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报错高考志愿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公益

那些报错高考志愿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高考志愿,几乎浓缩了梦想的所有坐标。

你可能被一志愿录取,或者被调剂,经过运气、时机等一系列偶然的排列组合,命运的指针落定在志愿表格上的某一处。

事隔多年,回想起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刻,他们都能迅速锁定那个关键的分岔路口。

来自云南大理的陈烁,因为和几个兄弟考分相差无几,并且都中意同一所学校,在互相“谦让”中,他们各自选定了未来的路。没有被第一志愿的专业录取,读了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的他,在32岁选择转换轨道,重新起跑,34岁进入国企,成为消防安全工程师。

江西考生严婧,一心奔着经济学去,却在阴差阳错中被提前批志愿录取,读了不被看好的学前教育专业,又在未来十年内迎来早教行业的风口。“在这十年间所有人都说你当时选的专业太好了,你怎么会选这么热门的专业。”

河北考生田佳玮,因为错过英语口语考试,无法报考外语类专业,她曾经以为自己将错过整个人生,“但后面走的路越长,此前你觉得非常不能够原谅自己的东西,在你整个漫长的人生路当中,它也会变得非常渺小。”

广东考生黄淑玲,梦想要去沙漠,种一棵树,报了小众的林学专业,现在她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经理。“对我来说,高考志愿让我打开了选择的减少之门,因为它让我逐渐逐渐地缩小我最后真正想要关注的方向。”

山东考生林玉恒,因为高考发挥失常,与理想院校理想专业失之交臂。“我爸说你那么爱看电视,你就报一个电视的专业吧。”影视艺术让她知道了美的存在以及美学的意义,专业素养也能深入到日常生活中。虽然现在没有从事广播电视编导相关的工作,但她说:“无论学什么专业,经过必留下痕迹,它总会在你身上和心灵上留下一些烙印。”

6月末,全国各地先后开通高考志愿填报,我们找了五位同学,聊了聊他们填报志愿的往事。在这些往事里,闪烁着理想主义的微光,也有基于现实的辗转腾挪,有人抱持终身学习的理念,在下个十字路口走向开阔。

6月末,全国各地先后开通高考志愿填报。图/IC photo

“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只能靠自己”

讲述人:云南考生陈烁

我来自云南大理,是2005年参加高考的,距离现在过去17年了。

我是理科生,分数比一本线高了将近60分,理想的志愿是去华西医科大学,但是最终考的分数也够不着。我父亲是四川的,建议我报四川大学。我们家在大理农村,长辈们也不懂,就是你喜欢什么就报什么。

报志愿那天还是花了很长时间,因为当时我们四个玩得比较好的兄弟,分数都很接近,而且大家都想报川大,但是川大在云南好像只招100多个人,如果我们都报,肯定有人录不上。

最后结果是,分数最高的那个人确定报川大。其他两个同学都和我说,既然你报的话,那我就不报了。他们报了西南交大和电子科大。我还是选择了川大,这个分数往年肯定能上,但是要服从专业调剂。

我当时也不知道专业的重要性。我报了四个专业,第一志愿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我觉得这个前景比较好,而且我也喜欢。最后一个志愿是食品科学与工程。

最后拿到的录取结果是,食品科学与工程。说实话,我有点排斥,但想算了吧,至少能拿个四川大学的文凭。

上学之后,我也属于倒数。学长、同班同学都说这个专业将来工资会比较低,也确实提不上劲。毕竟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就业只能靠自己,所以专业的就业前景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刚毕业签的是南京的一家公司,过去之后我感觉不适应,天气太热了,培训完我没有选择入职。

后来我回云南人才市场转了一天,有一家食品方面的国企在招人。人家问我是哪个学校的,我说我是四川大学的,负责招聘的人就跟我说,你直接来上班吧。那时候是2010年,在昆明能拿到3000多块钱,算比较好的了。

但这个企业涨工资涨得非常慢,我组建家庭以后就感觉压力大了,特别是有了小孩,我就想着要换工作。

2017年我和一个老前辈一起去新疆出差,他在看安全方面的书,说要考注册安全工程师,然后他说你也考一下呗。于是我2017年就考了注册安全工程师,2018年又考了注册消防工程师,消防工程师很难考,通过率可能是1%,证书当时很值钱,依靠这个证书一年可以有八九万的收入,当然现在国家也在严厉打击挂靠。

