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雾霾“人肉探测器”,保卫空气的侠客

他们是雾霾“人肉探测器”,保卫空气的侠客

2019年06月05日 08:45:41
来源:益美传媒

今天是6月5日世界环境日

而今年的主题将聚焦在“空气污染”

在中国,有这样一群年轻人

他们为了守护环境四处奔走

与排污企业斗智斗勇、正面交锋

只为拯救被污染的天空

他们,被称为“空气侠”(Airman)

▲“好空气保卫侠”创始人赵亮

赵亮,是民间大气污染监督组织

“好空气保卫侠”的发起人之一

2014年,这个高高瘦瘦的关中汉子

集结了一帮关心空气问题的80后、90后

开始定期调查全国各地的

烟尘排放超标企业

并“问政”当地环保部门

短短4年多时间

他们的足迹遍及中国28个省

调研地市级城市超过90个

参与推动500多个环境整改案例

今年还入围了第八届“SEE生态奖”

▲空气侠参与江西九江绿色生态旅游工厂创建(2017年1月)

他们的活跃表现

为环保部门治理雾霾提供了有力帮助

“好空气保卫侠”也迅速发展壮大起来

如果现实中有可以被称为“侠”的人

像赵亮这样的空气侠们当之无愧

01

他们是雾霾“人肉探测器”

靠眼睛、鼻子和手机战斗在一线

赵亮大学学的是环境生态专业

2005年,“松花江水污染事件”爆发

在黑龙江读书的赵亮

切身地感受到了没有水喝的恐慌

正常的生活秩序被打乱

人们发疯似的去超市抢购

那时,赵亮才意识到

环境与人的生活是如此息息相关

他毅然加入了学校的环保社团

成为了一名环保志愿者

“救助东方白鹳”是赵亮参与的

环保公益项目之一

他与志愿者们在北大港万亩鱼塘水域巡查

发现二三十只来觅食的白鹳

停在水面上久久不飞

调查之后初步判定

鸟儿们是误食池中受污染的水而中毒

赵亮他们及时通知了当地林业部门

并投入到救助白鹳的工作中

等白鹳一一被救起时

赵亮已经冻得双腿失去知觉,瘫在地上

▲赵亮救助一只中毒垂死的东方白鹳,东方白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因为对东方白鹳的救助工作

2012年,赵亮被评为

“感动天津,温暖2012年网络人物”

2013年5月,由他创办的“天津绿领”

获得SEE基金会数万元的天使资助

但赵亮没有停止他公益的脚步

2014年

他发起创办“好空气保卫侠”

将目光从地面转向了天空

2013年,“雾霾”成为年度关键词

这一年的1月

4次雾霾过程笼罩30个省(区、市)

在北京,仅有5天不是雾霾天

有报告显示,中国最大的500个城市中

只有不到1%的城市

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空气质量标准

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

有7个都在中国

赵亮至今都记得第一次调研时的情景

那是2014年在河北邯郸

百米开外是一家被举报的钢铁厂

晚上9点到凌晨3点

是烟尘排放污染最严重的时段

▲邯郸武安钢铁排放污染物场景(2016年6月)

赵亮躲在收割后的麦田里

抬头就能望见工厂烟囱冒出滚滚黑烟

晚上9点,排烟浓度明显加强了

赵亮相:“再困也要坚持到凌晨3点

不然今天的检测就没有意义了”

后来,赵亮还是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排烟的证据却留在了他脸上

第二天醒来,赵亮一摸自己的脸

发现上面有一层黑灰

他立刻跑去环保局

指着自己的脸对工作人员说:

“我是一名环保志愿者

我要举报一家企业偷排乱排”

在最初那段时间

“空气侠”们就是这样工作的

没有什么高精尖的设备

一个鼻子、一双眼睛、一部手机

安装上实时监测空气污染的软件

每个人都是一部“人肉探测器”

随着调查活动的不断深入

年轻的志愿者们也摸出了门道

以前,不少人觉得企业违规排污

是当地执法力度不够的缘故

后来发现污染指数和感觉到的空气质量

有时候差距特别大

这就可能是个别企业做了手脚

▲红警来临前,河北唐山迁安钢铁集中区航拍(2016年11月)

