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派 | 不必光芒万丈,但应温暖有光
公益

行动派 | 不必光芒万丈,但应温暖有光

2019年12月05日 18:37:05
来源:盖茨基金会

今天是“国际志愿者日”。目睹他人遭遇的痛苦与不公正,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会挺身而出,尽一份力。但如何才能有效地行动,成为一个更好的“志愿者”,带来更积极的影响?

今天故事里的四位主人公,有三位都是在社区和基层中抗击传染病的“草根英雄”;一位是在一线奋战的公共卫生专家。他们为抗击困扰世界的三大传染性疾病:结核病、艾滋病和疟疾贡献了或大或小的力量。他们的故事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启迪:作为社区一员,作为普通人,我们可以如何参与,如何行动,抗击疾病,挽救生命。

01

“病毒没有歧视,但愿我们也没有”

“我和大家一样,而且我聪明、美丽,同时还是一名HIV携带者,但它并不能定义我的人生,做一名‘救命’的志愿者或许可以 —— 因为我的行动,能让更多人好好活着,这听上去更有价值。病毒可能感染你,感染我,感染每个人;病毒没有歧视,但愿我们也没有。”

玛莎·克拉拉·纳卡托是乌干达青年HIV感染者网络的倡导者和志愿者。这一组织使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年轻人能够一起参与并制定改善乌干达HIV感染者,尤其是青少年感染者生存状况的方案。玛莎承担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打破围绕艾滋病的污名化、歧视和恐惧 —— 因为这种污名化,会造成一个可怕的舆论环境,让很多人不敢、不愿去检测,从而延误了治疗,造成病毒的持续传播,以及无法挽回的死亡悲剧。

14岁的时候,玛莎才发现自己是HIV携带者 —— 她也是六个兄弟姐妹中唯一一个从母亲那里“继承”了病毒的孩子。母亲在她5岁时死于艾滋病,当她被确诊时,她以为自己很快也会追随母亲而去。

· 硬核知识:关于HIV的母婴传播与阻断

HIV传播主要有三种途径:性接触、血液以及母婴传播。其中,母婴传染也称围产期传播,或母婴的垂直传播。这其中有三个存在传播风险的环节:怀孕过程中的宫位感染;生产、分娩过程中的感染;以及出生后用妈妈的乳汁喂养小孩而导致的感染。

有研究数据显示,发展中国家感染了HIV的孕产妇如果不采取任何有效的干预措施,其母婴HIV传播率可达30%至40%。而接受了全程干预的感染者,包括妊娠早期的检查和咨询;在医生的指导下采取抗病毒药物治疗、住院分娩以及产后避免母乳喂养,并在婴儿第12和第18个月进行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这些预防措施就有可能将母婴传播率降低到2%至3%。

社区中的许多人在知晓了玛莎的感染情况后开始对她“另眼相看”,歧视和恐惧也让玛莎的学习一落千丈:“我认为,如果不解决对HIV感染者的歧视问题,我们就无法赢得与病毒的战争。这个工作的起点,就是我们这些感染者首先要有勇气与力量为自己发声,改变舆论环境,改变别人对我们的看法。”

通过她的工作,玛莎正在一点点改变乌干达青年社区对艾滋病的态度。她希望所有人明白:艾滋病早已经不等同于死刑判决,而且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它不是一个人生命的决定性因素。

02

走家串户,保护孩子免受疟疾的伤害

“一个母亲的孩子,就是所有世界上母亲的孩子。他们说人应该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爱别人的孩子,而这正是我与疟疾斗争的动力。”

汉纳图·阿卜度是尼日尔Danja的一名普通的社区卫生工作者。她的任务是保护社区的孩子免受疟疾的伤害。她自己是四个孩子的母亲,能切身感受到这一点:保护好每个孩子,就是守护好每个家庭的幸福与希望,挽救每颗可能破碎的母亲的心。

她在社区的动员下成为了一名卫生工作志愿者。与来自周边村庄的700名妇女一起学会了如何预防疟疾。在尼日尔的雨季,疟疾感染率最高。雨季到来之时,汉纳图要走访村里每个有年幼子女的家庭,让他们接受“季节性疟疾化学预防措施”(SMC),这是一种预防性疗法,也就是在高发季节来临之际将治疗疟疾的药物提前给孩子们服用。

