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成周末 | 我无法丢弃的“中国精神”
公益

友成周末 | 我无法丢弃的“中国精神”

2019年10月12日 08:02:20
来源:友成基金会

友导读

诗人艾青写道:“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每一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叫中国人,有一种“中国精神”从心灵层面把我们整合成一体。我们拥有着共同的历史记忆,也展望着共同的民族前景。

何谓 “中国精神” ?本文作者认为:“中国精神”是超越理性,克服人性,从而接近神性的存在。 它赞扬成功、肯定付出,鼓励人们永远充满勇气,为生活着的这个世界不断奋斗,就如同我们的祖国走过泥沼,颤颤巍巍站起来,然后再亲手撕掉一道道贴在额头上的那些不怀好意的标签——羸弱、贫瘠、畏惧和臣服,成为世界强国一样。

假期第一天凌晨两点,我突然醒来,听见有人在单曲循环《我和我的祖国》, 有人在欧洲山颠高举旗帜,五星红旗就像绵长的红地毯,铺满了朋友圈。大庆前夜,所有人都被一股汹涌而愉悦的水流裹挟,且希望永远不要靠岸。

你会发现,在那一刻,以往那个流淌物质、欲望和牢骚的时代像露珠一样挥发不见了,而 一个充满理想、道义和浪漫的年代又回来了

作为80后这一代,我能体会此时我们讲“爱国”两个字时包含的真诚。我们接近中年,读过一点史书,经历过一点社会的浪潮,体会过一点生活的劫数,在异国他乡感受过一点关于国家的尊严或屈辱,就深切知道苦难、挣扎、不容易是生活的本质,而逆袭、翻盘、长虹是小概率的馈赠,要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再做出一连串正确的决定。 是什么感觉呢,似乎自己走完一小段生命周期,也就很容易和国家命运产生同舟共济的感觉。

我们各自变老,并相互凝视。 这个国家在我们生命伊始已经杀出了一条血路,随即继续飞渡关山,势如破竹 循着她的“人生经验”,我们也期待自己的人生能反复自洽,不再失手。 但她真正让我心头一震的,倒不是武器多么先进,财富多么庞大,而是这么多年她是如何走过泥沼,颤颤巍巍站起来, 然后再亲手撕掉一道道贴在额头上的那些不怀好意的标签——羸弱、贫瘠、畏惧和臣服。 从前年轻的我们一路忙着和现实交手,以期收获聪明和老辣,但回过头来发现这种 “中国精神” 才是我真正想写的、想亲手继承过来的精神内核。

别小看它,这么多年它一点一点施展它的魔力,让所有蓬勃的演进都看起来合情合理。

01

“中国精神”的内核

中国人的精神内核是什么?

有人说典型的中国式人性,是君子之道,就是不野蛮,不猛烈、不苛刻,温顺而智慧;

是集体主义,讲究大局、讲究牺牲;

同样,也是钻木取火,大禹治水,愚公移山,夸父追日,精卫填海背后讲的抗争精神。

作家阿来说他写《攀登者》就是写精神。如今登山变成一种时尚,一个人登珠峰就有十几个人来为他服务。这和以前的登山,凭一己之力登山完全不是一回事。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一穷二白,大部分人饥不果腹,西藏还在平叛,攀登珠峰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很多北大物理系的、气象系的老师为了勘测死在上面。但人的意志、国家的意志让这种不可能最后变为可能。我们是习惯为胜利欢呼的,但对背后人们付出的代价,往往咀嚼得太少了。

去看每一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背后的故事,眼泪都会啪嗒啪嗒往下掉。被很多人提起的“赫赫而无名”的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先生,他的秘密身份被隐藏了30年,从1957年到1986年这30年间,他没有回过家,父亲到死都没有再见一面,家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觉得是大不孝。他欲哭无泪。

有人问他,祖国是什么?他说:“列宁说过的,要他一次把血流光,他就一次把血流光;要他把血一滴一滴慢慢流,他愿意一滴一滴慢慢流。措辞听起来好像离我们这个时代很远了,但我细读每一个字,都忍不住要把它复述出来。

我有个印象很深的细节是,1985年邓稼先住院期间,杨振宁回国探望,曾问起原子弹和氢弹的研制获得多少奖金。邓稼先说,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原来国家颁发原子弹特等奖时,总数只有1万元,由于参与研发的人太多,才按照10元、5元、3元三个等级发下去。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他还在关心国家的发展,他说的是:“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你去看凡是推动历史进程的人物,才会知道怎样才算“中国精神”,什么才能称之为“中国脊梁”,什么才是“一生无悔,舍生取义”。这是这一组人物形象共同的特点。

“精神”是一种浑然一体的意识,不像大脑是精确计算的仪器。精神本身也需要超越理性,克服人性,从而接近神性。就像以前中国人喜欢用毛笔写字,讲真这种软软的刷子,写字画画都不容易,更无法精确,但一旦掌握就能进入钢笔无法达到的境界。你一定有体会,有时人就是靠这点精神,这点信仰,超越所有自诩聪明百倍的大脑的。

