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和你,到底谁欠谁的?
公益

亿万富翁和你,到底谁欠谁的?

他们是在解决人类的问题,还是在解决他们给人类制造的问题?

2014年6月18日,美国西雅图,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出席亚马逊智能手机新品发布会。

感恩节过后的黑色星期五对亚马逊来说本该是个好日子,即使通货膨胀已经挤压了人们的钱包,这个一年一度传统的“剁手日”,仍然还是这家世界最大的跨境电商平台最红火的时候。但今年的黑五,亚马逊却被喧嚣声淹没,全球30多个国家在这一天举行的反亚马逊大示威,随着时区变化此起彼伏。在纽约,一队示威人马来到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在曼哈顿的豪宅门前,历数亚马逊压迫工人的“罪状”,高呼口号“让亚马逊交钱,明天和今天”(Make Amazon pay. Tomorrow and today.)

贝索斯在不在家、他如果听到这些会作何感受不得而知,但如果他觉得委屈,似乎也不是全无道理。毕竟,十几天前他刚刚在CNN的独家采访中承诺要在有生之年把自己拥有的1240亿美元财富中的大部分捐出来,用于资助减缓气候变暖和弥合社会分歧的项目。

在此之前,贝索斯已经承诺向他名下以节能减排缓解气候问题为使命的贝索斯地球基金捐赠100亿美元。而他至今仍然担任执行主席的亚马逊在气候问题上也频出大手笔,承诺到2030年做到一半以上运输零排放,到2040年带动其他大公司提前实现巴黎协议制定的2050年零排放标准。就凭这些花自己的钱为人类办大事的义举,贝索斯大概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对示威者们说:“我不欠你们的。”

但贝索斯与由亚马逊工人和其他蓝领工人、维权活动者组成的示威队伍,或者说像他这样的亿万富翁与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之间,到底谁欠谁的,却不是只用漂亮的慈善捐赠数字和推动社会进步的豪言壮语就能说清楚的。

“尽量多赚,尽量多捐”

“如果你要做的事是捐赠,你就要尽量多赚,尽量多捐。”这句话是曾经被称为”加密货币之王”的FTX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创始人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说的,他自己确实也曾经试图这样做。他在麻省理工大学读书时就曾立下志向要多赚快赚,然后用更有效率的方法把钱捐到最能帮助人类社会进步的领域中去。

班克曼·弗里德21岁进入华尔街,很快成立了自己的加密货币投资公司“阿拉门德研究公司”,七年之后又成立了自己的加密货币平台FTX。到去年,29岁的他已经身家225亿美元。他承诺把99%的财富用于捐赠,他成立的FTX基金会据称已经捐出了1.9亿美元。其中很大一笔是政治捐赠,他是拜登总统2020年竞选时最大的金主之一,今年美国的中期选举,他捐了近4000万美金。

加密货币交易所FTX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山姆·班克曼·弗里德。

可就在本月早些时候,FTX几乎一夜崩坍,客户发现账户被冻结,钱取不出来,很多人失去了一辈子的积蓄。班克曼·弗里德本人资产清零,所有捐赠的承诺皆成泡影。《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指他挪用FTX客户的资金,目前他正接受证监会的调查,如果挪用资金成了实锤,还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当然不是每个亿万富翁都是拿可能存在法律问题的钱来实现他们改变世界的宏图大志,但所有人都是只有赚到了才能捐出去,而资本如嗜血般逐利的天性使其注定带有道义上的盲目性,也使这些亿万富翁谋利的先天本能和他们后天修养中产生的行善的理念免不了相互抵触。这有点像武侠书中的左右手互搏,或者换一种更直接的说法:自己打脸。

比如贝索斯,在他于CNN的镜头前承诺捐赠大部分资产后的几个小时,就有媒体报道亚马逊将于当周裁员一万人。亚马逊趁着疫情期间人们居家避疫掀起的网购热潮赚得盆满钵满、利润翻倍,现在开始担心经济将进入萧条期,后疫情时代人们不再像以往那样依赖网购而采取措施准备过冬,从商业运作角度来看也没毛病。但在感恩节前大规模裁员,一万这个简单的数字背后打工人的哀嚎,就使贝索斯的慈善捐赠承诺显得有点伪善了。

2019年9月19日,美国华盛顿,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宣布一项全面的新计划应对气候变化,并承诺这家电商巨头将会提前10年达成巴黎气候协议的目标。

托起贝索斯的财富底座,是亚马逊的160万员工,其中很多是库房包装、运输的蓝领工人。这家公司在对待工人方面却声誉不佳,去年亚马逊花了430万美元聘请劳工咨询公司帮忙阻挠工人组建工会。而根据工会联盟组织“战略工会中心”今年四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亚马逊美国仓库工人的工伤率是同行的两倍。尽管去年贝索斯就宣布要增加劳动保护,将亚马逊建成“地球上最安全的工作场”,去年这家公司的工伤人数比前年又再增加了20%。

至于贝索斯慈善捐赠的重点领域——气候变暖问题,亚马逊疫情期间业务的迅猛增长,使这家公司去年的碳排放比前年上升了18%,比2019年上升了40%。这就难免让人质疑,贝索斯的捐赠到底是在帮人类解决问题,还是在解决他给人类制造的问题?

