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守护“隐秘角落”里的童真,我选择站出来
公益

为了守护“隐秘角落”里的童真,我选择站出来

2021年02月20日 17:40:26
来源:女童保护

文 | 石敏 女童保护基金个人志愿者讲师

如果回顾2020年我做出的一个最有意义的决定,那就是加入了女童保护志愿者讲师的团队;

如果要为2021年树立一个新的目标,那就是要尽己所能将防范性侵害的课程推广到绵阳更多的校园。

我是一名家庭教育领域的讲师。多年来,我为家长们分享如何读懂孩子与科学育儿。然而,2020年春天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在新闻上看到了家乡绵阳一位中学老师在任教期间,多次性骚扰女生和粗暴体罚男生。直到多年后,一位女生勇敢地站了出来,并带动了近200名当年的同学一并指证,真相才得以曝光。

扩展阅读▲

孩子们在校时敢怒不敢言,均选择了隐忍不发。但身体上的记忆和心灵上的伤痛从来没有消失过。

在我身边,不少家长一边倾尽全力想将孩子送进名校,一边却也顾虑重重:在校园大门和围墙的里面,孩子们如果不懂得防范和保护自己,万一不幸遇到了不合格的教育者,对他们的伤害可能是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一位朋友的女儿即将进入初中,她在权衡带班老师的时候,向我倾诉了她的心声:有一位男性班主任在数学教学上成绩斐然,这正是她希望补足女儿短板的地方。但因为他的性别,这位母亲又一再犹豫,最终选择了女性的班主任。

我知道,天下所有的母亲有着同样的期盼——女儿的健康快乐成长更加重要。

作为一名母亲,我也感同身受,为孩子们可能会遇到的危险而担忧。尽管有些孩子已经是中学生了,但在遭遇性侵时他们依然不敢拒绝。而这种“不敢”的背后,不仅仅是迫于各种压力,也是因为他们并不能够真正分辨老师的一些行为的底线究竟在哪里,以及如何能有效地防范和应对。

所以,防性侵的教育不能在孩子们长大以后再实施,而要在他们小的时候,从学龄前开始逐步建立概念、提高意识。

那么,我究竟能做些什么呢?

2020年秋季,我偶然知道了“女童保护”这个组织。在了解了“女童保护”在做的事后,我非常欣喜——这不正是我在寻找的那束光吗?我开始全力准备,精心试讲,不久就顺利通过了考核,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女童保护”的个人志愿者讲师。

2020年岁末,我开始联系各个学校、幼儿园、教辅机构和社区。以往在工作中建立的良好关系帮助到了我。尤其是幼儿园,他们没有期末考试的压力,又都迫切需要在寒假前为小朋友开展安全教育,因此一拍即合,邀约纷至沓来。

在1月份,我走进了19所幼儿园,连续开课30节,为近千名大班小朋友送去了《爱护我们的身体》这堂课。

在课堂中,有的孩子对隐私部位懵懂无知,有的孩子认为熟人不可能性侵儿童,也有的孩子想要以生命为代价与暴力抗争……

欣慰的是,“女童保护”的课程设计深入浅出、寓教于乐,深深地吸引着孩子们。在课程结束时,大部分孩子都能建立身体隐私概念,知道陌生人和熟人均可能性侵儿童,也更加认识到生命的可贵,明白了在困境中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2020年,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年,也是全国人民在逆境中艰难跋涉的一年。当我幸运地走进了“女童保护”志愿者的大家庭时,我的2020年也变得不再平凡。

2021年,我将心中有爱、肩负责任,继续为普及和提高儿童的防范意识,保护孩子们远离性侵害而竭尽全力,并以“女童保护”为起点再次启航出发,与其他志愿者一起,为孩子们撑起一片更加纯净蔚蓝的晴空!

编辑:石书麒

“女童保护”儿童防性侵课程课堂授课实录

为什么叫“女童保护”?怎样成为志愿者?…

怎样向“女童保护”约课?| 问答

女童保护基金

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2013年6月1日,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社、凤凰网公益频道、人民网、中国青年报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2018年2月,“女童保护”团队成立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非公募),公开募捐继续与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合作。“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截至2020年12月底,“女童保护”已在全国31个省份相继开课,培训志愿者数万人。通过与地方妇联、教育局、团委等部门的合作,培训当地教师授课,使得儿童防性侵教育覆盖面大大拓宽,覆盖儿童超过464万人,覆盖家长超过64万人。此外,还定期进行线上培训和讲座,目前各个平台上已有数千万网友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