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儿时一饭之恩,他守护烈士墓70多年
公益

只因儿时一饭之恩,他守护烈士墓70多年

2019年11月07日 20:22:47
来源:天天正能量官方

只因儿时曾蒙受“一饭之恩”,

78岁老人余信炎守护烈士墓大半生,

每年清明节扫墓、元宵节送灯,

成为老人几十年来的习惯。

从曾经少年,到耄耋将至,

老人始终如一,

还想为烈士立碑寻亲,目的只有一个:

“希望能让烈士的事迹流传下去,

被后人记住。

一份正能量奖励,

向老人致敬!

从七龄童到耄耋老人

他守护烈士墓大半生

河南信阳市商城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该县的冯店乡,紧挨着将军县新县和湖北麻城县。历史上,冯店乡就是商城县至武汉的重要通道。1947年的一天,余信炎出生的小山村杨摆埂村来了一群当兵的,“大人们都说那是‘刘邓大军’。出生于1941年的余信炎当年只有7岁(虚岁),对于大人们所说的刘邓大军,记忆犹新。

年幼的余信炎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吃饱过饭。刘邓大军到来之后,部队驻扎在余信炎家附近整顿。年幼的余信炎好奇心强,经常靠近军队营地,观察这群操着南北口音的人。有一天,他正在观察时,一个军人向他招手,喊他“小鬼,过来啊。”年幼的余信炎壮着胆子走上前去。这名军人摸了摸他的头,转身从灶里舀起一碗饭,“来,吃”。“他就叫马積明,是部队负责后勤的司务长。那段时间我天天跟在他身后,因为跟着他总能吃到在那个年代普通农民难以吃到的‘美食’,有时是一块猪血、有时是一块肝或者下水。余信炎回忆。

部队在村子附近驻扎不久,突然有一天,官兵们全副武装转移到山上,一阵阵枪炮过后,反动派残余“小炮队”四处逃窜。此时,马積明与另一位战友外出买粮食正往回赶,半路上,遭遇了溃败的“小炮队”,马積明腿部中枪,他将物品、银元悉数交给战友。战友走后不久,马積明面对“小炮队”毫不屈服,被残忍杀害。之后,赶去增援的战友含泪带回了马積明的遗体。当地开明绅士汤三爷主动将为自己准备的棺材贡献出来,马積明烈士就被安葬到村子附近。

余信炎回忆,当时农村葬棺需用石灰做隔断,可以让棺木不易腐烂,但那会儿没那个条件。60年代中期,墓内棺木腐烂,一位民兵营长组织人手重新装殓,移坟至村东南部。

移坟期间,墓碑上的碑文丢了。幸好,早在掩埋遗体那天,余信炎透过泪水打湿的双眼,已将木质简易墓碑上的字深深刻在脑海里,并记在了自己的小本本上。翻开余信炎保留至今的小本本,上面写着:四川省彭县红岩乡第七自然村马積明烈士之墓。

余信炎告诉记者,按照商城县当地的习俗,他每年都去烈士墓,清明扫墓、元宵节送灯,有时候没什么事也会去看看。在余信炎的带动下,当地村民们也都把马積明当成了自己的祖辈,祭祀逢年过节不落

为烈士立碑、寻亲

老人余生还有两个愿望

“一直想用我的养老金为他重新刻座碑。可烈士出生哪一年,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亲人,我都不了解。四川省彭县红岩乡,现在可能位于成都市彭州市红岩镇,我让孙子在当地查过,也没有结果。”余信炎说。

“当前余信炎老人一直在筹划,为马積明烈士立碑,预计年前完成。商城县冯店乡村干部曹理炎告诉记者,前段时间,老人的孩子回家,老人同他讲了烈士立碑的事,孩子很支持,所以,他便又积极筹划立碑的事了。最近,老人苦思冥想,将他认为最为真切的语言,拟成碑文,让曹理炎抄写在纸上,再继续“打磨”。

今年以来,余信炎老人的身体出现一些问题,有严重的气管炎、糜烂性胃炎,让他多走几步路就上气不接下气。

曹理炎介绍,老人家守护烈士墓的事,从没对外人说过,他一直都在委托家人私下寻访马積明烈士在四川的亲属。“一直到今年春天,老人家感觉身体不行了,赶上我去走亲戚,他就委托我一定要帮忙想想办法。曹理炎说,他就将老人守护烈士墓的事迹写下来发布到网上,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寻访马積明烈士的亲属。

余信炎老人说,他收看中央电视台的《等着我》节目后,曾试图联系节目组,通过他们帮忙寻访,但一直没联系上。

“老人心愿未了,还是遗憾颇多,经常打电话让我去家里,商议如何进一步寻找烈士家属,甚至想要自己掏钱请人前往烈士家乡一趟,几经考虑,老人身体确实已难以支撑,我便劝说他放弃想法,老人每次见我总是无奈又心酸地讲:这事要是办不好,一辈子心里难受。”曹理炎说,目前,当地的有关部门,也设法联系马積明烈士故乡四川彭州方面,但是目前仍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在本周正能量评选中

经媒体评委、正能量合伙人评委投票及网友点赞

余信炎老人

荣获第312期正能量

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将联合大河报

为他颁发5000元奖金

推荐人:大河报副 总编辑 贡振国

年年春花开又落,岁岁风雪起又息。

他与英魂相伴,默默守着一座丰碑,

几十年初心不改。

为英雄守墓的人也是英雄。

他 守护的不只是英雄的墓,

更是我们民族的气节之魂。

这份奖励,献给余信炎老人,

和所有默默坚守的烈士守墓人,

正因为有他们,

烈士们的英雄事迹终将不会被历史所掩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