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残疾人跳舞的“刘姥姥”:只要大家愿意学,我就愿意教
公益

教残疾人跳舞的“刘姥姥”:只要大家愿意学,我就愿意教

2021年08月05日 09:50:16
来源:新京报

刘志坚的学员们一直在跳舞,尽管有的人不能走路,有的一只耳朵失聪,有的智力残疾……

她们或是站着挥舞红折扇,或是坐在轮椅上,长衣袖甩出漂亮的圆弧线;她们用缺陷的身体表达着完整的情感,悲伤的,又或是热切的。

每逢周五,刘志坚都会前往北京朝阳一处残疾人公共活动室里义务教学。

舞蹈编排由她负责,每个动作都根据学员们的身体状况设计,手把手地去教。舞蹈学成,刘志坚还会带着她们在北京各处演出,去参加各种比赛。

刘志坚65岁,已经教了快6年。学员们喜欢她,就亲切地喊她“刘姥姥”。

她也被大家的执着感动,“只要大家愿意学,我就愿意教。”

自动播放

新京报读者俱乐部出品

学舞,像普通人一样

7月2日,刘志坚像以往的每个周五一样,坐上公交车前往“温馨家园”。她很瘦,穿着红色的短袖上衣,头发盘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挺拔又精神。

下车从东坝家园小区大门往里走约200米,那一处红门平房就是她的目的地。

这里是北京市残联专为残疾人设置的公共活动空间,周边的残疾人都可以来到这里,听讲座、做心理咨询、参加各种文体活动。每周课程排得满满当当,大家坐在一起刺绣、唱歌。

每周五下午2点到3点半,是刘志坚授课的舞蹈时间。

7月2日,刘志坚带着学员们学习舞蹈。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来,两只手,往前,看我。”刘志坚站在学员前面,脖颈往上延伸,两臂打开。站在她身后的10名学员,统一身穿白色的舞蹈服,脚边飘着淡蓝色的裙摆,手里舞着红色的纱巾。

若不是仔细观察,外人似乎看不出来这些学员和常人的不一样。她们都有些残疾,有人一只耳朵听不见,有的断了手指,有的智力有障碍。

刘志坚手把手地教。面对肢体不灵活的学员,刘志坚用手扶着她的上肢摆动、帮学员理解动作。其他时候,她眯着眼睛,不放过队伍里任何一处不整齐的地方。

“残疾人也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学习舞蹈,只是需要你用更多的耐心去对待。”刘志坚说。

舞蹈的编排也由她负责,每个动作都根据学员们的身体状况设计。“光站着也不行,这样很容易累,让大家走起来,利用扇子和纱巾这样的小道具,进行队形的变换,会轻松一些。”

她把送别红军的故事情节编排进去,也紧跟潮流,把社区垃圾分类的知识科普融进舞蹈里。

课后,刘志坚会把拍摄下来的课堂内容发到微信群里,让学员们在课下自己对照着练。但一周才上一节课的学员们难免会忘记动作,她也从不气恼,只是一遍一遍带着大家跳。

最后的姿势摆不好,她一遍一遍教,脚要站在哪,手该怎么摆。她不愿意冲淡大家的热情,更愿意把“对了,就这样”挂在嘴边,鼓励大家。

“来跳舞就是高兴的事儿,让我像管小孩子那样教育,我不喜欢。”

今年65岁的刘志坚。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教跳舞的“刘姥姥”

学员们都喊她“刘姥姥”。

“我之前做过幼师,学员们都说我很慈祥,因此年轻点儿的都喊我姥姥。”年轻的时候,刘志坚常组织幼儿园的学生在节庆的时候演出,带着孩子们在舞台上朗诵、唱歌、跳舞。

55岁那年,她看了一场东方歌舞团的《梁祝》舞蹈表演,被舞者的优雅打动,她对舞蹈的兴趣更浓了。自那之后,她跟着其中一位舞者学舞,学会了如何用气息控制肢体、如何编排队形。直到现在,刘志坚仍然坚持学习。

退休后,刘志坚在盲文图书馆负责教盲人朗诵,偶然间认识了一些爱跳舞的残障人士。“60年代出生的,得小儿麻痹的特别多,有人跟他们说我跳舞好,他们当时都眼前一亮。”

