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强行给自己加戏,99.99%的疫苗故事应该是这样的
公益

如果不强行给自己加戏,99.99%的疫苗故事应该是这样的

2019年05月21日 18:02:43
来源:盖茨基金会

在信息时代,每个人都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急切地想要“开始你的表演”。

但似乎,只有悲伤、惨痛、骇人听闻的事情才能获得更多关注……比如,“按部就班地打了许多疫苗,什么事也没发生”vs“疫苗让我家宝宝浑身疼痛,呕吐不止”,你更想读哪个故事?

在Ted Talk进行疫苗科普的作者

图源:Youtube

// 我可不做拒绝疫苗的“胆肥”妈妈//

儿子刚出生的时候,我没有给他接种乙肝疫苗,因为我当时并不确定这是一件有利无弊的事,也没有做足够的研究。然而换做今天,如果我又生了孩子,我会毫不犹豫地让他们在出生时便打上乙肝疫苗。

儿子出生后的前两个月,我可能受到产后激素变化的影响,一直有些焦虑。我住在美国的奥斯汀,那里有许多“胆肥”的妈妈,她们不信任疫苗接种,也不害怕因此带来的后果,这就导致了当地百日咳的发病率居高不下。之后,我通过查证可靠的信息来源,在疫苗领域做了很多个人研究(出于好奇,我也看过很多不怎么可靠的来源)。所以,在大量证据支持了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情况下,我对接种疫苗充满了信心。

奥斯汀是全美“反疫苗”情况最严重的地方之一

图源:CultureMap Austin

但不安也同时存在,因为有不少社区中的家庭,他们不相信疫苗安全或有效,他们对疫苗的犹豫,甚至抵制,增加了社区疫情爆发的风险。带着儿子去哪里玩、去拜访谁、或者谁要来家里看望我们,都会让我如履薄冰。毕竟,儿子可能患上百日咳并死于该病的风险是存在的—— 因为还存在着那些拒绝疫苗的人,这种疾病还没有被完全根除。

在向医生做了健康咨询后,我让儿子接种了所有建议接种的疫苗,外加一剂曾经缺失的乙肝疫苗。护士快速地用针扎在他的小腿上,没有孩子不怕打针,他哭了,之后我立即小心地抱起了他。在观察了大约15分钟后,我们离开了。那天,儿子照常吃饭、睡觉,就像他之前的每一天一样。

第二天,他依然像往常一样吃饭、睡觉。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此后不久,到了四月龄接种疫苗的节点。他再次皱起眉头,哭了起来,回到家后,依旧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如果他发烧了,程度也完全不严重,不会对他的健康产生什么影响。在他出生第6个月接种了该接种的疫苗之后,结果都是相似的。

一岁,当他再次接种之时,已经成长为一个勇敢的小男孩,在针头面前,几乎没有退缩,甚至都没哭,我有点惊讶,作为母亲,我很高兴也很自豪。往后的日子,儿子像往常一样继续成长,没有明显的异常变化,没有发育延缓,我也不再担心。

// 我说过,这是个无聊的故事,对吧?//

以上,是不是个很“无聊”的故事?整个叙述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竟然是我的焦虑:在每一轮注射之前都有一丝不确定感,尽管我确信疫苗的安全性,但我担心的是儿子是否会在首次接种之前患上百日咳,或者在他在一岁接种麻疹疫苗之前就患上了麻疹。后者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但也并非不可能。尽管我的故事缺乏戏剧性,但这才是疫苗故事的常态—— 我这个故事的英雄主角(疫苗),做得越成功,这个故事就越没有什么戏剧性,就越鲜有人讲述。

但是,我们在互联网上听到的其他故事呢?其中大多数都是关于“疫苗伤害”的故事或丑闻,父母用悲痛的口吻描述着自己孩子遭受的“折磨”,报道里会说这是由疫苗造成的。如果你在互联网上分别搜索两个关键词:“疫苗伤害”和“我的孩子接种了疫苗,什么都没发生”,前者的热度是后者的上万倍。

