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帮27位走失者回家,这位外卖小哥被赞是“超人”
公益

两年帮27位走失者回家,这位外卖小哥被赞是“超人”

2021年04月01日 13:20:35
来源:澎湃新闻

外卖小哥洪成木。

外卖小哥洪成木。两年前,来自福建泉州南安霞美镇35岁的外卖小哥洪成木因一次送餐途中的无意一瞥,第一次帮助走失者回家。事后他便决定走上公益寻人之路,利用自己平日工作走街串巷的特点,在送外卖时帮助更多的走失者。

两年来,洪成木在当地共帮助了27位走失者,这27个家庭因他重新团聚。因救助延误送餐的情况也常发生,但洪成木表示自己在告知顾客原因后,一般都被谅解。

“对我来说,帮助这些眼前的走失者比送餐重要。要是我看到他们但没有停下来帮助,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洪成木说。

2021年3月5日,洪成木被评为福建省第一批“最美快递小哥”。同时,洪成木还获得了一些机构发放的公益奖金,他表示将把奖金都捐赠给更需要的人。

2020年12月,在洪成木和当地民警的帮助下,一位走失老人顺利回家。

2020年12月,在洪成木和当地民警的帮助下,一位走失老人顺利回家。

遇到寻人信息会转发至朋友圈,2019年帮助到第一位走失者

澎湃新闻: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寻人启事这方面内容的?

洪成木:我开始关注寻人信息是在2016年的时候。当时我在泉州的工厂上班,有空时喜欢在网上看新闻,刷着刷着我就注意到一些当地的寻人启事。

看着那些寻人启事上走失的有小孩有老人,有的患有精神疾病,有的是智力障碍,我很想帮点忙,让他们早点回家。我就把这些当地的寻人启事都转发到朋友圈,我的朋友还来问我怎么经常转发这些内容,我说这样能让更多人看到,说不定就有见过这些走失者的人。

澎湃新闻:第一次帮助走失者是什么时间?

洪成木:第一次在街上帮助走失者是在2019年,当时是我做外卖小哥的第二年,正好在送餐路上遇到了一位走失者。

澎湃新闻:当时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洪成木:那次是很偶然的情况。那天是2019年1月8日,我早上刷手机时看到了一条寻人信息,照例把它分享到朋友圈,接着就去送餐。在送餐路上,我遇到一个男子,他穿着一双红色的拖鞋,比较显眼,我路过他时多看了几眼。

我越想越觉得眼熟,突然想起早上看的寻人启事里的走失男子也是穿着一双红色拖鞋。于是我马上掉头,拿着寻人启事上的信息仔细核对,用本地方言和他交流,确认了他就是寻人启事里那位走失的男子。

但当时我联系不上男子的家属,手上又有餐要送,我就先报了警,事后他的家属赶到派出所顺利把他带回了家。

澎湃新闻:从线上转发寻人启事到线下亲身帮助走失者回家,这次经历后你是什么感受?

洪成木:我之前都是转发网络上的寻人启事,从没想过自己会因在送餐路上无意中的一瞥而亲身接触到走失者,并能帮助对方回到家人身边。

这次经历后,我常想到走失者们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虽然会有很多人经过他们身边,但如果没有人停下脚步去帮助他们,那他们会是多么无助。

所以我便想自己或许可以利用平时工作送外卖走街串巷的特点,留心看看路边有没有走失者,尽举手之劳帮助他们。

两年帮助27位走失者,“宁愿少挣些钱,也想帮助他们回家”

澎湃新闻:你目前一共帮了多少位走失者, 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是什么情况?

洪成木:我一边送外卖一边公益寻人到现在已经有两年时间了,这两年里我一共帮助了27名走失者,他们大部分是短期内走失的幼童、老人或有精神疾病、智力障碍的人。

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位41岁有智力障碍的女士,她是我帮助过的走失者里走失最久的一位,我遇到她时她已经在街上流浪了二十天。

当时是早上十点左右,我刚准备送餐,看到她在路边的垃圾桶翻东西吃。凭我以往的经验,我初步判断她是一位走失者。我翻看网络上当地寻人信息,果然找到了这位女子的寻人启事。我赶紧联系她家人,将她的照片发给家人,家人看到照片很激动,问我现在在哪里,他们马上赶过来。我叫他们放心,不要着急,我会帮忙看着这位女士。

她看到我靠近,很慌张地走开,看她的神情我能感觉到她不信任我,害怕我是坏人。这种情况我只好先把手上要送的餐移交给同事,一路跟着她,让她在我视线内,确保她的安全,直到她家人赶来。这前后一共花了一个多小时。

澎湃新闻:外卖小哥给大部分人的印象是风风火火赶着送餐,像你提到的帮助走失者时手上还有订单,平时你寻人和工作之间冲突多吗?

