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医生也在一线!女医护的生理期求助,谁听到了?
公益

怀孕医生也在一线!女医护的生理期求助,谁听到了?

2020年02月12日 20:29:09
来源:凤凰网公益

为了安全和健康,卫生巾最长多久得换一次?2小时。

战疫一线的女医护能做到吗?不,她们连续工作至少8小时都不换一条,“血和尿混在一起”。生理期没有足够卫生用品,有多痛苦?只有女性知道吧。

那么,战疫一线,有多少女医护?

上海市妇联从战斗在疫情最前线的医疗卫生机构获悉,医生中有50%以上为女性,一线女护士更超过90%。

这是目前能找到的唯一公开数据,尚不确定它的统计群体是武汉一线所有人,还是上海援鄂医疗队。

2月11日晚,梁钰(化名)团队和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联合发起“姐妹战疫安心行动”线上筹款项目,筹款目标是2265055元,却饱受质疑:“捐卫生巾而已,要这么多钱?”“不是只要捐防护服、纸尿裤就行了吗?”

2月12日下午4点,刚吃完早午饭的梁钰接受凤凰网公益专访。她们保守估计,湖北省一线女性医护人员超10万,对安心裤(裤型卫生巾)的需求到底有多大?沟通企业捐赠时,谁是真心向善,谁又只是为了做噱头?因为生理期卫生用品不属于医疗物资,不能享受绿色物流通道,怎么运输?如何让公众消除误解,让官方增强意识,真正关注灾难事件中的女性生理期护理?

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公益:“姐妹战疫安心行动”的募捐目标是2265055元,不到12小时筹得235万左右。这个速度,和你预取相比,快吗?

梁钰:这么快!(笑)我也不知道筹到这么多一共用了多久。不过有一点超出我的预期,就是这次关注、捐款或是参与志愿者服务的男生还挺多的。当然了,女孩还是占大多数,比如和我们沟通物资捐赠的企业代表,都是女性。

“姐妹战疫安心行动”募捐项目的预算明细。

凤凰网公益:这批善款采购的物资,预计发往武汉、孝感、黄冈、荆州、信阳、鄂州六个城市,满足1.67万女性1个月的生理期需求。但从你们团队得到的有限反馈看,单是孝感一地就有女医护1.66万人。目前湖北省女医护的生理期卫生用品缺口有多大?

梁钰:我们没有专门的统计,都是这几天团队一家家医院打电话问到的。除了孝感,比如武汉市的女医护,同济医院超5000人,协和总院约5700人,金银潭约1300,武汉汉口医院大约600人,同济医院中法院院区大约1000人。

开始是我一个人打,前天(2月10日)有了志愿者团队后,六七个人一起打。到现在也只统计到这么一点。我们只能说数据非常庞大,保守估计湖北省女医护超10万人吧

女医护给梁钰微博留言。

凤凰网公益:怎么想到关注女医护的生理期物资需求?

梁钰:之前刷新闻,看到女医生为了节省防护服,一天七八个小时不吃不喝,我自然就想到她们来例假怎么办。卫生巾也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将心比心,我顿时觉得会很痛苦。

2月7号,我就想在微博问问饭圈女孩们,她们的公益捐款是怎么招募的。最后发现那套流程只适用后援会、粉丝站,我做不了,就决定还是和几个好朋友以个人名义捐吧。

我把淘宝的发货地选成湖北,一家一家问当地配送。最后好不容易找到洁婷的某一个经销商。对方有点勉为其难,我说我会买很多,他们才同意开仓。

后来请我在黄冈的朋友帮忙问问当地医院的情况,才知道女医护对安心裤的需求量真不小,我就发了一条微博,希望能有人一起定向捐,帮一点是一点。

凤凰网公益:这条微博拉来了更多的企业关注和捐赠?

梁钰:是的。热度很大,洁婷官方知道了,一看我是做捐赠,就退了我的预付款,企业自己也参与进来,捐了很多,我的微博都有公示。

这之后我们就选仓库在湖北的几家品牌,挨个询问能否合作捐赠。

凤凰网公益:企业品牌反馈积极吗?

梁钰:普遍都很愿意参加,包括洁婷、洁柔、七度空间、全棉时代。但有的企业会提要求,比如让受捐方用指定手机型号、在指定角度拍视频,视频里必须拉着横幅、喊很长的口号。这直接把受捐方惹毛了。我们也觉得很过分,与其这样,就不合作了。还有的品牌得从湖北省外发货,我们等好久还没等到货,就看到企业已经找了比较大的明星在炒口碑,并不是真的想捐物。

相比之下,洁婷这样的企业,就挺难得。

凤凰网公益:难得在哪?

梁钰:它本身企业规模不是很大,收益也不是最高的。武汉仓库的存货早被我们拿完了。现在是从别的地区调货,需要很大的人力成本去协调,尤其湖北交通这么难。

但他们从来没要求我们帮助宣传,只是一直问“我们能做什么,能帮什么”。感觉他们只是付出,不要回报,包括后来他们通过其他渠道,还在捐赠。刚刚听说黄冈的医院还有需求,他们决定再捐100万元女性护理用品。

凤凰网公益:你也提到了物流问题。在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接受的物资捐赠里,生理期卫生用品是不算医疗物资的,不享受物流绿色通道。这个问题怎么想办法解决?

