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善款怎么用?湖北慈善总会副秘书长:按指令发放,不拨款给政府
公益

前线善款怎么用?湖北慈善总会副秘书长:按指令发放,不拨款给政府

2020年01月28日 12:39:31
来源:凤凰网公益

来源:社会创新家  作者:浮琪琪

截至2020年1月28日10:20,全国33个省(市、区)报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确诊病例升至4529例,累计死亡106例,治愈60例,疑似病例6973例。

随着疫情不断发展,社会援助款、物涌向疫情相对集中的武汉市和湖北省,有能力、有专长的公益机构、社会服务机构也积极介入相关工作。针对此次疫情中湖北省慈善总会所掌握的疫区阶段性支援、救助情况,以及社会力量的参与情况,《社会创新家》于1月28日凌晨专访了湖北省慈善总会副秘书长康锋,以下为采访文字实录。记者发稿时间:2020年1月28日3:49。

01 像打仗一样

《社会创新家》: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湖北省慈善总会至今开展了哪几方面的工作?

康锋:从武汉市实施疫情管控至今,总会一直在工作,原本约有2/3人在岗,因为工作量大,通知了外地工作人员在家办公,从早6点到第二天凌晨,像打仗一样。现在主要有10个工作组,涉及资金接收组、境内物资接收组、海外物资捐赠组、公益宝筹款组、第三方平台筹款组(腾讯阿里等平台筹款)、新闻宣传组、综合保障组、捐赠热线组、信息反馈组、援鄂联络组。

《社会创新家》:工作人员状态如何?

康锋:我们团队大部分是90后,整体运转高效,但压力挺大。没有轮换的人,我从第一天开始,连续三天整晚没时间睡觉,中间休息一天,前晚(1月25日)通宵,昨晚(1月26日)半通宵,今晚(1月27日)最早得3点(1月28日凌晨)睡,早6点起。

我担心员工扛不住,前后已经有7名员工出现乏力、咳嗽,检查后没问题,就是精神压力太大造成身体不适。有的同事流鼻血,有的同事接到我电话崩溃大哭,因为工作完全做不完,哭一会儿抹干眼泪说赶紧说工作,不耽误时间。大部分是在家里网上办公,有的同事抱着孩子办公,有的家里老人病危,在医院拿着手机做接收对接。有的太劳累,就趴沙发上工作。

02 目前募款4.8亿,物资730万

社会创新家》:此次疫情,目前湖北省募集的善款总额有多少?湖北省慈善总会募款金额多少?企业捐赠和公众捐赠分别占到多少?

康锋:整个省的筹款我还没关注,完全没时间。湖北省慈善总会目前募集到4.8亿。企业捐赠和公众捐赠的占比目前我还没来得及了解。

《社会创新家》:目前,湖北省慈善总会募集到的物资有多少?

康锋:大概价值730万元的物资,统计的是已经捐赠发货的,有捐赠意向还没发货的数据更大,我们没做统计。

《社会创新家》:物资捐赠主要包括哪些物资?

康锋: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液之类。这几天还涉及到快餐、牛奶等便携食品。按照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告,要以急需的疫情防控物资为主,但是好多医院确实有一些生活物资需求,所以我们也对接了少部分这类物资。

《社会创新家》:你们将如何处理社会捐赠中的定向捐赠?

康锋:做慈善最重要的是尊重捐赠人意愿,所以定向捐赠是完全没问题的。比如有企业捐赠,捐1000万其中500万得用于武汉,其他再指定其他市,这些都没问题的。

03 一个市感染总量比其他一省都多

《社会创新家》:对武汉与非武汉的周边区县,目前你们的物资调配情况是怎样的?

康锋:听从省疫情防控指挥部指令。目前来看,绝大部分是在武汉,因为武汉的情况更严重,其他地方总量加起来还不及武汉市。武汉是重中之重,但是像黄冈和孝感,一个市感染的总量比其他一个省的数量都多,疫情防控形势还是很严峻,特别是它们的物资储备还不如武汉市,压力也挺大的。

我个人也接到很多来自基层慈善会和医院的求助电话。我们有把情况反馈给防控指挥部和我们的募资组,如果有人想捐医院,我们就给他们提供周边市县的需求。

《社会创新家》:物资发放所需人力怎么解决?没有外部机构参与,湖北能组织起来的人力是否充分?具体是什么样的参与机制?其中涉及的非专业人员有哪些培训?

