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天,他用雾霾做出了一块砖
公益

100天,他用雾霾做出了一块砖

2019年10月12日 10:30:58
来源:呼吸态

这大概是,

国内唯一一块雾霾烧成的砖。

图源:网络

资料来源:网络

文丨狍子

“来,拍这个。”深圳小伙“坚果兄弟”把手上的红砖递过去。正砌墙的建筑师傅头也没抬,左手拿起抹泥刀,在泥桶里搅了团湿水泥上来,往砌好的砖面上一摔,另一手顺过坚果兄弟递来的砖,“啪”一声,砖嵌了进去。

15年12月5号,北京西城区的一条胡同里,正修着四合院的这位师傅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刚才那块砖,是当时北京、乃至全中国最著名的一块砖。

区别于其他砖的特殊之处在于,这块砖的主要原材料是曾飘散在北京城空气中的颗粒物污染物——由坚果兄弟在100天中用工业吸尘器在北京收集的。那些直径以微米计量,肉眼原本无法看到的尘埃,最后集合成一盒亮得发灰、触感细腻的黑尘。

“更多是无奈吧,砖刚好成了人们的一个爆发点。一开始媒体没有说清楚,很多人都以为整块砖都是雾霾做的。”坚果兄弟解释说,这块四五斤重的砖头主要构成部分是陶土,空气污染物只占很小的比重,“但这件看起来很荒谬的事情,人们没有去深究它的真实性,而是愿意去相信这样荒谬的事,其实也是他们对很多事情不信任、不满。”

做砖的念头,早就2013年春天就在他的脑海中产生了。2013年年初,北京及周边地区接连遭遇严重雾霾污染,1月14日的北京PM2.5值最高达993。

如果要写一部中国空气污染编年史,那一年算得上历史性的时刻,有关雾霾的医疗事件频繁发生。中国卫生计生委发布报告称,2013年年初的雾霾危机,辐射范围达140万平方公里,影响了6亿多人。

2013年那个春天,北京的变化让他几乎没有经过太多思考,就决定开始一项“尘埃计划”——100天内在北京收集空气中的污染物;用这些污染物做成一块砖;最后,把这块砖建房子用,像尘埃一样消失在成千上万块砖里。一切对应着中国那句老话:尘归尘,土归土。

他清楚得记得,吸尘器是15年7月24日到北京的,那天也是“尘埃计划”重新启动的第一天。

在798艺术园区附近一家物流公司里,坚果兄弟当场拆开了紧紧包裹的几层厚纸板,一台桶式电瓶吸尘器就露了出来。他按下开关,这台重达120公斤的家伙发出呼呼的风声。

他迫不及待推着这台240斤重的电瓶式吸尘器,从798那家物流公司一路步行到十公里外的雍和宫,吸尘器开关一直开启着,一路吸着空气中的尘埃。

“也不觉得累,晚上也没失眠,就是有点激动。”坚果兄弟说。

这一天成了坚果兄弟在首都吸尘100天的缩影。除开雨雪天气、阅兵或重要会议期间,他整个夏天都会在下午推着他的吸尘器出门,冬天出门会早一些。

由于吸尘器的体积重量限制,他在吸尘时不能搭乘公交、地铁等一切交通工具,只能推着这台接近他体重两倍的机器步行,大多时候走自行车道。

吸尘时间控制在每天4个小时左右,如果去近一点的地方,比如三联书店,来回路程两个小时,原地吸尘两个小时;去鸟巢这类路程较远的话,四个小时就要一直在路上了。晚上,他在租住的雍和宫旁一家青年旅舍里给吸尘器充好电,以备第二天工作。

每天推着吸尘器走在北京街头吸尘成了坚果兄弟日常的工作,100天里,他几乎把东城区跑了个遍,“去的地方很随意,不一定要是标志性建筑,有时看到很喜欢的地名,我就过去了。金台夕照,我就觉得很美。”

“这砖我想要,一万能卖吗?”有人在微博上也问他,坚果在键盘上飞速敲下一串字回应:“100万。”这个数值在随后几天其他人的不断问价声中,被坚果兄弟抬升到了“一亿”。

这当然是玩笑。“100万、一个亿也不卖。”坚果兄弟说,“我觉得没必要,卖了的话就破坏了整个作品,会变成了一场生意。既然空气污染很大原因是因为经济发展,那就用反商业的方式来结束它吧。”

12月5日下午,这块一度万众瞩目的砖被坚果兄弟带到了西城区一个正在修建的四合院。随后就发生了文章开头所描述的场面。

现在,这块砖已经成为这座四合院墙体的一部分,虽然建筑工人们并不清楚这块已经垒砌进墙体的砖头一度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但客观上说,它已经具有了某种象征意义。

坚果兄弟不想让媒体透露这个四合院的具体位置,他希望这块砖像尘土一样最终消失于无形。

工地上弥漫着肉眼可见的灰尘,随行的朋友捂嘴咳嗽起来,坚果兄弟站在一旁,看师傅接着砌墙,直到那块标着字符的砖被水泥和其他砖完全掩盖。

“就这样放进去了?”朋友问。

“就这样。”坚果兄弟摆了摆手大步朝外走去,忽然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几秒钟后嘟囔着:“走吧。”

“也没太大激动,总算是结束了。这些天接受采访比吸尘还累,我已经透支了,是时候离开了。”几个小时后,坚果兄弟将踏上回深圳的火车。

这一天傍晚的北京,深橘色晚霞腮红一样抹在西边的天空中,老胡同里树的枝桠上三三两两落着麻雀,头顶有驯鸽在盘旋,鸽哨响亮。

坚果兄弟看着周围这一切,才显得有些轻松而愉快。他拿出手机准备看时间,但看到的是屏幕上朋友发来的新闻——华北又一轮雾霾天气将要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