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母亲寻女途中死亡 女儿忏悔:我不会再任性


来源:成都商报

人参与 评论

有3辆客车出事  3月25日晚,多名伤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此次事故涉及3辆大客车,其中两辆是从广东顺德发往泸州,另一辆客车是从深圳发往南充。

[原标题:母亲千里寻女 还没到就走了]

最新动态

事故共涉10辆车

重庆市政府新闻办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重庆已成立指挥部调查处理此事。“共涉及10辆车,先是大客车侧翻,然后被货车追尾,紧接着被一辆轿车追尾。”这名负责人说,隔一段距离后,又有7辆车追尾。但对于这7辆车是否是连环追尾,此次事故中共有几辆客车等问题,该负责人表示不清楚。

15遇难者均来自

泸州牌照客车

这名负责人还介绍,事故中的15名遇难者全是第一辆发生侧翻的泸州牌照大客车上的。对于遇难者及伤者名单,昨日18时40分,这名负责人表示,最新情况还没搜集上来,遇难者及伤者数据暂无变化,名单还在核实之中。

多名伤者称

有3辆客车出事

3月25日晚,多名伤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此次事故涉及3辆大客车,其中两辆是从广东顺德发往泸州,另一辆客车是从深圳发往南充。

另一辆顺德至泸州客车上的乘客刘沿兵(音)介绍,他乘坐的客车被一辆深圳至南充的客车追尾,坐在后排的他被撞得有些发晕。他下车后了解到,前方近1公里左右,另一辆顺德至泸州客车发生了侧翻。

昨日,在黔江民族医院家属接待点,工作人员介绍,大部分遇难者和伤者的家属都已赶到黔江。

女儿突然消失

母亲半路身亡

昨晚,重庆黔江区某宾馆内,面对17岁的女儿玲玲(化名),50岁的王交生突然提高声调,“如果不是因为你,你妈妈还好好的!”说着说着,王交生和女儿全都掩面而泣。

这是一次最悲情的寻女。一个礼拜前,17岁的玲玲离开父母。3月24日,母亲龚金容借了3000元,从广东顺德出发,前往泸州寻找女儿,没想到在路上发生意外———3月25日凌晨,包茂高速重庆黔江境内进城方向阿蓬江至濯水路段发生重大道路交通事故,龚金容被甩出车外当场身亡。昨日一早,玲玲来到黔江,但她已永远失去了母亲。

女儿突然消失

心急母亲借钱赴泸州寻女

龚金容的家,在湖南涟源市。多年前,龚金容和丈夫王交生一道,前往广东顺德打工。夫妇俩膝下有一对儿女,“主要是给子女挣学费!”王交生说。

去年,玲玲离开学校,也来到顺德开始打工生涯,和母亲同在一个厂上班。一个星期前,玲玲突然离厂,彻底在龚金容夫妇的面前消失。“给她打电话,要么没有信号。要么就是不接。这让我们心里很紧张!担心(女儿)上当受骗!”

一个泸州打来的电话让龚金容夫妇了解到,女儿已经到了泸州。电话中,玲玲告诉父母,自己挺好的,“耍几天就回家。”经过多方打听,龚金容夫妇了解到,当时,女儿是和一名男子一起离开的。龚金容决定前往泸州寻找女儿。

做了这个决定后,王交生一时间请不到假,但龚金容已经等不及了。3月23日晚,龚金容给小叔子王业生打了个电话。3月24日一早,两人从顺德动身,“由于身上没钱,两个人3000多元的路费都是借的。”王交生感慨。

母亲半路身亡

女儿收到百余条短信 一直不相信

25日凌晨0时30分许,龚金容乘坐的客车发生车祸,龚金容被甩出车外当场死亡,王业生则受伤被送入医院。

当日凌晨5时许,得知噩耗后,玲玲的堂哥王纯反复拨打玲玲的手机,并不断向其手机发短信。“从凌晨5时到中午11时,整整6个小时,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100多条短信,要么电话打不通,要么堂妹不相信。一直认为我们在骗她!”

直到25日下午,玲玲才相信这一事实。因为父亲告诉她,他看了新闻。随后看到新闻后,玲玲当即泪流满面。昨日中午,玲玲从泸州赶到重庆黔江,和已经抵达这里的父亲、舅舅、舅妈会合。在叔叔王业生病床前,玲玲痛哭不已,“我好后悔!都是我害了妈妈!我要回家!”但王业生将脸扭向了另外一边。“我现在不想理她!先让她反思反思!”王业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

她为何悄悄离开?

从小是留守儿童 平时和父母交流不多

由于父母外出打工,长期以来,玲玲都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直到去年离开老家前往顺德。在很长时间里,她是一名留守儿童。玲玲的舅舅龚建平感慨,玲玲平时和父母交流不多。玲玲则表示,只有一小部分心事会告诉父母,“大多数的事情,都选择埋藏在了心底,包括这次离开。”

由于缺少知识,再加上没有技术,在顺德,龚金容、王交生夫妇每月工资仅有2000元左右。但王交生觉得,夫妇二人给予了一双儿女能有的一切。“为了不被扣工资,拿到全勤奖,我妻子这么多年来从没请过一天假。但这一次,一请就是5天。另外,新衣服都舍不得买一件。啥子都想留给孩子!”

