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奶奶徐章英:只要我的生命还在 就会一直追寻我的教育梦
公益

科技奶奶徐章英:只要我的生命还在 就会一直追寻我的教育梦

12月1日晚,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公益承办、十一大基金会联合支持的凤凰网行动者联盟2021公益盛典颁奖典礼在广州举行。来自公益界、学术界、创意界、媒体界、文艺界和企业界的大咖精英共襄盛举,一同见证十二大年度奖项揭晓。

被称为科技奶奶和科技爷爷的徐章英、顾力兵夫妇获得“特别贡献奖”。科技奶奶徐章英表示,教育应该是育心、育魂、育人,特别是魂,怎么样从小播下一颗科学的种子,点燃孩子们的科学之梦,然后让孩子们在热爱当中孕育他的梦,慢慢的走向未来,仰望天空。徐章英做了一辈子教育工作,她说,“我总觉得我的教育梦在呼唤我,只要我的生命还在,我会一直去追寻我的梦,做一点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图为科技奶奶

图为科技奶奶

自动播放

凤凰网公益:现在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徐章英:我今天是带着我离世不久的老伴,他是我的同志、我的战友、我的黄金搭档,我饱含着幸福的泪水来参加这个盛典。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的感情,千言万语都不知从哪说起。60年在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当中,在痛苦和希望、希望和失望的轮回当中、煎熬当中,挣扎着走到了今天。我终于在这里看到了社会的良知、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我觉得社会的良知还在、光明犹在。谢谢你们给了我走出至暗的力量,获得了重生和走向未来的力量。我要感谢行动者联盟,你们为我们的社会、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人类做了一件大好事,你们在给社会增添光明,让我感觉到我们一定要一起来点燃一盏灯、一束光,我们一起来让整个社会充满良知、充满光明、充满温暖、充满爱,让我们一起在爱中行走,一起与爱同行。

凤凰网公益:您一直专注于儿童教育领域,您和爷爷不仅有爱心、童心,还有创造力。在您看来面对低幼儿,要注意什么,要具备哪些素质?

徐章英:我是1958年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的,在那个年代响应党的号召,怀着一颗赤诚的红心,告别了豪华的大上海,告别了20多年与我患难与共的老母亲,高唱着《共青团员之歌》。就这样,我在南昌,在江西这个红土地上,在三尺讲台上寄托了终生,在孩子们身上献出了我们全部的青春和全部的努力。但让我感觉到很不理解的一点,为什么我认为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每当一次测验考试,还会发现这么多的学生还有这么多的问题没解决呢?这几乎成了一个课堂之谜。正因为每节课都留下了一点隐患,堆积起来就会使问题成堆,所以现在教育内卷引起了社会普遍的焦虑,我认为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

从外部来讲,教育面临着一个价值观和方法论的革命,但从我们教育内部来看,那就是说我们因为对人怎样思维、人才怎样成长等问题,我们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导致了很多盲目性。有很多孩子,有一种习惯性的错误,在我教物理的时候,每届学生都有,每一年都有这样的问题产生。比如说我们在教阿基米德定理,问孩子们,他总是对那个公式当中排液体积闹不明白,啥东西是排液体积,那么老师们想了很多办法,孩子们背30遍,还是照错不误,为什么呢?我就做了一些调查,问孩子,你说有个物体放在水里,它会怎么样?他说会上沉,会沉上来,不会沉下去,对我们来说简直太奇怪了,你怎么会说沉,不会说浮?

