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银行职员:饭圈女孩把“狂热”用在了公益中
公益

90后银行职员:饭圈女孩把“狂热”用在了公益中

2020年03月07日 09:05:14
来源:凤凰网公益

这是凤凰网公益三·八节系列报道《抗疫,我的第一次公益》之四。

姓名:沁妍(化名)

公益关键词:尽心

城市:湖北武汉

年龄:90后

本职:银行职员

抗疫志愿服务:帮助“Loong_朱一龙公益个站”的捐赠项目协调湖北省内物流

沁妍和偶像朱一龙都是武汉人。

她加入朱一龙粉丝的公益个站1年多,参与大小捐赠活动,但一直还没能有机会亲身经历“公益”。

除了是朱一龙粉丝,她还是名银行职员、北大校友会湖北分会会员,更新增了标签“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这一次,她把这几个标签用“活”了。

我是武汉人

1月21日,面对媒体,钟南山肯定了“新冠病毒会人传人”。武汉市内,市民们想买到口罩,已经不太可能。

沁妍庆幸,自己供职的银行,早在三四天前就开始给员工发口罩,在办公区配发消毒液、洗手液、测温枪。她的同事们也很注意个人防范,因为有不少老员工住在汉口,每天上下班往返于汉口、武昌两地。

妈妈也很早就叮嘱她,每天戴口罩上下班,勤洗手消毒。

“大家每天都很关注官方通报的确诊人数。1月16号左右,我就觉得情况比较严重了,和妈妈商量,春节还是留在武汉,先不去湖南看外公了。”

1月19日,沁妍身边陆续有人猜测,武汉会“封城”,直到23日官方正式发布消息,“我眼看着家人、朋友、同事的情绪变化。有人前几天还比较轻松,后面越来越紧张、敏感。”

除夕夜,沁妍一家三口看着电视,却心不在焉。“春晚就那么播着,我们三人各自拿着手机,不停地刷疫情新闻,各种群里也都在讨论。”

和农历新年一起到来的,是单位通知沁妍在家隔离。和她同一办公区的同事,就住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被怀疑是“高度疑似病例”。包括沁妍在内的近30名同事,成了“疑似患者的密切接触者”。

沁妍和爸妈一起居家隔离,她还有点难受,觉得自己有劲使不上,就想为生病的武汉实际做点什么。

我是饭圈女孩

除了“武汉市民”,沁妍还有个身份是“小笼包”(注:朱一龙粉丝昵称)。平时,她会参与粉丝团组织的小额捐款活动,但直到这次,隔离在家的她,成功帮助粉丝团协调物流,让粉丝们捐赠的医用手套,第一时间送到医护手中,她才有机会有机会亲身经历“公益”。

时间倒回2018年,沁妍27岁,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追星了。夏天,因为看《镇魂》,她认识了主演朱一龙,因为“爱心一碗饭”的公益直播,她喜欢上演员朱一龙;秋天,她加入了“Loong_朱一龙公益个站(下称“个站”)”。

还是1月21日,钟南山确认“病毒人传人”那天,有小笼包发起筹款,给武汉春运路上的一线工作者和旅客送去防护用品。

注:另一个小笼包团队“朱一龙公益应援个站”筹款购买了外科口罩、消毒棉片、消毒洗手液,由湖北省慈善总会统一接收后,配发至武昌区防控指挥部和武汉市铁路局。

沁妍的群友们也参与其中,但那时她们还不知道湖北省的各大医院已经面临物资短缺问题。直到除夕夜,武汉很多定点医院正式对外求助。

“这时候,口罩、防护服的渠道我们都联系不到了,只能找到什么捐什么”。终于在大年初三前后,和个站合作的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联系上浙江衢州的一家手套生厂商,对方答应供货。

往哪儿捐?姑娘们很快确定以黄冈为主的湖北省地级市。“各大机构、企业、团体都在我们前面,定向捐赠了武汉,我们就考虑湖北省的其他城市。比如黄冈疫情的严峻程度仅次于武汉,刚好它和地区也陆续发出了求助。”

意外出现在物流环节。

1月28日早晨,沁妍刚醒不久,就刷到了成员发的朋友圈“求司机!”她们急寻能尽快发货的物流渠道。

浙江省妇儿基会联系了四五家快递公司。它们为医疗必需品开通了绿色通道,但有的运输需求多,不能保证在最近的时间发货;有的则表示手套数量没有达到规定的发货量级。

“还有人通过其他渠道,找到两名司机。他们听说去湖北,回家还得隔离14天,就犹豫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

不能第一时间送到定点医院怎么行?沁妍立刻起床,问问她在湖北的圈子。“一个上午,我请朋友帮忙找,进大学校友会的湖北分会问,再和校友们组织的志愿者小分队沟通。”最后有人支招,联系黄冈市委,毕竟物资需要经过黄冈市防控指挥部统一发放给各家医院。