有的企业会把政府安装的检测器调整方向

导致监测数据出现误差

还有企业直接通过后台篡改数据

赵亮在调研时好几次都遇到

企业白天都很守规矩

到晚上就现出原形

“夜里即便去举报

环保部门也不可能马上派人过来

而第二天白天他们来了,情况就变了”

政府执法难度大

排污企业偷奸耍滑

但天空是属于所有人的

像“空气侠”这样来自民间的力量

正是要保卫这片属于大家的蓝天

02

他们与排污企业“斗智斗勇”

用影像的力量震撼人心

调研工作当然不是全无风险

空气侠们不仅需要有

调查记者一般的侦察和反侦察能力

还要有“狗仔队”一般的耐心

“比如我负责一个企业

只要它的问题不得到有效整改

那我盯得时间就很久

有时,需要盯2年以上的企业

就超过10多家

有一次,赵亮调研后

根据现场情况发了微博

企业很快就找上门来

“他们不是想核实问题

而是希望我删除微博”

赵亮提出如果删微博企业必须整改

如今,这条微博尚在

▲赵亮在工厂附近监测(2019年,摄影/晚稻)

虽然面临诸多困难

空气侠们的工作

还是如火如荼地开展着

赵亮曾经总结过

“好空气保卫侠”的四个工作手法:

一是污染举报

发现污染源,通过多种渠道举报;

二是跟进调查

通过走访、参观、座谈等方式

对举报的污染源处理情况进行跟踪观察;

三是约会环保局

与政府环保部门建立互动与监管联动;

四是公众倡导

到近2年,工作手法又产生了变化

首先是“污染举报”

这曾是空气侠的主要工作

他们像是不知疲惫的“消防员”

总是第一时间冲到现场

这样做很符合帅气的侠义精神

但有“风险高,效率低”的问题

在“前线”跑的这几年

赵亮几乎什么情况都遇到过

上树、翻墙、被人围追堵截...

“除了死亡,一切都是平常”

▲河北邯郸某工厂(摄影/周娜)

2015年,实行中央环保督察后

民间举报通道更加畅通

赵亮也开始探索更“聪明”的调查方式

无人机的应用是个转折点

有了这个在空中畅通无阻的小家伙

空气侠不仅可以拍出震撼人心的影像

也是对自身安全的保证

现在,空气侠们行动的标配是

“666三人组”

一个人摄影6,负责记录影像

一个人开车6,关键时刻带大家跑路

还有一个人什么都得6

调查取证、统筹全局、协调关系

操作无人机...

这个人通常是赵亮自己

▲陕西韩城龙门工业园区夜间航拍(2018年11月)

在这样的小组作战下

调查取证的效率大大提高

2017年1月

山西临汾的二氧化硫超标事件

空气侠就联合多家环保组织

成立第三方调查小组奔赴现场

应用无人机航拍、短视频

多种技术手段和综合策略

发布了相对客观完整的调查报告

直接让相关企业被督办处理或高额罚款

在临汾市环保局的邀约下

空气侠还作为“第三方力量”

持续监督临汾大气治理工作

先后13次进驻临汾开展“回头看”

并在公众推广手机随手拍蓝天

或通过APP监测空气质量的习惯

越来愈多的人成为了空气守护者

▲航拍临汾某焦化企业(2017年1月)

借助影像的力量

调查机构、媒体有了更直接的证据

民众对事件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甚至参与进守护蓝天的行动中

这就是空气侠一直所坚持的

用行动说话,用事实说话

03

他们不再只是环保前线的“哨兵”

更是环境整改的推动者

空气侠的工作手法中

另一个变化较大的是“约会”环保局

过去,空气侠们每到一个地方

总会与当地环保局坐下来面谈沟通

力求建立良性互动关系

为顺利展开行动打下基础

“一些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态度非常好

还能听进去我们的建议”

赵亮第一次调研时

就向邯郸市的环保局领导提了建议

后来,赵亮发现所举报的企业

污染程度确实下降了

而且当地的环保部门也开通了微博

▲中铝兰州环境案联合检查(2018年4月8日)

但随着工作进展的深入

赵亮发现这种1对1面谈的方式

并不是最高效的形式

让更多相关组织、机构都参与进来

1对多地谈,“多元共治”

