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浪狗领养纠纷第一案”,法学教授把领养人告上法庭
公益

“国内流浪狗领养纠纷第一案”,法学教授把领养人告上法庭

2019年04月21日 23:40:47
来源:呼吁动保行动

领养的动物不能转让、贩卖、食用、虐待甚至杀害。不再抛弃,养了就是一辈子……”在钱叶芳准备的《流浪动物领养登记表》上,这一条内容格外显眼。

怀着这样的信任,去年5月,钱叶芳将她一手救助的流浪狗“小黄”交到了领养人孟瑶(化名)手上。但没想到,一个多月后,孟瑶就称“小黄”丢了。对“小黄”丢失原因和地点的解释,孟瑶几经变化,让钱叶芳怀疑她没说实话,可能是虚假领养。

于是,钱叶芳一纸诉状将孟瑶告上法庭。“我不在乎输赢,我要的是法律意义。钱叶芳告诉红星新闻。

资料图

01

救助“小黄”开启了动保之路

2018年初,常年工作生活在杭州的钱叶芳偶然发现了流浪狗“小黄”,它虚弱地趴在地上,似乎病得很严重,钱叶芳便把“小黄”送到医院救治。因为救助“小黄”,她开始注意到身边有不少流浪猫狗,如果不能妥善救助,一般会饿死、病死,或者被捕杀。

于是,钱叶芳找了些人一起着手救助流浪动物,带它们看医生、打疫苗、做绝育,然后寻找合适的领养人。2018年5月,钱叶芳在网上发布了“小黄”的认养信息。孟瑶看到后,希望领养“小黄”。于是,钱叶芳作为“小黄”的救助人,和孟瑶签订了一份《流浪动物领养登记表》,其中记载了送养人、领养人及待领养动物的基本信息,同时还对领养条件作出约定,包括“领养期间,不能转让、贩卖、遗弃、食用、虐待甚至杀害领养动物,不再抛弃,养了就是一辈子;如遇环境重大变化致使无法继续饲养的,领养人应及时与之协商解决”等。

一个多月后,钱叶芳与孟瑶联系,想了解“小黄”的生活状况,却被告知“小黄”丢了,钱叶芳便让孟瑶抓紧时间寻找,最终没有找到。但寻找过程中,孟瑶的一些说法和态度让钱叶芳产生怀疑,包括几次更改丢狗的地点和原因,对自家长辈的地址也说不清楚。

钱叶芳在起诉书中写到,孟瑶拒绝告知“小黄”的真实下落,导致错失了寻找它的最佳时机,而且孟瑶在登记表上填写的地址不准确,缺乏领养“小黄”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钱叶芳起诉要求撤销孟瑶的领养行为,返还“小黄”;如果无法返还,需赔偿“小黄”的死亡赔偿金1000元及钱叶芳因诉讼活动支出的交通费350元。

庭审中,孟瑶对此辩称,“小黄”是中华田园犬,市场价格大概100-200元,要求赔偿金1000元不合理,而且协议中也没有明确被告将“小黄”丢失后应承担的具体责任。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就原被告“送养”和“领养”的行为方式,符合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送给受赠人、受赠人同意接受的赠与行为特征,因此双方存在赠与合同法律关系。关于钱叶芳以孟瑶欺诈为由要求撤销其送养行为的主张,法院认为案涉登记表中,除了家庭住址填写不准确,被告提供的其他信息都是真实的,推测被告可能出于隐私保护或安全的考量。因此,法院认为被告不构成欺诈,原告无权主张撤销合同。

根据现有证据,法院认为被告及她的家人在饲养“小黄”过程中,因看管不善导致丢失的可能性较大。虽有过失,但并非有意为之,不构成协议中的违约行为,原告主张损失赔偿的合同依据不足。最终,今年3月,一审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了钱叶芳的全部诉讼请求。随后,钱叶芳提起上诉。

02

“说我是‘偏执狂’也无所谓

不会阻碍我做正确的事”

