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救助儿童会王星星:残障儿童接受全纳教育的支持体系仍需完善


来源:凤凰公益

自动播放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王星星认为残障儿童进入到普通学校学习,最重要的是老师教学方法的改变,需要适应不同教育需求儿童的状态,去实施不同的教育手段,以达到最终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得到合适的高质量的发展。

救助儿童会王星星参加凤凰公益沙龙

2017年3月2日,由救助儿童会与全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联合主办的“ 2017全纳(融合)教育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发布了《随班就读师资现状及家长需求抽样调查报告》和《全纳(融合)教育形势分析及政策倡导趋势研究报告》。

根据《随班就读师资现状及家长需求抽样调查报告》发现,师资配备不足是目前开展全纳(融合)教育的核心阻力,抽样调查报告显示“曾经就读普通学校残障学生家长中,有27%表示有被要求退学的经历”。与此同时,调研结果表明,77%的教师正在或曾经为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授课,然而60%却从未接受特殊教育培训,不足30%只接受过零星的特殊教育培训。因此,配备专业的资源老师/特教老师并为他们明确设立岗位和职称、对普通老师进行充分的特教培训、有专业督导进行巡回指导等等,是教师和家长最迫切的期待,也是推动融合(全纳)教育亟待解决的问题。

今年5月,新版《残疾人教育条例》颁布,特殊儿童融合教育成为硬性规定,这意味着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残障孩子上普通学校,同时特殊教育的老师将会进入学校进行辅助教学。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王星星认为残障儿童进入到普通学校学习,最重要的是老师教学方法的改变,需要适应不同教育需求儿童的状态,去实施不同的教育手段,以达到最终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得到合适的高质量的发展。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随班就读是全纳教育在我国一个本土化的体现,其实这样的家长联名抗议自闭症儿童退学的事件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很多没有被报道出来。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

王星星:首先社会大众对全纳教育还是不太了解,对于他们内涵以及怎么做,包括之后他把他们照顾,也不是特别明白。

其次,包括我们的学校,它接纳这些残障儿童的话,这些学校也需要有一个支持,那么它有了支持以后,我们的孩子才会得到更好的发展。

另外就是家长的沟通问题,作为学校如何把这个事,更好地和所有家长沟通,这也是应该细致去做的一个工作。

主持人:特殊孩子在我们正常的环境中学习生活,具体能够得到什么样的改善方式?

王星星:因为其实对于孩子来讲,如果他抛开这个学校的话,他在家庭,在社区或者是参加社会活动,他都是在一个自然的状态下生活的。所以如果在学校这个阶段,他也是在普通学校入学,那么他所接受的教育,他所处的环境是和他在家庭,在社区,在社会是一样的。这样会帮助孩子更好地融入到社会中。

另外,他可以在这个学校里学会如何在一个常态的环境中和别的小朋友,别的成人交往,包括了解到一个常态环境的社会生活状况。同时普通学校除了给这些全纳儿童提供普通的教育以外,也会根据他们的具体情况提供一个个别化的教育支持,帮助孩子更好地得到发展,这是这些孩子在普通学校得到的一些具体的支持。

主持人:有哪些是学校在接纳特殊孩子过程中,还会遇到的问题?

王星星:这个全纳教育意味着对所有学生都要进入普通的学校去学习,不排斥纯接纳,这意味着不仅所有的孩子,包括残障儿童都要进入到普通学校学习,最重要的意味着我们老师的教学方法的一个改变,他需要适应不同教育需求儿童的一个状态,去实施不同的教育手段,以达到最终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得到合适的高质量的发展。

当然在目前的情况下,受到我们现实的一些环境的制约,条件的制约,还不能完全达到这么一个比较美好的图景,但是我觉得方向是在这里的。其实我们做学前教育的任何筛查和鉴定,它不是排斥孩子入学的一个借口,而是为了使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给他实施合适教育的一个基础的调研。那么在这期间学校面临的一些困难,我觉得可以分两方面:

