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时代到来,如何弥合城乡儿童阅读鸿沟?

全民阅读时代到来,如何弥合城乡儿童阅读鸿沟?

2021年10月20日 16:14:57
来源:凤凰网公益

“村口那棵中了暑的老槐树,只是稍稍动了一下心思。秋,便一下子绵延了千里。”李翠利站在田埂间,念着这几句诗,脚下是一陇陇翠绿的庄稼。

她想为乡村的儿童建一间图书馆。从被嘲讽到荣誉无数,李翠利走过了13年。因看不惯乡村的恶俗表演,李翠利将自家超市改为图书馆。没有书,就蹬着三轮四处收书。没有人愿意来,就用糖吸引孩子们读书。

“把读书变成甜蜜的事”。是李翠利一直以来的心愿。她用生活供养理想,用理想守护微光,贫瘠的土地也能开出花儿来。

作为少年儿童认识世界的第二双眼睛,阅读从不对任何人设壁。自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写入党的十八大报告,“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再次成为社会共识。

随着国青少年整体阅读量的提升,部分乡村地区仍然面临阅读资源匮乏、家庭阅读培养不足等现实问题。

在城市儿童享受着丰富的阅读资源,在纸质书、电子书、有声书中拥有自由选择权时。乡村儿童只能面对常年不变的教学材料,徘徊于有限的课外读物。

在童书日益丰富、数字阅读资源不断涌现的当下,我国乡村儿童阅读状况是否有所改变?如何让农村孩子、尤其是留守儿童都能有书看、看好书?如何通过科技与媒体力量介入助力乡村儿童从阅读中受益并获得相应价值呢?

10月17日,凤凰网公益邀请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方晋;益迪教育科技创始人余炳廷;担当者行动联合创始人、副总干事杨美琴以及凤凰网CFO吕靖,分别从公益组织、媒体责任、技术赋能等多个角度就此问题展开探讨。

聚焦乡村儿童阅读与成长沙龙现场

聚焦乡村儿童阅读与成长沙龙现场

什么样的书才算是好书?

根据中国扶贫基金会、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2018年发布的《乡村儿童阅读报告》显示,高达74%的受访乡村儿童一年阅读的课外读物不足10本,超过36%的儿童一年的阅读量不足3本,1本课外读物都没有的乡村儿童占比接近20%。与城市儿童阅读情况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十多年的乡村儿童发展工作中,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现:阅读是儿童学习、受教育非常重要的基础性因素。在脱贫攻坚的指引下,虽然农村儿童的学习环境有了很大改变。但欠发达农村地区儿童,在阅读的资源上仍与城市儿童有着较大的鸿沟需要跨越。有书读和读好书之间也存在着一定差距。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方晋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方晋

每个人都曾拥有童年,如何用阅读把童年时光变成受益一生的精神养分?不同的嘉宾对好书的定义,都提出了自己的理解。

“很多时候公益组织只是把书捐到农村、捐到学校,但是有些书的质量也好,精确性也好,其实并不完全符合农村儿童的特点、年龄,包括乡村整体的环境”,方晋表示。“为他们的成长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是一本好书应该具备的特点。”

吕靖认为,好书是建立在人与自然,与他人,与自我的连接上。广泛、高品质的阅读,能给孩子带来更大的启发。

凤凰网CFO吕靖

凤凰网CFO吕靖

“接纳”和“引导”则是杨美琴的关键词。那些充满童趣、理解儿童的书,能让孩子们感受到自己是被接纳的。而经典书籍对孩子的精神成长有深度的引领,“可以让孩子在阅读中去经历精神的冒险。”

是不是有了童书,就有了高频次的阅读

让阅读产生生命力。不仅是家长、教师也是公益组织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自2004年起,担当者行动便把目光聚焦于乡村儿童阅读助学。然而,担当者的公益之路并不顺利,“你们是卖书的吧”,杨美琴常常收到这样的质疑。“很多老师觉得阅读是课外阅读,会影响到学生平时的学习。”