从那之后,每周三,她在天桥义务教这些残疾人跳舞。

刘志坚主要教古典舞,由于很多残疾人下肢不能动,她就让大家坐在轮椅上、教上肢的动作。学员们常年拄双拐,整个身体都支撑在上肢上,这让她们的手力量大,但也僵硬,“有的人手都变形了,身体的脊柱也都变形了。”

教学的时候,刘志坚就得一点一点小心地纠正。

这些之前连路都走不了的人,开始了跳舞。她们学会了如何用一个眼神表达悲伤,学会了如何用表情表达热切。她们热情高,学得也好,常常在各种舞蹈比赛里拿奖。看到自己编的舞蹈被呈现出来,还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刘志坚心里也是满满的成就感。

直到2016年,刘志坚被推荐给了“温馨家园”,教更多残疾人舞蹈。

7月2日,刘志坚在教残疾学员学习舞蹈。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53岁的霍晓朝是学员之一,她因耳鸣医治不及时而左耳失聪。一次,她偶然在“温馨家园”看到了刘志坚教大家跳舞,心动起来。由于年轻时接触过交谊舞,有些功底,她一直想着再把这个爱好拾起来。

起初,霍晓朝跟不上老学员们的进度,一度沮丧,“不然干脆放弃算了。”但刘志坚没放弃过她。因为霍晓朝的耳朵不好,刘志坚教她时会注意大声地重复要领。她记不住队形的时候,刘志坚就站她前面,喊着节拍,带领她。回家后,霍晓朝也注意看教学视频。

慢慢地,霍晓朝赶了上来。她最喜欢的就是那支叫《火火的中国》的舞蹈。大家挥舞着红扇子,十分壮丽。在这之前,除了接送孙女上小学,她也没什么事可做。

现在,每周一个半小时的舞蹈课,成了她对生活的一点寄托。

陪伴刘志坚义务教舞多年的扬声器。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精神面貌一点不残疾”

有时候,考虑到身体原因,刘志坚不敢过于严格要求大家,“能跳出来就不错了。”

但学员们都觉得,一定要把最好的精神面貌呈现给台下的观众,“她们就说,‘虽然我们身体残疾,但是我们精神面貌一点都不残疾,从肢体到表情,都要做好。’”

舞蹈学成,刘志坚带领着她们在北京演出。这些残疾舞者登上街道办事处的舞台,宣传垃圾分类,也登上地坛公园的百姓周末大舞台,还曾在庆祝建党百年期间献上一场场演出。

舞蹈外,刘志坚也一直坚持教盲人朗诵。

谈及初衷,刘志坚说,她曾问过他们喜欢做什么。对方回答,读或背是他们唯一的乐趣。“他们不爱看电视,更喜欢自己朗诵让别人听。”

有次,她带盲人学员们参加一场线上朗诵演出。在演出微信群里,学员们开着麦克风,依次朗诵。一个学员掉线了,自己并没有发觉,后来听回放时,才发现有一两句没有录进去。

这位学员很坚持,他找到刘志坚,说想要重新朗读,重录一遍。

“人家都很配合,认认真真地再朗读了一遍。”刘志坚说。而在上台朗诵时,盲人学员不能拿着稿子边看边念,只能背,有的学员70多岁,依旧坚持着把五六分钟的稿子背诵下来。

刘志坚还会在节假日里带着盲人学员们出去游玩。遇到好看的花,她提醒着大家小心地避开枝叶上的刺,手轻轻抚上去,一片片花瓣在学员们的指尖下一点点地显出了形状。

7月2日,刘志坚和学员们一起排舞。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学员们开心,她就高兴。

刘志坚时常感慨,“学员们都有或多或少的缺陷,但他们都很坚强,对生活特别乐观。”

她组建的轮椅舞蹈队里,有位30多岁的学生,在切除脑袋里的肿瘤后下肢瘫痪。生活的沉重丝毫没影响她手臂的轻快,她总是能跟得上节拍。她似乎最会理解音乐,也最能记动作。

到今年,刘志坚已经65岁了。

为了每一个乐观又认真的学员,无论大风还是暴雨,她都会准备去授课。尽管再过几年,她自己也可能跳不动了,但现在,她说,“只要大家愿意来,我就愿意教。”

新京报记者 彭冲 实习生 汪媛

编辑 左燕燕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