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艳:“宝贝回家万家团圆”将用十年帮助一万个家庭成功寻亲
公益

张宝艳:“宝贝回家万家团圆”将用十年帮助一万个家庭成功寻亲

自动播放

12月8日晚,凤凰网行动者联盟2019公益盛典颁奖典礼,来自公益界、学术界、创意界、媒体界、文艺界和企业界的业界大咖精英共襄盛举,一同见证公益界六大年度奖项和年度明星公益指数榜的揭晓。

“宝贝回家之万家团圆”荣获行动者联盟2019公益盛典“年度十大公益项目”。“宝贝回家”理事长张宝艳现场接受了凤凰网公益的专访。她详细介绍了“宝贝回家”及“宝贝回家之万家团圆”的公益历程和感人故事。

“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现场接受了凤凰网公益的专访

以下为专访实录:

凤凰网公益:到目前为止,“宝贝回家”项目帮助了多少家庭团圆?帮助多少被拐儿童找到了亲人?

张宝艳:我们从2007年开始做“宝贝回家”,到现在为止已经帮助了5700多个家庭团圆,其中有3179个是走失及被拐的孩子。我们从2018年开始启动“万家团圆”这个项目,每年帮助1000个家庭团圆,这个项目我们准备做十年期,这十年正好一万个家庭。我们2018年已经完成了1151个。2019年截止到现在,已经超过了1300个,我们估计八年左右就能提前完成这个十年“万家团圆”的项目目标。

凤凰网公益:在寻找被拐孩子的过程中,有发生那些印象深刻的故事和我们分享?

张宝艳:很多孩子在被拐之后,其实知道这个家不是自己的家,他们一直在找家,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是不理解的,认为他们忘恩负义,给了他们很多压力。所以,这些孩子就在这个环境下,其实压力非常大,但是他们却很执着。

有一个叫中华的孩子,他因为找家,媳妇跟他反目,不跟他过了,后来他的养父母家把他送到精神病院,认为他精神不好。但他出来后,还是在找家,他自己印了一个“宝贝回家”的T恤,推一个自行车,带上一些寻子信息的传单,插上旗帜,骑着车到处走,只要哪儿有寻亲活动,他一定到现场。有时候一些志愿者说我在大道上碰到一个推自行车的人,我说肯定是中华,这个人执着找了这么多年,“宝贝回家”成立之初,他就在这儿登记了,找了10来年,找到他的亲人了,终于算是修成正果了。

但是,其实这个家也是挺悲哀的,他被拐,他姐姐被拐,妹妹被拐,妈妈被拐,一家实际上被拐了四口,到现在他们家还有一个亲人没有找到,所以,在“宝贝回家”这样的孩子特别多,一直到现在还在执着寻亲,寻亲过程中遇上各种困难,他们都没有放弃。

凤凰网公益:2007年您创办“宝贝回家寻子网”,在国内引领了“互联网+打拐”新模式。是什么让您12年如一日走在打拐前线?是否也会有无助的时刻,如何调节?

张宝艳:我们志愿者有一句话就叫“我们与死神在赛跑”。在四川简阳的时候,有个孩子在没找到家的时候得了肺癌。养父母一听他是肺癌晚期,连电话都不接了。在最后治疗期间,是我们“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在照顾他。后来他自己说“我是宝贝回家的孩子”。一直到他去世,墓地也是“宝贝回家”给买的,给葬的。我们今年才把他家找到,所以像这样的孩子,可能大家要再加把劲儿,也许能提前找到他的亲人,不让他有这种遗憾。

好多孩子回家之后,父母已经不在了,有些孩子自己也因为疾病,或者一些意外都不在了,所以我们的志愿者每天都非常辛苦,就是与死神赛跑,希望能够不让他们再有遗憾。

记得1992年的时候,一个报告文选叫《超越谋杀的罪恶》,写的就是被拐儿童家长寻找孩子的故事。那时候我第一次知道在现实生活中还有人贩子,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我儿子和我妈妈出去上商场,意外走失了几个小时。我当时就把结果想到最坏,我想会不会让人贩子拐走了。所以那几个小时,我一直想,孩子要是找不到了我就不活了,因为我肯定是承担不了这种孩子被拐的灾难。后来是虚惊一场,但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关注这个群体,我就发现这个群体寻找孩子,找得非常难,方法非常原始,就是贴寻人启示,成立一个小的寻子联盟,甚至很多家长看到很多被拐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孩子,他不知道怎么帮这些孩子找家。

我爱人是师范学院的老师,他正好是做网络的,他说这个问题有解,如果我们做一个网站,把这些信息放到这个网站上,大家共享,可能是说我们就对他有所帮助。就这样我在2007年把工作辞去了,就做“宝贝回家”的网站。

刚开始做的时候,很多人不相信、不理解,包括我父母都感觉我们一辈子省吃俭用的,拿这么多的钱做网站帮助别人,就感觉我们真是说有点傻。还有些人认为我们是作秀,有的说我们是炒作,反正说我们骗钱,说的特别难听。经常有人在网上发一些帖子,说我们去骗钱去了,所以那时候我和我爱人,我们俩就坚持,我们做公益不收寻亲人一分钱。当时别人给我们赞助,我们一分钱不要。这样的话我可能用行动证明我自己。后来一直到2009年年底的时候规模越来越大,靠我们的力量确实是不行了,这样的话我们才开始招募工作人员,开始租场地,接受社会赞助。

我们能坚持下来,一方面是家长对我们的期待和信任。有个家长每天晚上QQ都亮到后半夜两三点,我说你为什么天天晚上这么晚才睡?他说我在看网站啊,我说你看这么晚,他说我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也许一会儿我儿子的信息就上网了。说明他们每天都在网站上寻找着自己的希望,另外还有我们的志愿者,他们一分钱工资没有,不像我们工作人员还有工资,志愿者白天工作,晚上做我们“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大年三十那天有好多志愿者都在网上要任务、做分析、做对比,我们大年初一曾经就找了两个孩子,帮着他们找回家。这些志愿者把“宝贝回家”这个平台都当做一个爱心阵地,他们都每天不计报酬,默默奉献,实际上他们这种精神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支持和鼓励。

另外,“宝贝回家”也得到了政府、公安机关等各个部门的支持,比如公安部打拐办,无论我们什么时间,给到一些线索和问题,他们都会马上回复,会马上给我们解决,我们建立了打拐合作机制,已经合作了很多年。还有很多警察,他们用业余时间来做我们的志愿者,来分析对比资料,因为他们有这个职业优势和职业敏感,所以说很多警察做得比较好。还有一些爱心企业,给我们经济方面的资助,另外有些企业把我们的寻子信息放到他们的网站上,放到他们的产品包装上,像前两天我们去江西,某景点门票上都有寻子信息。各界对我们的支持,让“宝贝回家”越走越远。

凤凰网公益:感谢,恭喜“宝贝回家万家团圆”这个项目,斩获行动者联盟2019年度十大公益项目,希望通过凤凰网这个平台的传播,让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到志愿者团队中,让更多的孩子能够回家。

张宝艳:对,我们“宝贝回家”的网站还有很多寻人信息,很多人可能看到这个寻人信息,会感觉这个信息我比较熟悉。比如我们有的孩子画了一个家乡的图,有的志愿者一看像我熟悉的地方,后来确实真的帮助孩子找到家了。所以希望借助凤凰网公益的传播平台,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