洪成木:冲突肯定是有的,但解决方案也是很多的。

比如2019年的8月19日,我在送餐路上遇到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他跟我在网上看到的寻人启事里的一个走失人员特征相符。当时我手头上有三四个餐要送,但为了陪着老人等他的家人赶来,跟刚刚那位女士当时情况类似,我联系了外卖站长,跟站长说明情况后,他就帮我协调,把单子交给了附近的同事配送。

如果暂时没有同事能帮忙送餐,我会跟顾客说明情况,问对方能不能迟一些送到,所幸大部分顾客知道我是因为帮助走失者才耽误时间后,都还是很支持我的。

但如果遇到一些比较着急的客户,我会跟他们协调能不能退款,再重新下单,有损失的金额我自己掏腰包赔付。

对我来说帮助这些眼前的走失者比送餐重要,要是我看到他们但不帮的话,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我宁愿少挣些钱,也想帮助他们回家。

澎湃新闻:除了有时无法兼顾工作和寻人,你的公益寻人之路走到现在,还遇到过哪些困难?

洪成木:在我刚决定边送外卖边寻人时,不太擅长与人交流的性格让我一直很困扰。有些走失者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衣衫褴褛,一眼就能被看出来是走失人员的,当我看到这样疑似走失的人员时,我总是不太敢上前询问。我担心把正常散步的人误认为走失者,那一定会很尴尬。这个问题,曾导致我错过了眼前的一位走失者。

那天是2019年11月25日,同样是在送餐路上,我看到一位穿着白色短袖、黑色短裙和丝袜的女子,从外表形象上看跟普通逛街的人无异。然而她在路上东张西望,有点茫然的样子,让我又忍不住怀疑她会不会也是走失者。但当时我还是担心自己误认,也不懂得要如何和她交流,便直接继续送餐了。

结果当天晚上,我边吃饭边看新闻,就看到了这位女子的寻人启事。当时我真的很想扇自己一巴掌,我竟然因为怕尴尬,就这么错过了在眼前的走失者。好在当晚在当地派出所和家属的努力下,这位走失的女子成功回到了她家人的身边。

女子的家属赶到后,她一下哇地哭了出来,说:“我找不到家了,你们怎么现在才来找我?”我知道消息后也赶到了派出所,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很触动,也更后悔当时没有鼓起勇气上前询问。这次之后,我努力克服自己不擅长交流的缺点,只要觉得对方是疑似走失的人员,我都会上前沟通确认。

我不是“寻人超人”,我只是普通的外卖小哥

澎湃新闻:从最初的不擅交流到现在的大胆上前,你能再和我们分享一些这两年来积累的寻人经验吗?

洪成木:我的寻人经验其实很简单,主要有四步,观察、判断、沟通、联系。

像走失人员的衣着一般会比较乱,眼神散漫无助、东张西望,看着没有方向感,在一个地方走来走去。

平时我在送餐途中发现有这些特征的人,我就上前沟通。在沟通时如果怕误认,可以不要直接问对方是不是走失了,试着先闲聊,看对方的精神状态和语言表达能力再进一步判断。

有时一些走失者表达不清自己家属的联系方式和家庭地址,便可以选择报警,自己也可以多翻阅一下当地的救助站信息和新闻网上的寻人启事,看看有没有对应的走失者。

面对一些不太信任你的走失者,在联系上对方家属后,你可以先用手机电话或视频,让家属和走失者直接沟通。

澎湃新闻:公益寻人的事迹被报道后,很多人称你为“寻人超人”,你对这个称呼怎么看?

洪成木:我不是什么超人,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外卖员,我更喜欢大家叫我外卖小哥或者小洪。

其实我做的事并不难,只是尽自己所能,尽量不错过自己身边能看见的走失者。大家也一样,只要有心观察,参考我刚刚分享的经验,试着停下脚步,人人都可以是“寻人超人”。

目前我身边也有些同事问我要如何寻人,想跟我一起帮助走失者回家,我很希望能有更多的外卖小哥能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留心关注路边的走失人员。大家一起行动的话,一定会让更多家庭重新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