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鹰猎照片获IPPA大赛冠军引担忧


来源:凤凰公益

北京猛禽救助中心(BRRC)康复师周蕾说:“驯鹰过程包括通过束缚鹰的活动、禁食、熬鹰(不让其睡觉)等残忍的手段,让鹰屈服,在这个过程中很多猛禽会死亡,即便活下来,其身体也往往经受各种疾病的折磨。在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接收的因鹰猎而被救助的猛禽中,绝大多数都会罹患各种难以治愈的疾病,其中包括脚垫病、霉菌感染、寄生虫等。”

(2016年7月28日,中国北京)今年7月,在被誉为“手机摄影奖项里的奥斯卡”第9届iPhone摄影大赛(iPhone Photography Awards, 简称IPPA)上,中国青年牛思源用苹果手机iPhone拍摄的反映柯尔克孜族驯鹰的作品——《老人与鹰》获得2016年度总冠军。这是中国摄影师首次夺得IPPA大赛冠军。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简称IFAW,www.ifaw.org.cn)对牛思源表示祝贺,但对于这样一张反映猛禽与养鹰人“亲密接触”、宣扬鹰猎文化的作品获得认可,并在全球的主流环境进行推广,深表遗憾和担忧。

2016年1月,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接收到的一只游隼,这只游隼双脚部肿胀,结着厚厚的痂,流着脓血,为严重的脚垫病。全身羽毛脏且油污很重,磨损程度非常严重。瘦弱易激动,应该是被长期非法饲养过。

在《老人与鹰》画面中,一位柯尔克孜族人用自己的鼻子轻触一只戴着鹰帽金雕的鸟喙,画面似乎很温馨和谐。在7月14日宁夏日报的一篇名为《新疆小伙获世界手机摄影冠军》报道中,摄影师本人猜测,照片之所以夺冠,可能是照片所传达的老人的情感打动了评委。“事实上,鹰猎这样的‘文化’,不但一点都不和谐、不温馨,还会给猛禽造成极大的伤害。其背后的‘残忍’远非摄影师对媒体所说的‘老人的柔情’以及媒体和评委所感觉的温馨。”北京猛禽救助中心(BRRC)康复师周蕾说:“驯鹰过程包括通过束缚鹰的活动、禁食、熬鹰(不让其睡觉)等残忍的手段,让鹰屈服,在这个过程中很多猛禽会死亡,即便活下来,其身体也往往经受各种疾病的折磨。在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接收的因鹰猎而被救助的猛禽中,绝大多数都会罹患各种难以治愈的疾病,其中包括脚垫病、霉菌感染、寄生虫等。”

猛禽处在食物链的顶端,其数量已经非常稀少。“由于猛禽无法人工繁殖,所有的猎鹰均来自野外,这背后隐藏的偷猎和非法贸易行为不言而喻,对猛禽野外种群的危害更无法估量”,中国科学院赵序茅和马鸣2013年4月在《大自然》发表的《西域寻鹰记》中写道。据估计,为了偷猎一只活体的猛禽,其从被捕捉、运输直至贩卖到终端购买者的手里,过程中不仅会对猎获的猛禽本身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同时更会有数十只它的同类、甚至其他的鸟类成为这一行为的陪葬品。这幅IPPA总冠军作品中所展示的金雕,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数量更为稀少。BRRC自2001年成立以来,共救助猛禽近4400只,金雕仅16只,其中一半是由于非法饲养和贸易被救助的。 “得知这张照片获奖,我和我的同事都感到非常惊讶。我们很担心由此照片所带来的对于鹰猎的关注和盲目追逐,会让更多的金雕及其他猛禽遭受捕猎和伤害。”周蕾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驯养、繁殖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持有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简称驯养繁殖许可证)。金雕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未经国家林业局许可,任何饲养、买卖和运输等行为都是违法的。而IPPA官网在获奖作品呈现中,并未对驯鹰的法律背景进行说明。“给鹰猎题材照片冠军遗憾的是变相鼓励非法持有野生动物。”IFAW亚洲区总代表葛芮说。

柯尔克孜族驯鹰2011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驯鹰行为也往往被媒体和公众认为是“文化”。 “从本质上讲,鹰猎就是一种建立在动物痛苦之上的,单纯满足人们一己私欲的娱乐方式而已。” 赵序茅和马鸣还在文中表示,“鹰猎充其量只是一种古老的技艺,并非值得发扬的国粹。”

“打着传统文化的大旗,做出美化伤害动物的行为,即便是老人有驯养繁殖许可证,这样一张反映残酷对待动物的照片也不适合给予最高摄影奖,并在主流社会上进行大肆宣扬。” IFAW亚洲区总代表葛芮说:“我们希望IPPA能够对《老人与鹰》的驯鹰背景给予媒体、公众以详细说明,在之后照片评选环节中能够充分考虑到动物福利和环境保护,正确展现人与动物的和谐共处,引导全球苹果用户及摄影爱好者关注野生动物保护。”

[责任编辑:廉竞炜 PP003]

责任编辑:廉竞炜 PP003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