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公益专访雨果奖获得者、童行书院创始人


来源:凤凰公益

自动播放
00
天体物理学、宏观经济学的知识背景、清华大学博士毕业……人们评价她:白天是清华金融女,晚上是宇宙学女神,她的科幻写作直击社会“痛点”。2016年凭借《北京折叠》荣获雨果奖,外界猜测她要走上把自己作品商业化的道路。三个月后她发布了自己的创业项目“童行书院”,然而这不是一个科幻相关的创业项目,而是一个有着公益色彩的“童行书院”。她想把亲子游的收入完全补充给公益,让自己的公益变得不依赖募捐、可持续发展。她就是本期公益先锋——雨果奖获得者、童行书院创始人郝景芳。
天体物理学、宏观经济学的知识背景、清华大学博士毕业……人们评价她:白天是清华金融女,晚上是宇宙[详细]

天体物理学、宏观经济学的知识背景、清华大学博士毕业……人们评价她:白天是清华金融女,晚上是宇宙学女神,她的科幻写作直击社会“痛点”。2016年凭借《北京折叠》荣获雨果奖,外界猜测她要走上把自己作品商业化的道路。三个月后她发布了自己的创业项目“童行书院”,然而这不是一个科幻相关的创业项目,而是一个有着公益色彩的“童行书院”。她想把亲子游的收入完全补充给公益,让自己的公益变得不依赖募捐、可持续发展。她就是本期公益先锋——雨果奖获得者、童行书院创始人郝景芳。

天体物理学、宏观经济学的知识背景、清华大学博士毕业……人们评价她:白天是清华金融女,晚上是宇宙学女神,她的科幻写作直击社会“痛点”。2016年凭借《北京折叠》荣获雨果奖,外界猜测她要走上把自己作品商业化的道路。三个月后她发布了自己的创业项目“童行书院”,然而这不是一个科幻相关的创业项目,而是一个有着公益色彩的“童行书院”。她想把亲子游的收入完全补充给公益,让自己的公益变得不依赖募捐、可持续发展。她就是本期公益先锋——雨果奖获得者、童行书院创始人郝景芳。

雨果奖获得者、童行书院创始人郝景芳

以下为采访实录:

凤凰公益:凤凰公益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公益先锋》,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雨果奖获得者科幻作家,童行书院创始人郝景芳。景芳老师您好。

郝景芳:您好。凤凰公益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郝景芳。

凤凰公益:提起郝景芳,很多人都会想到去年雨果奖科幻作品《北京折叠》,能谈谈您这篇小说的创作灵感吗?

郝景芳:这个小说其实还蛮简单的,我当时就是在北京看到了很多的碎片,在我工作、生活里面看到我周围生活的人、打工者,出租车司机,还有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我周围的同事,以及我们在工作中碰到的一些可能身份地位更高的一些人,所有的这些碎片在我头脑中一直在盘旋,我就会去感觉到这个城市其实是容纳了很多不同的人口,他们之间相互可能都看不到对方的存在,但是这个城市是一个非常庞大而混杂的城市。

凤凰公益:那您想通过这篇小说来表达怎样的思考呢?

郝景芳:我其实就是想要呈现这样的一种某一个人群和另外一个人群相互看不见的状态。这毕竟是一个科幻小说,我其实还是想要解决未来的问题,未来的科技问题、就业问题,未来这个社会可能会比当今要面临更严峻的贫富分化的问题。

凤凰公益:现在有很多小说都改编成影视作品,那么在未来,《北京折叠》也会改编成影视作品吗?

郝景芳:应该会的,我已经签给了一个导演,他已经用两年时间去做剧本,现在还没有开拍,但是可能有这个计划了。

凤凰公益:那大家好期待啊,您已经出版了很多优秀的作品,接下来有什么写作计划?

郝景芳:我还一直在写中短篇小说,科幻小说,非科幻小说,都有在写。今年大概写几个短篇, 然后再加上一个科幻长篇,我希望年内完成,但是也许完不成的话就拖到明年。

凤凰公益:有文章评价您是折折叠叠的斜杠青年,清华学霸,科幻作家,宏观经济研究员、公益人、自媒体人、同时您也是一位妈妈,您最享受哪种身份给您带来的快乐?

