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推开门后泪奔,里面全是女儿器官的受捐者
公益

他推开门后泪奔,里面全是女儿器官的受捐者

2020年07月30日 20:41:47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让生命换一种方式在其他人身上延续下去,这或许就是器官捐献的意义所在吧。

小说《黑的雪》中写道:人的命运就像天上飘落的雪花,它们原本都是洁白无瑕,落在何处却不能自由选择。

人生如雪花飘零,但我们又比雪花幸运。虽无法决定出身,却也可以做许多选择。

最近,一位小女孩的选择湿润了无数网友的双眼。她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究竟可以有多美。

1

双照泪痕干

她的名字叫丹丹,有次看救助节目的时候,视频中小朋友的凄惨让她情绪翻涌。

“这些小朋友太可怜了,有病不能瞧,我以后长大了要去学医。我当医生,我给这些小朋友看病,我来治好他们。”

然而,生命犹如七月的天气,晴朗的天空在顷刻间变成狂风暴雨。2014年12月31日,即将迎来元旦,但丹丹的家里却迎来了一道霹雳。

▲ 丹丹父母

丹丹被确诊患有恶性脑胶质瘤,这个病情极为凶猛,仅仅数天之后,丹丹就在2015年1月5日的凌晨去世。

新的一年,没有万象更新,只有万念俱灰。

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更何况丹丹才仅仅6岁。沉浸在悲伤中的父母,想到了女儿从医救人的梦想,做出了一个帮助他人的决定。

他们同意捐献女儿的器官:一个肝脏、两个肾脏、两只眼角膜。

后来,他们接到了感激的邀请。当推开房门时,他们的情绪瞬间失控,里面全是受捐人员的图片和感谢。

女儿的器官成功救治了5人,听说这些原本备受折磨的患者,因为器官移植正常生活后,两人忍不住泪流满面。

“别哭,挺好的,替他们高兴,也替我闺女高兴。”

“等于又多了好几个丹丹。只要他们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

2

明月何皎皎

器官捐献,听起来很遥远,实际上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每一座城市,都有许多动人的事迹。

今年高考的第一天,有位湖南妈妈的悼念在网上流传:“今天是高考日,你却没能如愿参加高考,生前是妈妈的希望,走后是妈妈的骄傲!”

女儿陈薇薇,是一位18岁的妙龄女孩。她本应参加今年的高考,却不幸在5月14日刚过完生日后,匆匆离开了世界。

去年8月的时候,她不幸查出伯基特淋巴瘤晚期,原本温馨的家庭瞬间冰冷。

巨额的费用与化疗的痛苦,使她数次想要放弃。但父母、老师、同学们的关怀,社会爱心人士默默的帮助,助她捡起了抗争的决心。

今年1月初,父母终于凑齐了费用,他们奔赴武汉进行了手术。这次手术很成功,陈薇薇的身体状况明显好转。

原以为能够尽情享受青春的绽放,却不料癌细胞卷土重来。面对着更加凶猛的病魔,她默默思考最坏的打算,想着尽最后的力量回馈温暖过她的世界。

“妈妈,我要是真不行了,就把我的遗体捐献出去吧。”

薇薇去世的第二天凌晨,母亲同意了遗体捐献。她想起了女儿坚定的眼神,想让女儿走得有价值。

18岁,正是花季的年龄。没有绽放是花朵的遗憾,也是世界的遗憾。

内心纯净的人,即使身处黑夜,眼中也一片皎洁。这种皎洁就像是月色,凡她所在的地方都被照亮,人们在不知不觉间感动。

3

无风香自溢

2008年,一名叫陈绍松的贵州小伙高中毕业,应征到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乐山市支队服役。700多个日夜里,他恪尽职守、艰苦训练,被授予“上等兵”警衔。

2010年退伍后,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工人:开铲车、开挖掘机。

三年前,他收获了甜蜜的爱情,与爱人喜结连理。两年前,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

▲ 陈绍松生前照片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同无数小夫妻一样,他们的生活平淡而温馨。

但上天是喜欢从高空抛物的顽童,不幸被砸中的人,除了面对外别无他法。

今年2月份,陈绍松感觉自己视力模糊,当地的医院建议他到省会贵阳的医院做检查。结果让人崩溃,他脑部长了肿瘤。

▲ 陈绍松所获荣誉

由于家庭不富裕,社会各界纷纷伸出了援手,陈绍松进行了手术。

但悲剧的是,他在术后脑血管破裂出血,被医生诊断为“愈后不良”。

当得知确诊结果后,陈绍松陷入了短暂的思考,然后向家人说出了捐献器官的想法。

“大家捐款帮我做了手术,虽然手术结果不理想,但我希望我的生命更有意义,我想帮助更多的人。”

▲ 手术室医护人员为陈绍松举行了沉重而庄严的缅怀仪式

4月27日上午,陈绍松的家人遵从了他的遗愿。他有3个器官成功移植给了病人,挽救了3条生命。

汪国真在《独白》写道:“我愿意像茶,把苦涩留在心里,散发出来的都是清香。”

