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媛》案罪犯原型赵斗淳出狱,未成年人性教育还是“洪水猛兽”吗?
公益

《素媛》案罪犯原型赵斗淳出狱,未成年人性教育还是“洪水猛兽”吗?

2021年01月07日 13:02:25
来源:凤凰网公益

近日,电影《素媛》罪犯原型赵斗淳刑满出狱的新闻持续占据舆论热搜榜。2008年,他在京畿道安山市绑架并性侵一名8岁的女童,致其残疾,引发社会公愤。

“素媛”案并非个例

现实中,像“素媛”一样的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和猥亵的案例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今年8月29日,刘某国将邻居家4岁女童周某某从家门口骗走,挟持到一处工地彩绘宣传围挡下排水沟内,采用暴力手段猥亵并强奸周某某,致周某某下体撕裂,身体多处伤残。

今年7月,河北一中年男子多次深夜潜入10多所中小学男生宿舍,对正在熟睡的男生以搂抱、亲吻等方式进行公开猥亵,甚至使用暴力手段强制猥亵,侵害男童达40多名。

2019年6月29日下午,在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内,上市公司董事长、全国劳动模范、上海市政协委员、江苏省人大代表、亿万富豪王振华对一9岁女童实施猥亵。

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犯罪案件,其实并不罕见。2015 年,中国农业大学方向明教授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的报告显示:9.5% 的中国女孩和 8% 的中国男孩曾遭受过某种形式的成人性侵。这意味着,大约每10 个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遭受过性侵。

恶魔就在身边

愈加频发的未成年性侵案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有人提议将性同意年龄提高到 18 岁,也有人呼吁效仿国外,引入“化学阉割”“电子脚铐”。

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值得引起重视——未成年人性教育

据《“女童保护”2019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在2018年统计的儿童性侵案例中,“熟人”作案的比例高达70%。

(图片来源于女童保护)

在对案件的调查中发现,这些凶手利用其熟人身份,轻而易举地接近孩子,通过玩具、美食等获取孩子的信任感,最后诱骗孩子从身体接触开始,一步步进行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

当悲剧发生后,孩子们因为害怕而选择默默忍受,并且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性侵犯,以为这是凶手和他们在“玩游戏”性教育的缺失,是近年来未成年人被性侵、猥亵事件频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未成年人性教育受到的阻力,可能来自父母

台湾作家林奕含的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提及家长对性教育排斥的问题:

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

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当代社会往往谈“性”色变,当孩子们发出天真的提问时,大人们往往避而不谈甚至极力反对。

2017 年,国内出版的性教育教材《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因直接使用“睾丸”“阴道”等名词及部分生理知识的插图。被学生家长质疑:“给小孩看这么劲爆的内容,真的好吗?”

事实上,这套“劲爆”的性教育教材由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研发编写。书中使用准确的器官名称、图片,目的是让孩子们对性有正确地认识,对性侵犯有一定程度地判断和防范。但最终,在家长和社会的舆论压力下,校方还是收回了这些教材。

(图片来源于人民网)

然而三年后的今天,未成年人性教育普及依然任重而道远。今年9月,一位老师向孩子们科普怀孕知识,却被一位9岁学生的家长以“我的女儿还小”为由投诉的新闻引发网友热议。

(图片来源于网络截图)

父母认为性教育是“洪水猛兽”的现状下,未成年的“性教育”之路变得尤为艰难。

学校、社会对未成年人性教育集体“失声”

学者方刚曾在《赋权性教育:一种高校性教育的新模式》中提及:“今天中国虽然已经有了许多学校性教育的尝试,但就全国范围而言,性教育仍然处于调情的阶段。”

社会对未成年人性教育的缺失,导致未成年人对两性知识、性观念等缺乏认知。2019年,据“拥抱青春期”项目调查显示,78.24%的青少年缺乏青春期性健康教育,从来没有接受过来自父母、老师的青春期性健康相关教育的青少年占15.70%,偶尔有的占51.41%,有过一次的占11.13%,经常有的比例仅占21.76%。

(图片源于女童保护)

如今的中小学里,性教育课大多由各科老师兼任,缺少任课老师,而即使是在关于生殖器官的生物课堂上,老师也会草草搪塞过去。

2020年《南方周末》报道,“没有课时”是中国性教育共同面对的问题。中国的教育政策中最近一次提到和性教育有关的,是在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其中提出,“要以青少年为重点,开展性道德、性健康和性安全宣传教育和干预。”但具体到课时层面,迄今依然没有具体规定。

性教育不只是“生理课”

如今, 未成年人发育呈早熟趋势 ,从生理医学角度看,女孩和男孩一般出现青春期首发征象的年龄分别为 10.5 岁和 11.5 岁。 从生理的层面来说,14 岁的青少年,尤其是女生,一般已经开始出现第二性征、具有生殖能力。

《2019 中国年轻人性现状报告》显示,47.5% 有性经验的 95 后第一次发生在高中及之前。豆瓣评分高出9.2的日剧《17.3关于性》电影里指出女生的初次性体验平均年龄是17.3岁。

(图片源于电影截图)

另一方面,青少年对两性知识、性观念等缺乏认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有超过 1/10 的分娩发生在 15 到 19岁的女童身上。年轻人占据新感染艾滋病病毒人群的 1/2,只有34% 的年轻人对艾滋病预防和传播有着正确的认识。

甚至很多人对于性教育的理解还停留在:避孕、预防性病或者男女的生理差异。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全面性教育”,涵盖的内容其实非常广泛:关系,价值观、权利和文化,社会性别,暴力和安全保障,健康与福祉技能,人体与发育,性与性行为,性与生殖健康

此外据医学专家研究,对未成年成长的不同时期普及性教育知识也有学问。

(图片来源于华大母婴)

对我们来说,性是私密的,但性不可耻。性教育这堂课,不要等坏人来教。当被问到“妈妈,我从哪里来的?”等天真的疑问时,不妨大方坦然地告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