郝景芳:我比较享受的是所有这些身份之间换来换去,我从小就是一个兴趣很多的人,所以从小基本上就一直是在保持着多个兴趣之间跳来跳去。这种状态我已经很习惯了,从在学校的时候就参加不同的社团,到现在工作和业余的生活的平衡,我很喜欢这种转换的感觉。

凤凰公益:那很多观众朋友和我一样有一个疑问,您看您又要做经济研究,又做公益,还要写作,同时照顾小宝宝,您是怎么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的呢?

郝景芳:我一般不是特别多的做时间管理,我会把自己接下来要做事情的做一个排序,先做这一两件最有优先级的,但是时间具体每分每秒如何使用不会具体去管,我更希望很多时候会跟随自己心里流动的状态,觉得这个时候自己的状态适合做哪件事就做哪件事。

凤凰公益:那您在选择自己人生方向的时候,有着怎样的考虑呢?

郝景芳:我自己一直很喜欢做研究,就很希望能够把写作和做研究二者都作为我的人生方向,写作当然是我毕生的追求,但是我也很想做一点好的研究,做一点好的发现,所以我在找工作的时候,一直都在找这样的研究机构去做研究员,因为写作和做研究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只不过表达方式不一样,但都是试图去对这个世界有更好的理解。

凤凰公益:那在平时日常的工作当中,您都接触过哪些的公益项目?

郝景芳:我现在工作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一个公募型基金会,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慈善机构,所以我们下面就有很多的慈善基金的项目,从孕妇开始到婴幼儿,然后到山村幼儿园、到小学阶段的营养餐,再到职校学生的培养,有一系列的公益计划。我现在做童行书院是在我工作之余的业余时间在做的一个项目。

凤凰公益:那您在参与这些工作项目当中,有着怎样的收获或者是感受?

郝景芳:其实最大的感受就是你能够接触到不同的人,我觉得任何时间接触到很多很多形形色色的人都是给自己很多的教义,我自己在工作过程中,这些公益项目下去调研的过程里,接触到这些贫困的家庭,接触到地方政府的官员,接触到当地的村医、老师、警察,接触到很多形形色色的地方政府,省市级的和县一级的官员,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个性,这些都让我觉得很长见识,这些也是我写作和生活的素材来源。

凤凰公益:刚才听您说,有很多项目都是和儿童有关的,那您为什么会选择儿童相关的公益项目?这和您是一位妈妈有什么关联吗?

郝景芳:这个是很有关系的,我自己做了母亲之后,我一直很关注儿童心理学,儿童教育这方面的事情。我自己的公众号也是有关于儿童心理学和教育的内容,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也不仅仅是因为我是母亲,对儿童的关爱实际上是所有公益项目里面投入的性价比最高的,因为每一分钱的投入可能都会有十倍的收获,儿童这个期间是孩子的智力人格发展最关键的定型期,如果错过了这段时期,你在他成年的三四十岁,四五十岁,再去对一个人提供帮扶,那么基本上是救济型的,就会性价比很低,就你很多的投入也很难使他生活得到改善,但是在儿童阶段,如果你很早期对于孩子进行干预,能够给他更好的教育,给他更好的营养和生活环境,那么有可能能够使他未来的生活得到比较好的改变。

凤凰公益:您对童行书院有着怎样的设想呢?

郝景芳:我是想做一个可持续的公益,童行书院是一个社会企业项目,它与我现在日常工作的基金会不一样,童行书院未来不是靠捐助来作为自己的主要日常经费,我们是做很多旅游项目,我们做亲子游的课程,在这样的一些课程里面是可以获得收入,而这个收入就可以转化为我们的教师的人力成本,还有其他的一些运营费用,我们就可以在旅游之外的时间把我们的教师人力更多的投入到当地的公益事业中,我们的教师就会给当地的孩子开一些公益课程,所以这个童行书院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用旅游的商业收入来支持自己的儿童教育公益

凤凰公益:为了这个项目您都准备了什么呢?