心怀大爱的人,正像紫砂茶壶中的茶,苦涩藏心底,无风香自溢。

4

报之以长歌

在大量捐献器官的人员中,有一类人格外醒目。他们本身患有残疾,饱受社会的不公。但在临终的时刻,想的却是曾帮助过他们的人。

杭州盲人推拿师童丰,年仅3岁时被遗弃到了一个幼儿园,布条上写着出生于1970年6月2日。

时值寒冬,他被送到了杭州市儿童福利院,取名为“童丰”。在福利院和小伙伴的关怀下,他也确实拥有了一个丰富的童年。

无论生活再艰难,也要靠自己的双手生存。当16岁学成推拿后,他选择回到福利院工作。

▲ 童丰

“是福利院把我养大,我要把所学的技能用在福利院的孩子身上,为他们做点事”。

曾经被温暖的他,用同样的方法温暖着孩子,他成为了孩子们心中的“童丰爸爸”。每次听闻孩子的呼唤,他的脸上总洋溢着笑容。

2007年,他认识了一个北京的姑娘,对方并不在意他的缺陷,两人在相识3个月后登记结婚。4年后,他们的孩子降生。

爱情、家庭、孩子,对于普通人来说正常不过,但对于童丰则是遥不可及的梦。如今梦想实现,他珍惜着点点滴滴,一家人甜蜜至极。

他不仅把所有的积蓄交给了妻子,而且当岳父生重病时,卖掉了唯一的房子为岳父看病。

但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却再次受到了命运捉弄。今年6月28日,童丰因冠心病、心跳呼吸骤停在家中晕倒,经过10余天的抢救后,仍然回天乏术。

他去世后,妻子决定捐献器官,完成他回报社会养育之恩的心愿。他的肝脏,改变了两位患者的命运。

泰戈尔说:“生命以痛吻我,让我报之以歌。”

越被命运愚弄的人,越被生活欺凌的人,越懂得生存和感恩的美好。

5

幽梦不缥缈

有时候,捐献器官会实现一种梦境。那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又非常真实。

严磊是一名从业7年的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没想到竟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捐献者女儿的婚礼请柬。

那名女孩叫小刘(化名),除了邀他参加婚礼外,还有一个小请求:“婚礼那天,能不能帮我拍下现场视频,发给接受我爸爸器官捐献的人,请他们替爸爸看一眼我穿上婚纱的样子。”

小刘的父亲在两年前突然去世。因为在楼梯上摔倒,导致了严重的颅内伤,手术后也没有醒来。

在住院的第9天,严磊找到了小刘母女。经过多次沟通,“器官捐献可以救活别人,相当于父亲的生命在延续”打动了小刘。

后来,小刘父亲的肾脏挽救了两名肾衰竭患者,一对角膜带给了两名患者光明。

在小刘看来,父亲最大的遗憾是未能亲眼看女儿出嫁,所以她特意定在了6月21日父亲节举行婚礼。她想让那些受捐者,代替父亲看自己出嫁。

为什么不直接邀请受捐者参加婚礼呢?因为捐献器官是双盲原则,双方的家属不能见面。

严磊深受感动:“我会去参加婚礼,拍下不显示新郎、新娘正面的视频,转交给4名受捐者——让新娘的父亲以这种形式见证女儿最幸福的一刻。”

一位角膜受捐者在了解小刘心愿后动情地说道:“没有捐献,我可能再也没有复明的机会,因为你们的善举,让我过上了新的生活。我会替刘大哥见证女儿最幸福的时刻……”

温柔的人,如同山中清爽的微风,如同林间斑驳的阳光,理应被世界温柔以待。

6

岁月成诗篇

在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网,有一个公众心声的区域。

“死亡不代表生命的终结,而是代表另一个生命的开始。”

让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正悄悄改变着许多人对生命的认知。截至2020年7月30日,已经有1375881人在网上成功登记。

回到开头丹丹的故事,让我们暂时进入受捐者的第一视角。

左肾移植的患者,是一名14岁的女孩。

“叔叔阿姨您好,我今年14岁,现在上初二了。我接受了丹丹妹妹的左肾移植后,目前身体状况还不错。只要定期检查,每天吃一些增加免疫力的药。”

右肾移植的患者,是一名41岁的男性。

“丹丹的父母,你们好,我是接受丹丹右肾移植的患者。今年41岁,是浙江省乐清市人。2015年手术之后,身体状态恢复得不错,真是做梦都没想到。”

假如你是受捐者,将是怎样的感受呢?

残酷的是,每年有30万器官衰竭患者急需移植,但只有2万人有这种幸运,存在着极大的缺口。

“鱼生于水,死于水;草木生于土,死于土;人生于道,死于道。”

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人,就是最朴素的人生之道。

生命的尺度,从不以年月来累计,而是以行为计长短。

每做一件有意义的事,都提升了精神的力量,增加了灵魂的厚度。

葡萄酿酒香七里,岁月成歌万口传。

他们小小的身体,化作闪烁于星空的流萤,照耀着世间的你和我。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令狐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