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多名贫困县县长扎堆玩直播 网友:被耽误的“金牌销售”!
公益

50多名贫困县县长扎堆玩直播 网友:被耽误的“金牌销售”!

2019年06月13日 21:00:33
来源:阿里巴巴公益

也许只有在网络直播间,你才能见到中国的县长们还有这样“反差萌”的一面:贵州长顺县副县长刘春晓为了让网友放心购买布依族的绿壳鸡蛋,直接生喝了一枚鸡蛋;甘肃礼县副县长刘粉梅穿着古装,向网友推销礼县的“花牛苹果”;甘肃礼县副县长高小强,则在直播中边吃苹果边称呼粉丝为“宝宝”,惹得网友大笑。今年是脱贫攻坚战“极为关键的一年”,南都记者发现,贫困县县长们登陆网络直播、电商品台,通过互联网直播卖农产品,成为一个新现象。

图: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副旗长田国瑜给网友推销敖汉小米

今年是脱贫攻坚战“极为关键的一年”,南都记者关注到,贫困县县长们登陆网络直播、电商平台,通过互联网直播卖农产品,成为一个新现象。

这一新现象始自2018年下半年,并在今年呈现“县长扎堆玩直播”的趋势。据南都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50多位贫困县县长通过淘宝直播等电商平台,吆喝农产品为贫困县“带货”;其中还有多位县长成为“网红”,被网友调侃为“被县长耽误的金牌销售”。

5月1日,山东商河县常务副县长陈晓东夹着公文包从办公室走进淘宝直播间,立马换上“销售脸”。直播间就设在西瓜地里,陈晓东一边弯腰摘瓜,一边给网友介绍,还当场切开吃了一块。

这场直播总观看量超过12万人次,短时间成交金额超过5万元,其中200个珍珠红西瓜10秒全部秒完。

网友们的弹幕不停在飞,让陈晓东印象最深的一条弹幕是:“直播间里的陈县长没个县长样子,但这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样子”。

这几年,做直播当网红成为一种流行,出乎陈晓东意料的是,这次直播后,他也成了“直播网红”。

南都记者关注到,像陈晓东这样因直播而成为网红的贫困县县长,已有多位。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全国已有50多位贫困县的县长们扎堆登陆淘宝直播等电商平台,玩起直播卖农产品,成为脱贫攻坚中的一个新现象。

在互联网直播间里,贫困县县长们身上“戏精”和多才多艺的一面第一次展现在公众面前:

50多名贫困县县长扎堆玩直播网友:被耽误的“金牌销售”!

有唱歌的。比如甘肃秦安县副县长刘殿龙在直播中放歌推销秦安黄金帅苹果,3分钟获得网友591万点赞。

有展示厨艺的。福建古田县(省级贫困县)副县长凌宏现场炖煮银耳汤。

有秀才艺的。吉林省舒兰市副市长明继国展示当地剪纸艺术。

有扮古装的。甘肃礼县副县长刘粉梅打扮成古装,向网友推销礼县“花牛苹果”,这位县官直播潮中罕见的女县长,在直播中收获了591万网友点赞。

有直播现吃的。贵州长顺县副县长刘春晓为了让网友放心购买布依族的绿壳鸡蛋,直接生喝了一枚鸡蛋。

还有“非常上道”的。甘肃礼县副县长高小强在直播中,边吃苹果边称呼粉丝为“宝宝”,直播期间卖出了1500多斤苹果。

网友们的弹幕也各种欢乐:“这届县长怎么那么帅!”“一群被县长耽误的金牌销售”……

在网红届,贫困县县长们绝对属于“非主流网红”:他们既没有网红脸、没有精致妆容、不怎么年轻、也没有大长腿,网友们偏偏却很“买账”。

一个重要原因是,这群“网红”在直播摄像头面前和日常生活中的形象反差实在太大了。这种“反差萌”,直接转换为直播平台的“吸睛指数”,进而成为县长们的带货能力。

图:甘肃秦安县副县长刘殿龙边唱歌边推销秦安黄金帅苹果

从国家发改委选派到吉林汪清县挂职的副县长王胜民,第一次上直播,就被网友们的热情和购买力“震撼”到。

今年3月,在参加一场与互联网平台合作的脱贫攻坚县域示范班课程时,王胜民突然接到通知,中间会穿插一场美食推荐节目,这时距离直播只有1小时,他并没有任何准备。

“很想抓住这次机会推销一下当地的黑木耳,就自告奋勇报了名。”王胜民向南都记者回忆,直播前,他只来得及在网上找了一些黑木耳的图片,让后方工作人员紧急准备了一些材料,台词全靠即兴发挥。

由于当时并没有带特产过去,他开场时调侃:“黑木耳去哪儿了?在来的路上,已经被我忍不住吃掉了。”

王胜民未料到自己直播首秀便“火”了,短短4分半时间内57000多网友点赞,当天超过68万网友收看了实时直播,上百人次争先购买,以至断货。

这样的成绩震撼到了王胜民,他感慨:“(农特产品销售)不能再走地摊货模式,推广很重要。在互联网电商平台上,用户数量大、购买能力强,正是我们在找的产品客户群。”

尝到“甜头”后,王胜民不仅把黑木耳广告打到自己的朋友圈,就连近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也多次向记者卖力推介。

河南西峡县副县长李莉告诉南都,去年9月,她在参加一场直播后,仅4个半小时,平台就收到西峡猕猴桃订单2.8万多单,成为整场活动中曝光率最多、销售额最高、成交量最大的单品。