后来我慢慢知道了,原来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他就缺乏足够的经验背景和生活经验的积累,所以在他碰到一个浮的问题,他总要纳入沉的轨道。所以我认为教育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教育人、要培养人,我们就要研究人,要研究人他是怎么认知的,人的学习是怎样进行的。但是现在虽然我们教育界以人为本、以学为主,叫的震天响,但是却很难落到实处。往往大家从知识体系和国外的一些资料当中,来把我们这个课程标准制定出来。所以我觉得对我们教育来讲,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一定要研究人。

那么最重要的一点,人的素质是什么呢?我曾经提出了一个叫做人类智能系统,它是一个整体,包括它怎么接受外界的信息输入,怎么到大脑当中进行加工。加工又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逻辑的,是左脑的功能,一个是非逻辑的,那是右脑的功能,然后要到脑子去检验他的知识是不是真的。这个好像机器也有,我们的电脑也有,但是人区别机械的根本问题在哪里?它有一个控制系统和动力系统,也就是说人,一切成功人士都是在伟大的目标的感召下成就了他伟大的事业,所以我认为我们教育应该育人、育心、育魂。

所以在孩子们玩转科学当中,一个是我们要根据孩子们的心理、生理特点,来考虑应该怎么让科学从高高的神坛上面走下来。所以我们跟孩子们玩的什么呢?身边的科学、透明的科学、好玩的科学、动手的科学、探究的科学。那么孩子们觉得非常接近他,非常需要,他非常的有兴趣。孩子就应该在玩中学、在学中玩,然后通过动手,来教会他的大脑。兴趣是第一个老师,没有兴趣就没有学习,现在我们一个劲的逼着孩子去学这个、学那个,去刷题、去做作业、去考试、去升学,这实在是教育的一种误区,是我们的无知和盲目。

所以我们的课程就是以科学兴趣、科学精神、动手能力为主,科学兴趣是第一位的,科学精神不能没有。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不要知识,知识也是不可或缺的,然后是探究方法,孩子们很喜欢。我跟孩子们上了100多节课,然后做了一个调查,我问孩子们,你们在一个学前班,你们学了很多功课,你最喜欢什么?(回答)科学。为啥喜欢?好玩,有什么好玩?你做什么,我也做什么。因为我们都是用瓶瓶罐罐做实验,所以他可以模仿着做。

等到我问完以后,居然有个孩子说奶奶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我说当然欢迎,你猜他问什么?他说奶奶,将来我的宝宝能不能到你这上科学课?我觉得如果他喜欢了,不仅他自己爱学,他的孩子都要来学,那就是我们所期望的结果。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教育应该根据孩子的生理、心理特点来进行我们的教学工作。我们的教育应该是育心、育魂、育人,特别是魂,怎么样从小播下一颗科学的种子,点燃孩子们的科学之梦,然后让孩子们在热爱当中孕育他的梦,慢慢的走向未来,仰望天空。

所以我们第一节课就是走向神奇的科学世界,看中国的火箭发射,然后跟他讲航天英雄的故事。我们还有一个曲子叫做《到太空去当航天员》。教育不是知识的灌输,是点燃,点燃孩子们心中的太阳,这就是我们的魂,也就是我们的追寻。

凤凰网公益:很多人都说您是他们的一盏灯,是他们的榜样,您这个年纪仍然坚持在教育一线,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您?

徐章英:我觉得我够不上资格当他们的一盏灯,我一直感觉到我是在山寨里的一个幽灵,在那游逛,我是一棵小草,小草是我心中的歌。但是我感觉到,如果我们的教育人生和我们的教育故事能给孩子们一些借鉴和启迪,那是对我最大的慰藉。确实我也曾经跟教育系的学生讲过一节课,讲了以后,他们居然用A4纸写了两页纸,有的写的还更多。他说奶奶听了你的课,我感觉到我没有目标、没有理想,我一直感到很迷茫、很失落,我真的应该改变自己,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最高的奖赏。

什么是力量?我一直说是精神和梦的力量。我得过癌症,我做过膝盖置换,我一直说我们人生没有平坦的路可走,一定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的磨练才能取得真经。我以为我已经经过了很多的磨难,我的老头又装了支架,又得了冠心病,没想到今年还有最后一难在等着我,我的老伴走了。但是我总觉得我的教育梦在呼唤我,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能倒下,我要站起来,只要我的生命还在,我一直会去追寻我的梦,做一点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