不只是贝索斯,几乎所有有心向善的亿万富豪都要面对这一追问。最近以440亿美元买下推特的马斯克也有着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的理想,把人类送上火星的志向自不必说,这单推特收购也是自始至终高举着恢复言论自由的大旗完成的。结果呢,马斯克入主推特后解雇了这家公司一半的员工,在恢复包括前总统特朗普在内的一些之前因散布不实言论被封号的账户的同时,也派人查看推特内部员工对话记录和社交媒体,把一些公开批评他的员工列入解雇名单。

这就使他对言论自由的理解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了,但从资本运作的角度来看,这又似乎顺理成章。马斯克说推特现在每天亏损400万美元,在这样下去面临破产危险。他需要精简裁员止损、需要忠心不二的追随者为他卖命,才可能让推特起死回生。在逐利的本能驱使下,其他的一切都得暂时靠边站。

2014年5月29日,马斯克与龙飞船合影。

连一向少有争议、早就承诺死前裸捐、支持对富人加税的投资大王巴菲特,在利用税收制度的不合理之处避税方面也毫不含糊。调查报道机构ProPublica去年拿到了一批美国亿万富翁的美国国税局报税记录,发现在美国最富有的25人中,巴菲特的避税额是最高的。在2014到2018年期间,他的财富增长了243亿美元,而他在这些年里交的税总额是2370万美元,实际税率只有0.1%。

普通人为富人买单

其实退一万步说,即使富豪的捐赠仅仅能改善他们自己制造的问题,也算是对人类有所贡献了,毕竟,亚马逊的碳排放比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国家都多。但如果这些富豪们“多赚多捐”的承诺却要普通人来买单,那普通人的怨气就在所难免了。

今天的富豪手中掌握的财富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完全不夸张,因而他们也有足够的实力去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布鲁金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卡拉斯(Homi Kharas)在去年1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直到最近几年,即使最富有的富豪都没有足够的财力能够给全球性问题带来实质性的改善,更别说解决这些问题。但现在不一样了,全世界有2755名亿万富翁,他们的资产总值达到13.2兆美元。他们只要捐赠其中的1%,或者说拿这些钱去投资,获得每年5-7%的回报,再把这些回报收入按15%到20%来付税的话,一年就是1300亿美元。而让全世界7亿800万赤贫人口走出贫困只需要950亿美元。

但根据慈善行业网站”慈善内幕”(Inside Philanthropy)的数据,来自富豪们的捐赠占到美国一年全部捐赠的不到四分之一,相当于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2%,这一比例在过去几十年里都没有任何变化。而同时,富豪们在避税方面却显得更加激进。上世纪20年代美国最高法院的一单判例,确定了股票、地产等资产在兑现之前不算收入。70年代后反垄断执法开始松懈,越来越多的巨头公司浮出水面,这些公司的高层掌握大量股票或其他投资,而通过持有股票不兑现来逃避收入税也成了富豪避税的重要手段。

2012年7月12日,美国爱达荷州太阳谷,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左)与“股神”巴菲特。

ProPublica那份对富豪报税记录的分析还发现,2007年和2011年,贝索斯没有支付联邦收入税;2018年,马斯克没有支付联邦收入税;彭博、索罗斯等富豪也曾多年不用支付一分钱联邦收入税。

2014年到2018年,美国最富有的25名富豪联邦收入税的实际税率只有3.4%,而近年来,年收入在7万美元的美国中等收入家庭,联邦收入税的中位税率为14%。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来,从学校教育到公路建设到治安维护,这些用纳税人的资金支撑的社会部件中普通人的贡献比富豪要大。

而不公平的收入分配机制给普通人带来的不只是经济上的损失。在美国,疫情期间少数族裔低收入地区的居民获得疫苗注射的机率低于平均水平,死亡的可能性大于平均水平。回到贝索斯着眼的气候问题,根据英国慈善组织联盟Oxfam的数据,世界上最富有的1%人群,碳排放量是收入在底层的50%的人群的两倍多。但因为气候暖化带来的野火、洪水、飓风等自然灾害及因此引起的粮食减产、食物涨价,受害最深的还是低收入人群。

《赢者通吃:改变世界的菁英式画饼》一书的作者格里达拉达斯(Anard Giridharadas)前几天在《纽约时报》撰文说:“亿万富翁不是我们的救世主,他们是我们犯下的错误。” 从现在富者越富的大趋势来看,要修正这个错误显得遥遥无期。

(作者系纽约媒体记者,AliciaPatterson Fellow,普利策中心新闻资助金获得者)

作者:荣筱箐

图片编辑:张旭

值班编辑:万小军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