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婚的17岁女孩,仍相信知识改变命运
公益

被逼婚的17岁女孩,仍相信知识改变命运

2020年08月10日 18:17:19
来源:凤凰网公益

举报父母逼婚的广东茂名17岁女孩小闲(化名),曾引发广泛关注。今年8月7日,她收到了自己的中考分数,总分482分。经查询,超过当地除高州中学、高州一中、高州二中、高州四中外的其他公办普通高中最低“门槛”100多分,按分数线她可就读其填报的新垌中学普通高中。

对于读书学费问题,小闲表示已获得父母支持。另据小闲爷爷受访时确认,在外地务工的小闲父母已准备好3000元学费,并汇寄到村委会处代为保管。但小闲本人也担心,3000元可能不够读高中。

小闲的命运该去向何处还是未知数,然而她的境遇并不是个例。在我国,很多女孩未等到成年,就已经结婚生子。

小闲的草样年华

6月1日,在计划举行婚礼的前一天,广东茂名高州云潭镇女孩小闲到当地镇妇联“举报”父母,称父母逼自己与见面仅6次的邻村22岁男子结婚。当地民政部门和派出所介入后,双方家庭同意退婚,女方家退还5万元彩礼,并取消了原定于6月2日的婚宴。据悉,退婚前她已主动报名今年中考。

小闲今年17岁,2017年,她刚刚初中毕业就被父母带到外地打工。在近日取消婚约后,小闲才知道,她一直心心念念考上高中的心愿,早在三年前已实现,但因被父母带到外地打工而错过了领录取通知书。

退婚后,小闲开始一心准备中考,并于7月20日参加考试。8月7日,小闲向记者展示的中考成绩单显示,她9个考试科目均获得B等级,折算获得升学总分为482分。此前,她已填报了高州中学、高州一中、高州二中、高州四中以及新垌中学5所普通高中的志愿。

(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

(图片来源南方都市报)

不只有一个“小闲”

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男性结婚年龄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性不得早于二十周岁,男女未到法定婚龄的婚姻不被法律所认可及保护。

“未成年新娘”、“少女妈妈”这样的词语,常见诸于媒体报道上,似乎和当下强调女性独立、婚姻自由的社会格格不入。可“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种如裹脚布般老旧的思想,依然在角落中生长着。

一篇发布在《柳叶刀-全球健康》(The Lancet Global Health)上的研究发现,中国女性早婚率曾在1999年-2000年间大幅下降,而后又再次上升,从1.2%上升至2015年的2.4%。

(图片来源见水印)

(图片来源见水印)

在上图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女性早育率在 2010 年达到最低值,平均每千人生育人数为 5.9人,到 2015 年又上升至 9.2 人,反弹幅度超过 50 %。

从地域看, 西南、西北部边疆地区早婚、早育率高于其他地区,早婚率最高的前 8 个省区都位于西北和西南部,且大多属于少数民族人口比例较高的地区(包括宁夏、西藏、新疆、广西、青海、云南和贵州)。[1]同时,乡村女性早婚早育率反弹程度远大于城镇女性。

(图片来源见水印)

(图片来源见水印)

《柳叶刀-全球健康》的研究成果也显示,学历越高的女性早婚率越低,而学历越低的女性早婚率反弹幅度越大。

拥有高中文凭的女性平均早婚率仅为 0.31%,而文盲或小学学历的女性中平均有 8.6% 的人有过婚姻经历。

(图片来源见水印)

(图片来源见水印)

乘风破浪的女校校长

幼儿园后,小闲一直和爷爷生活。爷爷一直坚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勤奋创造未来”,并一直督促小闲学习。然而逼婚事件曝光后,小闲的母亲对她恶语相向“你搞这么多事,你爆料别人有钱赚的…”。

知识改变命运,独立决定婚姻。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有人为它付出10多年的努力。

来自东北的张桂梅,就是这样一个人。她一手创建了全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公办女子高中——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级中学。

17岁那年,张桂梅来到云南支边,后随丈夫同在大理白族自治州喜洲镇第一中学任教。后来,她被调到丽江市华坪县民族中学任教,她发现,这里的教育环境和之前所在的学校相差不少,张桂梅让村干部跟学生家里沟通,说自己出钱,一定让孩子读书。

从2002年起,张桂梅就开始四处奔走,筹集经费。2008年8月,华坪女子高级中学终于建成,9月正式开学。如今,她已经把1600多名山区贫困女生免费送入大学。

每天早上天还没亮,63岁的张桂梅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这里的孩子都亲切地称她为“老妈”。

(图片来源央视网视频)

(图片来源央视网视频)

张桂梅身材瘦小,脸上布满皱纹。她说:“我想让山里的孩子,也能走进最好的学校。”据这里的学生称,在华坪县,很多同龄女孩都已经结婚,留在家中干农活,但她们相信学习可以改变命运,更渴望走出大山,去更远的地方看看。

(图片来源央视网视频)

(图片来源央视网视频)

比起“贫困”二字,张桂梅更愿意称这些女孩为“大山里的女孩”,她认为,贫困也是女孩的一种隐私。在家访过程中,张桂梅发现有些家庭将高三的女儿留在家中干农活,却把初中的小儿子送去县城补习,这种“重男轻女”的观念深深刺激了张桂梅,也更加坚定了她要办一所全免费女子高中的决心。

经历学生退学,老师辞职,张桂梅依然艰难撑下了这所学校。每天早晨5点多起床,夜里12点后休息,3分钟内从教室赶到食堂,吃饭不超过10分钟。在女高,每件事都被张桂梅严格限制在规定时间内。从2011年起,华坪女高连续九年高考综合上线率百分之百,一本上线率从首届的4.26%上升到2019年的40.67%,排名全市第一。张桂梅将学生送到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四川大学……她用实际行动打消了人们的质疑。

今年,华坪女高有159人参加高考,其中150人上本科线,本科率94.3%。600分以上有17人,一本线以上70人。理科最高651分,文科最高619分。但张桂梅称,这样的成绩仍和大城市有一定的差距,她希望“将来孩子们不需要感谢张桂梅,不需要感谢女子高中,感谢政府和党就足够了。”

8月9日,小闲填报的新垌中学发声,称学校暂未收到她的档案,不确定是否会录取;此外学校以往只收应届生,未招过往届生。小闲本人也透露,或会考虑就读茂名市第一职业技术学校。但小闲爷爷更希望她上高中,读大学,收获更多的知识。

有人走出大山改变命运,有人一生被困于一隅茅草屋。正如张桂梅所说,女孩子受教育不仅是为自身摆脱贫困,“它可以改变三代人,解决低素质母亲到低素质孩子的恶性循环。只要培养出一个女性毕业生,改变就在自然而然地发生着。”

参考:

[1] Luo, D., Yan, X., Xu, R., Zhang, J., Shi, X., Ma, J., ... & Sawyer, S. M. (2020). Chinese trends in adolescent marriage and fertility between 1990 and 2015: a systematic synthesis of national and subnational population data.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 8(7), e954-e964.

封面图源自网络

部分内容源自:南方都市报、网易数读、央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