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母“拉黑”,刘学州“想要有一个家”的愿望并不过分
公益

被生母“拉黑”,刘学州“想要有一个家”的愿望并不过分

▲刘学州(左二)与父亲(左三)在认亲仪式上。图/刘学州社交平台

前不久,孙海洋认亲的事在全网刷屏,大家都为孙家的团圆而感动落泪,但对于另一位刚刚和亲生父母团圆不久的刘学州来说,现实却没有那么和美。

据此前极目新闻的报道,河北邢台的少年刘学州在3个月时被卖掉,4岁养父母去世,14岁知道自己是被买来的。2021年12月6日,17岁的刘学州在网上寻亲,二十多天后,他终于见到了亲生父母。

然而,事情并没有迎来圆满的结局。

▲刘学州被母亲“拉黑”。图/刘学州社交平台

1月17日,刘学州在直播中称他的母亲已经把他“拉黑”,因为他为了有个家,要求父母给他买房子,或是租房子,被父母骂没良心,是“白眼狼”。

他在直播中还透露出了更多有关身世的信息,父母是在未婚时生下了他,当年以6000元将他卖掉了,这笔钱成了父母结婚时的彩礼。父母结婚后生下了弟弟,后来又离了婚,现在他有4个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一个同父异母哥哥、一个同父异母妹妹、一个同父同母的弟弟和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1月18日,刘学州发文称,考虑到弟弟妹妹的感受,所以不会起诉自己的生父母。1月18日,刘学州的生父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愿意为刘学州提供学费,但他希望在河北买房,现在做不到。他希望在河北买房,生母对此十分愤怒就“拉黑”了他,并称当初送走刘学州是因为家庭困难,“领养者”觉得同情就留了大约6000元。

1月19日凌晨,刘学州连发4条微博回应称,改变主意了,称自己没有要求父母在河北买房,他们是颠倒黑白。其还表示要起诉生父母。

▲刘学州在河北邢台的房子。图/刘学州社交平台截图

同是与亲人的“团圆”,结果却迥然不同。一个是因为人贩子拐卖导致的不幸,但生活处处感受到温暖;一个则命运多舛,深陷亲生父母涉嫌卖孩子的拉扯之中,又面临再次被遗弃的现实。

亲生父母卖孩子的说法,还有刘学州前后不一的“买房说辞”,如此种种,也让这场并非“双向奔赴”的亲情陷入了舆论漩涡。

如果真如刘学州所说,刘学州的父母早年将其拐卖的行为已经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罪,应依法予以严惩。也希望当地警方、法院充分重视此案,不让违法者逃脱法律的制裁。

当然,除了法律上的争议,在这场寻亲之旅中,大家的关注点还有,本应该和和美美的大团圆,为何“面目”却如此难堪?

需要认识到的是,目前,年仅17岁的刘学州仍属于未成年人,而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需要来自家庭的关心和爱护。但由于刘学州养父母去世的早,在他过去17年的成长中,几乎很难体会到来自父母的关爱。

据媒体报道,在刘学州的养父母去世后,他由养父母家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和和养舅舅共同抚养长大到现在。无论如何,亲人的关爱都难以替代父母的疼爱,因而,对于找到亲生父母的刘学州来说,“想要有一个家”的愿望并不过分。

网友们“心疼”刘学州的悲惨遭遇,也期望他能够在找到亲生父母后,享受到来自家庭的温暖。但现实却是,亲生父母却依旧无法对他“热情相拥”。

17岁,是如花季般的年纪。在一首老歌中唱的是“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我们还都是小孩子”,唱的是“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但是在同龄人无忧无虑的年纪时,刘学州却早已在谋生的焦虑中奔波良久,甚至还面临无房可住,无屋可居的情况。

▲刘学州在其个人社交平台发布的奖状和证书。图/刘学州社交平台

孙海洋认亲成功的消息给了他鼓舞,但当他跨出寻亲这一步时,现实却并非如他所愿。刘学州,承担了亲生父母当年不负责任行为的后果,如今又要和亲生父母对簿公堂,可能又要直面人性的复杂。

因而,对于刘学州,大家不妨站在他的角度和成长经历,深入体会一下他的曲折经历,再去评价刘学州的想法和目前的状态,而不是仅仅只以冰冷的、旁观者的视角去做道德指责。毕竟,很难对一个在苦难里长大的孩子抱有恶意。

无论如何,这场认亲,公众都不希望这场团圆以“闹剧”收场。

新京报评论员 | 丁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