临近中午,沁妍的父亲尝试联系到了黄冈市委防控指挥部。对方听说有一批大体量的医用手套可以为一线救急,立刻决定派车去浙江取货。

28日下午3点多,运输车驶离黄冈,晚10点多,司机在衢州高速出口处被拦下了。因为就在不久前,浙江省临时发出通知,湖北车辆禁入浙江省内。司机师傅和陪他出车的爱人打算在服务区过一夜,顺便等手套厂家派人把货送到服务区。

然而这一夜,事与愿违。“因为听说是给湖北的车辆送货,村民和工人们最后还是拒绝了。厂家忙生产,也协调不了更多的人装货、发车。”

沁妍、个站和浙江省妇儿基会在几个微信群来回翻消息、找人、发消息。29日中午,厂家安排了两个工人、基金会找到两名志愿者、黄冈市政府请浙江省交通厅协调了两名志愿者,这才完成装车、运货、交接。

司机抵达黄冈已临近30日0点。

个站捐赠的61138双一次性医用外科手术橡胶手套装车。

“物流太难了,艰难又漫长。”沁妍没料到,在疫情期间,做公益这么难。后来,个站和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捐赠的第二批物资统一先送至武汉,再由省内志愿者司机运往各地级市,黄冈、襄阳、十堰、荆州……但效率也没有高到保证“第一时间送达”。

原本挺近的城际路线,因为疫情,变得道阻且长。“比如从荆州郊区回市区,原本一小时的路,现在得走一下午。因为路上有不少关卡,随时准备停车查证件、测体温。”

再比如,为车辆开通行证,有时候碰上盖章的负责人开会,一等就是两三个小时。“有一次是去较远的城市送物资,我们原计划一早就盖章,再安排装货运送,偏赶上红会开会,拿到通行证时,已经是中午。为了不让司机师傅半夜开车,只能第二天再送。”

即便这样,每个司机的运输路线也得提前规划好。“因为他们经常同时服务几个团队,我们的物资需要协调好时间和线路,才能送到目的地。”

支撑沁妍这样的饭圈女孩坚持完成全流程的,除了对疫区人民的爱心,还有来自受助人、参与人的认可。大家认可她们的付出,认可她们的偶像影响。

她们也乐见其成,更有成就感。“很多司机、医院,看到我们是朱一龙粉丝团,会不由得多一丝赞许。”

因为协助团队寻找物流,沁妍在大学校友会的活跃度也比以前高。闲聊中,大家才知道她还是朱一龙粉丝,更有人为此特意搜索“朱一龙”。

“他们本来很少关注粉圈、流量明星,也没想到粉丝会这么认真地组织、执行公益捐赠,有人就会私聊我,感慨一句‘小笼包和朱一龙很可以!’”

粉丝的力量

明星和粉丝的关系,舆论探讨多次。朱一龙就曾多次叮嘱他的小笼包,享受真实的生活,他会用更多的作品回馈大家的关注。他对公益的投入,也无形中感染了粉丝们的所言所行,热爱与奉献。

1年多来,沁妍和她的群友们持续关注项目:儿童防性侵教育、为老兵添饭、资助贫困生、百万森林……

平时,个站里有成员专门对接公益机构。她们会不时地咨询新的公益项目,征求个站成员意见,或是复盘效果不错的项目,再深入、持续性地行动。

她们把追偶像的所谓“狂热”,用到了对公益的专业执行里。这一次的对象是沁妍和朱一龙共同的家乡:湖北省。

>>公益经历Q&A

凤凰网公益:用一个关键词代表你这半个月的工作,会是什么?

沁妍:尽心。

做公益,不论是我所在的个站,还是大学校友会的成员们,有很多项目会因为种种原因,找不到解决办法或那个“对的人”而停滞,甚至被迫取消,但大家一直在争取,尽心尽力地寻找资源、人脉,没有人放弃。

凤凰网公益:三八节到了,战疫行动还在持续,怎么看待女性力量?

沁妍:我们个站的成员都是女性。公益是一种关爱,女性会在其中赋予她们更擅长的专注与细心。包括疫情蔓延前,我们参与的一个公益项目是给留守儿童编制毛线用品,这也是女性更擅长参与的。

但她们面临的压力又相对更繁重,来自家庭、来自职场。所以我个人更希望媒体、舆论给她们一个相对轻松的环境,有更正向的引导。这里的引导,也不只是针对性别问题,还有更多的弱势群体。比如封城后的街头流浪汉、慢性病人、被滞留的外来打工者……

作者 凤凰网公益 佘韵卿

附:系列报道《抗疫,我的第一次公益》:

厦大医学女学生:一波三折,我终于来到一线

西工大学生:在线辅导“医二代”,战疫不结束我就不下课

80后心理咨询师:每晚接听四五个电话,对抗社会性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