康锋:我们是一个枢纽型的慈善组织,主要是对接、转增物资,目前不参与到一线的发放。

《社会创新家》:作为此次疫情防控等工作中社会力量的“枢纽”机构,湖北省慈善总会会目前在与哪些公益组织合作?

康锋:我们全省100多个会员单位都算是合作单位,还有我在国际公益学院的那些同学和机构,数量很庞大。

04 “五会”应加强透明、主动接受监督

《社会创新家》:民政部1月26日发出公告,“慈善组织为湖北省武汉市疫情防控工作募集的款物,由湖北省红十字会、湖北省慈善总会、湖北省青基会、武汉市慈善总会、武汉市红十字会接收,除定向捐赠外,原则上服从湖北省、武汉市等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的统一调配。对此,网上有一些质疑的声音,如何让其他公益机构和公众放心?针对这部分工作,总会是否会拿出更多的举措,让善款使用和管理的透明、公开程度更高,更及时?

康锋:我们一些工作人员觉得很委屈,我跟他们说,这些都是正常的,说明我们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做到依法依规,更加透明规范,与公众联系更紧密,主动接受社会的监督。

我们不是一个基层慈善组织,我们的资金和物资使用都必须在疫情防控指挥部统筹安排下进行。很多人不信任慈善组织,甚至连政府都不相信,但是各地、各医院的需求,只有政府掌握得最精准,政府对资源的调度是最精确最高效的。

我们慈善组织动员社会力量参与,一定是对政府的补充和助力,政府是绝对的主导,这个是完全不能去倒置的。我们慈善组织要做好定位,当然我们要做好信息公开。我觉得当前阶段,核心应该是做好捐赠对接和落实。

我们对所有疫情防控捐赠不提取任何管理费用,也会按照《慈善法》有关规定,陆续将资金接收、管理、使用情况,项目实施进展通过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并通过新闻、公告等形式向社会发布信息,依法依规做到信息公开透明。

05 省慈善总会不拨款给省政府

《社会创新家》:现在湖北省慈善总会与“防控指挥部”建立了哪些工作机制?在统一调配上与你们做过哪些沟通?

康锋:我们是受省防控指挥部管理的机构,所以每天我们要做信息报送。举个例子,比如有一个爱心单位要捐赠物资,首先我要对接需求,然后把意见反馈到指挥部,收到指挥部指令之后,告诉哪里更有需求可以分配给谁,我们就直接让爱心单位发货到那家医院或者当地指挥部去了,确保物资精准直达。是一个整体联动的状态。

《社会创新家》:目前善款和物资已经开始拨付了吗?拨付情况如何?

康锋:物资一开始就拨付使用了,只要对方发货,收到后就直接投入一线使用了。

与物资不同的是,资金目前接近5个亿,我们已经报了一个紧急的资金分配方案,审批以后拨付到全省各地就开始使用了,我们的执行就开始了。资金的拨付有一个基本的周期,其实资金使用起来有必须的流程性、科学性和专业性。政府统筹我们的资金拨付流程。

比如说我们报审一个亿,指挥部安排其中5000万给武汉,1000万给黄冈市等,给我这样一个指令,然后湖北省慈善总会不是拨给省政府,再由省政府往下拨给各级政府,而是总会直接拨付。比如给武汉市的就拨给武汉市慈善会,与它签协议,提相应的监督和审计要求。

很多人说我给你50万,你帮我采购马上发到医院行不行?真做不到,为什么?因为很难采购到物资。我们试过,问了很多大型药企,采购不到货的,他们的厂家、供货商目前主要供应政府采购,政府统一调度,统一安排。只有政府出手,才能把这些资源调度得更好,才能更高效使用。

我们的物资捐赠很大部分来自海外捐赠,因为国内采购不到货,只能境外买。海外华人真是热情非常高,很多人跟我们说,华人都上街到处扫街,好多城市都被华人买空了,然后专机往武汉运输。

06 有“物资鉴别组”对捐赠物资质量把关

《社会创新家》: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有的医院没有经过政府或慈善机构,而是选择直接向公众呼吁募集,能否谈谈这种方式的利弊?

康锋:依法依规,这本身是没有错的,但是我认为也还要特事特办。因为我们做这些事都是为了保障一线医护人员,支援疫情防控,那么在政府保障、社会参与还没有完全彻底到位的情况下,为什么医院不能为自己呐喊呢?不能因此就觉得这个事儿不合法了,他们为保护群众挺身而出,不能条条框框,应给予充分理解。

不过还有一个情况,医院可能存在多头募捐,造成有影响力的医院的物资获取途径就更多,没有影响力的医院的物资就更少。基于此,我认为政府统筹分配恰恰是最有效、最科学的方法。

《社会创新家》:物资发放很关键,湖北慈善总会如何确保物资发放及时到位而又符合实际需求?