“我想让领养人和更多人知道,动物的生命亦有价。像猫狗这样陪伴人类生活的伴侣动物,它们理应受到更多保护。”钱叶芳对红星新闻说。

2018年3月,钱叶芳草拟了《人类伴侣动物保护法(草案)》专家建议稿。“伴侣动物是指长久以来与人类生活在一起,与人类建立起友爱关系的特定动物,是一种具有陪伴功能性而非食用的动物,包括在家庭、单位或其他场所被人们拥有、意图拥有或者流浪在外的猫和犬。”钱叶芳认为,目前与人们生活最为密切、最能牵动神经并已形成社会问题的是猫、狗这两个物种。

《人类伴侣动物保护法(草案)》专家建议稿是面向全国的立法建议,《上海法治报》公开发表了节选内容,也经媒体报道过,同时她在联系全国人大代表向两会作为立法建议的附件提交。

“有人劝我不要做,我不听,他们就说我是‘偏执狂’。其实无所谓,说什么都不会阻碍我做正确的事。”钱叶芳说。

03

与女儿一起

以各自的方式推进动物保护

“我预料到法院会驳回。死亡赔偿金的请求是希望体现生命的价值,让领养人和更多人知道,动物的生命亦有价。像猫狗这样陪伴人类生活的伴侣动物,它们理应受到更多保护。”钱叶芳对红星新闻说。

资料图

4月17日,红星新闻与钱叶芳联系时,她说自己正在小区里安置出生不久的流浪猫。这几只小猫她已经关注了几天,因为有业主投诉,小区保安准备将母猫和小猫都抓走。投身救助动物后,钱叶芳说自己走到哪都总能看到流浪猫狗。而在她之前,正在读书的女儿慈琪早在2016年开始了对校园流浪动物的救助。

对于母亲的救助行动,慈琪笑着说她非常支持,也希望母亲能“可持续发展”。“她的目标比较大,希望号召更多人,彻底处理流浪动物的问题,所以遇到的困难也很多。而她又是那种认准了一件事就必须要做好的性格,所以我有时劝她适度,慢慢来,不要太操劳了。之前有次发现狗狗被别人扔掉了,她大半夜出门找狗,这让我和爸爸很担心。”

即将研究生毕业的慈琪同时是一名儿童文学作家。不同于钱叶芳的“大目标”,慈琪说她更“随遇而安”,在写故事的时候注入一些救助流浪动物的片段、一些对待动物的常识,让更多小孩和父母在潜移默化中了解动物,保有对动物的爱护之心。

作为一名法学教授,钱叶芳说她以她的方式推动立法,而女儿以自己的方式推动儿童教育。“孩子天性中就有怜悯,反倒是大人,少了些同理心。我希望将这些爱动物的人凝聚起来,共同发声。”

4月15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钱叶芳上诉的案件,未当庭宣判。钱叶芳告诉红星新闻,案子的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带来的法律意义。

“我不是对领养人苛刻,一旦你领养了,就要对它负责。我们这些救助流浪动物的人,只是想给它们找一个可靠的主人,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也有其他流浪动物被领养后丢失的情况,但领养人至少尽到了责任。现在有不少虚假领养的情况,借领养的名义用作倒卖、食用、虐待等其他用途。”

钱叶芳说,这应该是国内第一起流浪狗领养纠纷案,案子如果胜诉了,可以给流浪动物救助人一个参照寻求救济的先例。如果败诉,要看下法院的判决理由,对应看法律上存在哪些问题。红星新闻经检索,暂未发现此前有同类诉讼。

资料图

此外,安徽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赵皖平关注动物保护多年,也多次在全国两会上建议制定动物保护、动物福利方面的法律。他告诉红星新闻,目前推动动物保护确有一定难度,也需要一个过程,而且现在相比过去已经有了一些改变。

赵皖平建议动物保护者可以采取更加客观和适度的方法,更多从正面宣传,与不同观点的持有者多交流,理性沟通。

来源:红星新闻,记者赵瑜,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陈艳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