梁钰:我们有几个渠道。

第一个是当地自发组织的志愿者车队。这真的是“薛定谔的车队”!我们永远没办法承诺任何一方什么时候能发货。只有把需求写得非常详细,再发到每一个群里,求大家帮忙。因为仓库在郊区、医院在市区,这些物资经常送一趟就耗一天。而那些车也还要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武汉对上路车辆的型号也有限制。我们可选性非常低。

第二个渠道是最近新拓的。武汉市内,有一家物流公司每天免费帮我们拉两批,每批车辆数不限;有的医院如果能自提,就会开着救护车去拿。

凤凰网公益:你们团队目前每天的工作状态什么样?

梁钰:现在团队45个人,分找货组、对接组、物流组、信息组、宣传组、募捐组。但最早2月7号,只有我一个人,撑了一天快死了。7号深夜、8号、9号晚上陆续有陌生的朋友和我一起,不吃饭不睡觉地打电话、问企业、问医院。但我们发现,只靠5个人,还是不行,这才在前天(2月10号)组建了志愿者团队。

对接组里,目前10多个成员,每天接到的私信数不清。

也陆续有女医护找过来。比如大部分医院可能觉得卫生巾、安心裤由个人自备就好,女医生护士们也不好意思开口提。后来开始有人捐赠,话题也不再隐秘,她们就直接发来一个表格,医院名称、女性医护人员数量、需求、尺码。现在还会有女医生主动咨询护手霜的受捐问题了。

昨晚,援助湖北的海南医疗队就突然找我们,说需要一些安心裤。因为我不在湖北,就到处求武汉当地的志愿者,最后求到一个小姐姐。她今天早晨翻墙跑出小区,超市要么关门,要么断货,她跑了整个武汉,最后买到一些给医院送去。

海南援鄂医疗队代表收到安心裤。

凤凰网公益:有一个数据,你们提到湖北省有5%的一线女医护是孕妇,怎么算出来的?

梁钰:这是我们自己小部分采样算出的,还不全面,但也很吓人。

昨天有商家找来,说可以捐1000包孕妇礼包,请我们帮忙找受捐人。一开始大家都发愁,这时候医院应该不会让怀孕的医生上场吧,怎么捐得出去?结果我们问到的回答都是“需要!”

武汉、孝感、荆州,我们只随机问了几家医院,怀孕的医护人员基本都占女医护人数的5%。1000包反而不够发了。

凤凰网公益:像这次226万元的筹款项目一上线,不少网友是不理解的。你怎么看这种质疑或反对声音?

梁钰:大家的不了解,也很正常,毕竟信息不对称。比如有人说,可以自己从网上下单呀。但他们不知道湖北省当地的情况,很多医生说她们1月下的单,到现在东西还滞留在武汉分发点。再说去实体超市买?她们在一线战疫,怎么可能再去超市,当一个疑似的传染源?

再说政府公布或媒体报道,很多人只看到了男性的镜头、男性的故事,就预估女医护人员最多2万人。这一定是没有调查过的。包括之前武汉军运会,明明是女性运动员拿了三金、三银、三铜,媒体放的9张图全是男运动员。再比如央视新闻报道医疗团队,9张配图全是男性;新浪四川发当地派出的支援队,30个人中有20名女生,配图依旧都是男性。

在整体的潜移默化中,大家感觉好像男生就是主力军,大家无意识地忽略了女性劳动者。

梁钰提到的媒体报道截图。

凤凰网公益:目前还有什么困难吗?

梁钰:(不好意思地笑)直白地说,就是还要货、还要钱。

这次我其实挺感动。每一个环节对接的志愿者都那么专业,全国各地一起努力。但未来我们主要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钱、物资能够加入进来。因为外面的东西运不进来,我们可选性就很低。

之前河南一家医院有2000名医护给我们发来求救,我们就统计了当地需求,优先安排外面的物流给河南派送。

凤凰网公益:除了河南、湖北,还有哪里你们在帮助捐赠?

梁钰:目前就这两处,单是湖北,数量已经非常非常庞大了。

凤凰网公益:不只是这一次,哪怕其他灾难事件,对于女性群体的考虑,你有什么想对公众说的?

梁钰:先说这一次。我只希望大家能够更深层次地表彰女医护,表达她们的专业、能力,也为我们年轻的女孩塑造榜样力量。

希望她们这次的付出,能够得到实质性的回报,有更广阔的升职、加薪空间,因为她们这次的努力付出,值得被看见。

安心裤捐赠这件事,不该是我们志愿者、慈善公益组织甚至是妇联在劳心劳力。它本就应该被纳入政府或指挥部统一采购的必需物资项,享受绿色通道。毕竟,除了女医护,还有女警察、女飞行员、女消防员……这应该成为一个common sense(常识)。

凤凰网公益:方便透露你的本职是做什么吗?

梁钰:(笑)这个还是保密吧。当下我们就一个美好愿望:覆盖湖北,争取能多救一个是一个。现在我们跟其他几个志愿者组织有共同的群,各自会把自己的捐赠名单和捐赠计划发进去,希望彼此不重合、不出问题。

但愿很快,我们所有人会在终点相见。

记者 凤凰网公益 佘韵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