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盒有“惊喜”:被打包的生命
公益

开盒有“惊喜”:被打包的生命

2021年05月10日 18:31:11
来源:凤凰网公益

提起盲盒,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便是精致可爱,形态各异的手办玩偶,但近日来,一种名为“宠物盲盒”的新式盲盒正在悄悄兴起。

5月3日,四川成都志愿者在一快递网点拦截了160多只被打包好的猫狗,它们正被当成普通货物发往外地。当这些“货物”被动物救助组织发现时,已有4只小动物死亡。

买家们仅仅为了“打开后有惊喜”,就选择了在网上通过盲盒这种形式购买宠物。然而,揭开盲盒的神秘面纱,便暴露出小动物们悲惨的命运。

当盲盒会“流泪”

5月3日,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志愿者在成都市金牛区荷花池中通快递网点,发现了近160只被打包好的猫狗,正被当成普通货物发往外地。

为了保护第一现场,警方到达现场,志愿者们与其协商之后,才在每个编织袋上开了巴掌大的通风口。

(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志愿者救助“宠物盲盒”宠物 图源人民视觉)

(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志愿者救助“宠物盲盒”宠物 图源人民视觉)

透过通风口,发现快递盒里的宠物大都是不到三个月的奶狗和奶猫。许多还不足一个月,长度只有15-20公分,身上的毛发还很稀疏。大多已经严重脱水,一直在急促地喘气,甚至产生抽搐的症状。

成都市农业综合执法总队在对这些猫狗抽检后发现,抽检的30只猫狗身上均携带细小病毒。细小病毒作为狗的第二大疫病,一旦患上便会伴随剧烈的呕吐、出血性肠炎等,主要侵害半岁以内,尤其是不足三个月大小的幼犬,致死率高达80%以上。携带病毒的病犬,其呕吐物、粪便、尿液都有可能传染给没有免疫力的健康犬,感染率最高可达100%。

这些小动物们的快递单显示,运送物品多为混血边牧、混血蓝猫等名贵品种,但是当志愿者们打开盒子后发现,里面多为普通的土猫土狗。

(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志愿者救助“宠物盲盒”宠物 图源人民视觉)

(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志愿者救助“宠物盲盒”宠物 图源人民视觉)

盲盒这种商品形式,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日本福袋。打开一个盲盒之前,消费者无法提前得知其中的具体款式,他们会在不断地惊喜或试错带来的不确定性中,重复购买行为。

早期的盲盒装载的主要是玩偶,衣服等物品,将小动物作为“盲盒”的一种,可以说是消费主义的畸形“创新”。

“宠物盲盒”的封面图上,往往会标记上名贵的品种来吸引买家的目光,一些金毛、哈士奇、柴犬的照片都会作为主图,而从9.9元到19.9元等不足百元的价格让买家抱着“低成本高回报”的尝试心态购买。

低价之下,有些人便把购买宠物盲盒作为一种娱乐方式。

在某短视频平台部分关于宠物盲盒的新闻下面,除了表达愤怒与心痛的评论外,也不乏这样的声音:还有9.9元的猫狗?在哪里买啊?我也去给孩子买一只来!文字后面还配上一个笑哭的表情。

它们过得还好吗

“卖家为了挣钱,买家为了省钱,快递为了挣钱。”在某社交平台上,曾有人这样分析宠物盲盒的成因。

三方利益的驱使,让无数条生命在黑暗闷热的快递箱中画上了句号。

但是箱子打开,就意味着希望吗?离开快递箱的小猫小狗们,就会无忧无虑地成长吗?

事实并非如此。

(图源网络)

(图源网络)

其实,许多虐待动物事件不仅限于个人行为,甚至形成了黑色产业链。据志愿者统计,去年一年间,仅恶性虐待动物并引发舆情的事件就超过45件。

据媒体报道,2019年10月,一微博网友在平台上以盈利为目的公开售卖虐猫视频图片,仅35元可买到70G视频,均为用香烟烧猫咪、踩踏猫咪等残忍的视频内容。

即使有大批的爱心人士致力于反对虐待动物的行为,但是他们的力量仍然是有限的。2020年10月,山西太原一男子恶意用开水烫怀孕母猫。被烫伤的母猫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七十,尽管爱心人士对其进行了救治,但最终因伤势过重,母猫及其腹中4只幼猫全部死亡。

而遭受到虐待的流浪猫狗,一部分曾是被倾心照顾的家养宠物。疫情期间,很多人选择养一只宠物来陪伴自己度过宅家的日子,但是当疫情有所好转,他们的生活空间变得更为广阔时,宠物便成了负担。

(图源网络)

(图源网络)

以英国为例,据BBC报道,疫情持续这一年多以来,英国激增了320万户养宠物的家庭,但如今,其中5%的人已经弃养了他们的宠物。

爱意味着责任,不爱也不能伤害。如果大众没有树立保护动物的意识,没有认识到生命平等的意义。那么对于小动物们来说,箱子里与箱子外,都是一样的窒息。

生命本应平等

2009年,我国内地首部《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次年1月,《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起草完成。

《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明确,国家禁止虐待和遗弃动物,对待动物的行为,应当人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违反法律规定和公序良俗。对动物可能造成痛苦或者伤害时,除法律法规豁免的情形外,禁止从动物活体上摘取器官及其衍生物。

但直至今日,这份法律仍停留在“专家建议稿”阶段。

近几年全国两会上,也有多位代表委员曾提交关于制定反虐待动物法的议案和建议。

近几年全国两会上,也有多位代表委员曾提交关于制定反虐待动物法的议案和建议。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计划第四次提交关于制定《反虐待动物法》的议案,希望推动反虐待动物法尽快出台。

针对虐待动物行为相关的施虐者、传播者、模仿者低龄化的趋势,全国人大代表宁启水建议将关爱动物主题的生命教育纳入中小学教材。

深蓝色:反虐待法符合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标准

深蓝色:反虐待法符合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标准

浅蓝色:反虐待法部分符合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标准

紫色:存在其他形式的反虐待法

红色:不存在反虐待法

图源:wiki

全国人大代表夏吾卓玛连续三年在全国两会提出建议,从法律层面对虐待动物行为进行有效制约。除此之外,她也建议加强对宠物繁殖销售的监管,遏制虐杀动物黑色产业链的供给源头。

“以我国目前的立法进程及产业的行为风气和技术成果,倘若一下以较高的动物福利标准立法,整个动物产业都将面临大范围整顿,但相关配套设施又无法立刻与立法同步,很可能造成产业链间的断带。”夏吾卓玛表示。

例如,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将“公开传播、售卖虐待动物视频”归入《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的“寻衅滋事”行为,将“教唆未成年人虐待动物并拍摄过程”归入“组织、胁迫、诱骗不满十六周岁的人或者残疾人进行恐怖、残忍表演”行为。

此外,她也提到,由于虐待动物行为往往极具隐蔽性,仅依靠有关部门的监督是不足够的,应当发动群众的力量,鼓励人们举报虐待动物事件,并给予举报人一定的奖励。

生长在同一片蓝天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有权力在阳光下自由奔跑,感受到爱与被爱的生物,并不只有人类。

本文部分资料来自《三联生活周刊》、中国新闻网和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