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沈彤:接纳特殊孩子的不同 全纳教育可以双赢


来源:凤凰公益

自动播放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沈彤谈了自己对全纳教育的看法和期待。

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参加凤凰公益沙龙

今年5月,新版《残疾人教育条例》颁布,特殊儿童融合教育成为硬性规定,这意味着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残障孩子上普通学校,同时特殊教育的老师将会进入学校进行辅助教学。

而在此之前,曾不断有残障儿童,尤其是自闭症孩子被要求从普通学校退学的新闻爆出,2012年深圳市有19名家长联名写信要求学校清退一名自闭症学生,引起了极大的社会舆论。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北京,2016年末,北京市某小学校门口多位家长拉横幅、喊口号,并联名签署意见书,要求该校一名自闭症儿童退学。事件经媒体报道后迅速发酵,特殊儿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的问题再次引发公众热议。

直到融合教育理念出现之前,残障孩子接受教育的主要方式是特殊学校。融合教育又叫全纳教育,俗称“随班就读”。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沈彤是一个自闭症男孩的母亲,她的儿子正在接受融合教育,她认为全纳教育对特殊孩子和普通孩子的成长都是有好处的,正常孩子在接纳特殊孩子的过程中,可以培养自己的爱心、责任感,特殊孩子也在融合的环境里,得到社交、情绪控制方面的进步,全纳教育可以是一种双赢。

主持人:随班就读是全纳教育在我国一个本土化的体现,其实这样的家长联名抗议自闭症儿童退学的事件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很多没有被报道出来。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

沈彤:这种消息我们作为家长看到之后我们肯定第一个想法非常心痛,因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就很可能发生在我们孩子的身上。现在目前的这种融合教育、全纳教育还没有成为我们教育的常态,只是在某些地方,教育理念比较好的地方,或者是家长非常努力的地方,政策比较支持的地方才有。

我的孩子就是在一个融合的学校,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倒是觉得可以理解,因为我即便是非常希望我的孩子有平等的教育权利,但如果我的孩子去干扰了别的孩子,那我会觉得非常不忍心。所以我觉得其实这里头是考验学校,我们的教育体系,如果能够做好很多支持的话,那这个局面应该是双赢的。我们作为残障儿童的家长,也是希望看到一个双赢的局面,就是我们的孩子能得到这种有支持的融合教育。正常的孩子他们可以从接纳这样一个特殊孩子当中,获取更多的,包括理念上的一些改变,包括培养他们的爱心、责任感,做一个好公民。那背后我觉得需要我们的学校在里面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而不是家长之间互相对立,把这个矛盾推到了家长双方。

学校也要得到支持,学校的支持就是我们教育制度的一个根本上的改变,你看教育制度我们需要政策的推动。所以我觉得我们一步一步推的话,其实要做的事情非常多。

那些愿意把孩子送到这种正常环境里头去的家长,我们认为都是一些勇士,然后他需要具备很多的能力,他需要是个外交家,他需要是个社会活动家,他需要把所有这些就是我们认为理想中支持系统所提供的这些资源,他需要通过家长个人的努力去建立这样的一个环境。所以这个我觉得其实是我们希望就是不要这样。因为我们希望我们家长能够更轻松一些,就像普通的孩子家长一样,我们养育好自己的孩子,我们能有自己的正常的生活,而不是把我们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做这个事情身上。因为我看到一个词条说,带一个自闭症的孩子,相当于养一百个正常孩子,所以对我们的家庭来说是很大的负担,所以我们不愿意看到这样的负面消息,所以我们希望这样的消息越少越好。

主持人:作为普通孩子的家长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到更好的教育。甚至有一些较为偏激的家长认为,特殊的孩子就应该去特殊学校就读,然后接受特殊的教育。那相反的,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却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融入到正常的生活环境去学习,去跟正常的孩子一起接受教育。那么这样的一个不平等或者说不对等的这么一个教育需求,作为家长,您觉得应该怎么来看待?

