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创前沿 | 比尔·盖茨:用后半生“多管闲事”
公益

社创前沿 | 比尔·盖茨:用后半生“多管闲事”

2019年11月13日 08:32:28
来源:友成基金会

友导读

比尔·盖茨是如何成为比尔·盖茨的?最近一部豆瓣评分9.1的纪录片:《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讲述了他经历过的成功和挫折。在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比尔·盖茨是如何专注于用创新改变世界的:将粪便污水处理成干净的饮用水、用高清卫星图像、算法和计算机来消灭脊髓灰质炎……在比尔·盖茨看来,世上一切难题都可以通过技术创新来解决。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少年商学院”,ID:youthmba )

本文长度约4881字,阅读全文大概需要8分钟

近日,微软创始人、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承诺捐赠7亿美元,以帮助抗击每年导致全球百万人死亡的疾病,这个新闻又让他上了热搜。

现年64岁的比尔·盖茨,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八点,阅读《人工智能技术评论》; 九点,会见旗下泰拉能源的工作人员; 十点半,参加微软董事会; 接下来是半小时午餐,其间打电话给沃伦·巴菲特;

十二点半过后,是卫生会议、教育战略审查以及接受记者采访; 最后他会去高智实验室,在那里再呆上一段时间。 这样的生活,是比尔·盖茨几十年的日常。

比尔·盖茨是如何成为比尔·盖茨的?

网飞最近推出了一部豆瓣评分9.1的纪录片:《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讲述了他在人生历程中经历的成功和挫折。

在这部纪录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比尔·盖茨的专注力和抗挫力品质,是如何帮助他在改变世界之后,又如何改变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

直播“吃屎”

只为拯救上百万孩子的生命

//

2008年从微软退休时,身价超过580亿美元的比尔·盖茨,全身心投入到了慈善事业这个【第二战场】。

他的好友沃伦·巴菲特曾向【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捐赠300多亿美元,这也帮助比尔·盖茨致力于去解决全球存在的不平等现象。

一天,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读到了纽约时报上的一篇文章:《在第三世界,水依旧是致命的》

报道中提到,在发展中国家,数以百万计的孩子,正因感染痢疾而死去。

梅琳达说:“如果我的孩子得了痢疾,去药房买药就好。但如果是非洲的孩子得了痢疾,很可能会因此死去。这是很不可想象的。”

比尔·盖茨去查更多资料。

在《世界发展报告》中,他看到了更确切的数据:有12%的儿童在5岁之前夭折,每年有300万的父母,要埋葬死于痢疾的孩子。

在一些无力建造污水处理系统的贫穷国家,居民往往会随意将排泄物直接倾倒进河流,他们在排水沟小便,在那里取水喝,孩子们则在污水里玩,并因此感染痢疾。

比尔·盖茨决定行动起来。

想要拯救这些孩子,当务之急,就是改变城市的环境卫生,重新设计厕所和污水系统

他写信给几所大学,但没收到回复。

于是,比尔·盖茨换了一种方法,决定让他们主动去思考如何重建厕所。

他和梅琳达通过基金会发起了一项竞赛:

参赛者要在没有水、电力或化粪池的情况下,让厕所能够运转起来,优胜者将获得近700万美元资金支持。

最后,他们建造出了欧姆尼处理器。

这个处理厂能够完全满足他们最初的想象:处理器能够使水分蒸发,燃烧固体又可以制造更多蒸汽。处理器最终的副产品,只有电和灰烬,以及可以饮用的水。

之前有新闻说,比尔·盖茨曾直播“吃屎”,就是发生在这里。比尔·盖茨端起一杯从处理器里净化过的水,喝了下去。

现在,在达喀尔,欧姆尼处理器已经能够处理城市三分之一的粪便污水,给居民提供干净的饮用水‍。

来自非洲的卫生工程博士杜莱说:

“当我六岁时,我还记得,我的父亲跟我说,我的一个兄弟去世了。我九岁时,又有两个兄弟死去。然后,又死去一个。我当时已经长大了,懂得失去兄弟是什么滋味。我上大学时,知道了我的家人死于可预防的疾病。我能做些什么呢?”

他找了十年,终于找到了答案,加入比尔·盖茨的团队。

“我曾经很惊讶于比尔的举动,他大可以直接出钱,但是他的亲力亲为,他是真的在促成这件事。

//

找巴菲特要钱

只为彻底消灭小儿麻痹症

//

从微软退休后,比尔·盖茨在人生的【第二战场】遇到了很多大的挫折,但他都能用技术和经营企业的思维,来一步步解决问题。

这一次,比尔·盖茨瞄准了脊髓灰质炎。

当时,电视上在播放贫困国家的小孩,因感染脊髓灰质炎而导致瘫痪的新闻。

小女儿问比尔·盖茨:“你们能为这个小孩做点什么?”

