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中的郑州:全球气候变化之下,人类如何生存?
公益

暴雨中的郑州:全球气候变化之下,人类如何生存?

2021年07月21日 17:00:00
来源:凤凰网公益

一小时内,超过100个西湖被倾倒进了郑州。而这场倾盆大雨已经持续了整整三天,且雨势仍将增强。

从7月18日晚间至今,河南郑州出现千年一遇的大暴雨,每小时的降雨量达到200毫米以上,突破了历史极值。按照郑州市7446平方千米的面积计算,郑州一小时下了14.9亿立方米的水,相当于106个杭州西湖的水量。

据官方消息,截至7月21日凌晨3点,郑州暴雨已造成市区12人死亡。

(郑州市民在暴雨中相互扶持涉水行走。图源正观新闻)

(郑州市民在暴雨中相互扶持涉水行走。图源正观新闻)

7月11日起,北京、天津、山西、河北、四川、重庆、陕西等多个地区也早已出现了强降雨,随之而来的是城市内涝、山洪、泥石流等灾害。在此之前,四川的暴雨已经导致12万余人受灾,转移安置群众4600余人,直接经济损失1.76亿元。

近年来,高温、暴雨等极端天气愈演愈烈,降水时间分布不确定性增大,干旱、洪涝、山火频发。而天灾之外,人为导致的全球气候变化,是这场灾难无法回避的话题。

/当城市成为汪洋/

这场暴雨更像是一次猝不及防的突袭。

活了半辈子,郑州地铁公司安全部门的主任郑玉堂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洪水冲进了地铁站,“欲哭无泪,个人在自然界面前,太渺小了”

7月20日傍晚,积累在郑州地表的雨水突然涌进了地铁5号线,瞬间冲毁了地铁系统此前的一切抢险准备和成果。500多名乘客被困在车厢和地铁隧道里近三个小时,水一直淹到了他们的胸口。由于严重缺氧,“大多数人都呕吐,头疼,还有晕倒到水里,窒息,里面非常惨”。

当晚,34岁的何夕赶到了郑州沙口路地铁站参与救援。他的妻子正被困在车厢中。“救援人员太少了,警察也在背人。我把一个人背了起来。一开始还以为是缺氧晕倒了,背着走了一会发现其实已经不在了。”

(群众被困在地铁车厢中。图源澎湃新闻)

(群众被困在地铁车厢中。图源澎湃新闻)

21号凌晨,不少地铁站停电,用于排水的水泵无法工作,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洪水退去。有电的地铁站也正在全力排水,“可是这水实在太大了,已经远远超出我们水泵的设计能力”。

地铁之外,路面上的人们也在无边的洪水和瓢泼大雨中挣扎着。

20日夜间,王先生在齐腰的洪水中徒步行进着,摸到了他妻子的车上。在这之前,由于道路积水太深,车子无法启动,怀孕8个月的王太太已经被大雨困在车中3个小时。当王先生来到她身边时,王太太的手机已经完全没电,而王先生的手机电量只剩下30%。

救援电话不是打不通就是正在通话中;能够帮忙维修汽车的朋友说正在赶来,却因为路太难了“一直没有赶到”;没有任何食物和水,王太太躺在车里,手脚一直是麻的。

被困车内10个小时之后,一个志愿者开着越野车救出了王先生夫妇。“他说他原本都要放弃了,是沿路一辆车一辆车找过来的。”

凌晨3点,他们终于回到了家,在依然在停水、停电、断网的城市,继续与暴雨和洪水对抗。

/山火下的炼狱/

极端天气带来的灾难不只有水,还有火。

2019年9月至2020年2月,澳大利亚的山火燃烧了将近7个月,把森林烧成了人间炼狱。人们头顶血红的天空,脚踩烧焦的动物尸骨,在浓烟中残喘着求生。

暴雨中的郑州:全球气候变化之下,人类如何生存?

(澳大利亚居民在山火中。图源益美传媒)

2019年年底,一只考拉在山火中拖着严重烧伤的前肢,小心地避开地上的火焰,穿过燃烧的森林奔向人类。一名居民冲进火海将它抱了出来,用仅剩的矿泉水为它降温。这是这场大火留给人们印象深刻的画面。

(山火中逃生的考拉。图源人民日报)

(山火中逃生的考拉。图源人民日报)

愈演愈烈的山火不仅烧毁了森林生物的家园和附近居民的住所,也将城市笼罩在烟雾之中。

去年1月,在距离山火900多公里之外的墨尔本,外出的居民突然闻到了一股烧焦味。人们突然意识到,这是大风吹来了山火的味道。几个月来一直在悉尼方向燃烧的熊熊大火,最终也来到了首都墨尔本附近。

而在悉尼,浓烟已经在这座曾经宜居的城市弥漫了一个多月,使之成为了全球空气质量最差的城市。

(在靠近山火的地区,居民们逃出家门,坐在海滩边,看着近在咫尺的山火。图源益美传媒)

(在靠近山火的地区,居民们逃出家门,坐在海滩边,看着近在咫尺的山火。图源益美传媒)

让人们对这场灾难始料不及的,是异常的高温。

作为山火频发的地区,澳洲每年都要经历大大小小的森林火灾。因此,这场山火在蔓延初期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然而这一个夏天,澳大利亚的气温飙升至40度以上,内陆干旱导致极度缺水。高温和干旱同时导致了山火异于常年的扩散规模,更加大了灭火的难度。

就这样,山火以惊人的速度蔓延着。

(山火中逃生的袋鼠。图源益美传媒)

(山火中逃生的袋鼠。图源益美传媒)

在这场持久的大火中,澳洲1200万公顷土地过火,大约10亿野生动物在大火中丧命,无数房屋被烧毁,居民流离失所。仅在2019年12月,新南威尔士州北海岸就有30%的考拉被烧死。2020年2月,鸭嘴兽也因山火成了濒危物种。

/天灾,还是人祸?/

暴雨、干旱、高温、山火……这些极端天气不完全是天灾。人类活动造成的全球气候变暖,也这些灾难背后不可忽视的因素。

“气候变化是今夏席卷西欧地区的暴雨和洪水的根本原因,在减缓气候变化取得成效之前,极端天气事件和自然灾害将越来越多。”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彼得里·塔拉斯19日在日内瓦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

“人类对极端天气并不陌生,但是气候变化无疑增加了极端天气的发生频率和严重程度。”

今年6月底,历史性的高温使得美国西北部、加拿大西南部等地区的数百人丧生;几天前,西欧暴雨引发的洪水夺走了一百多人的生命;在澳大利亚,山火依然时不时地爆发,威胁着野生动物和森林植被的生命。

“世界上没有一个地区可以免受极端天气事件和自然灾害的负面影响。”塔拉斯警告道,无论如何,气候变化将在未来几十年继续下去。在人们做出改变之前,将面对越来越多的自然灾害和极端天气,以及比以前更多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

塔拉斯说,有很多技术手段可以应对气候变化,比如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更多使用电动汽车和生物燃料汽车。

“关键是我们现在必须开始行动。”

郑州的救援还在继续。来自各地的救援队,民间自发集结的志愿者,网友积极转发的互助信息,各大企业的捐款捐物……灾难无法将人类打到。但我们是否需要做些什么,来阻止下一次灾难的发生?

文章部分内容来源每日经济,南方周末,在人间,益美传媒,三联生活周刊,新华社

微信编辑:庄晨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