甚至在很小的时候就跟这些普通孩子在一起学习、生活,那么这些所谓的普通孩子,他们就会见怪不惊,就会觉得这是一种常态。所以我们在做融合教育的时候,目前很多的事例表明了融合教育要从学前,从幼儿园开始,而幼儿园开始的时候,很多小孩子看到这样的孩子就认为我身边就有这样跟我不太一样的孩子,而这个孩子也跟我们一样是我们的兄弟姐妹。那在这个时候你让孩子们融在一起,他们就每天生活在一起,也可能吵吵架,也可能有点小的冲突,但是慢慢他们就学会怎么协调。

现在融合教育的话,要是我们过去没有做,现在临时就到了一定的学习阶段,比如说到了义务教育某一个阶段,然后强硬地把他们聚在一起,这个好像觉得有点异常。

主持人:在我国的这个法律制定中,由原来的这个学校“应当”接收我们特殊孩子,变到后来“必须”接收,再到2014年这个全纳教育首次在国家的政策层面被提及,许教授在您看来,这些一系列的举动是为了什么呢?

许家成:这里面其实有一个法律立法的理念进化的程度,过去的话可能人们可以是从良心,从道德的层面说我们应当让我们的残障孩子,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和普通的孩子一起学习,共同成长,这个愿望是好的,但是它没有上升到权利的高度。

200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一个重要的法律文件,叫做《残疾人权利公约》,我们叫做CRPD,那个《公约》是要求缔约国必须为残障孩子提供融合教育,包容教育,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全纳教育。所以因为我们国家是这个《残疾人权利公约》的缔约国,所以我们国家的很多法律都对此进行相应调整,就由原来的“应该”变成了“必须”,这也是体现了我们国家要坚决地从法制上面来保障我们残障孩子入学的权利。所以我们作为公民,也应该慢慢去适应这个变化过程。

2014年,教育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特殊教育提升计划》里面就提到中国特殊教育总体目标是发展这个全纳教育,就当时一个很正式的文件里面提出来的。

然后今年我们颁布了新修改的《残疾人教育条例》里面把融合教育提到一个相当高的层次,从“应当”到“必须”,这是一个重要的变化。

主持人:您觉得国外全纳教育实施的过程中,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许家成:从目前来看,美国那边他们有一种做法叫做资源教室,是最早在美国产生的,这个目前在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在使用资源教室来推进融合教育,最近我跟台湾的教授一直在讨论,说台湾地区融合教育的发展,资源教室使用的比较多。目前中国大陆也把资源教室看作一个重要的点,所以我们刚才这个王星星老师也提到了,就是说我们在资源教师建支持系统的时候资源教室、资源中心都是一个支撑点,这是我们觉得可以借鉴的。

另外我们跟台湾地区有些深入地了解,他们两个机构现在逐渐地被我们大陆所借用,一个就是在区县一级这个义务教育的主体这样一个区域里面,我们的台湾叫做教育辅助安促委员会。我们中国大陆目前新的《残疾人教育条例》提到了建立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就是帮助我们教育行政部门对这个儿童做一个教育诊断,帮助他们有效地进入教育改制,这个我觉得可以借鉴。

还有就是在学校一级,台湾有一个特促会,我们在北京也做了一些尝试,就是在校长一级,我们的融合教育学校大校长,能够很好地来在学校的整体的管理当中,全面有效地推进特殊教育。以北京为例,现在北京的融合教育已经比例占到70%以上,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其中各个学校的校长在全面推进这个融合教育方面,其实产生了重要的作用。就是我们在校长的组织下面产生一个特殊教育的推进委员会,这个对融合教育,也是一个很好的措施。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如何看待特殊儿童被逼退学事件?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22/wf2_4696347_144531.jpg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