康锋:还是应该在防控指挥部的统一调度下分配。不过募捐支援前几天这个统筹也是十分有限的,因为需求量太大,与调不调度都没关系,使劲儿去募捐,使劲儿给,还是满足不了医院要求。

《社会创新家》:有医院的科室医生反映,他们直接向社会募集的物资反倒比较符合实际需求,而大机构“派发式”的物资支持有些甚至“无法使用”,当然,这或许是个别情况。

康锋:是个案吧。我们有一个物资鉴别组,对捐赠物资质量进行把关,因为政府发布的标准很具体,大家都比照着买,目前来看,绝大部分都是合规的。

07 公益组织先要做到不添乱

《社会创新家》:到目前,公益慈善力量在参与一线疫情呈现出哪些特点和困境?

康锋:最大的困难可能在于,对一线的真实情况欠缺全方位、立体的了解,对一线的了解全部来自于报道。做专业的慈善救援,应该要深入一线。因为很多东西不做调研,没有做到心中有数,决策是否是最科学的、最高效的,都要画一个问号,显然对整个救援是不利的,所以需要真正全面和完整详实地了解情况,才能做好救援的指挥和参与。但是多数公益慈善机构第一是人手不够,去一线调研又不具备专业的背景、专业的能力,同时公益慈善机构自己连防护的装备、设备都没有。

《社会创新家》:对于民间公益慈善组织而言,参与这种特殊的疫情救助,与其他地震、水灾等相比有哪些区别?如何避免混乱或低效?

康锋:我之前参与地震捐赠救援,没有绝对大的危险,工作的条件好一些。传染疫情不一样,这很专业,还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不可控、无法预料。这对所有公众的心理是一种考验,对我们慈善人精神上也是一种考验。所以我们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参与疫情救助,公益组织首先要做到不添乱。政府的动员、政府的指令、政府的需求发布,对每一个公益组织都非常重要。在我国的社会治理体制下,政府对社会的管理很高效。放着好好的政府资源不用,为什么要去自己另搞一套?政府的资源分享给公益组织,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慈善组织是得到了壮大和发展的。

《社会创新家》:当下武汉市各方面工作还需要社会组织给予或者加强哪些方面的支持?

康锋:我知道我们的很多社会组织在参与各种物流运转等服务,他们的基本防护目前都是不够的,医护人员(的基本防护)不够,他们(社会组织的基本防护)也不够。这个真的是一个问题。

08 公益慈善、社会服务部门发挥哪些作用

《社会创新家》:未来疫情发展的特定阶段内,武汉市乃至湖北省还需要公益慈善机构、社会服务部门介入哪些工作?

康锋:第一个是筹集到的款物的使用;第二个是用得怎么样,用好了没有,有没有全程跟踪,怎么去评估;第三个是充分利用一线专业社会组织的力量,比如应急救援、医疗卫生类别的机构;第四个是一线的医护人员的心理关怀;第五个是对一线的专业社工、志愿者的保障;第六个是增加对一线慈善人的关注。

《社会创新家》:疫情结束后需要社会部门参与哪些善后工作?比如对此次疫情中病、亡的前线医务工作者以及对病亡患者家属的抚恤?

康锋:疫情稳定好转后就要开始对更深层次的需求进行更专业的慈善援助,下一步要做专业的项目方案。比如针对社区防疫的支持、公共卫生设施增添和公共卫生知识的科普等。

09 公益组织紧急救援经验不够、准备不足

《社会创新家》:对公益慈善领域有什么想说的?

康锋:现在我们的确存在很多工作是一边做方案,一边做修正。尽管事发紧急,但这体现了我们慈善组织参与大型紧急救援存在经验不够、预案不够的情况。救援过后,应该从慈善的角度,从机制的角度,从行业的口径去做一个总结,收获了什么,存在哪些问题,下一步该怎么做,最好要有一个理论研究成果。今后再遇到什么事,别人拿来就能用,这才是最重要的,不至于让很多慈善组织和慈善人做无用功。

慈善组织运转高效,对今后的救援会产生非常大影响,很多人可能因此挽回生命。我觉得这个才是立足慈善未来很重要的一件事。一般从媒体宣传报道角度,可能不会触及到这一块,对整个防控救援做跟进评估,专业团队现在就要开始调研收集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