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城的鸟儿,明年会回来吗?
公益

四九城的鸟儿,明年会回来吗?

2021年08月03日 18:14:42
来源:凤凰网公益

七月最后一个周日,第十四场北京雨燕5G慢直播在正阳门城楼如期开启,向全球展示北京雨燕巢穴的实时画面。依照北京雨燕的习性,七月底开始它们就会陆续离开京城,迁徙他处。

在北京,有记录的五百余中鸟类里,大部分都是候鸟。寒来暑往,不知到了明年,夏季候鸟北京雨燕与冬季候鸟,长耳鸮还愿意在四九城停留吗?

燕雀也有鸿鹄之志

「在园中最为落寞的时间,一群雨燕便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喊得苍凉。」

——史铁生《我与地坛》

正阳门外,北京雨燕漫天飞舞。图源中国绿色时报

正阳门外,北京雨燕漫天飞舞。图源中国绿色时报

传说世间有一种鸟,生来就没有脚,永生不能落地。

在北京城,就有这样一群“无脚鸟”。从破壳而出,到化作尘泥,除繁殖期间需短暂降落外,进食、饮水、交配、睡觉基本都在空中进行。

擦过晨昏,盘旋于空;扎进薄雾,引吭高歌。它们,便是北京雨燕。

1870年,英国学者罗伯特•斯温侯在北京采集到一种区别于欧洲雨燕的标本,他将之命名为普通雨燕的另一个亚种。每年四月到七月底,它们会在北京生活,之后迁徙他处。

候鸟南飞,究竟能飞多远?

2014年5月,在北京颐和园的廓如亭,中国观鸟会组织志愿者为31只北京雨燕佩戴了一种定位装置——光敏定位仪,对雨燕的迁徙进行定位和追踪研究。这种光敏定位仪仅重0.65克,可以准确记录雨燕飞行路线和活动区域。

已在北京观鸟、护鸟10年的英国环境法专家唐瑞这才知道,原来颐和园的北京雨燕南下要飞越13000公里,穿越18个国家的边境,躲避天敌和猎手,最远到达非洲南部的纳米比亚过冬。

“这种以一座城市命名的鸟儿,见证了四九城的繁盛与消逝,也见证了北京的重生与发展。”“北京燕与雨燕调查”项目的执行负责人、北京观鸟会志愿者朱雷说。

然而,这群“老北京”可能逐渐告别四九城。

2001年,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正旺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雨燕在北京仅存约3000只。而由朱雷提供的北京城区雨燕数量调查数据显示,2007-2009年,北京城区雨燕为2200-2300只,2014年7月,北京观鸟会统计雨燕也只有2700只。

从上世纪的上万只,减少到三两千只。究竟是什么“赶走”了它们?

“在北京城市化的过程中,伴随大量古建筑的拆除,越来越多的北京雨燕不得不‘另寻出路’,钻进立交桥的空隙、洞穴,楼房的伸缩缝造巢。”北京师范大学鸟类学及鸟类环志专家赵欣如表示。

城楼、庙宇、古塔,是北京雨燕的传统栖息地。“脚不沾地”的它们,每只脚的四个脚趾均朝前,利于悬挂、攀附在悬崖峭壁、古建筑及墙体的缝隙中。

北京雨燕通常在古建筑屋檐下筑巢。图源澎湃新闻

北京雨燕通常在古建筑屋檐下筑巢。图源澎湃新闻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旧城改造,古建拆除,它们失去了庇荫。而到了八九十年代,北京开始重视古建筑物保护。为了防止鸟粪污染古建,一道道“防鸟网”又将北京雨燕拦在了“家门口”。现今,北京的城楼里,只有正阳门还在每年春天等待它们“回家”。

实际上,北京雨燕也在逐步适应“城市化”的生活。天宁寺桥、广安门桥等地成为它们的新巢址。在一些远离尘嚣的老旧城区,也能偶一窥见它们的身影。

北京雨燕飞越电缆。

北京雨燕飞越电缆。

但是,城市上空的昆虫锐减、大气污染、水污染、农药喷洒等仍可能威胁到北京雨燕的生存。“若它们食用的昆虫富集有毒成分,雨燕会中毒而亡。”赵欣如说。

曾经,没人知道它们冬天去了哪里。如今,没人知道它们明春会否归来。

把荒野留给它们

「鸱鸮鸣高树,众鸟相因依。」

——唐·孟郊《感怀》

等夏天和北京雨燕都往南去了,冬季候鸟长耳鸮,便会落在四九城的挺拔的高树枝头。

长耳鸮是一种比鸽子略大些的猫头鹰,头顶有猫耳般的“耳簇”。

冬天阔叶乔木落叶之后,长耳鸮需要像松、柏这类的针叶树木来隐蔽自己,“叶铺千叠绿云低”,可以防止喜鹊的驱赶。

古柏等生长缓慢的针叶树,常在天坛公园、国子监等古建筑,“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

但现在,高树仍在,鸮鸟却无。

自然之友野鸟会2003-2013年天坛公园鸟类调查结果显示,2003-2007年,天坛公园的长耳鸮种群数量变化不大,但2008年开始,每年都在减少,栖息范围也在不断缩小。

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们在四九城填不饱肚子。

长耳鸮主要以老鼠、蝙蝠、小鸟为食。旧时,胡同里低矮的民房与高树相衬,一入了静谧的夜,长耳鸮就机敏地飞下来觅食。而今,城市的绿化建设,“除四害”等工程如火如荼,长耳鸮失去了主要的食物来源。无论是国家公园,还是平常人家,它们都得不到待见。

钢筋水泥替代那些蓬勃的生命,洗去了四九城的色彩。可就算在荒野,长耳鸮也不得安宁,饱受惊扰。亦庄湿地的松林等地都曾是长耳鸮每年必停的地方,松林青翠,湿地水足。但只要成为圈内闻名的“观鸟点”,就可能被某些不文明的“拍鸟人”盯上。

媒体报道不文明拍鸟行为。图源北京晚报

媒体报道不文明拍鸟行为。图源北京晚报

北京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心研究员郭耕曾写道,“在北京奥运会前后,年年在天坛可见长耳鸮。而最近这些年,无论是在天坛,还是在麋鹿苑,都难以再见到它们的踪迹。”

当然, 在生态建设与湿地生态功能改善山,近些年北京不断发力。“要讲好雨燕的故事,讲好中轴线的故事”,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指出,在城市更新中要保护好历史肌理,用好老砖、老瓦、老物件,留住京味儿,留住老北京的乡愁和记忆

如今,已有202种野生动物在北京湿地内安家,黑鹳、鸳鸯等重点保护鸟类种群数量稳步上升,野生动物种群的增加更是成为首都生态环境不断改善的生动注脚。

对生态环境的改善,是四九城与它们一期一会的约定。

-END-

本文部分内容源自中国绿色时报、澎湃新闻、新京报、法制日报、北京晚报、凤凰网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