之前,SMC的实施遭遇过许多阻力,这主要来自人们对耐药性的忧虑。2012年,SMC最终赢得了大多数卫生官员的支持。科克伦协作组织分析了塞内加尔、马里、布基纳法索、加纳和冈比亚等国的试验结果,进而得出结论:SMC可以阻止疟疾季节性暴发地区超过四分之三的病例。在试验中,产生耐药性和免疫力降低等副作用的迹象极小。而预防疟疾的成本比治疗费用要小得多。每名儿童每月实施SMC化学预防的费用只有1.5美元。2012年11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SMC实施纲略,有需要的国家可以从国际组织申请专项的防疟资金。

保护儿童是防治疟疾的关键 —— 5岁以下的儿童占全球疟疾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二。汉纳图所做的预防工作就是保护那些最易感染疟疾的孩子。自从开始这种预防性治疗以来,尼日尔Danja的疟疾病例急剧下降。SMC是卫生工作者很容易学习并掌握的预防办法,在农村地区也是一个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在尼日尔各地,通过很多像汉纳图这样的社区卫生工作者的努力,SMC已经保护了120万儿童免于疟疾的伤害。

03

寻找“失踪”的400万病人

“这种‘公私’之间的合作至关重要。我们不仅要从医学的角度遏制结核病。还得通过与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合作,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Global Fund,简称全球基金)的高级疾病协调员万德瓦罗(Eliud Wanerdwalo)博士,正在努力寻找那“失踪的400万病人” —— 每年全世界有1000万人患上结核病,但其中只有大约600万得到确诊。这些漏诊造成了一个传播链:一个未确诊的肺结核病人一年就可能传染15至20人

大约75%的未确诊结核病患者分布在如下13个国家:孟加拉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印度尼西亚、缅甸、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南非、坦桑尼亚、乌克兰、肯尼亚、莫桑比克和印度。

全球基金向这些国家提供了1.25亿美元的资助,以寻找这失踪的数百万人。万德瓦罗博士是该项目的负责人。其中一些资金正用来建立数据系统并提升数据分析能力,以更好地了解结核病对不同地区的影响。其他资金用在了更好的诊断工具和数字技术上,将病人与卫生工作者紧密联系起来。

在亚洲和非洲,不受监管的私人诊所,很难用和公立医院相同的方式和标准来登记结核病患者,所以也就难以收集和追踪这些地区的病人,“通过与私营部门的密切合作,我们就能更好地识别那些在私人诊所确诊为结核病的人。”

除了更好地获取和分享数据,万德瓦罗博士还在投入资金,提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能力,以更好地了解:谁在治疗、结核病正在何处流行,以及为什么人们可能不到医院寻求治疗。

04

“天空之城”的艾滋病防线

“我的家乡多山,因此被称为‘天空之城’。然而,这个浪漫名字的背后,是难以触及的教育和难以到达的保护。”

世界在防治艾滋病的斗争中取得了巨大进展,但年轻女性仍然经常落在后面。性别歧视可能导致的教育缺失、性暴力以及资源分配不公等问题,导致女童和妇女更容易受到感染。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女童和年轻女性感染艾滋病的人数是男子的两倍。

“Her Voice”(她的声音),是一个专门保护女孩和年轻女性免于HIV侵害的公益组织,埃卡尔(Ekalle)是组织的宣传大使。她通过在莱索托艾滋病服务组织网络(LENASO)的工作为女性发声。这个组织主要在基层开展工作,将女性与她们需要的护理和治疗联系起来 —— 特别是在那些像她的家乡那样难以到达的偏远之地。

“有时,我们必须骑两天的马才能找到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在那里,女孩们对艾滋病病毒和如何保护自己都知之甚少。”

埃卡尔的工作重点是让女孩们都能拥有HIV的预防信息和工具,“我要给她们提供避孕药品和工具,以及正确的使用方法。我得确保这些工具和药品能在她们可以接触到的地方直接获取。我们还应该对女孩、学校领导、老师以及所有的父母进行全方位的宣传和教育。”

05

编后语

我们从中学起大概就读到过:“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句话也“完美”地成为很多人“独善其身”的借口。作为一个“乐天行动派”,我们无法认同这样的选择。“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之间,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敢于冒险的人需要支持者,好的想法需要布道者,被遗忘的群体需要倡导者。”

比尔·盖茨

你也可以成为这样的支持者、布道者或是倡导者 —— 帮助别人的办法,远远不止捐款这一种。你也未必需要成为一名医生或是公共卫生专家才能挽救别人的生命。明智的选择,积极的行动,像今天文章里的这些平凡的英雄一样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实事,就能产生积极的力量 —— 无论“达”与“穷",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帮助他人,照亮他人生命的一个蜡烛,或是火炬 —— “你不必光芒万丈,也始终温暖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