然而,这种不平衡的比例并不能反映现实。现实情况是,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的儿童接种了疫苗,也不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很多孩子可能会哭,也有孩子会发烧,许多孩子还会睡上一大觉。接种的部位可能会疼痛或发红,有些人会发高烧或者接下来几天睡得比平时沉。但几乎所有人都受到了更好、更周全的保护,不会受到祖先们所遭遇的那些可怕疾病的侵袭。但这些疫苗可预防的疾病并未完全消失,它们虽然扩散范围小了,但仍在折磨着一些家庭。

遗憾的是,关于“疫苗成功”的故事,很可能就是一些不怎么会引起人们注意的健康数据的罗列。但如果你去搜索那些所谓的“疫苗伤害”的故事,其热度和精彩程度,就远超我所写的平淡故事。

// 对疫苗的犹豫和拒绝,才是最危险的//

在当下的信息时代,每个人,无论是好是坏,都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急切地想要“开始你的表演”。但这些“疫苗伤害”故事的问题在于,它们延续了对疫苗安全性的不准确和危险的信念。其中绝大多数报道所描述的伤害其实与疫苗无关—— 我能理解那些问题给孩子和父母会带来痛苦,但这种伤害和痛苦与接种疫苗无关。

疫苗确实有潜在的一些副作用。比如我写到的发烧、酸痛、嗜睡等意外的副作用,发生频率可能是每10人就有一人,但是,严重过敏反应发生的几率则是每百万儿童中不到1人。但这个更为真切的事实,却不是网络中那些不幸故事所描绘的现实。人们常常很难相信巧合,父母想要一个答案,然后错误地把疫苗和一些问题建立起了子虚乌有的“联系”。

比如,你可以设想一下这种情况:父母带着6个月大的健康宝宝进行了疫苗接种,一周后去朋友家做客,在那里,孩子被一只狗咬了,父母就不会在狗咬人和疫苗之间找到联系。家长甚至可能不会想到带着孩子去看儿科医生。如果这件事被别人提出来,那么任何有理性的父母都会认为在疫苗接种后“被狗咬”是预想不到的巧合。但是,当涉及与疫苗有着不准确和不恰当联系的无数其他疾病或问题时,情况却并非如此了,例如有些人将疫苗和自闭症、多动症、哮喘、脑损害、湿疹等等问题联系起来。然而,无数的研究早已发现,只要遵循科学的方法,那么对儿童使用疫苗就不会造成这些健康问题。疫苗可能引起的极少数严重风险,通常是对免疫已经受损的儿童造成的,且非常罕见。而拒绝接种带来的患病风险则要大得多—— 无论是像百日咳这样的地方性疾病,还是像美国和英国正在经历的麻疹疫情的卷土重来。

人们很难接受巧合,他们希望巧合不仅仅是个统计学上的东西。他们的个人经历让他们拒绝相信大量科学、正式的信息:疫苗不会带来伤害,不打疫苗才会将人置于患病的风险之中。他们积极分享了关于“疫苗伤害”的故事,助长了毫无根据的恐惧,最终使数百万人面临风险。

这些故事可能非常严肃,甚至饱含血泪。然而,它们无意中也包含了有害的不实信息,将伤害与疫苗联系在了一起,这些不真实的信息就可能吓退其他的父母。

所以我才必须分享我的故事,它很平淡,但它是我们都应该知道的事实。

疫苗安全吗?为什么要在儿童时期打这么多种疫苗?人体天然的免疫系统能提供比疫苗接种更好的保护吗?关于这三个最常被问及的关于疫苗的问题,请点击视频,看看专家的回答。

*作者简介:塔拉· 海勒是一名科普作家、摄影师和教师。她常为家长们撰写关于健康和科学话题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