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的“盲盒狗”和周姐的流浪狗“中转站”
公益

幸存的“盲盒狗”和周姐的流浪狗“中转站”

2021年10月11日 07:35:11
来源:新京报

近些年,“宠物盲盒”事件相继在成都、苏州等地发生并引起关注,商家以“有一定几率买到名贵品种”为营销噱头低价出售小猫小狗等,这些未经检验检疫的盲盒动物在运输过程中有不少死去或者感染疾病。

9月20日,上海,宠物盲盒被转移至一处空地,爱心人士叫来兽医紧急救助盲盒中的小动物。(视频截图,”派小爪“拍摄)

《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经航空、铁路、道路、水路运输动物和动物产品的,托运人托运时应当提供检疫证明;没有检疫证明的,承运人不得承运。而这些盲盒事件中的动物都没有相关检疫证明,售价甚至低于相关疫苗的市场价。

9月30日,上海,流浪狗基地,周姐检查“盲盒狗”状态,它们看到周姐后都围了上来。

9月20日,上海街头再次出现近百只被人遗弃的无主宠物盲盒,盲盒内都是些一两个月大小的小猫小狗,大部分出现脱水、病毒感染、细菌感染,有的甚至死亡。消息在网上传播,许多爱心人士赶往现场对这些宠物盲盒内的小猫小狗进行救助。这些盲盒中全部36只小狗被一名被称为“周姐”的爱心人士救助。如今,这些幸存的“盲盒狗”,在周姐的流浪狗基地内逐渐康复。

9月30日,上海,流浪狗基地,周姐用手指伸入一直小狗的嘴巴,以小狗吮吸的力度判断狗的状态。

周姐带着状态不好的狗准备去医院做检查。

宠物医院内,狗做检查的间隙,周姐为它剪指甲。

宠物医院内,志愿者悦悦抱着一只状态不佳的流浪狗等待检查结果。

周姐今年54岁,9年前,丈夫和女儿偶然抱回一只流浪狗,也开启了周姐的流浪狗救助之路。之后,她救助了多只流浪狗,还当起了动保志愿者。

2015年,周姐从其他动保人士手中一下子接手了30多只流浪狗,并自己花费30多万元在嘉定区专门打造了一个流浪狗救助基地。 随着救助过的流浪狗越来越多,周姐在上海动保圈渐渐有了名气,很多志愿者把流浪狗送到她的基地,有人甚至把狗直接遗弃到基地门口。

周姐和一只基地内的流浪狗亲昵。

6年间,基地从最初的30多只流浪狗,发展到现在近500只狗。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基地进行了2次扩容,面积是最初的3倍,并分成奶狗区、小型狗区、中型狗区、大型狗区、免疫区、隔离区、哺乳期狗区、娱乐区等区域,周姐还主导成立了一个10人的志愿者小队,有人专门为狗洗澡,有人专门训练狗,有人负责照顾生病的狗,有人负责对接领养人……

志愿者查看基地内的流浪狗。

志愿者给狗洗澡。

周姐把基地当成流浪狗的中转站,被遗弃的狗在基地里“吃好,玩好”是最低标准。它们被打扮得漂漂亮亮,能够在领养活动中被爱心人士领养进入家庭,体验“家庭的爱”才是它们最好的结果。

经周姐救助并被成功领养的流浪狗已经超过2000只。

9月29日,上海,流浪狗基地,周姐对一只即将被送国外的狗进行检查。

周姐在办公室休息,狗围了上来,她随手抱起一只。

基地内的流浪狗还是越来越多,承受能力已经饱和,但是每次有新的流浪狗被发现,周姐还是舍不得丢下它们。 新收留的“盲盒”狗在基地得到了专业医治和细致照顾,大部分都脱离危险存活了下来。

周姐专门为“盲盒狗”腾出了一块生活区,铺着人造草皮,散落着各种狗狗玩具,靠墙的大幅喷绘上,狗狗们可爱高兴的特写照片围成了爱心的图案。

9月30日,上海,流浪狗基地内,周姐给一只小狗喂药。

“盲盒狗”们慢慢恢复活力,每次周姐靠近检查,它们就拥到周姐脚边,周姐随手抱起一两只贴脸亲昵。 周姐说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她一直执着于救助流浪狗,她觉得,是因为这些小生命总能触及她内心深处的柔软。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影报道

编辑 张英 校对 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