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废弃的共享单车,他花15美元买回去,圆了缅甸穷孩子的上学梦
公益

我们废弃的共享单车,他花15美元买回去,圆了缅甸穷孩子的上学梦

2019年06月28日 07:30:00
来源:益美传媒

2016年底,共享单车突然火爆起来

仿佛一夜之间

各大城市街道都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单车

“共享经济”成为了那年最火热的词汇

但仅仅2年后

共享单车公司开始纷纷宣布停产

在资本退潮后

共享单车企业开始感受

过度投入带来的运维压力

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被废弃

有的散布在城市的角落

有的被统一回收后

堆叠在人迹较少的空地

这些地方被统称为“坟场”

▲一辆被废弃在荒草丛的共享单车

摄影师吴国勇在2018年间

去了全国21个

寻访了46处共享单车坟场

共拍摄一万多张照片

并将这组作品命名为《无处安放》

上海浦东

超过10万辆废弃的共享单车摆放在这

他们以颜色、品牌分类摆放

▲上海浦东,拍摄时间2018年4月13日/ 吴先勇

武汉武昌

位于长江江堤旁的单车坟场

很难想象在它身后是

美丽的鹦鹉洲长江大桥

▲武汉武昌,拍摄时间2018年8月6日/ 吴先勇

厦门同安

曾有7家企业竞争

导致超过35万辆共享单车进入厦门岛

只进不出的单车造成了街道拥堵

政府与企业商量无果

只能将废弃的共享单车

堆积在较空旷的同安

这里摆放着近20万辆废弃的共享单车

像一座“钢铁”小山

▲厦门同安,拍摄时间2018年4月14日/ 吴先勇

广州天河

这张看着像“森林”的照片

实际上是各种颜色交错摆放的废弃共享单车

▲广州天河,拍摄时间2018年3月27日/ 吴先勇

在中国

这些曾经风靡街头的共享单车

到如今已经成为

污染环境、浪费资源的代名词

但是在缅甸

它们成为学生上学的代步工具

圆了上万名缅甸学生的单车梦

这一切都归功于一位叫做

迈克丹顿温的缅甸创业者

▲迈克丹顿温

01

迈克丹顿温:

教育是摆脱贫穷最好的办法

出生于缅甸的丹顿温

在8岁时随父母移民到新加坡

他毕业于南洋理工大学

是一名妥妥的学霸

2011年缅甸改革后

一大批生活在海外的缅甸人

陆续回国发展

他们希望用自己学到的知识

为这个国家带来改变

丹顿温就是其中之一

回国后

他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

他发现缅甸物流、公交车以及食物配送等

服务平台比较混乱

于是将目光转移到

缅甸普通人的生活上

他到缅甸乡间旅游时

总能看到一群群走路上学的孩子

一番询问后才知道

这些小孩为了能上学

每天需要走1-2个小时

“在农村

一排又一排的学生从家里走到学校

这是很常见的现象

有些学生需要走上一小时

他们的家庭几乎买不起

像自行车或摩托车这样的简单交通工具

校车对他们来说更是奢侈品”

缅甸是一个农业大国

导致他们的村庄较分散

政府无力为每个村庄都修建学校

因此很多学生不得不步行很远去学校

因为路程太远

他们有时会站在路边搭顺风车

甚至有些孩子因为

家离学校太远而放弃读书

缅甸拥有5000 多万人口

其中有900 多万学生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道

缅甸大约55%孩童依旧生活在贫困中

而在17岁的青少年中

有一半没有受过教育

或者只受过很有限的教育

“如果我们能减少他们花在路上的时间

他们就能花更多的时间在学习上

获得更多知识,提高摆脱贫困的机会”

丹顿温明白读书的重要性

为了让更多缅甸小孩上学

他开始思考解决办法

02

“less walk”行动

减少步行,缩短距离,增加学习时间

今年3月

丹顿温从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

购买了ofo、摩拜以及新加坡本地公司oBike

停止运营后闲置的单车

他计划将这些单车整改后

再捐给缅甸仰光的贫困小孩

他将这场行动称之为“less walk”(少走路)

“减少步行、缩短距离

增加学习时间,增长知识”

这是活动的宗旨

▲“少走路”运动图标

丹顿温初次萌生这个计划

是在2018年6月

当时一大批共享单车初创公司宣布停止运营

导致大量的单车被废弃在新加坡各地

街道、公园、小区到处都有

由于无人管理

这些单车成为城市“废铁垃圾”

回国后

他开始计算回收共享单车的价格

他了解到在新加坡、马来西亚

一些共享单车公司

有几乎全新的单车正在拍卖

这些单车没有任何问题

关键是价格也很便宜

丹顿温认为

这些自行车很多都是全新的

如果能将他们回收

那么这不仅解决了物品浪费的问题

还能满足缅甸学生的需求

于是,他开始和缅甸仰光当地的教育部门联系

计划将收购的自行车捐赠给贫困家庭的学生

只要家里居住在距离学校2公里以外

年龄在13到16岁之间

家里没有能力购买自行车的学生

就能得到一辆

▲单车旁的缅甸学生掩盖不了内心的欢快

丹顿温将这些车上的智能锁

改成了普通的单车锁

因为目前购买的单车数量还不够

所以他为每辆车后面添加了一个后座

方便有的孩子可以两人共用一辆车去上学

6月20日

一批改装过的共享单车被送到了

靠近仰光附近的农村学校

收到单车后,这些学生都特别高兴

在学校就读的一个小男孩说

“我很开心能够得到一辆自行车

因为我再也不用走很久去上学了”