郝景芳:这个项目最初是有某个爱心企业给了我一笔支持,后来我们就经人介绍在贵州省楼纳那个地方要建一个我们自己的图书馆,所以这一笔初期的经费全都用来在当地建图书馆,我们建了这个图书馆和儿童活动教室之后,会派几名老师长期驻扎在那边,长期给当地的孩子提供课程。所以这个项目的启动就是从贵州楼纳那一个地方开始的,但是这个项目的后面一些继续的发展,是和其他很多地方的渡假村相关,因为我们这个项目是做旅游亲子旅游的内容,所以不少渡假村对于我们项目也蛮感兴趣的,会欢迎我们入驻。在这些驻点里面我们也会派老师常驻,除了旅游之外的日子我们就给当地的孩子提供免费的教育。

童行书院模拟图

凤凰公益:前几天您发布了一个招聘启示,据我了解您刚发上去就收到了上百封的应聘邮件,那您能和大家说一说童行书院的招聘启示主要吸引了哪些人呢?

郝景芳:童行书院招聘启示其实吸引了两类,一类是自己原本就是做教师的,也比较有爱心,希望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想要去做公益教师。另外一部分人他可能从各行各业工作了几年的人,他可能对于自己的工作并不是特别的满意,想要到一个新的领域来重新的寻找自我,这样的人其实也不少,而这样的人往往是我们最后很喜欢留下的人,因为他从自己现有的生活中跳出来的过程中,有很多思考,有很多对于自己人生的领悟,当他做了这样的决定,他其实是准备好迈入一段新的生活,所以这样的人有一部分就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教师。

在我们招聘来的那些教师里面,其实有很多的故事蛮让我们感动的,这个里面他们其实有挺多人给我写来了很长的信,表达了他们现在的生活状态,有不止一个人的信,就像是相互约定写好的一样,彼此之间非常有共鸣,有一个女孩子她是学电影的,她给我写来一封长信,觉得这份工作在她的生命里仿佛若有光,就像是前面点亮了一束光,把她之前所喜欢的事情,喜欢的旅行,喜欢的教育,喜欢的公益都结合起来了,还有另外的女孩子在日常工作中一直都认为自己的身体里面居住着另一个灵魂,有一点文艺,有一点浪漫的灵魂,也一直在关注着外界有关孩子的事情,所以这一次的机会也把她召唤过来,从自己日常生活的领域召唤到这个儿童教育领域,所以我们每一个老师其实都讲述了自己的人生故事,自己重新认识自己,发现自我的故事,我们读起来还蛮感动的。

童行书院老师见面会

凤凰公益:那童行书院会给这些驻站老师带来一些什么?

郝景芳:我们其实给驻站老师带来的是多方面的,首先我们给他们提供比较舒适的一个驻站环境,我们在合作的企业都是当地比较优质的度假酒店,所以给这些老师的居住环境还是非常的舒适,起码衣食住行、生活洗澡这样的一些最基本的条件都是很舒适的。另外,我们的到手工资也是一般大城市普通工资,所以不会按照当地的执教水准给很低的工资,让这些老师到手的工资能够支付他们非常体面的生活,此外我们还给这些老师深度培训,我们的培训时间长达六个月,有心理学的基础课,也有很多门类的实践课,让这些老师可以在这个教育领域里面做完这一两年的驻站教师以后,还能有比较多方面的发展。

凤凰公益:那我知道咱们童行书院会建在乡村,那您觉得会给乡村的孩子带来哪些改变?