沈彤:正常孩子的家长,他们有这种想法的是大多数,这个确实是社会主流的意识形态,因为我们现在提倡精英教育,大家都希望孩子能够走入上流社会。但是我也遇到一些很好的家长,我认为他们是更懂得什么叫做很好的教育。因为这个概念其实你可以从不同的方面去定义它,那我认为就是如果你真的想去培养自己的孩子的话,可能他的一些人文精神,对残障弱势群体的关心呀,这些因素可能也是教育的一部分。

因为我孩子的缘故,我认识不少这样的正常孩子的家长,他们有的时候在微信圈里头晒他们带着孩子去欧洲旅游,去美国过夏令营,他们条件都非常好,但是他们周末的时候会带孩子来陪我的孩子一起去奥森徒步。我觉得这样的家长其实是真正懂得如何培养一个优秀的公民。我非常欣赏这样的家长。

我发现现在这样的孩子也越来越多,这样的家长也越来越多。所以总的来说我还是很乐观的,有的时候我带我的孩子出门,他是4岁的自闭症孩子,个别时候有一点情绪问题,就是很快在人群中显得有点不一样。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育公众的机会,我觉得他对社会起到一个正向的引导作用。

主持人: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您怎么来评估孩子在正常学校受到哪些好的教育呢?

沈彤:因为我的孩子是自闭症的孩子,他属于心智障碍类型的,他在正常环境里面,课程上的安排,对他来说目前来看是不合适的,因为他不可能跟正常的同龄小朋友一起上同样的课程,但是他有一些其它的安排,比如说他可以参加学校的体育课,有一些篮球活动他可以参加;有一些文艺表演,他可以在里面。所以你如果说是在学业上的进步的话他可以说是很少的,甚至还是远远落后的。但是在他的核心障碍这个方面,我看到他有很大的进步。

主持人:作为家长的角度,我们的学校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的过程中,觉得怎样的老师更适合来教这群特殊的孩子,那您觉得这样的老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文凭或者他应该如何去教育我们的孩子。

沈彤:像我的孩子现在在学校里,在特殊班级,他的班主任是一个特教老师,他是特教背景的,那这个老师就非常了解他们,我觉得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有爱心,有耐心,而且还能观察到孩子的特点。所以这种老师呢,我们当然觉得是对孩子很友好的。

但是我想说的是,就有一些没有特教背景的老师,其实对孩子的帮助也是很大的,因为他们没有那个预设,他们在他们的思想上他没有关于这个孩子的一些预设,他可能他的能力不是很清楚,那有些时候他跟其他的孩子一起要求他的时候,其实你会发现他有其它方面的一些收获,而且可能你丢掉了一些过分的保护,那他的成长也会有一些你意想不到的成长。

所以我觉得对于特殊孩子来讲,这个老师的师资他有特教背景当然也非常好,他如果没有,但是如果经过一些像王老师说的这些培训之后,他对这些孩子大体有一个认识,然后他具备爱心、有耐心,那我觉得对孩子也会有帮助的。因为老师这个职业他其实就是针对孩子的,如果他能够把他当做正常孩子来对待的话,其实这里头已经隐含了就是他的一种爱,那这种爱呢就会转变成一种教育孩子的一种合适的方法。

所以我觉得应该是都有,我们应该培养更多的特殊教育背景的老师,同时也给那些没有特殊教育背景的老师适当的培训之后,也让他们多接触特殊孩子,我觉得也是非常好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应该培养自己一个怎样的态度和心态,以及如何给孩子,特殊孩子一个比较好的心态。

沈彤: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这个心态是一个漫长的心路历程,在一开始我认为我的孩子是一个残障,我非常地痛苦,觉得他将来肯定是一事无成,慢慢地我发现他有一些能力之后,我又希望他成为跟正常孩子完全一样的孩子,所以我就抛弃了自己的生活,然后训练他,希望他能够康复到跟我们一样。

但是后来又有一些发展,就是说接纳他的不同,其实他可能就是一个不同而已,如果我们把他变成跟我们完全一样的就是不可能的话,那我们就接纳他的不同,看到他身上不好的到好的地方。

另外就是我还有一点,因为随着他的长大,其实他将来生活的安置问题,因为他的残障的特点,他可能独立生活会是有困难的,那所以我觉得就是我们确实需要社会的支持和帮助,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我现在的做法就是希望能够带他,能够去让社会大众去接受他,去了解他。所以说从原来的痛苦迷茫中出来之后我可能有的时候还觉得有点骄傲,觉得我的孩子给了我一个不同的人生视角,而且他本人也对这个社会的文明社会,走入一个文明社会还起到了自己的作用。

他可以改变自己,改变周围人的一些观念。所以我觉得这样想起来的话,我的心态就是随着我的认知不断地变化也在不知不觉当中调整了。刚才我说我的孩子因为他得到一个比较好的一个教育环境,所以他整个学校还是因为有这个融合的历史,他现在的状态也比较好。我们这个心态的好转需要整个社会的一个进步,需要自己的在认知上有一个转变。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如何看待特殊儿童被逼退学事件?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22/wf2_4696347_144531.jpg

频道推荐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