02

真实生活的“暗礁”

中年人的委屈是这个时代随处可见的大字报,命运好像人贩子,把人一个个拐进了死胡同。

我曾有个在facebook的学长,他在重压之下选择了自杀,而他之前曾是高考状元,攻克过被人称作了不起的项目;而一些人生算是一路开绿灯的朋友,在35岁之后猛然发现高考和第一份工作才是人生巅峰,而曾经的他们都觉得自己才是被时代选中的人。 其实每个时代的“精英阶层”,都认为自己曾被选中了,最后发现也不过是命运车轮碾过后的一行印记。

我懂他们的痛苦。从小就捡起了上帝从指缝间滑落到他们手心里的才华, 他们懂风云人物那个位置的荣耀,但却没有被赋予不断青云直上的惯性 ;他们或许有一点天赋,但遗憾的是没有以为的那么多;他们不只是纯粹为了追求名利,却想成为一个更好的生命体。这就是他们痛苦的源头。

生活的平顺是最具麻痹性的,让人注意不到潜在的坍塌 。以至于当生活大刀阔斧砍过来,我们很难不被伤到。

能帮助我调整心情的,一个是对这个世界“平衡”和“偶然性”的认知。 无懈可击的,都暗藏乾坤,而漏洞百出的,也不会是绝对的生活的弃子。 运气是单薄的,但倒霉或许迟早会带来什么。 命运有时候非常驯良,见谁都三叩九拜,有时候非常叛逆,六亲不认耍起疯来。 别被想象中的自己统治,也别妄想着去统治它,不然早晚会被生活教育。

另外一个,就是真正的勇气和担当。真实生活有着无数暗礁,平顺生活乍现巨大的转折,说真的在漫长的一生并不少见。有个同样在facebook有类似工作经历的人在知乎上留言,说当时他的处境更糟,不过没选择跳楼,而是选择保持乐观继续拼搏,几经波折还是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岗位和自己的强项匹配,老板团队氛围都非常好,工资也涨了几轮。现在回想,真的都是过往云烟。而当年嚣张跋扈把他扫地出门的老板,如今却待业在家。不需要30年,3年过去两人就河东河西。作者说,以后遇到她应该会微笑说一句:“Without you I would never have become who I am today. Thank you!”

我们很难分辨,到底是厄运残酷,还是收拾残局的过程更残酷。 但我想一个人生命真正的转折, 绝不是出现在一个人志得意满的时候,而是在你跌入谷底一文不名之时。

有一句对“战争”定义是这样说的——战争是以一方失去战斗意志为结束的。 所以一场仗要打下来,最关键的是作战意志,是那点杀伐之气,是最后那一口气。我可以输,但我从不屈服。梁宁说为何诺基亚和三星的命运截然不同?一个是职业经理人主导的企业,而一个是家族企业,他们的作战意志根本不同。

03

永远分叉的时间

博尔赫斯的《小径分叉的花园》里写过, “时间永远分叉,通向无数的将来。” 真实的人生是一个小径分叉的花园,时间不具有单一性和绝对性,平行宇宙是无数选择构成的命运。时间铸成的人,千差万别。

当年罗斯福总统虽然把美国获得的庚子赔款的一部分返还中国,办了留美预备学校,但是他私下对中国的评价非常刻薄,他说:“我们决不能扮演中国的角色,要是我们重蹈中国的覆辙,自满自足,贪图自己疆域内的安宁享乐,渐渐地腐败堕落,对外部事务毫无兴趣,沉溺于纸醉金迷之中,忘掉了奋发向上、苦干冒险的高尚生活,整天忙于满足肉体暂时的欲望,那么毫无疑问,总有一天我们会突然面对中国今天已经出现的这一事实。 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安宁享乐的民族,在其他好战、爱冒险民族的进攻面前,肯定是要衰败的。 ”

贪图享乐和奋发向上,纸醉金迷和苦干冒险,即是两条分叉的小径,分别通往衰败和强大。 在他眼里,时间稍纵即逝,而唯一能跟时间抗衡的,也只有人的奋发向上和苦干冒险,那才是“高尚生活”。但我想 他一定对真正的“中国精神”有误解,如今的中国已经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稳稳地走在那条通往强大的小径上了。

人类很多能力靠天赋得来,但反人性的精神不是。它不是什么伟大的技能,但它靠岁月和时间沉淀,也靠启发和领悟铸造 太多事情你知道一眼望去就是不可能的,但精神和信仰给了你底气,你不再惶惶不安,崩溃大哭,你不需要对等的名利钱财来补偿了,你也不需要爱和安全感来傍身了,手无寸铁的你也可以直面崇山峻岭,赤手空拳打天下了。这不保证你能从此平安喜乐,但它一定能让你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到后来你发现,你已经无法丢弃它了,1991年路遥早在百万字著作《平凡的世界》中就说过——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个世界,即使最平凡的人,也要为他生活的那个世界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