第一份工作我从2010年做到2018年,最后做到了车间主任。

2018年5月辞职之后我就转到一家做消防业务的私企,消防的检测、消防设施的维护保养、还有消防的施工,我都干过,还是花了很多精力很多时间去学习这方面的技能,去动手操作,请教老师傅,也吃了很多的苦。

辞职的时候我就计划好了,首先是要学技术,等技术学好了再转到国企。

在私企干了两年之后,我在34岁的年纪,成功进入一家比较大的国企。现在我的收入跟原来相比,可以说是翻倍了,生活压力相对减轻了一些。

所以现在回头来看,高考志愿是很重要的,专业没有填好的话,可能会影响以后的路,我也不是否定食品相关的专业,但是从我工作的那几年来看,确实没有一个很好的土壤。肯定也有人在这一行能发展得好,每个人的路径都是独特的。我只能代表我自己。

我就是相当于多走了点弯路,但是人嘛只要有动力,肯努力,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口饭吃。即便我们读了一个不太满意的专业,还是可以通过一些努力去矫正。

2020年7月,陈烁在一家卷烟厂进行消防检测工作。受访者供图

“时代变化太快,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讲述人:江西考生严婧

我是2007年参加高考的,江西是高考结束之后估分填志愿。当时的大环境下,我爸爸就觉得学金融、经济特别好,以后比较好找工作,他就选了武汉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我妈妈其实不是特别想让我去学经济,她觉得女孩子当老师还蛮好的。再加上家庭内全都是老师,所以就填了一个提前批的志愿,上海的华东师大。

我不确定我的分数能够到华师特别好的专业,就填了学前教育,分数相对低一点。

我自己并没有很想要选这个专业,从小在教师环境下长大,会有一种叛逆,不是很想再去当老师了;而且学前教育,出来可能是当幼儿园老师,就总觉得好像也不一定能赚到很多钱。

班主任也说,我被提前批录取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他觉得应该还是会被经济学录取。没有想到最后出了分,在提前批就直接被华师大调档了。

我心里就觉得,读完了师范专业,前途好像一眼望到头了。

当我真正地入学之后,我对大学第一节课印象特别深,那是我第一次上儿童文学课,老师讲一些经典的绘本,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小朋友的书可以做得这么好,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对下一代是很好的。

就是在那节课,我发现,这个专业比想象的要广阔很多。而且我们有很多实践课,我本身性格就是喜欢小朋友的,慢慢也接受了这个专业。老师虽然是个很普通的职业,但是未来你从事这个行业还是可以得到额外的幸福感。

经过大学四年,我也发现其实自己还是适合这个专业的,我出去很多人见到我,猜我的专业,都会猜对。

后来,教育行业在十年间一下子变成了黄金行业。原来读了一个学前教育,完全可以不局限于幼儿园老师,这十年就是所有的资本都在往教育行业走,尤其是早教方面。

所以我其实也没有当老师。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国企的出版社,是一个学前教育编辑部,但时间长了就觉得有点枯燥,所以我做了一年就跳槽了。

第二个工作我去了外企,做儿童节目。后来的工作基本都是外企,做育儿内容的视频策划、审核,以及一些付费课程。现在这份工作,我是产品负责人,自己要带团队。

2016年10月,严婧在甘肃一个贫困村的幼儿园做公益项目,把制作的节目送给西北的一些幼儿园。受访者供图

工作之后,我家人就不太干涉我,他们也不是很清楚我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但他们知道我在做小朋友的动画片,因为我们现在经历的生活,我们的世界比他们更大了,超出了他们的经验,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给太多建议。

我目前对自己的状态是满意的。毕业这么多年,我对这个专业的喜爱程度并没有降低,在这个行业里面我经济状况还不错,也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虽然高考志愿,阴差阳错被提前批给录取了,但按着这条路走下来,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我觉得高考志愿,就是人生规划的一个敲门砖吧,但它也就真的只是一个敲门砖,不意味着人生就一锤定音了,你还是有很多机会去改变。像我们有些同学,会很明显地发现,他没有很喜欢小朋友,有些同学现在的工作其实跟我们的专业完全没有关系。