郝景芳:其实我们觉得现在很多乡村孩子他们在学校的课内学习也蛮努力的,家庭条件也比原来有了改善,但是我们发现乡村的孩子还是在眼界、见识和语言的交流方面有很大的欠缺,很多孩子从小几乎没有看过什么课外书,然后也完全没有接触互联网,周围也很少有大人很认真地教他们一些知识或者与他们面对面平等交流,所以有不少乡村的孩子从小相对来讲是在一个比较封闭的环境,比较自闭的环境长大,与人交流的时候难免就内向或者是不善于表达,或者是眼界比较窄,我们要给他们带去的就是这些课外书,课外知识,现代的一些科学技术发展,以及一些艺术的手段,这样的话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拓宽这些孩子未来人生选择的可能性,因为当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领域的知识,那么他也完全不可能在这个领域里面找一份工作,他可能能选择的只有去打工,做一个普通的搬砖工人,但是如果我们给他们带来一些科学知识,带来一些艺术设计的方法,也许他们可以选择的方向、途径会更广一点。

郝景芳和孩子们一起读书讲故事

凤凰公益:前段时间您去了贵州,您能和大家讲一讲贵州之行的收获吗?

郝景芳:在这次我们贵州之行,其实去童行书院楼纳驻点去考察,开工建设的情况,我们有一个小的开工仪式,但是现在还没有建好的建筑,但是我们也已经召集了一些小朋友来参加活动,在楼纳珊瑚里面,一个临时的小凉亭里面,我们有一个艺术家赵老师带小朋友们做当代艺术的绘画,赵老师就是把这些画布发给小朋友,小朋友自己拿刷子沾上染料自己往图画上去画,小朋友们还是有很多画得很不错,他们的想象,他们的构思,他们在这个图上面大胆的用色,其实都非常不错,而且他们本来是很拘谨的小朋友,在这个过程中也释放了自己,能够让自己的很多情感得到表达,我们最后也都录了一些他们画画的视频,还蛮令人感动的。因为我们觉得有很多时候,当语言让我们相互比较难直接的沟通,有一点点隔离的话,那么其实艺术是最容易让人沟通起来的,无论是唱歌还是画画,其实都是最好的能够表达自己和相互沟通的一个手段,未来童行书院的老师也会带着当地的小朋友开展很多这样的艺术活动。

凤凰公益:您做了这么多公益事情,我特别想问一下,当初是什么事情触动了您想要做公益?

郝景芳:我大学的时候曾经去甘肃支教,支教的过程比较短,只有三周,但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觉得还是有很多需要我们去帮助的人,他们真的是还生活在比较闭塞,比较苦的环境里,我想这一些事情总还是需要有人去做,我也知道有很多公益组织,公益项目,一直在坚持,所以自己也想要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凤凰公益:那在做公益的过程中,您觉得最难的是什么?最难忘的又是什么?

郝景芳:在当初这个支教的过程中,起来对我来说最难的就是如何把一个短期的一点点作用转化为一个长期的作用,因为我们当时去了只有三周,虽然很努力的给他们备课教课,很努力的和他们建立良好的关系,但是毕竟走了就是走了,和绝大部分小朋友也都失去联系了,对他们也没有长期的影响,甚至我们会担心,我们给他们的影响可能是负面的,因为我们给他们带来了一些新的东西,但是我们随后又走了,没有后续的影响,这样的话对于他们的生活来讲也许这个希望被提起来,后来又更加失望,这个也许是更负面的一个效果。所以我后来也一直常常反思,甚至是自责自己有没有能够把一些真正想做的事长期持续下去。所以我们这次做童行书院我也是想办法克服这一点,想办法能够做一个长期可持久的,不断的有人过去给小孩子比较持久的关注的项目。

凤凰公益:现在有很多家长都喜欢带着孩子去参加公益项目,您会带着自己的女儿去参加公益项目吗?

郝景芳:我之前这次去贵州都是带女儿去的,贵州的那边空气很好,在田野里面,让小孩子去草里面跑跑,本身也是一个挺开心的事情。

凤凰公益:那您觉得孩子在参与到公益活动当中,都会收获到哪些呢?

郝景芳:孩子其实没有什么感觉,我觉得最好就是让她不要感觉出有什么差别是最好的,她能够跟当地的小朋友有很简单的一点点交流,然后有机会一起玩一下,有时候也会抢会吵会打,起来这个状态是很好的,这个就是说,在孩子的世界里面,孩子就是孩子,彼此之间没有那么多的区隔。

凤凰公益:那您接触了很多儿童公益项目,那您觉得我国儿童公益事业的现状如何?

