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一线抗疫公益人筹款买保险,但有人不理解
公益

他们为一线抗疫公益人筹款买保险,但有人不理解

2020年02月20日 14:48:57
来源:凤凰网公益

少喝一杯咖啡,捐款35元,为一名抗疫公益人买份防疫保险,你愿意吗?

可是那么多商业保险公司都免费赠送防疫保险,为什么不让一线公益人直接领取?

周玲最近就在不断地提问和被提问。

她是益宝(注:中国首家公益人和低保障人群的综合保障服务平台)创始人,最近带着团队联合一家保险公司,在2月8日完成全国首批万名抗疫公益人、社区工作者保险资助行动后,于2月14日上线筹款项目,公众每捐款35元,他们就可以为抗疫公益人、志愿者和社区工作者提供一份包含新冠、意外在内的综合保险保障。

在2月8日的首批资助项目,周玲团队为10098位公益行动者提供了保险保障,涉及全国20个省416家公益组织和76个街道/社区。第二期计划筹款35万元,覆盖1万人,截至2月19日18点,已收到捐款26万余元。

为什么要为抗疫公益人、志愿者、社区工作者订制专属的防疫保险?明知筹款难,为什么还要继续推?2月19日,周玲接受凤凰网公益专访。她说到一个现实问题,正在抗疫的很多一线公益人、志愿者、社区人员每天工作辛苦、心理压力大,担心自己感染、家人被传染,自身收入也不高。“这些一线公益行动者,和医护人员、救援队员一样面临风险,他们同样需要保障,需要被关注。”

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公益:向公众筹款,首先需要让大家理解“保险”的意义吧。

周玲:简单说,保险是风险发生后的一种止损。风险事故一旦发生,可能带来一系列损失,比如刚性的医疗支出和随之而来的非医疗支出、误工费、收入受损等。

举个例子,患者确诊白血病后,除了看病的费用支出,还有来自衣食住行、陪护等方面的开支,比如他从A地辗转北上广深,寻求更好的医疗资源,会有交通食宿等附加支出,时间跨度也很长。患病期间,他暂时无法工作,甚至以后也无法工作。如果再因此导致残障或身故,尤其当这名病患是家中顶梁柱、主要劳动力,这一个家庭就会面临持续性的经济收入减少或受损。

凤凰网公益:那么说到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救治,通俗地讲,医疗费用由国家“兜底”。为什么还要额外购买保险产品?

周玲:大家也能看到,“兜底”的相关政策是阶段性推出的。

1月底,确诊数字开始迅速攀升,越来越多的人被送进医院,不少普通家庭需要自己承担许多医疗费用支出。2月初,财政部出台通知;2月6号开始,从中央到地方的执行细则相继推出;现在,疑似病例的治疗费用也被纳入报销体系了。

所以对照我前面提到的支出和收入损失,这次新冠肺炎患者在医疗支出上的压力小了,本地化治疗让非医疗支出部分相对没那么大。但如果病患是家庭主要劳动力,因新冠肺炎导致身故或残障怎么办?

新冠肺炎是否可能会导致后遗症?如果有后遗症,它涉及的相关治疗费用是否还能全额报销?这些我们暂时都还无从判断。

最后因为罹患新冠导致身故,尤其是中青年人群,这给家庭造成极大心理创伤的同时,也让家人未来的生活保障成了一个重要问题。

以上待解决的问题,都是保险需要发挥作用、也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

凤凰网公益:所以在了解了保险的必要性后,就是选保险的步骤。最近很多保险公司推出免费申领防疫保险的活动,所以得知您这边在做筹款项目,很多人第一时间的想法是:可以让一线公益人也申领一份呀。

周玲:在重大灾难事件面前,保险公司履行社会责任,推出这样的项目,有其积极的社会价值和作用。作为商业公司,他们也可以塑造更好的品牌形象、打造广泛的社会影响力。

这段时间,我们分析、比较了市面上已有的免费申领保险品种(下称“赠险”)。它们的保障额度普遍不高,一般是五万、十万,最高的能达到20万。

其次,保险生效前往往有等待期,有的只有几天,有的大约是14天,这是容易被很多人忽略的地方。如果在等待期内感染新冠肺炎,是不在保障范围内的。

第三,有的赠险有附加条款。比如下载品牌APP、关注公众号才能激活账号,给领取保险带来些流程上的麻烦。

第四,部分赠险“限量供应”,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公众可能还没细看产品内容,它就显示“下架”了。

凤凰网公益:那么面向一线公益人,益宝联合保险公司推出的这份保险,有什么不同?

