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15大会观察 | 国家公园名单中,亚洲象去哪了?
公益

COP15大会观察 | 国家公园名单中,亚洲象去哪了?

2021年10月14日 22:45:24
来源:红星新闻

▲雕塑大师袁熙坤创作并赠送大会的北上野象群像作品《生物的长城脊》。

红星新闻记者 | 刘木木

编辑 | 张寻

在12日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正式设立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海南热带雨林、武夷山等第一批国家公园。

习近平主席同时提到了今年的“超级网红”动物亚洲象。他说:“前段时间,云南大象的北上及返回之旅,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保护野生动物的成果。中国将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建设美丽中国。”

▲COP15会场海报

今年4月中旬,一群亚洲象离开云南西双版纳、普洱的栖息地后一路北上,它们自5月底进入玉溪市峨山县后,逐渐成为传播“顶流”,并引发全球关注。而亚洲象也是COP15会场的重要元素,即便在主办城市昆明,亚洲象也是各种海报和宣传片中当仁不让的主角。

随着第一批国家公园名单公布,外界不禁好奇,亚洲象呢?

提上日程:从设想到启动

亚洲象是我国一级保护动物,但这群庞然大物的远距离迁徙带来了新的管护难题——象不能出事,人也不能伤着。

学界对这一前所未有的生态现象展开广泛研讨。彼时,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所郭贤明等专家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提到,北上南返象群的一些行为,已超出他们的传统认知。如,以往亚洲象生活的海拔未超过1300米,但这次它们活动的海拔超过了2000米;以往它们不会去坡度超过10度的山地,但这次它们去的一些山地,坡度远大于10度。

郭贤明指出,云南的亚洲象要想管好,根本还是要回到“建设亚洲象国家公园”上来。他解释,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并不是专门针对亚洲象设立的,而是针对整个森林生态系统设立,“这个系统由诸多物种组成,亚洲象只是其中一个物种。”

▲北上象群林中休憩。云南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他认为,建设亚洲象国家公园,可在更大尺度上做总体规划,“哪些区域留给亚洲象,哪些区域留给其他动物,哪些区域留给森林,对保护区外老百姓的土地如何进行分配等,现在没有一个部门来统筹。”

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官网定义,国家公园是由国家批准建立的,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地或海域,是我国自然生态系统中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部分。

国家公园秉持三大理念:坚持生态保护第一、坚持国家代表性、坚持全民公益性。国家公园与传统的自然保护区的不同在于:国家公园是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自然生态系统,具有全球价值和国家象征,其保护范围更大、生态过程更完整、管理层级更高。

这两天,红星新闻从COP15现场观察发现,郭贤明此前指出的这件“没有规划”之事,而今已经悄然提上日程。

在13日晚间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首场新闻发布会上,云南省副省长王显刚表示,云南将建立健全科学的、符合亚洲象生存生长规律的长效管控机制,并加快推进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亚洲象)国家公园的创立。

▲北上象群。云南森林消防总队 供图

“亚洲象北移南返,在全国甚至全世界引起了关注,产生了震动,所以在7月9号的时候,云南省开了一个有关亚洲象国家公园的会议,这次会议提出,由国家林草局和云南省政府合作,启动亚洲象国家公园建设。”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所所长、高级工程师沈庆仲告诉红星新闻。

沈庆仲说,这个国家公园,具体是叫“亚洲象国家公园”,还是叫“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开始有些争论,但之后认识统一,就叫“热带雨林(亚洲象)国家公园”,“亚洲象是热带雨林的旗舰物种,各方认为‘热带雨林(亚洲象)国家公园’这个名称比较合适。”

另一段路:需更多科学理论支撑

红星新闻得知,尽管提上日程,热带雨林(亚洲象)国家公园的真正成立,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程要走。

“建这个公园,要做专题研究。亚洲象和其他动物不一样,它个体大、食量大、移动范围大,而且,它尽管是食草动物,但是和人类生活空间高度重叠,人象矛盾、冲突严重,亚洲象栖息地问题、人象冲突问题、群众生产生活问题等,都要进行研究。也就是说,在建设国家公园之前,科学的规划要先做出来。”沈庆仲说。

▲沈庆仲

“刚刚批准的国家公园,有两个是动物类型,一个是大熊猫国家公园,一个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我们一开始也想推动亚洲象国家公园的建设,可能我们准备工作,还是有一些欠缺。”在14日上午进行的“野生亚洲象‘出游记’——亚洲象北移南归故事、大象救助、北移大象与森林消防员的奇妙之旅”主题采访活动中,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称。

他说,亚洲象的保护和管理是非常复杂之事。就全球而言,每个国家对亚洲象的管理,采用模式都不相同,也都存在不同的问题,“与一般动物不同,亚洲象毕竟是庞然大物,是巨兽,它多带来的问题更加需要深入探讨。”

从2015年起,陈明勇的研究团队开始积极推动亚洲象国家公园的规划、建设,希望能从国家公园的体制、机制的突破来解决亚洲象的问题。

▲陈明勇

他说,云南建了很多的自然保护区,如西双版纳、那版河流域、南滚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及一些省、州级自然保护区,“最后我们发现一个重要的、也是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这些保护区的建设,是以森林生态系统为主要保护目标的管理模式,但亚洲象需要的不仅仅是森林,它可能更需要的是食物、水源和隐居场所。”

为给接下来热带雨林(亚洲象)国家公园规划和建设提供更多科学理论支撑,陈明勇的团队将做进一步的基础性研究。“我们现在不是讨论建还是不建,我们主要讨论如何建。”他说,团队现在启动的一个项目,是对亚洲象的环境承载力做详细的调研,以得出这群北上亚洲象的迁移扩散,究竟是不是保护区的生境质量恶化、或面积不够的结论。

红星新闻了解到,另一个“程序”上的客观原因,也导致此次“亚洲象国家公园”不可能出现在首批国家公园名单中。

此次成立的5个国家公园,全部为此前的国家公园试点单位。国家公园试点单位有十个,云南香格里拉的“普达措国家公园”在列,而一个省不可能有两家单位同时进入试点名单。

沈庆仲说,保护区和国家公园都属于保护地的一种类型,全世界公认、通行的认识,就是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保护地,“事实上我国也已经明确,现在的保护地改革,就是以建设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保护地类型,国家公园是国家事权,热带雨林(亚洲象)国家公园一旦成立,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就相应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