他曾经每天早上6点从家出发

8点才能到学校

03

不只是共享单车

他还计划收购二手单车

在计划实施之前

丹顿温将废置共享单车再利用的想法

发布在Facebook上

他希望能够和共享单车公司

或回收站负责人取得联系

虽然很多人都支持他的想法

并且同意赞助

但丹顿温的计划都没有得到进展

直到4月份

新加坡共享单车公司Anywheel创始人搭线

购买了4000辆ofo

此后不断有公司开始和他联系

在过去三个月里

丹顿温一共购买了10000辆单车

其中绝大多数是ofo、摩拜和oBike

他计划在三个月内发放到各个行政区

这些单车原本一辆造价在300-500美元之间

但最后都以每辆15美元卖给丹顿温

“自行车供过于求

把它们送去回收的成本更高

所以这些公司愿意把自行车卖给我”

这10000辆单车

有一半由赞助商提供

另一半则是他自己掏钱买的

这些单车加上改装、运输、配送的费用

每辆单车的成本约35美元(约240元RMB)

丹顿温计划再购买九万辆单车

除了废置的共享单车

他开始思考购买二手单车

“单车在日本学生中很流行

但许多学生高中毕业之后就不再需要单车

如果可以的话

我也希望能够从中国购买单车”

其实丹顿温在最初考察共享单车时

第一选择地就是北京

他去过北京最大的共享单车回收站

“里面有很多单车状态还挺好

完全可以继续骑

所以实际上大部分情况下

它们只是被弃置

在回收站你只需要花10美元就能买一辆

那样的场景让人很难过

但要将它们买到缅甸并不容易

除此之外

这些共享单车不仅有用户押金问题

运往国外还需要处理相关法律问题

04

中国共享单车面临困境

为什么没有用于公益?

丹顿温的事迹传到中国

不少人说中国也可以效仿

将废弃的自行车回收后捐赠给贫困孩子

但事实上,经益美君一番调研之后

发现这件事其实很难执行

共享单车初创公司经过一番洗牌后

继续存活的想着是如何活下去

活不下去的面临押金退还资金清算问题

往往都是自身难保

根本无暇顾及其它

公益法律专家胡益华分析说

公益法律专家胡益华

尽管各地的共享单车堆积如山成“坟场”

公益机构或爱心人士

要拿出这些闲置的单车合作做公益

也非常困难

首先,它们的所有权就是一道难坎

已停止运营的公司,有很多债务

有很多债权人,无人能够决定如何处理

还在运营的公司,如果可以从车场拿出来

肯定考虑还是继续投入运营减轻成本

也不能用来做公益

共享单车似乎只有卖废铁这一条路

但卖废铁收到的钱

还不够各种成本

因为共享单车有很多无用的橡胶、塑料

而最有回收价值的车架

回收价格每斤不超过1块钱

所以大多企业宁愿放着不管

也不想在回收环节上浪费更多的金钱

丹顿温提出的“少走路”行动

看上去是一种互赢的公益模式

它在帮助贫困学生解决交通问题的同时

也缓解了共享单车过量投放的问题

为什么中国的公益机构没人做件事呢?

我们采访了爱心衣橱基金负责人乔颖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爱心衣橱公益基金负责人乔颖认为:

首先改装、运输费用高

240元在中国乡村可以买一辆新车了

况且中国贫困地区集中在偏远山区

孩子们在崎岖的山路上骑车也很累

低年级孩子骑车走山路也有危险

(备注:交通法规定12岁以上孩子才能骑车路

12岁以上的孩子基本上该上初中住校了)

再加上未来的车辆修理和最终回收处理等

也是有待考虑的问题

生态设计师龚万彬则表示:

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垃圾漫天了才开始抱怨?

当初谁要骑车?共享单车应该强调的是共享

而不是为了争夺市场去浪费资源

去造一堆很快被闲置的单车

如果共享单车能重新被设计

会不会有企业考虑一下资源环境的感受

多想想地球的消化能力

为延长使用寿命、轻量化、可循环设计

为更环保和生态的出行方式而设计


那些牺牲的单车们,但愿能唤醒我们!

也期待,那些还在寂静夜晚

发出滴滴滴声响的单车们

最终都有一个好的归宿

如果不能,那还不如把它们送给缅甸

让我们记住今天

这个缅甸人给我们上的一课!


▶他是红了30年的大众情人,身价过亿却不修边幅,命途多舛却温暖如初▶这是一家给人发“便当”的银行,他们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减少食物的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