郝景芳:现状还是杯水车薪,因为对儿童救助影响最大的可能还是经济发展和政策的变化,现在对留守儿童从政策上仍然没办法解决他们在父母打工的大城市就学的问题,这或许是影响他们命运的决定性因素,我们所有的这些关爱项目、公益项目加起来可能都不如这种时代变迁、城镇化政策的影响大。所以未来还是需要更好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帮助,才能让这些孩子的生活真正发生比较大的变化。但是在这些政策真正落实到位之前,还是需要有很多的爱心项目去弥补这样的一个空隙。

贵州之行

凤凰公益:有一种观点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公益不仅要与商业,更要与科技结合,那您觉得科技与商业会给公益注入怎样的力量?

郝景芳:我自己是蛮认同这一点的,我觉得公益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去送钱,或者是到了一个穷苦的地方流两滴眼泪,绝对不是这样子的。公益是用更好的方式,更好的手段去给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帮助,这个更好的方式更好的手段完全不应该排除商业和科技,如果能够用一些商业的方面对于当地的经济有一点点帮助,如果能用科技的方式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到科技的力量,那么其实是更好的做法,比如说我们现在下去的时候,可能就会带一些互联网平台公司的支持,他们会给当地的小朋友或者学校一些免费的帐户,很多免费的课程资源,对于当地的小朋友来讲有一台电脑,可能就能让他们接触到大城市的很多优质的教学的资源,这个应该还是帮助很大的。

凤凰公益:近期创新公益特别的火,那您觉得公益怎么创新才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呢?

郝景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公益这个事业需要给年轻人一个让他看到自己事业未来发展方向的可能性,因为如果没有这种未来发展方向的可能性,他到这个地方只是来牺牲,来做贡献,来贡献自己两年青春,这个就是一个纯粹的燃烧自己成就别人,但是我自己觉得未来做一个好的可持续的公益是需要让在这个里面从事公益的年轻人,会得到自己职业上面的帮助和提高,他可以通过做公益的经验对他未来的职业发展有所帮助,所以我们现在给老师的培训是有很多不同方面的,我们相信他从公益岗位回到城市以后,这些经验都能帮助他找到更好的工作。

凤凰公益:在2017年元旦的时候,您写了一篇总结,我的2016,里面有很大的篇幅都在写自己的公益计划,那么公益会是您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吗?

郝景芳:我一直是几个方面并行的,就我的研究工作、我的写作、我的公益项目都是在共同进行,但是公益项目之所以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一直占据了我生活比较大的一个份额,是因为这是一个新的事业,是一个从零开始的,在搭建的过程。所以我花了比较多的精力在其中,现在我也在不断招募团队成员,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如果我们的团队会逐渐成熟起来,我也会把越来越多的职责交给他们,那么我可能也会有一些新的计划,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的这个公益项目都是我目前这个阶段最关心的话题。

凤凰公益:那么对于那些同样有情怀,希望通过公益创业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的人,有哪些建议?

郝景芳:我的建议是,当我们做两件事情,做商业也同时做公益,这就意味着我们其实要用双重标准来衡量,用商业的标准来衡量商业部分,用公益的标准来衡量公益部分,在做商业部分的时候其实要问的是,和市场上其他同样做这方面商业领域的公司相比,有没有什么样的竞争优势,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是不是跟他们一样优质,能够在市场上获得消费者的认可,而做公益的部分也要把自己和其他的NGO及公益组织去比较,他们做了哪些公益的事情,他们哪些做得好,我们能不能像他们一样做得好,或者说我们能不能提供同等质量的公益服务。

凤凰公益:感谢景芳老师,本期《公益先锋》结束,我们下期再见。

[责任编辑:杨婧 PP012]

责任编辑:杨婧 PP01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科幻作家郝景芳的折叠人生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28/53d32571-e078-48ca-895c-42dfbc770712.jpg

频道推荐

undefined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