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017年9月,中铝兰州分公司

被爆出危废堆存在巨大环境风险

空气侠就联合媒体、环保局等多方力量

推进危险废物问题的治理工作

并多次共同召开多方座谈

空气侠还和上海青悦联合致信证监会

督促中铝公司进一步环境信息披露

并应邀同中铝公司有关负责人

进行首次面对面沟通,形成若干共识

▲空气侠参与中铝兰州大修渣整治核查座谈会(2018年4月8日)

空气侠甚至提出了

“绿色工厂共建”的概念

即出现污染问题的企业主动邀请

环保局、第三方监督机构等进场参观

多方共同推进整改工作

赵亮认为这个了不得的改变

过去,空气侠总是下意识地

站在企业的对立面

树立了不少负面典型

“举报之后不是就完事儿了

还有反弹的可能,要一直盯到底”

▲空气侠和甘肃环境局兰州环保局等组成联合检查组察看中铝兰州分公司的大修渣处置生产线

这样的死磕精神是空气侠引以为傲的

但不能否认,效果其实十分有限

通过“绿色工厂共建”

空气侠转变思路,打算树立正面典型

以此来激励有心整改的企业

“毕竟污染的主体也是环境改善的主体”

▲空气侠和环保部门、中铝兰州公司有关负责人在检查期间交流整改推进

除了推进企业的整改

近年来

空气侠还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的

环境问题学习及培训课程

在赵亮看来

污染已经形成了再去治理

其实已经晚了

“污染在没有发生前就有征兆了”

通过不断的学习提升

如果能在前端就做好污染防控

那么后期的成本都可以节省下来

环境也不用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才是真正的科学治理

▲“守护家乡蓝”培训环节介绍“创绿家”项目(2018年3月)

从成立至今,空气侠的工作重心

一直跟着污染最严重的地区走

2014到2016年

华北地区是空气侠关注的主战场

2016年下半年开始

空气侠把视线转向山西、陕西一带

2017年至今

则一直聚焦汾渭平原地区

山西临汾、山西河津、陕西韩城

被赵亮称为“雾霾黑三角”

这里是他的家乡

也是中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地区

未来3年甚至更久

这里将是空气侠们的“战场”

▲“空气侠”2017年度大事记

“空气侠已经不是一个游侠式的团队”

这是赵亮回顾空气侠数年历程的感概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微弱

守护蓝天白云

需要越来越广泛的公众参与

2017年以来,空气侠多次组织

“守护家乡蓝”主题摄影展

联合骑行爱好者组织

“低碳出行,护卫蓝天”、

绿色工厂体验营等多种活动

吸引跨界的力量加入蓝天保卫行动

其中,最小的空气侠志愿者不足3岁

▲守护南通蓝摄影展开幕式上,小小空气侠在奶奶陪伴下签名(2018年4月)

作为一家专注大气环境保护议题的

行动派组织

“好空气保卫侠”包括赵亮在内

仅有2名全职人员,5名兼职人员

30多名核心志愿者

他们却做成了这么多的“大事”

从雾霾“人肉探测器”

到环保局、排污企业的“座上宾”

从环保前线的“哨兵”

到推动整改的推动者

90多个城市

500多个环境整改案例

空气侠们一直在行动

▲空气侠成员合影(含合作伙伴)

赵亮本人就是个彻彻底底的行动派

他把环保当作终生事业

让大自然恢复本来面目

是他毕生努力的目标

他坚信

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做

行动终会带来改变

 

第七届中国企业绿色契约论坛

暨第八届“SEE生态奖”颁奖典礼

即将举办

届时将颁发10名SEE生态奖

1名最具人气奖

谁是得主,让我们拭目以待!

阿拉善SEE生态奖

“SEE生态奖”,是由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主办的中国首个由民间环保团体设立的生态环保公益奖项,旨在促使环保公益领域的进步获得社会普遍关注和认可,推动公益环保事业可持续发展。

自2005年开始,“SEE生态奖”每两年举办一次,截至目前已成功举办七届,累计评选出了210个机构、项目或个人获奖者,已成为中国环保公益领域颇受关注的重要环保奖项。

第八届“SEE生态奖”由阿拉善盟行政公署、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