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大学生:在线辅导“医二代”,战疫不结束我就不下课 | 三·八策划
公益

西工大学生:在线辅导“医二代”,战疫不结束我就不下课 | 三·八策划

2020年03月05日 19:32:52
来源:凤凰网公益

这是凤凰网公益三·八节系列报道《抗疫,我的第一次公益》之二。

姓名:章艺(化名)

公益关键词:将心比心

城市:内蒙古锡林郭勒

年龄:西北工业大学大三学生

专业:计算机

抗疫志愿服务:西安一线医生独生子的线上家教

章艺原计划利用这个延长的假期,提前准备考研学习,却有了个新身份:在线家教志愿者。

她加了初二男生李立(化名)的QQ好友后,发了三天消息,对方也没有积极回复。

章艺有点委屈、受挫,这和她原本憧憬的授课画面很不一样。“我幻想的是一个甜甜软软的幼儿园女孩视频互动,每天讲故事、唱儿歌、玩游戏,快乐又和谐。”

和李立的妈妈沟通后才知道,李立父母离异,目前都在西安的战疫医院。他最近一直和姥姥姥爷住在一起。

章艺意识到,她的工作不只是在线教数学,还要找到合适的话题,得到这个青春期男孩的信任。慢慢地,李立开始分享自己的爱好、生活,给章艺的的印象是可爱、单纯、聪明,并不像他母亲描述的“不爱说话、有畏难情绪”。

像李立这样的孩子有多少?2月,一份只面向湖北一线医护的调查问卷显示,过半的受访者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专业志愿者指导作业,或是做游戏、讲故事。(注:该问卷由中国儿童友好社区促进计划和壹基金发起,收到1383人次有效回答)

章艺说,虽然每天真正沟通的时间不长,但只要李立有不懂的,她都会一步步讲解。“直到这次疫情结束,我才会结束我的工作。”

章艺讲述第一次公益心得。

尴尬的开场

章艺神似韩星雪莉,性格开朗,喜欢文艺活动。很难猜到,她的本科专业是计算机,正在着手考研的学习。

2月7日,“线上家教志愿者的招募通知”改变了她2月的生活安排。“校团委招募50名志愿者,为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子女提供免费线上辅导服务,我第一时间就报名了。”

但她是第二批正式上岗的志愿者。因为一开始填报的幼儿组里,没有那么多适合在线教学的小朋友,所以她又把家教的学龄段改为小学或初中重新申请。“没选高中,因为很多知识点记不清了,很怕耽误人家孩子。”

2月10日,她接到了辅导李立的安排。和李立妈妈的第一次通话让她有点感动。“阿姨的‘谢谢’不离口。我问您希望我教孩子些什么?她说,自己没法陪孩子,放心不下,所以就特别希望我陪他,帮助他能更主动地学习。”

当天,章艺加了李立的QQ,但这个青春期男孩态度有点冷。“第一天草草地说了几句,就结束了。我问‘有什么想问我的吗?有没有不会做的题或不清楚的知识点?’可他就是不回我。”

之后两天还是如此,章艺的消息得不到回复。她很着急,又觉得委屈,因为每天能和李立沟通的时间并不长,不能总这么耗下去。“李立白天和晚上都有自己的网课,我只能在傍晚五六点,或晚上九点左右给他发消息。”

她向同样为初中生辅导功课的同学们求助。有人看了她的聊天记录后,建议“不要连着发几条长篇大论,也别叫青春期的男孩‘小朋友’,换‘小伙子或小帅哥’试试”。但实际效用不大。

章艺换了沟通方式,还是收不到回信。

她再次拨通李立妈妈的电话,才知道这孩子的真实情况,她的首要工作不是解题。

“李立父母离异,还都去了医务一线,他就被接到姥姥姥爷那儿住,平时一个人在房间呆着。青春期的他,听到家长们讲人生道理,就容易有逆反心理,所以他妈妈希望我作为同辈人,多鼓励他,分享自己的学习成长经历、经验,消除他的畏难情绪。”

怎么“破冰”?受挫的章艺一边回忆自己的初中生活,一边在家找灵感。她无意间翻到了书柜,看到史铁生的书,又想起看过的电影《音乐之声》,挺适合李立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就推荐给他,“我还是每天都发消息,把我的爱好、生活说给他听”。

终于到第四天,李立主动回复了。他说,他跟章艺的爱好不太一样,喜欢的电影是漫威超级英雄片,正在看的书是马云写的,关于怎么与人交流。

慢慢地,章艺和李立聊到了初中、高中、大学的生活。李立会展示自己在家遥控的简易无人机、搭建的乐高玩具。章艺看他对机械类手工感兴趣、好奇大学生的社团生活,就顺势介绍,自己的大学有无人机基地、跳舞机器人基地,还有天文社,“再告诉他我是怎么考上这样的大学、高中的学习生活,最后暗示他高中要投入学习,听起来也没那么让人反感了”。

姐弟的互动

闲聊间,章艺感受到的李立是个聪明、单纯又可爱的小男孩,不像妈妈说的那么没有自信,不爱说话。“他对同学们都很好,会在对方生日时准备礼物;喜欢动物,就攒压岁钱买小狗;也会自己琢磨很多事,动手动脑,比如告诉我‘无人机’坠毁了,正琢磨‘维修’呢!”