对于妻子,王交生充满愧疚。对于女儿,王交生则感情有些复杂。

昨晚,黔江某宾馆内,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舅舅、舅妈试图劝说这对父女。但却不知从何说起,父亲王交生按捺不住,说话时不时就会提高声调。突然,父女二人都掩面而泣。

“我真的好后悔!好后悔!”玲玲说。

女儿忏悔对不起母亲

“假如有如果,我不会这么任性!”

长长的头发,圆乎乎的小脸。成都商报记者面前的玲玲,显得有些稚气未脱。和这种稚气相对应的,是玲玲的行为方式。虽然到泸州已有约一周,但一时间,玲玲甚至记不起所到地方的名字,只知道那里有很多油菜花,一大片一大片的。

成都商报:为什么离开都不告诉爸爸妈妈?

玲玲:我和父亲交流不多。妈妈要好一点。偶尔还会开开玩笑。但我也只会选择性地告诉她一些事。因为有些害怕。害怕他们不允许。

成都商报:为什么不接爸爸妈妈的电话?发短信也不回?

玲玲(犹豫了一下):那个地方在山区。手机信号不好。

成都商报:这个星期你在泸州哪里?

玲玲(思索了一下):我记不起了。我只知道那里有很多很多的大山,还有大片大片的油菜花。

成都商报:油菜花里是不是还有“画里乡村”几个字?是不是古蔺双沙?

玲玲:是的。就是双沙。

成都商报:一个人的孝顺,不光是给爸爸妈妈买好吃的好穿的,还包括不让父母惦记。你考虑过这些么?

玲玲(突然掩面而泣):我当时想的只是出去耍耍。然后就回家。我太冲动了。假如有如果,我不会这么任性。我错了。我对不起妈妈!

遇难者不完全名单

姜思妍女 宜宾江安 6岁

龚金容女 湖南涟源 43岁

程文玉女 宜宾 40岁左右

周正福男 泸州纳溪 50岁

罗某男 泸州泸县 20多岁

事发时,客车发生了什么?

视频显示:司机打哈欠拉了“一盘子”

昨日上午9时30分许,重庆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第三支队综合处一工作人员介绍,“3·25”交通事故中发生侧翻的大客车车内有4个监控摄像头,根据监控视频发现,事发时,驾驶员打哈欠,并拉了“一盘子”(方向盘)。当时,事发路段下着小雨,地面比较湿滑。

记者询问打方向盘是否幅度有点大,他说,反正不像一个老司机。他还称,客车是先撞到中间隔离护栏后发生侧翻,侧翻后客车在地面上沿逆时针方向转了至少两圈。

重庆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第三支队综合处副处长余海波介绍,前日,公安部、交通部、国家安监总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抵达重庆展开调查。

余海波介绍,事发路段所在的高速公路(黔江至酉阳段)于2010年下半年通车。事发路段为3公里的长下坡加急转弯,限速每小时80公里,在下坡急转弯之前有一块“急转弯”的提示牌,提醒过往车辆。

昨日,距此路段不远处再发追尾事故。昨早7时许,包茂高速重庆黔江附近1878KM处,再次发生一起大货车追尾客车事故。事发地距3月25日泸州牌照客车出事处约15公里。成都商报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此次事故,至少6车受损,包括一辆大客车、一辆小车,以及四辆大货车。

事发后,人们的追问和思考

又是高速路上

又是“红眼卧铺”

前日车祸发生后,有人感叹:又是高速路上,又是“红眼卧铺”。

进入3月后,山西、甘肃、吉林、四川等地接连发生多起重大交通事故。前不久公安部交管局提示,综合近5年春季道路交通事故分析,高速公路重特大事故最多,占35.5%。

“交通事故不能彻底消除,但可以全力减少。”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心理咨询中心主任王安白说,此次包茂高速重大交通事故的原因还有待调查,但有一点必须先行:强化驾驶人员安全文明意识,以严格的制度治理“三超一疲劳”。他表示,目前相关安全管理措施越来越细致,例如对凌晨2点到5点营运的卧铺客车就近引导休息,今后关键要加强落实。

鉴于“红眼长途客车”屡发重大交通事故,近年还有不少专家建议,取消800公里以上的超长途汽车客运,重新规划交通线路,让大客车司机不再连夜赶路。

“增加乘客交通成本,难。”重庆交通大学博士生导师黄承锋说,相关政策短期内难以出台,目前关键仍要从安全管理、汽车设计等多个方面想办法,同时不断提升人们的道路安全文明水平。据新华社

回家参加儿子婚礼

生日当天魂断归途

在3月25日零点30分的那场黔江车祸中,专程回家参加儿子婚礼的泸州人赵德昌,就坐在那趟出事的客车上。3月25日,是他48岁的生日,也是其子赵元强的大婚之日,按当地风俗,赵家人原本将寿宴与婚礼办在一起,图双喜临门。然而,赵德昌却在这一天和家人阴阳相隔……

婚礼前,赵元强知道了父亲遇难一事,伤心欲绝的他和亲属们反复纠结后,决定如约举行婚礼。然而,车祸的消息已在村里传开,为了让婚礼显得喜气洋洋,善良的邻居们帮着赵元强等人向赵元强的妻子、母亲、岳母隐瞒了这个事实,“都说还堵在路上的。 泸州市双加镇党委副书记刘刚介绍,目前,镇上分成了两个组,一组在赵家进行安抚,另一组将陪家属于27日前往黔江,“我们将积极协助家属协商有关事宜,进行后期帮扶。”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侯力新]

标签:龚金容 女儿 留守儿童

人参与 评论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