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薪酬数据来了,最高近70万元,最低3.6万元
公益

秘书长薪酬数据来了,最高近70万元,最低3.6万元

2019年10月14日 20:28:30
来源:公益时报

薪酬,是任何一个行业都十分重视的发展要素。此前,在了公益行业从业者的平均薪酬情况。

现在,我们将目光聚焦到公益机构的秘书长。作为机构执行层面的负责人,秘书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机构的发展水平。

他们的薪酬,代表着公益行业从业者在机构中所能取得的薪酬上限;他们的平均薪酬水平,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公益行业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有多大。

我们通过梳理中国社会组织网发布的209家民政部部管基金会的2018年度报告发现:

2018年度,基金会秘书长薪酬最高的达到69.4040万元;薪酬最低的则仅有3.6万元。

秘书长们的平均报酬为21.0931万元,中位数则为18.34万元。

平均计算,秘书长报酬是基金会平均年工资的1.84倍,最高则达到5倍以上。

秘书长报酬与基金会规模并不成正比例,大多数基金会秘书长的报酬并不是在基金会领取的。

最高近70万元,最低3.6万元

年报数据显示,在209家基金会中,有68家基金会的秘书长2018年在基金会领取了报酬(其中部分基金会无秘书长,由其他管理人员代行职责,统计中视为秘书长)。

领取报酬的事由包括工资、工作补贴、专家费等不同名目。其中7家基金会秘书长领取的薪酬明显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水平,应视为工作补贴。

其他61家正常领取秘书长薪酬的基金会中,秘书长薪酬最高的是中国扶贫基金会的69.4040万元;薪酬最低的是启明公益基金会的3.6万元。

前者的薪酬是后者的19倍还多。当然,两家机构的规模差异也很大。

中国扶贫基金会拥有210名专职工作人员,启明公益基金会的专职工作人员只有5人;中国扶贫基金会是公募基金会,启明公益基金会是非公募基金会;年度公益支出方面,中国扶贫基金会是647306919.46元,启明公益基金会是15129964.63元,前者是后者的42倍。

前三均在60万元以上 20万元以上25家

秘书长领取报酬在60万元以上的除了中国扶贫基金会,还有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分别为66.176204万元,62.3160万元。

紧随其后排第四的是南都公益基金会的59.428856万元,排第五的是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的46.273361万元(由于其秘书长是2018年底到任,没有领取报酬,这是其中一位副秘书长的报酬数据)。

从第六名开始,秘书长们领取的报酬都在40万元以下。

秘书长领取报酬在30-40万元的基金会有8家,包括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万科公益基金会、中国留学人才发展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秘书长领取报酬在20-30万元的基金会有12家,包括中国青年创业就业基金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中国牙病防治基金会、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中国绿化基金会、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宝钢教育基金会。

平均21.09万元 中位数18.34万元

61家基金会的秘书长共领取报酬1286.6816万元,平均报酬为21.0931万元;秘书长报酬的中位数则为18.34万元。

按照基金会的性质,其财产属于社会,作为社会财产的管理者,基金会秘书长和作为全民财产管理者的国企高管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一致性。

江苏省国资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度,江苏省国资委监管的17家省属国有企业,负责人税前的平均薪酬是63万。

《深圳市2018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显示,2018年深圳国有企业(不含金融)高管人均年薪55.7万元。

实际上,国资委旗下央企负责人平均薪酬一般也在60万元~70万元之间。

也就是说,基金会中顶级的秘书长报酬刚刚达到国企高管的平均水平。

报酬与基金会规模并不成正比例

年报显示,61家基金会2018年度的捐赠收入为150.5393亿元,公益支出是136.5580亿元。平均计算的话,每位秘书长管理的年度捐赠收入达到2.4679亿元,年度公益支出则为2.2387亿元。

考察秘书长领取的薪酬与基金会自身的规模之间的关系,二者之间却并不成正比例。

61家基金会中有18家2018年的年度公益支出在1亿元以上,但其秘书长领取的报酬从10万以下到60万以上都有。

同为医疗卫生类基金会,年度公益支出排第一的中国癌症基金会的秘书长报酬只有85940元(专家费、讲课费等),年度公益支出排第二的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的秘书长报酬则为661762.04(工资、奖金、补助)。

年度公益支出排第三的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秘书长报酬只有79490元,而年度公益支出排第十八的白求恩公益基金会的秘书长报酬却是186860元,后者是前者的两倍多。

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和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的2018年度公益支出均超过1.8亿元,而年度捐赠收入方面,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是2.3亿元,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是2.0亿元。但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主持工作的副秘书长的报酬是259604元,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的秘书长报酬是623160元,后者是前者的2.4倍。

最高达机构平均年工资5倍以上

作为负责人,秘书长领取的报酬在机构中往往是处于最高的水准,那么与员工工资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呢?

考察秘书长报酬与机构平均年工资之间的关系,去除3家平均年工资数据无法采信之外,58家基金会中有两家基金会秘书长的报酬是基金会平均年工资的5倍以上,分别是中国扶贫基金会5.66倍,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5.06倍。

秘书长报酬是基金会平均年工资3倍以上的有3家,分别是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3.49倍、南都公益基金会3.24倍、启明公益基金会3.09倍。

秘书长报酬是基金会平均年工资2倍以上的15家;秘书长报酬是基金会平均年工资1倍以上的31家;还有7家基金会秘书长报酬低于基金会平均年工资。

平均计算,总体来说,秘书长报酬是基金会平均年工资的1.84倍。可以说基金会内部员工之间的薪酬差距并不算太大。

为什么大多数秘书长未在基金会领取报酬

截至目前,我国已经有7000多家基金会,80多万家社会组织,61家基金会秘书长的报酬情况很难全面反映公益机构职业经理人的薪酬情况。大量的基金会秘书长并没有在机构领取报酬,原因有两方面:

一方面,基金会的秘书长实际上是发起方等的工作人员,其工资薪酬关系在发起方。突出表现在企业、大学背景的基金会,反倒是部分政府背景的基金会在去行政化之后,秘书长开始在基金会领取报酬。

另一方面,是为了规避管理费的限制。如果按照秘书长报酬平均值21.0931万元计算,一家年度支出达到2109.31万元的基金会,其秘书长报酬就占到总支出了1%。而《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基金会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0%,这样的话,秘书长一个人的报酬就占到了管理费的十分之一。

实际上,即使是这209家民政部部属基金会中,年度公益支出在2000万以上的也只有99家,不到一半。

要么基金会都能够做大规模,要么没有10%的限制,否则大多数基金会本身是支付不了合理的秘书长薪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