县长们惊人的带货能力,也让电商平台看到“商机”。今年1月,淘宝直播专门上线“县长来了”村播项目,将此作为一个常态化栏目,每天中午12点到下午两点,邀请一个县的县长或基层干部(脱贫对口部门的干部、村干部等)上直播,吆喝当地的农产品,相当于是给县长们提供了一个超级入口、平台和黄金直播时间。

在直播中,凭着高颜值、好口才,西峡县副县长李莉还被不少网友鼓励“兼职做主播”。

不过,对“网红县长”的称号,李莉并不是很在意。她坦言,“直播县长”是否成为“网红”并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能帮农民卖农产品,打响自身品牌,“比如我们西峡有优质的猕猴桃,连外国专家考察后都赞美‘世界猕猴桃在中国,中国猕猴桃在西峡’,我们希望更多人知道。”

另一位受到网友热捧的金牌的“网红销售”,是安徽砀山县副县长朱明春。

这位来自国家食药监局的挂职干部,在4次网络直播中卖出砀山梨膏和砀山油桃近3万件,总计257万。卖得最火的一次,是去年12月5日的一场直播。朱明春现场唱起“我的中国心”,说自己嗓音清澈,就是因为经常喝梨膏。半小时内卖光了5000份砀山梨膏,订单还在源源不断涌入,以至于当天晚上不得不关掉了交易平台。

冲着朱明春来下单的买家中还有马云。1月10日,在一场年货节直播上,马云出现在现场,买了一盒梨膏,还跟朱明春说,“你们做得很好,为你们产品点赞!我回去一定会吃你们的好产品!”

图:安徽砀山县副县长朱明春成功把县里的土味山货推销给了马云

朱明春也向南都坦言:身体力行上直播间当主播,是“工作需要”。“以前,销售水果的手段比较单一,通常走大宗的批发,而通过互联网直播,可以直接向终端消费者来推荐我们的产品,还可以根据消费者需求提供各类产品。”在朱明春看来,这一做法也是一种示范,将引导和培育更多的新农人或农村的新青年、合作社参与直播销售,引导推动当地产业发展。

在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看来,直播卖货是精准扶贫工作中具有技术创新性的一种扶贫方式,不仅减少了传统农产品市场销售的中间环节,同时也快速打通了市场供需信息,推动形成新的市场需求,为促进贫困农民增收提供了一个实际有效的探索路径。

“县长直播”带货模式,已被贫困县纷纷效仿。

据南都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50多位贫困县县长通过淘宝直播等电商平台,吆喝农产品为贫困县“带货”,其中,有5个县在2018年已经脱贫摘帽,有1个已经启动摘帽程序。

不过,也有评论指出,县长亲自上阵搞直播,并不具有普遍的可复制性。“县长直播”之所以能取得作用,也离不开互联网时代的新鲜感。这种新鲜感是存在“保质期”的,而农产品销售难却由来已久。一旦网友的“新鲜劲”过去、直播热潮迭代,贫困县如何解决农产品销售渠道问题?

图:山西曲阳县县长裴耀军直播卖小米

多位“网红县长”就此也有思考,他们已在准备下一步计划。

去年9月已经脱贫摘帽的新疆吉木乃县副县长努尔木·买哈提告诉南都,脱贫之后为期2年的巩固提升期内,最关键的是强化造血功能,继续发展产业、对外推销产品,让“政策性收入”占比逐渐降下来,将来才不至于返贫。“脱贫后我也继续做直播推销我们的阿勒泰羊肉、有机面粉,与此同时,我们也在拓宽线下渠道。” 努尔木·买哈提介绍,为了让更多消费者直接接触当地的农牧产品,他们在上海、乌鲁木齐新设了体验店,北京、深圳的体验店也在筹备中,“大家品尝了觉得好,就会通过朋友、朋友圈帮我们推销”。

王胜民也认为,“网红直播”带货只是一时,销售产品的关键在于做好品质,“没有厚重的产业基础,不会长久”。

对当地黑木耳品质,王胜民很自信,“我们的黑木耳品质值得我用个人信用来背书”,此前他曾花了5个多月、跑了多个乡镇摸底当地黑木耳产业情况。

据介绍,在汪清县,9.8万农村人口中有近4万人从事木耳相关产业,黑木耳产量达4.75万吨,仅是黑木耳产业,就直接带动9000余名贫困人口人均增收1000元以上。对未来产业发展,王胜民表示,“现在黑木耳有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之后,最重要的是努力保持黑木耳优质优价。”

朱明春也向南都记者谈到,近年来,电商发展非常快,县长直播是电商脱贫其中最有话题性和最前端的一环,但并不是唯一的一环,他能够“1分钟卖掉3吨梨”的背后,是砀山近年来在电商产业发展中积累的规模和成熟度。

据介绍,核心产品砀山梨膏有一个庞大的“经纪人天团”: 砀山目前拥有电商企业1211家,超过1.5万家网店和微店,超过200家物流企业,以及为之而生的电商产业培训机构、企业孵化器、从事水果批发的农业合作社等。

“从微商到平台再到APP,从垂直电商到现在的直播,这几年互联网、电商产业发展得非常快,我们也需要不断应对新的挑战。”朱明春谈到,而在这过程中,县政府以及从业者都必须不断更新知识,努力跟上形势,“我们也在不断加强从业者的培训”。

(文吕春荣宋承翰)

网红县长朱明春C位“出道”三步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