一个方面,学校是一个教育机构,但是其实它还是需要更多的部门支持,比如说医院,比如说我们的康复师,能不能和学校一起工作,而对孩子做一个更正确的,更合理的评估,老师就可以获得一个更准确的判断,为他将来实施合适的教育,提供一个好的基础。

另外一方面,学校也面临着一些教育制度建设,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的需求,如果在相应这方面,学校老师都能够得到相应的制度建设的保障,法律法规的支持。那么我相信全纳教育会做得更好。

除此之外,教师的培训也很重要,很多时候排斥,不接纳是来自于不了解,没有相应的支持,如果教师可以获得相应的培训,那我相信他教起这些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孩子来说,就不会觉得那么困难。

就从我们这个全纳教育项目的学校师资的培训来举个例子吧,我们优先重点培训的是一线的课任老师,进行一个有效的课堂教学,在这个课堂上不仅可以把知识传递给三分之二的孩子,那么其他的孩子也可以得到有效教育,包括我们的残障儿童,所以在教学上的这个调整是非常必要的,比如说如何做通用化的教学设计,在课堂上如何给孩子给予正向的行为支持,还有如何科学地、合适地制定个别化教育计划,而且把这个计划贯彻到每堂分解的课中,这些知识都很有学问。

另外就是现在我们国家一个主流的方式吧,在学校里都有一个特殊教育的资源教室,那么在这个资源教室里我们的残障孩子可以得到个别化的辅导,重点的帮助。那么我们也会给这些老师相应地做培训。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在一个区域里,如何打破普通学校和特殊学校之间的壁垒,把他们的教育资源整合到一起,所以我们还帮助就是心智障碍的特殊教育学校成为地方的一个资源中心,这些特教老师可以走入到普通学校跟这些老师一块儿工作,去更好地支持孩子,接受全纳教育。所以这样的话从一个区县来看,把它的整个教育的资源做更好地优化整合,加之以给老师比较合适高位的培训。这样就可以使我们要做的全纳教育工作可以保证它的质量和可持续性的发展。

主持人:也就是国家从政策层面,重视了全纳教育在社会发展的现状。我们也看到全纳教育是被一些学校来进行实施的,那么如何来评估这个学校全纳教育的实施效率?

王星星:首先我们评估是分两个方面:一个是过程性的评估,一个是结果性的评估,过程性的评估主要是评估这个学校做了什么,应该做什么,做了没有,这些包括在课程上老师对于这些特殊孩子有没有做相应的教学的调整,比如说一些肢体障碍的孩子有没有给他调整座位。那么对于智力障碍的孩子,有没有给他做一个相应的入学教育计划,调整他的教学目标等等。

另外包括他们的行政动员,从学校的行政、领导、校长到老师,那么全纳教育有没有成为这个学校常态的一个工作机制。

还有就是整个校园的一个无障碍设施,有没有做到适合具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孩子都可以无障碍地进入到校园学习,而且获得相应的教学辅助设施、器材。

以及相应的无歧视的环境建设,在这个校园里,还有没有比如说孩子之间相互欺凌,这些有没有把它做相应的工作去消除掉,这是过程性的评价。

另一个方面,就是一个结果性的评价,结果性的评价也是可以分对于这些残障儿童和其他孩子,残障儿童就是根据个别化教育计划来看看我们制定的关于这个孩子发展的这些目标有没有达成,我觉得教育就是不光是有一个课程、学科知识的完成,也包括这个人的全方面的发展,比如人性的交往,对社会的适应,像脑瘫儿童,比如说他的大动作,小动作的进一步发展等等都是在这个平台体系内的。

对于普通儿童也会有一个评价,就是整体他们的班级的氛围,包括个人道德、品德这几个发展都可以做一个很好的评价,来评量这个学校全纳教育的发展。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如何看待特殊儿童被逼退学事件?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22/wf2_4696347_144531.jpg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