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的我,居然以这种方式重玩扫雷
公益

长大的我,居然以这种方式重玩扫雷

2020年05月20日 18:53:06
来源:BottleDream

1982年6月25日,电影《银翼杀手》上映。在这部电影想象中的2019年代,人类已经制造出外形与自己无异的机械人,被用于外星殖民等血腥行动。

《老友记》里的菲比认为2020年时,人们应该会用现在还没发明出来的电视看录像带,为了躲避蚁人,所有人住在一个浮起来的城市……

但2020年,我们的生活中没有机械人和外星人,我们没有居住在悬浮城市,但我们的日常生活像是被包裹在一层看不见的幕布下面。

似乎是在一日之间,线下生活被互联网「架空」,一个个实体地标被勾画成了一个个二维码,除了口罩,扫描二维码得出的电子证明也成了我们能出入各个地点的必备通行证。

这也许听上去很酷,我们一夜迈入科幻小说为我们搭建的科技时代了。但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会觉得这一个个理论上让大家出行更安全、更安心的「码」,其实成为了高密度的雷区,实际带来了新的不便?

「我就不进去了。」当我刚要走进超市的时候,一个朴素的中年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忿忿地走出来,留下他的妻子尴尬地对着门口的工作人员微笑着,手里还攥着手机,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又是一对因为不能顺利使用手机扫码而进不了超市的人。@小天

奶奶从过年从外地飞回家的时候,需要用微信和支付宝准备一系列的健康码,但是她连如何用手机拍照片以及如何用微信发语音都是我一遍遍耐心沟通下才学会的,用软件扫描二维码并填写信息,有时候还要对着镜头傻愣愣地眨巴眼睛,这对不太识字的她来说简直是个大地雷!不过好在机场的工作人员很耐心。@yy

在机场想吐槽各种健康码…好多年长的人都很懵,不同地区的健康码还不同,工作人员也不太知道怎么引导,不同地区要求的健康码数量搭配还不同,柜台基本都不是在做机票相关的业务,都是在看怎么弄健康码。好委屈😂老人点开小程序以为就可以了,然后工作人员也崩溃了,喊你填啊。@😂😂😂

其实不只是老年人,平日里手机上瘾的年轻人在面对各种纷繁复杂的二维码时也会一头雾水。

在家的时候,除了当地健康码,我们还需要用微信认证一个叫「地标码」的东西。但许久不出门的我不知道。进超市的打开健康码的时候,门口的大叔很凶地朝我嚷嚷了一句,然后指了指立在他旁边的二维码,其余的什么话也没说。我感到莫名其妙,又只能面带愧意地从队伍里退出来,站在门口尝试用各种软件的「扫一扫」。@一一

我们学校有两种二维码,当地的健康码和进出学校的二维码。平时进图书馆也好、宿舍也好或是食堂,门口的工作人员让你显示哪个码就要显示哪个码。二维码之外,进便利店、食堂、图书馆这些地方,都需要扫门口的二维码并签到。现在每次在做食堂吃饭的第一件事不是摘口罩,而是举起手机开始扫码。@小雨

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日常活动逐渐正常开展,我们的生活却没有因此回到之前的样子,相反,它们在用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把一些人挤了出去。

那些没有智能手机,没有支付宝或是无法顺利按照流程进行操作获得健康码的人群在出行的过程中举步维艰,踩到了各种各样的雷,被拒绝在各种各样的门外。

在面对生活中的这些恍惚时刻与出现的差错,我们想邀请你一起加入我们的「扫雷游戏」,(对,就是那个无聊却让无数年少无知的儿童着迷的扫雷游戏。)——

在这次与病毒的对抗中,你曾经在出行过程中遇到过的问题,或者你观察到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请你加入「扫雷」,把它们揪出来。

就像是像玩扫雷游戏一般,在出行过程中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插上一面小红旗,告诉后面来的人:「前方有雷,要小心哦!」

你也可以把任何你想到能帮助「排雷」、优化生活的解决方法,一起贡献出来~

这些办法也许很简单,它可以是一个周末的培训班,教老年人如何使用更好地使用智能手机获得健康码,也可以是一张手绘的图文教程,这样奶奶在出行的时候可以掏出来,拿着手机对着教程一步步操作,不至于茫然地看着二维码不知所措。

它也可以复杂一些,或许是一个更「亲民」的app界面设计,就算是不会使用手机的人也能容易上手,又或是统一地方健康码的一个解决方案……不用担心想法过于大胆,只要你敢想敢说,就有可能找到一起努力的「扫雷勇士」。

很多人说,互联网的记忆越来越短了,总有新的热点冒出来,让你很快忘记那些一度让你震惊的曾经。

但我们不这样认为。哪怕稍纵即逝,但我们也可以尽力做点什么——就像这个扫雷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