周玲:自从疫情爆发,很多公益伙伴、志愿者、社区工作者都去了一线。他们每天大量接触居民,接送医护人员、收发医疗捐赠物,流动性也比普通居民高。我们发现,很多保险公司面向两类人群推出赠险:普通居民和医护人员。考虑到公益伙伴、志愿者、社区工作者三类人群的高风险,我们定制了一份专项防疫保险,保障额度相对高。

比如它没有等待期、身故保障金50万、住院享受补偿金(具体保障内容如下图)。同时,因为新冠病毒会人传人,他们也可以帮家人领取一份,这样一个家庭可享100万的保障额度。

再者,这款保险简单、易理解,毕竟很多一线工作伙伴平时忙到根本没有时间搜罗免费的保险产品,再去比较、分析。

最后是我们线上筹款的价格,每份35元,这是益宝团队和多家保险公司沟通后选择的最优方案。我们必须尽最大能力保证最低的费率,拥有最高的保障额度。

凤凰网公益:预估它将覆盖多少人?

周玲:全国有多少公益组织从业者、志愿者、社区工作者投入本次抗疫行动,准确数字其实比较难预估。尤其是自发地加入到一线抗疫队伍里的志愿者,数量非常难以准确估计。

在2月8日至2月11日,我们完成了对10098位公益行动者的保险资助,涉及全国20个省416家公益组织和76个街道/社区。

当时我们团队还收到了一百多封邮件和一百多家机构的申请,所以2月14日我们上线了第二批筹款项目,希望可以再为1万名一线逆行者筹集保险费。目标是筹集35万元,目前(截至2月19日18点)已经筹到26万余元,还有一笔1.75万元的定向资助,今天就可以开始启动7000人的资助了。

凤凰网公益:这个捐款速度,对于保险类筹款项目而言,快吗?

周玲:这是2000多人参与和支持捐款的成果。能有这个速度,还得感谢很多公益伙伴和朋友的帮忙,比如银杏伙伴、银杏基金会。益宝团队擅长的是设计开发保险产品、提供全过程的专业服务,不是非常擅长筹款和传播。做筹款,尤其是这种面向公众的项目,需要动员广泛的资源,有一定影响力才行。我们期待能够在更多的关注下,更快地达成目标。

凤凰网公益:从收到的申请里,怎么筛选适合领取这份保险的对象?

周玲:针对个人的核实工作会比较细碎、统计时间长,所以我们会建议大家以机构名义提交申请。

之后,工作人员会根据机构是否在全国各地正式注册、是否直接参与疫情防控行动、涉及人数规模做筛选。我们在各省市合作的推荐组织,也会进一步把关申请机构是否真的在当地直接参与疫情防控工作。

凤凰网公益: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个项目,一定要为公益伙伴、志愿者、社区工作者保险资助?

周玲:我们主要考虑了两个维度。一是需求,一线的伙伴内心很担忧,害怕自己感染,害怕家人被传染,但他们本身收入非常有限。比如这次,我们从一位合作伙伴那儿了解到,她们的社区人员,工资才两三千,每天日夜在一线。他们应该拥有高保障。

二是我们作为公益行动者,需要向社会广泛倡导。如今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防控主要战场转向社区,大量日夜奋战的社区一线人员非常需要保障。

因此,我们决心推动类似的项目,让更多人知道公益行动者的努力,得到更多人的理解和认可。

凤凰网公益:有没有和一线公益人聊聊?平时,他们对保险是什么态度?

周玲:大部分公益人收入不高,大部分收入都用于满足基本生活需要。市场上商业保险的价格会让不少公益人望而却步。其次,相当比例公益人的保险意识不太强,同时专业知识不够,普遍觉得有基础医疗保险,就不需要商业保险了。所以拥有商保的比例比较低。

凤凰网公益:这次的保险资助项目,还会再上线第三批、第四批?

周玲:只要有需求,我们就再继续做。目前也在跟一些基金会和企业沟通,看他们能否大额捐赠,让我们更多更广更快地资助一线抗疫公益人。对此,我们非常期待。

凤凰网公益:无论是增强公益人的保险意识,还是社会对公益组织、志愿者的关注,益宝团队未来还有哪些规划或挑战?

周玲:这两年,我们开始关注、服务更多低收入人群,比如针对残障人士(自闭症、脑瘫患者)的保险,效果不错,接下来我们会开发保障视障、肢残人群的保险。后续还有覆盖乡村儿童、老人、妇女群体的保险产品开发。

益宝是面向特殊人群的小额保险开发专业机构,我们希望它能提供的保险产品,可以覆盖各类低收入人群和特殊人群。未来也会多做社会倡导,期待这场抗疫可以推动更多的保险公司、金融机构,共同关注低收入、特殊人群的需求。

凤凰网公益:最后还有什么想对公众说的?

周玲:以前大家觉得金融、保险是有钱人的事情,跟收入不高的普通老百姓关系不大。现在普惠金融已经成为国家战略,其中小额保险是一个重要维度,与每个人休戚相关,值得我们去了解。

愿我们都不存侥幸心理,为自己和家人做好风险管理。毕竟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充满各类风险和不确定性的世界。

凤凰网公益 佘韵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