我在报考的时候,学前教育是一个不太好的专业,但是在这十年间所有人都说你当时选的专业太好了,你怎么会选这么热门的专业。当然去年双减之后这个行业也会萎缩,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追求特别热门的专业,因为未来的路太长,这个时代变化得太快,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更重要。

“志愿基本上决定了你的年薪天花板”

讲述人:河北考生田佳玮

我是2011年河北的高考生,我的英语相对来说比较好,就一心想着要学外语类的专业,做国际方面的、外事方面的工作。

一般有意向报考外语类专业的,会提前报一个口语考试。我们那年,口语考试在考完主科之后的几天内举行。

但是我竟然忘了去考。我同学来问我,你为什么没来考试?我才如梦初醒。我当时感觉就是完了,我觉得我高考完了。

没有口语成绩,我就报不了外语类了。之后的报志愿我都没研究,就我爸在弄,他根据分数来选学校,我最后录的是第三个志愿,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系。

拿到录取结果的时候,好像还蛮开心的,因为我当时觉得我的人生报废了,有学校上就已经不错了。

上大学后,中间有一段时间,我不太喜欢新闻学理论之类的课程,学那些理论的时候,我有点怀疑人生。但到处跑新闻的时候,我觉得还挺好玩的。我实习特别多,从大一的暑假就开始在报社实习。

但我也一直没有忘记国际化的这条路,懵懵懂懂还是觉得以后会做相关的工作。我会跟学校的外国留学生交流,也读《列国志》,对各个国家的历史都非常感兴趣。

毕业的时候,我的专业成绩和综合成绩都是全院第一,保送中山大学的新闻系研究生。期间,我在图书馆看了很多纪录片,非洲历史,世界格局变化大事记等这些方面的内容,就初步拟定了国际新闻这个方向。

研二的时候我开始在北京的一家媒体实习,专门做国际新闻,每天都是一个不同的话题,今天是美国大选,明天是斯诺登,后天是中国一带一路,对于快速学习事物、理清思路、迅速成文,还有采访突破能力都挺锻炼的。

2018年9月,田佳玮(图左)作为媒体人受当地政府邀请到土耳其参观。图为其在土耳其马尔马拉海驾船。受访者供图

我在实习期间,很多采访资源都是自己拓展的,我当时采阿富汗前总统的时候,我就在他开会的酒店楼下等了一天,他本来不接受任何一家媒体采访,后来他就把采访机会给了我。

实习结束我也顺利留了下来,工作期间,我去非洲做中国援非报道,去叙利亚、东南亚等一些地方,采访疾病、难民这些相关话题。

三年之后我从媒体辞职了。在上海交通大学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做内容编辑。未来如果有一定经验积累之后,我应该会去国际组织尝试一下。

说实话,我曾经想过,如果我高考的时候,选了金融这样的专业,我现在人生会是什么样子?我看到很多同学,在干着不同的事情,拿着很高的工资,会有一些落差,就感觉你在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已经注定了你之后的整体方向,志愿基本上就决定了你的年薪天花板。

但是如果学个不喜欢的专业也很难受,所以理想和现实还是要兼顾的。面对金便士,我现在还在选择月亮。

错过那场口语考试,当时错过了,我就悔恨,以为自己真的错过了整个人生,但后面走的路越长,此前你觉得非常不能够原谅自己的东西,在你整个漫长的人生路当中,它也会变得非常渺小。

“高考让我打开了选择的减少之门”

讲述人:广东考生黄淑玲

我是2008年高考,那一年广东的考试是3加X,我的X是生物。我很喜欢自然科普类或者国家森林公园相关的书籍,可能很早之前就在图书馆把相关的内容全都看了。

当时有一个理想,就是为三北防护林做点事,所以选择了华南农业大学的林学,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希望能够去沙漠,种一棵树。

我的家人甚至一些亲戚,他们会问,你确定要选这一个吗?他们觉得读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是偏偏就没有生物,觉得读生物是一个非常不入流的选择,我听了他们的一些建议,但最后选择的时候我还是选择我喜欢的。

拿到林学录取结果的时候,我觉得蛮开心的,好像看到小小的梦想能够实现。

我们班一共20多个人,大多数都是调剂过来的,大家好像有点不太喜欢学,一个是野外工作很辛苦,一个是觉得没前途。我们会跟着老师上山,去到野外,每次都是我跟老师走在前面,遇到不认识的植物就会问,然后记录下来。其他同学可能觉得比较晒比较累,都慢悠悠地走。

