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成基金会副秘书长张静:发现乡村女性优秀品格,提高乡村女性就业能力
公益

友成基金会副秘书长张静:发现乡村女性优秀品格,提高乡村女性就业能力

12月1日晚,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公益承办、十一大基金会联合支持的凤凰网行动者联盟2021公益盛典颁奖典礼在广州举行。来自公益界、学术界、创意界、媒体界、文艺界和企业界的大咖精英共襄盛举,一同见证十二大年度奖项揭晓。

“香橙妈妈——乡村女性就创业赋能项目”获评年度十大公益项目。友成基金会副秘书长张静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告诉记者,我国乡村留守妇女受教育程度较低,80以上只有初中水平,但她们具有韧性、坚持、无所畏惧的优秀品格,为她们提供创业赋能培训,可以提高她们的收入,甚至让她们自己成为致富带头人。“香橙妈妈”顺应国家脱贫攻坚和巩固脱贫成果阶段的大势,积极发挥自身作用,在未来的乡村振兴阶段,将继续助力乡村女性成长提高,改变自身命运。

自动播放

以下是访谈实录:

凤凰网公益:首先恭喜香橙妈妈项目获得年度十大公益项目,我想问一下您,我国的农村女性在这一领域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张静:中国有大概5.7亿具有劳动能力的乡村留守妇女,这个群体存在着很多困境。它分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受教育程度,这一群体的受教育程度可能我们自己难以置信,基本都在初中水平,大概能占到80%以上,也就是说上过高中,甚至是再高的也就只占了百分之十几不到二十的这样一个数字,她们的受教育程度非常低。

第二点,就是她们非农就业。也就是说他们在家都从事着照顾老人,还有做一些基本的农活这样的一些就业,对于非农就业来讲他们机会非常非常的少。相比较他们的丈夫或者是县里面的其他男性来说,可能这个比例也就是在20%左右,也是非常低的。

他们面临的一个很大问题就是经济收入非常低,因为他们从事的都是这种简单的农业劳动,甚至照料家庭是没有收入的。可能大部分的男性,或者家里的老人就觉得女人理所当然在家照顾孩子,她不应该有收入。所以说乡村留守妇女的经济收入非常低,这样的一个低收入就导致了她的社会地位以及家庭地位都非常低,这是她们面临的第三个问题。

第四个问题是她们心理的问题,对于她们来说,丈夫长期在外打工,对于两性关系、亲子关系,包括婆媳关系的处理,由于她们受教育程度低,经济收入也低,家庭地位也低,在关系处理中就会存在很多问题,那这些问题出现后,她们的心理状况还是挺糟糕的,心理压力也是很大的。我们在项目的这些年来发现,这些可能是她们面临的四大问题。

凤凰网公益:在您提到的以上四点她们面临的问题当中,在培训她们创业增收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心得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张静:我们在做项目这么多年,去给她们做经济赋能的过程当中,我觉得第一个很大、很重要的方向,就是要解决她们的问题,以解决问题为赋能的一个目标吧,不要说只是泛泛的去做培训,因为培训这种东西,它和上学其实还不太一样,因为上学面临的是升学嘛。但是对于这种乡村妇女来说,这种培训一定要有针对性,比如说面对不同的人群,比如说有的人可能希望的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比如说是家政方面的,或者说她可以通过非遗手艺的提高去解决就业。

比如说年轻的一些妈妈可以去做扶贫车间的工人,有的人也可以去做云客服,面对她们不同的需求我们要提供不同的培训内容。这样的培训才真正能够解决她的实际生活问题,能够给她找到工作,让她增收。另外一方面,有一些妇女可能很想创业,很想自己去做一些不受时间拘束的工作,比如说直播带货,或者说其他的一些合作社,我们去帮助她对接一些资源,就这些方面去做一些赋能,那也可以提高她的收入。

对于这样的一个群体的培训来说,我们的着力点就应该是能够见到效果的。包括我们香橙妈妈在项目设计的最后都会有量化的增收指标,因为我们认为纯靠这种洗脑,或者是纯靠技能的大覆盖,而没有最终增收的话,对于这种乡村妈妈来说,这样的培训和其他社会上或者政府提供的哪些广义上的培训其实没有任何区别。这个我觉得是比较重要的一点。