1955年,发达国家已经消灭了脊髓灰质炎,但贫穷国家的孩子还是会得这种病。它的传染性很强,再加上卫生条件恶劣,导致它大规模传播。

比尔·盖茨有两个选择:做或不做。

如果做,就要做到零发病率,这之后都不用再花钱去预防,不用去救治,不会再有悲剧发生;如果做不到,就不要做,因为一旦失败,就会损坏全球医疗卫生事业的整体声誉和可信度。

比尔·盖茨成立了脊灰工作组。 工作组要求把投入增加一倍,2亿美元。比尔·盖茨说,要做就要做好。于是他投入了4亿美元

但比尔·盖茨很快就遇到了棘手的问题。在尼日利亚,恐怖袭击者杀害了工作人员。

宗教组织在这里传播谣言,说疫苗是西方国家的阴谋,目的是为了要让儿童绝育。支持消灭脊灰的人,就是当代希特勒。

比尔·盖茨来到索科托素丹的王宫,和当地各区领袖坐在一起,倾听他们的想法,回答他们的问题。几个小时后,他们同意协助。

但还有更大的问题在等着他。

在尼日利亚,你在一个地方发现脊髓灰质炎,你着力应付,在那个地区好像消灭了,但是,脊灰又在其他地方出现,几乎就像打地鼠一样。

当时尼日利亚的地图,还是英国人在1945年绘制的。

为了走遍每一个有孩子的家庭,比尔·盖茨和他的团队,利用高清卫星图像、算法和计算机,绘制出了详细的尼日利亚地图。

接着,比尔·盖茨和他的团队,根据疫苗接种率、人口变动等大量数据,预测未来发病地区,把医疗工作者送去他们最应该去的地方。

2010年,消灭脊灰的目标触手可及。

在尼日利亚,罹患脊髓灰质炎的儿童人数直线下降

很快,人数十几亿的印度,这个大家都认为不可能解决脊灰的国家,也将实现零病例。

十几年来,为了彻底消灭脊灰,比尔·盖茨投入了近60亿美元。

他找到老朋友巴菲特,请求资金援助。

巴菲特问他:成功概率有多少?比尔盖茨的回答是:我是很乐观的。巴菲特:如果这是你要做的事,那就去做吧。巴菲特拿出了自己资产的一大部分。

2018年,全世界共报告33例新增脊灰病例,还没有实现零病例。

但比尔·盖茨不打算放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纪录片中,导演问比尔·盖茨:你做这件事是因为这样更有性价比吗?这可不怎么鼓舞人心啊。

比尔·盖茨的回答是:我的目标不是要鼓舞人心。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为了效果最大化,我只能这么做。

正如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所说:

生命中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时刻,目睹人类的悲剧,感到万分伤心。但是我们什么也没做,并非我们无动于衷,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做。如果我们知道如何做是有效的,那么我们就会采取行动。

//

我有一把锤子

所以看一切问题都是钉子

//

提起比尔·盖茨的大脑,梅琳达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不想走进他的大脑,里面一片混乱,杂乱无章,总是在疯狂运转中。

而这也是比尔·盖茨最担心的问题: 我害怕大脑不再运转。

可能是担心时间不多了,比尔·盖茨的大脑每一刻都在疯狂运转。

在微软,比尔·盖茨一年365天,每天都投入110%的精力。在他看来,如果你在写一个程序,就一定要写完,别考虑睡觉。

为了提神,比尔盖茨买了一瓶果珍,是一种橙子口味的甜味饮料。

有时候不吃饭,比尔盖茨就倒一把果珍在手上,一边干活一边舔着吃,结果满脸都是粉色的粉末,键盘也会被染成粉色的。

提起这件往事,比尔·盖茨笑着说:

