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单霁翔:保护大运河要尊重原生环境,不能使其人工化
公益

对话单霁翔:保护大运河要尊重原生环境,不能使其人工化

2021年06月09日 20:45:43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快讯(记者 张璐)2021大运河国际交流季暨“大运河城市广播联盟”融媒体大型报道活动6月9日在北京城市副中心举办。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单霁翔在当天举办的文化论坛上表示,保护大运河就要保护沿线的自然景观、历史景观、民俗景观、生活景观等16项内容。

单霁翔称,不同于长城和故宫很早就进入了世界遗产名录,大运河进入新世纪以后才成为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它非常重要,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根和魂,是我们沿线运河城市的乡愁。”

他回忆说,自己在2004年就写了“关于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亟待加强”的全国政协提案,全国政协文史委员会、教科文卫委员会都给予支持,启动了大运河保护行动。2007年,他再次写了一份“关于推进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的提案,得到了樊锦诗等委员的联名呼吁。与长城分段落进行保护不同,大运河的保护从一开始就关注了“整体性”。

大运河已经连接了八省(直辖市)的35座城市,保护大运河包括哪些内容?单霁翔总结了16个方面,即沿线的自然景观、历史景观、建筑景观、工程景观、运输景观、河道景观、街区景观、园林景观、宗教景观、商业景观、民俗景观、民宿景观、生活景观、生产景观、艺术景观和城镇景观。

他说,大运河保护从文物保护走向了文化遗产保护。大运河不仅要保护文化要素,也要保护自然要素;不仅要保护静态的古遗址,也要保护人们生活其中的江南水乡、传统村落;不但要保护点和面,也要保护文化线路;不但要保护宗教建筑和宫殿建筑,也要保护普通人生活的传统民居、工业遗产和老字号;不但要保护物质要素,也要保护非物质遗产,保护人们的生活习俗和传统工艺技术。

【对话】

单霁翔:保护大运河是全民的事情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单霁翔表示,保护大运河要尊重原生环境,不能使其人工化。

新京报:大运河是“活态的遗产”,这种“活态的遗产”在保护利用上有什么难度?

单霁翔:“活态的遗产”是有生命历程的,在保护中不要让其沉静下来。保护不能只关注一个时期或者一种类型,对于遗产各个时期,包括当代人们对遗产功能的加强都要进行保护。

对于“活态的遗产”,特别要关注遗产与现实生活的关系、与自然环境的关系。这不仅是政府部门和文物部门的事情,而且是全民的事情,包括沿线利益相关者、居民等,都有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这是活态遗产最重要的保护规律。

新京报:大运河遗产是否有迫切需要保护的内容?

单霁翔:作为南北交通的大动脉,大运河至今已延续2500年,沿线很多地段已经城市化了,要对大运河制定保护的总体规划并严格执行。在下一步的城市建设中,要保护大运河的遗存,不要再进行破坏和进一步损毁。

同时要保证运河沿岸的环境,不能在运河周边快速进行房地产开发等,这些区域要更多留给社会生活、民众生活。沿岸环境要使公众享受,而不是少数人享受。

运河保护还要尊重它的原生环境,不要用汉白玉、青白石建起城市的公园景观,不要投入很多钱使其人工化,要使其堤岸、水系更加符合自然生态的环境。

另外,还要尊重运河的功能,包括输水、航运、休闲娱乐等,这些功能要延续,不能只突出一种功能,把历史的功能慢慢淡化。目前,北京恢复了运河的水面和历史功能,包括北京城内玉河功能的恢复,这是非常重要的。

新京报:之前有媒体报道称,运河号子难觅传承人,如何保护和运河相关的非遗?

单霁翔:大运河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历史习俗一定要活在人们生活中,而不是刻意让人学运河号子。这些内容可以通过文化旅游再现,比如通过旅游中的驻场演出,展示一些劳动的场面,使其更具生命力,驻场演出给人们传递的是运河文化。

新京报:本月,北运河通州段40公里将实现全线通航。你提到,大运河通州段河道宽阔的程度能和杭州大运河媲美,未来北京城内其他河道也有这种可能吗?

单霁翔:随着城市建设手段不断进步,很多不可能已经变成可能,比如三里河恢复水面,玉河恢复了将近500米长的河道水面。未来,玉河还有望进一步恢复。一个亲水的城市会让人更加尊重。

新京报:大运河成功申遗已经有7年,7年当中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单霁翔:应该说是保护意识的加强。过去部分地区的运河河水被污染,一些房地产开发从运河中取得资源,部分河段环境面目全非。如今,运河环境、水体、空气质量的保护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是各界保护意识加强的结果。

新京报:运河沿岸八省(直辖市)在运河遗产保护方面是否各有侧重点?

单霁翔:八省(直辖市)各不相同,比如江南运河还在进行繁忙的航运,同时包括水上娱乐、游船等功能。济宁以北地区有很多干涸的河道在恢复的过程中。隋唐运河目前正在挖掘过去的遗址,包括桥梁、码头、堤岸等。八省(直辖市)对运河展示的方法、将运河融入现实生活的方式也都不一样,它们对运河的保护都有自己的定位和目标,可以相互学习和借鉴。

新京报:各个城市要如何做好运河文创产品研发?

单霁翔:目前,各地关于大运河的文创产品已经有一些,比如杭州拱宸桥下的文创伞。一些老字号会带动文创产品进入人们的社会生活。文创产品的形式包括餐饮、手工制品等等,产品的研发要提取人们喜欢的信息,结合人们现实生活的需要进行文化创意,而不是简单复制跟今天生活远离的东西,要有实用性和一定的趣味性,美化人们的生活。

新京报记者 张璐

编辑 张磊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