大学四年,我一直都保持着浓厚的兴趣。所以后来我去报考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研究生的时候,也选择了生态学专业。我们专业考研的多,但是不会考回本专业,他们会希望用考研这个机会去换一个专业,考法学、心理学、经济学的比较多。

那时候考研考回本专业的女生,就我一个吧。

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是一家环保公益组织,第二份工作是一家咨询公司,现在第三份工作是做可持续发展。听起来有些跨界,但其实有一定的逻辑在的。

在咨询公司工作的时候,发现企业对整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是可以有所作为的,那么如何让企业变得更可持续地来推进商业向善,是我新的兴趣点。

所以我在2020年选择深造,拿着全奖去英国读书,选择的专业也围绕可持续方面的环境和商业管理。

2021年10月,黄淑玲在英国巴斯游览。受访者供图

毕业回来我成为广州一家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经理。很多人可能不太知道竟然有这样的岗位,它其实是把三方面,环境、社会以及企业管治,相关的内容有机融合到一起了。

回想高考志愿,它像是让我打开了选择的减少之门,因为它让我可以逐渐逐渐地缩小我最后真正想要关注的方向。

林学的路是很小众的。但即便是一个小众的专业,也可以把路走宽。国内对可持续发展比较陌生,很少有专门的职位提供。但是我现在的工作,能够影响到很多上下游的供应商,很多企业现在也正在实践一些绿色行为,成就感还是蛮高的。

我没有后悔,那时候只看兴趣,误打误撞这样过来。理性来说的话,高考志愿还是希望大家全面分析一下。我还是会根据SWOT去给建议,S是优势,W是劣势,O是机会,T是威胁。每个人可以结合自身的情况,做一下权衡。当然别人的建议就是建议,最终作决定的是你自己,并且始终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经过必留下痕迹”

讲述人:山东考生林玉恒

高中我一直是班级的第一,年级前十。2005年高考可能是太紧张了,发挥得不是很理想,和山东大学失之交臂,最后选择了山东师范大学。

我爸爸是一个喜欢文科的理科生,在文学方面,我从小就耳濡目染,也就倾向报文学相关的方向,但是又担心分数不够。我爸说你那么爱看电视你就报一个看电视的专业吧,还能够把爱好和学习结合在一起。所以我就报了广播电视编导。

这是一门交叉的学科,我们涉及的学习科目有文学;有美术(学习了素描速写和水粉);有音乐,基本的简谱和理论知识;还学习了普通话,就是跟播音主持相关的课程;还有灯光、导演等等,感觉就是特别地大开眼界。

当时心里觉得特别开心特别幸运选择了这个专业,在喜欢、发现、探索、然后再深入的过程中,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而且它让我知道了美的存在以及美学的意义,甚至专业素养能够深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有时候坐在电影院或者观看某个节目,我总会有一些基于自己专业判断的鉴赏眼光。

毕业后,我周围的同学也有从事影视发行公司,或者出版等工作,看着他们所呈现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好像也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选择了考公务员,最终落脚到了现在这个高校,从事行政工作。

其实对于人生的选择,我觉得对错很难区分,我父亲曾经感慨过,说当时你那么喜欢文学,要是直接让你报考文学专业就好了,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可能心中会有些许的遗憾。

我们常说生活在别处,或者说爱好都是在那些不相干的事情上,所以我倒也不遗憾。

2018年6月20日,本科生班主任林玉恒收到毕业生的献花。受访者供图

高考志愿,我会说听从内心的声音,想学什么专业就大胆地去学,因为对于我们所喜欢的,才能坚持到最后。有时候人生还是离不开理想主义。虽然我现在没有从事所学专业的相关工作,但是我会远远地看着它,欣赏它。

无论学什么专业,经过必留下痕迹,它总会在你身上和心灵上留下一些烙印,在职业生涯之外仍然能有一些小的爱好或收获。

在工作的时候我们完成自己分内之事,看不出来人和人的不同,但是在一些其他的细节里,我觉得这些内心的坚持还是会给我们一些引领和指导,哪怕我的力量是微小的,但是我仍然可以有我自己的声音。

(文中陈烁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朱清华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赵琳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