他们的话题从生活到学习。

李立主动发来自己不会的几何题,章艺就把完整的解题思路和用到的概念,详细地写下来,再拍照发给他。有时候,她不确定使用的定理或公式是李立学过的,还会翻翻他们的课本目录,确认知识框架,再去网上确认。

“怕他看文字没耐心,或者理解得不透彻,我也想过要不和他视频讲解。但这孩子本身的课业确实挺重,从白天上到晚上,一直也没能成功视频。”

除了逐题解释,还有办法让李立更有效地掌握考点吗?章艺背后有位“军师”——她的妈妈。“我妈妈是名小学老师,她特别提醒我,怎么描述可以让一个初中生看懂我的解题过程,尤其几何题,一定得让他学会画图。我再用红笔标示题目里涉及的定理、概念,帮他强化记忆。”

章艺用妈妈建议的方法示范解题。

章艺还特别准备了“验收题”,看李立是不是真的领会考点。“比如今天的题和勾股定理有关,我就会在第二天给他留些类似的题,让他规定的时间内再解给我看。”为此,她也翻了不少历届中考真题。

现在,李立管章艺叫“姐姐”了。俩人的对话也没有之前那么严肃、客气,还会发些逗趣的表情包。

留守的医二代

根据章艺母校西北工业大学的统计,截至2月20日,该校已经有600多名学生报名在线家教志愿服务,约460人成功注册为志愿者。类似章艺、李立这对“姐弟”的家教搭档,不在少数。

大学生志愿者们教学经验少,怎么让屏幕对面的陌生孩子信任自己,融洽相处?毕竟凭志愿者们以满腔热血报名,却遇上爱答不理的孩子,也会很受打击。

学校团委、党委的老师们先后组织志愿者们在线沟通。他们作为过来人,分享自己在教学和师生相处方面的经验。

章艺和同学们也提议,志愿者们按辅导的学龄段不同,建几个群,“这样,遇到青春期叛逆或孤僻的小孩的志愿者,都可以和我一样进群,分享自己的困惑、经验”。

受挫的志愿者们“抱团取暖”。

章艺自己能在前三天“屡败屡战”,就是得到了另一位志愿者同学的鼓励。“我同学给幼儿园小朋友当家教,每天给我分享他们互动的小视频,比如她给孩子讲故事,或是孩子给她唱新学的英文歌。我就暗下决心,我也要和李立有这么好的关系,于是又满血复活了!”

如她所愿,现在李立几乎无话不谈。他抱怨一个人很无趣,和姥姥姥爷没话聊,也没必要聊。章艺就等气氛轻松了,不时地暗示他一句。“因为我家里的老人都不在了,再也享受不到隔代亲,我就跟他说,千万珍惜还在一起的时光,体谅他们,多多交流。”

今天是章艺报名活动满1个月的日子。她不确定能帮助李立的数学提高多少分,但欣慰的是,QQ里的李立开朗了。

目前,全国各省的大学生们,本科、硕士、博士,甚至是留学生,也都陆续成立了在线家教志愿者团队,辅导、陪伴被留守的“医二代”,“战疫不结束,一线医护不收兵,我们就会一直辅导孩子们”。

>>公益经历Q&A

凤凰网公益:用一个关键词代表你这半个月的工作,会是什么?

章艺:将心比心。

在这场公益活动里,作为志愿者的我们也还是学生,社会经验相对少。上网课遇到叛逆期的小孩不说话、不配合,就会有种挫败感,甚至想退缩。有的志愿者就会吐槽:“我来帮你,你怎么还用这样的态度对我?”

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将心比心。站在孩子父母的角度考虑,给他关怀、包容,开导他,再站在这个孩子的立场,想想他会需要什么样的陪伴、辅导,结合我们自己的成长经历,摸索适合他的沟通方式。

凤凰网公益:如果时间精力允许,还会再参与公益吗?比如担任某公益项目长期志愿者?

章艺:会。

我现在是一个考研的学生,说实话时间也比较紧张。但是在这次公益活动,只要李立需要我,来问我题,我就肯定会告诉他。直到这次疫情结束,我才会结束我的工作。

至于之后,等我没有很要紧的学习任务,比如考研这种大型考试,我就会利用假期出去支教。现在,我们学校也会组织有关现场支教的活动。

附:系列报道《抗疫,我的第一次公益》之一:

80后心理咨询师:每晚接听四五个电话,对抗社会性恐慌 

作者 凤凰网公益 佘韵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