第二点,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们有时候会觉得乡村妈妈是个弱势群体,但做项目的时候我们发现,她们比我们强大得多。中国女性的这种韧性、坚持,无所畏惧,在乡村的妈妈身上体现得真的要比城市的女性多得多。

我举一个例子,我们有一个受益人,那天下着特别特别大的雨,很多妈妈要从山上下来,交通又不好,我们认为可能就不会来几个人。后来我就在门口等,就发现有一个妈妈,骑着电动车带着她女儿一起来,这个妈妈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也就是说,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上课又很早,我们的上课时间基本上从早上9点一直到晚上9点,12个小时,即便是这样她们也会坚持。女性,尤其是乡村妈妈这种向上的力量,我觉得应该是给我们这些做项目人员的一个滋养,而并不是说我做项目我是去照顾她,我是去帮扶她的,我觉得这样的是没有的。

第三点,我觉得在我们做这件事上的效果上。云南那个女子高中的张桂梅校长说过,让一个女性受教育真的是造福三代人。我们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也深深的体会到这一点。我们的课堂上,随处可见很多背着孩子来上学的妈妈。很多小孩就在教室里来回来跑,我们的项目组有一个人的任务就是专门照顾孩子。这些妈妈们真的会给孩子带来很好的影响,尤其是到晚上,我们每次上完课之后都会给妈妈们留作业。她们必须要在教室里把作业做完,这个时候就会看到有一种场景——妈妈们在那写作业,孩子们到旁边写作业。妈妈的这种上进精神会感染到她的孩子。

在评估效果上,我们在维度上就会增加一个,我们这个项目对她的家庭、对她的孩子到底带来什么改变。我们有一个案例,有一个妈妈,她的两个孩子都考上了985的一所高校,孩子在对我做回访的过程当中,他就会觉得,我妈妈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从没停止过学习,她都这样,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到呢?我就觉得我们这个项目除了对于妈妈们的改变,对她的家庭,对她的孩子,对她周围的社区其实都有着很深的一个影响。这也是我们希望能够坚持做这件事的一个动力吧。

凤凰网公益:好的,感谢您的分享!就在您分享的这几个具体的案例和故事当中,我们想再往上去追一个层面,我们这个项目对于国家扶贫层面有什么积极意义吗?

张静:我觉得可以从三个阶段来说,第一个就是脱贫攻坚阶段,那几年的时间,因为脱贫攻坚,我们急需的就是要让贫困户的家庭年收入达到,至少是3850块钱以上的人均收入。所以我们这个项目在去帮助那些建档立卡户的妈妈们去做就业和创业的时候,是直接贡献这种脱贫任务的,在这个阶段我们直接贡献了这样的一个脱贫指标。

那从第二个阶段,也就是说从前两年一直到今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巩固脱贫成果,那这个项目的理念,比如说有一部分的妈妈,她在从事着我们去赋能的一些工作,或者是创业过程中,她一直在增收,这对于稳住她刚刚脱贫的家庭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同时我们还赋能这种乡村妈妈是致富带头人,她们在接受我们这个项目的时候承诺要带动更多的妈妈去就业。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她稳固住了自己不返贫,同时她还带动了很多这种在贫困边缘的妈妈们,去巩固了脱贫成果,我觉得这是第二个阶段。

那么在第三个阶段的乡村振兴阶段来说,刚才我说她的群体足够大,5.7亿具有劳动能力的乡村留守妇女。前几个月刚刚颁布的中国妇女发展纲要明确一点就是一定要发挥乡村留守女性的作用,让她们投入到乡村振兴当中去。女性在乡村振兴这个二十字方针当中,其实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乡村宜居这样的一个大领域下,其实搞美丽庭院也好,清理垃圾也好,都是女性在发挥作用,都是基层妇联在发挥作用。比如说特色产业的种植,有很多也是当地留守女性在做,还有文化传承、家风、家教,这些也都是由妈妈们去做。所以我是觉得在未来乡村振兴阶段,我们的乡村女性是大有可为的。

凤凰网公益:好的,非常谢谢您!谢谢您接受采访!谢谢!

张静:谢谢!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