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光:公益最缺的并不是钱而是信任
公益

徐永光:公益最缺的并不是钱而是信任

12月1日,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公益承办的“行动者联盟2021公益盛典”在广州成功举办。

希望工程创始人、南都基金会名誉理事长、联合国可持续金融顾问委员会委员徐永光在“行动者联盟2021公益盛典”高峰论坛上做了主旨演讲。他提出,公益现在最缺的并不是缺钱,最缺的还是信任,对于我们全社会来讲“信任”是最稀缺的资源。捐赠财产应该主要来自个人自由支配的财产,无论是富人还是普通人、企业家做慈善,主要捐献个人的财产,包括个人的股权。企业的财产是股东的财产,也是在第一次分配中把蛋糕做大的资本,还是为第二次分配造血的源头,如果把企业的钱都拿走了,这叫釜底抽薪、杀鸡取卵,切不可为,企业家也要有自己的定力,先做企业家,再做慈善家。

徐永光:公益最缺的并不是钱而是信任

本次盛典由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南都公益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壹基金提供联合支持,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深圳国际公益学院、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提供学术支持,凤凰新闻客户端提供指定资讯平台支持。

以下是演讲实录:

在凤凰网的号召下,2021公益行动者联盟的南下部队在广州会师啦!

很难得能开成这么大的会,反映了我们互联网和在座的公益界、商界、学术界,还有政府、文艺界、传媒界大家的决心,这是一个跨界的大会,来自商界的人士特别多,今天我的发言着眼点是商业融入公益,公益建立商业,来推动共同富裕。

党中央提出把第一、第二、第三次分配作为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来推动共同富裕,方向和目标是非常明确的,但是要把这件事情办好,需要我们正确理解三次分配各自的制度边界和功能,不能走偏。

第一次分配是通过市场,它是竞争性的,这是共同富裕的基础条件,同时在第一次分配当中也出现了贫富差距。

第二次分配是通过政府,它是强制性的,是通过税收和公共政策来均衡分配。第二次分配的主要功能不是造富,而是缩小贫富差距。

第三次分配是通过社会,是自愿性的,通过自愿的捐赠和服务来调节社会财富的分配,第三次分配的规模是非常小的,就像美国也不过只有GDP的2%,中国现在是千分之一点几,规模非常小,所以第三次分配对于公益部门来讲,它一定要通过社会创新来有效地解决社会问题,突破阻碍共同富裕的一些发展的瓶颈。

前一段时间中央的决策公布以后,我们企业家有点慌神,实际上出现了误读、误判、误导,确实如此,这个情况也引起了党中央的关注,大家看11月12号中财办副主任韩文秀在十九届六中全会新闻发布会上做了表述,我引用他的原文:企业家为共同富裕做贡献,最基本的就是要做到合法、诚信经营、照章纳税、履行社会责任、善待员工和客户、保护劳动者和消费者合法权益,办好自己的企业,为社会创造财富,这是企业的本分,也是为共同富裕做贡献的正道。同时国家鼓励支持企业和企业家在有意愿、有能力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公益慈善事业。但是,慈善捐赠是自愿行为,绝不能杀富济贫。这里说出了这样的重话,“杀富”大家会共同贫困的,不能搞逼捐,因为那不符合共同富裕的本意,也不可能达到共同富裕的目标。

原文一字不落地引用,大家照此办理就可以了。

最近刘鹤副总理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也说了同样的话,我看这又是给我们民营企业一颗大力定心丸,我们定心丸吃了很多。

慈善力量,在推动第三次分配中一定要坚守公益捐赠自愿和透明两条铁律,同时把公众广泛参与作为我们努力的方向,还要善采善用,通过社会创新提升第三次分配的效率。

四条:坚持自愿、透明、公众参与和社会创新,将提升慈善力量在第三次分配中的公信力,在共同富裕中提高效能,重拾社会信任。

公益现在最缺的并不是缺钱,最缺的还是信任,对于我们全社会来讲“信任”是最稀缺的资源,所以我们不要总盯着企业捐款,美国整个慈善捐赠中,企业捐款不超过5%,而中国的企业捐款占到了全部捐赠的60%以上,我觉得这是不正常的,捐赠财产应该主要来自个人自由支配的财产,无论是富人还是普通人,企业家要做慈善,也主要捐献个人的财产,包括个人的股权,企业的财产是股东的财产,也是在第一次分配中把蛋糕做大的资本,还是为第二次分配造血的源头,如果把企业的钱都拿走了,这叫釜底抽薪、杀鸡取卵,切不可为,企业家也要有自己的定力,先做企业家,再做慈善家。

我讲过企业社会责任,步步高从1.0到4.0,企业实际上1.0就是前面韩文秀副主任讲的这些,它是1.0,他要履行法律强制的社会责任。2.0提升了一步,企业在有能力的时候,参与公益事业,这是非常自强的社会责任,是自愿的,这是2.0。我们现在好多企业1.0没有做好,一下子就奔着慈善家了,这也是有点本末倒置。

3.0特别重要,我们下一步在推动共同富裕当中,我希望企业要做3.0,就是企业的战略公益,企业要把自己的本行,你的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上都渗透公益的精神,就像刘小钢当年在阿拉善当年在阿拉善当年推出的一个绿色公益链行动,公益行动就是一批房地产公司发起,让上游的企业一定要保持环境的指标,如果上游的供应链不符合环境的一些指标,我就不向你采购,这样的一种供应链的公益,公益就是战略公益,我们企业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市场领域,在你熟悉的市场领域里面,你来发现社会问题,然后和公益组织合作,共同来解决你在最熟悉的领域里面的社会问题。这就是战略公益。

实际上4.0就是社会资源,把解决社会问题作为企业的使命,这个就是公益向右,讲效率,讲持续,商业向左,讲社会责任,这个地方是左右逢源,止于至善,公益和商业就走到一起了,共同努力,解决社会问题,共同努力,来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谢谢大家!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