担当者行动联合创始人、副总干事杨美琴

担当者行动联合创始人、副总干事杨美琴

随着国家主体政策逐渐把课外阅读植进课内,阅读被赋予新身份,越来越多人了解到阅读的重要性。

但送去书,并不等于送去阅读。图书馆里有书,并不代表孩子们会拿起阅读。

“孩子不会天然地爱上阅读,除了好图书以外,我们还希望有好的伴读者,我们希望教室里的这个人、家庭里的这个人,他是能够陪伴孩子阅读的。”杨美琴从多年的公益经验中察觉,大人不仅要支持,也要读童书。当亲子阅读唤醒父母的“儿童观”,他们的想象力被打开时,便感觉到自己也回到了童年,重新认识儿童阅读。

方晋将这种引导分为两个阶段:对于学龄前儿童来说,陪伴阅读、亲子阅读是非常重要的。家长与老师需要结合孩子的特点,将阅读的过程变得精彩、生动与丰富,从而培养儿童的读书兴趣。步入学龄后,孩子有一定能力自己进行阅读,学校老师要意识地引导孩子读好书,制定读书计划。

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起的“慧育中国:山村入户早教计划”,将在贵州毕节建立儿童早期综合发展中心。旨在通过集体活动和入户指导来实现对6-36个月的儿童及其家庭的养育干预,促进儿童早期发展。

其中,集体的亲子阅读是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一方面激发或者提升看护人对儿童阅读的重要性认识;同时也通过亲子阅读、陪伴阅读,让亲子关系、儿童发展可以有很明显的提升”,方晋说。

技术向善:用阅读公平推进教育公平

然而,在短视频、碎片化信息不断侵蚀阅读习惯的当下。怎样捕捉孩子尤其是乡村儿童在电子屏幕中消散的注意力,回归到真实阅读场景中?

余炳廷提出:“聚焦乡村儿童阅读,再往下一点就是聚焦乡村儿童阅读的成效。”

益迪教育科技创始人余炳廷

益迪教育科技创始人余炳廷

技术对于人力的解放,正适合缺少师资的乡村。通过设计简单智能的图书馆管理系统,让孩子自己管理图书馆,让他们彼此影响,从空间的管理中获得乐趣与成长;而老师去做真正可以在专业上支持孩子的事情,如专业的阅读支持。

结合儿童阅读专业理论,结合大数据和算法,可以将优秀的儿童读物推到孩子面前,也可以更好发现儿童阅读成长轨迹。这就大大减少了家长与老师挑选童书的时间。用技术将门槛降低,更好支持儿童阅读习惯养成,让孩子的兴趣火苗生生不息,“从一点动心到真正养成阅读习惯,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的挑战。”

去年,中央宣传部印发《关于促进全民阅读工作的意见》。意见指出,阅读是获取知识、增长智慧的重要方式,是传承文明、提高国民素质的重要途径,深入推进全民阅读,对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促进社会进步具有重要意义。

从阅读中感受星河广袤,万物皆灵。或许比说教、讲解更能打开孩子想象力,丰富他们的精神世界。

面对乡村儿童没有书读、不会读、不想读的问题。凤凰网CFO吕靖认为,“需要政府牵头,同时媒体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公信力,让社会上更多的个体、企业能够真正参与进来”。

杨美琴则呼吁有更多优秀的公益产品,让公众的参与能够得到很好的互动。利用技术与平台,提供专业培养乡村读写师资的品牌。此外,童书的出版、研究、推广与评价一整套体系,也需要各方面的合力。

现场募捐

现场募捐

阅读不仅是培养儿童学习能力重要方式,也是儿童语言、认知、记忆与社会情感形成重要途径。联动各方力量,以“公益共同体”,打破“孤岛效应”。让乡村儿童走出狭窄的“回声室”,获得无限可能,需要更多跨平台、跨领域的合作。

《乐乐奇妙历险记》

《乐乐奇妙历险记》

凤凰网CFO,同时也是一位童话作家,吕靖也在此次活动中宣布,将把其2021年最新出版的童书《乐乐奇妙历险记》的全部稿费及500册童书捐赠给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公益项目;并通过凤凰网发起“美丽童行寻梦计划子项目——乐图成长计划”,用捐赠的方式购买更多童书,以期帮助更多的乡村儿童实现阅读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