你应该倒在水里,用水冲开,搅一搅,然后再喝。但你也可以省去冲水那个步骤,因为你身体里有水。

从这也可以看出他的极端。

这种极端,在他退休后又一次得到了体现。

在比尔·盖茨看来,能源是奇迹,是现代社会的核心。但问题在于,初代能源燃烧的时候,会向空气中释放二氧化碳,引起升温,这种升温正在改变着这个世界。

他想要改革所有的排放领域。 比尔·盖茨想到了核能。

这个想法引发了全世界的反对。当时,人们对切尔诺贝利事件,和福岛核泄漏事件记忆犹新。

但比尔·盖茨发现: 核能到现在,造成了几千例死亡。 煤炭,每年却在夺走80万人的生命。

而且,核能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它的技术一直没有更新。

比尔·盖茨投资了一家泰拉电力公司,用了5年时间,制作出了新型核能反应堆。

只需每十年添加一次燃料。 安全,清洁,又高效。 如果能真正投入使用,还能拿美国堆积的70万吨核废料做燃料,发出的电足够美国用125年

比尔·盖茨找到了中国。

中国是大量兴建核反应堆的国家之一,中国建造得很快,成本低廉。

但比尔·盖茨没想到,这一次阻止他的,是他的政府。

这个合作项目彻底黄了。

但比尔·盖茨觉得,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在纪录片中,导演问了比尔·盖茨这样一个问题:在众多对你的批评中,最切中主题的批评是说,比尔·盖茨是一个技术狂人,认为技术可以拯救一切,你怎么看待这种批评?

比尔·盖茨笑了,他说‍:那是我应对一切问题的方式。遇到一切问题,我都会想到,能否用技术创新来解决。我就知道这个,我就擅长这个。因为我有一把锤子,所以很多问题看起来都像钉子。

比尔·盖茨对一切难题都充满了好奇,越复杂他越感兴趣。他会倾其一生来研究每个微小的话题,来搭建解决问题的框架。

90年代起,比尔盖茨开始过“思考周”,当时他还执掌微软。

他会前往胡德运河,在那里独自一人过一个星期,阅读,思考。他吸收大量书籍和科技论文,任何帮助他理解未来的东西。

比尔盖茨自己说,那是CPU time。 他把那些问题写下来:

比如代码的问题,比如低利率何时终止,医院部门为什么不能做好,人类排泄物里面到底有什么,如何找到解决气候问题的终极战略,我们怎么做得更好……

然后,比尔·盖茨会去读书。

他每个小时能翻 150 页,且能记得住其中 90% 的内容,同一个主题的书,他会找来至少 5 本对照阅读。

终身学习早已经成了比尔·盖茨的标签。

//

哈佛大学演讲:

世界很复杂,永远别低头

//

作为微软联合创始人、世界首富、天才程序员、商业领袖、技术先驱、慈善家,比尔盖茨的头衔有多少,人生就同样充满了多少挫折

高中毕业后失去了挚友肯特,那是他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回忆这件事时,比尔·盖茨说:“当时没人知道怎么安慰肯特的父母和我。”

他承受的打击可想而知。

小时候跟母亲一直有隔阂,甚至严重到了去看心理医生的程度。比尔·盖茨30多岁的时候,母亲因乳腺癌去世。

保罗是继肯特之后,比尔·盖茨最好的朋友,但因为微软公司的发展问题,他们之间产生嫌隙,直到保罗去世前,两人都没见上最后一面。

他一生都投入到微软,却因反垄断被告。

虽然最终证明了清白,比尔·盖茨还是提前退休,把公司交给了史蒂夫·鲍尔默。

退休之后致力于的厕所革命、脊髓灰质炎、核能……要么疾病复发,要么项目打水漂。 这些日子并不好过。

比尔·盖茨的母亲在生前一次演讲中说: 成功不在于你得到了什么、甚至不在于你给予了什么,成功是——你成为了一个怎样的人。

这句话支撑着比尔·盖茨一直走下去。为了让微软发展的更好,比尔·盖茨每天都投入110%的精力去工作。

微软把控了九成的市场份额。1988年,美国政府起诉比尔·盖茨,他接受了三天的取证拷问。

被放出的录像是特意截取过的,其中比尔·盖茨的形象被丑化。而经过一年的反垄断调查后,微软也被判定属于垄断。

一时之间,比尔·盖茨的形象完全变了。

可以说是到了人人喊打的程度。

这对他的打击很大。

比尔·盖茨说:“我这辈子第一次想找事情分分心。”

2008年,比尔·盖茨把微软交给史蒂夫·鲍尔默,正式退休了。但他只是离开了微软,并没有停止开辟新的战场,正如他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所说: 世界很复杂,永远别低头。

不要让这个世界的复杂性阻碍你前进。要成为一个行动主义者。将解决人类的不平等视为己任。它将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经历之一。

在纪录片末尾,这个坦承自己“太天真”的64岁男人,面对着黯淡的【第二战场】前景,也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 我需要更努力。

在3集纪录片中,比尔·盖茨背对着观众,一刻不停歇地朝前走的背影,看起来孤独,却又充满了力量:

前景遥遥无期,但他在不停前行

这个一辈子争强好胜的男人,让人动容。

(比尔·盖茨: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