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脱贫,叫“经期脱贫”
公益

有一种脱贫,叫“经期脱贫”

2019年03月27日 19:50:00
来源:盖茨基金会

当几个关系要好的女孩子聚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自然而然地聊到一些女性之间经常分享的话题,比如下次经期是什么时间?卫生棉条和卫生巾哪个更舒适?哪个牌子的卫生巾更好用?我们对此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特殊或者不便之处,然而这对世界上另一个角落的一些女性而言,简直是可望不可即的奢求。

她们中有的人,不被允许谈论“月经”及相关话题,有的人没见过卫生巾或卫生棉条,有的人甚至不知道“月经”究竟是什么,甚至还有人说,月经是一种疾病,只有女性才会得。

买卫生巾,竟然成了一种“愿望”

“我想,五年后我会成为德里警察,我会赚很多钱,我会实现父母的梦想,还有我自己的梦想。就像我看到自己的人生已经在改变,我也看到了这里的很多改变。凭借营销,它真的开始远销到德里,等我到了德里,需要用卫生巾,我会去每家店找‘飞翔’卫生巾。”这是201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月事革命》(Period. End of Sentence)里一位名叫丝内哈的女性的愿望。

丝内哈的愿望是做一个德里警察,然后用自己赚来的钱买“飞翔”卫生巾。但读到此处,你会很难理解:买卫生巾怎么也会是一个人的愿望呢?

可是,不止是在丝内哈所在的哈普尔区,可以说在整个印度,月经来潮被视为一个女性的羞耻。在这部只有25分钟左右的纪录短片的开头,一些印度女性被问到“什么是月经”,面对镜头,她们都害羞地低了头,有位年长的女性说“这是神才知道的事情”,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说,月经是可以让女人生孩子的。镜头转向村子里的男性,他们有的摇摇头说不知道月经,还有的给出了一个或许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答案:月经是一种病,大部分得病的是女人……

在印度这个有着深度宗教信仰的国度,女性月经被视为不洁之物,月经来潮时的女性不能进入寺庙,在有些地区,正逢经期的女性还会被送到家外面的“小黑屋”里,只能吃家里人送来的食物,没有电没有水,如果遇到下雨,她们也只能在这样一个简陋的木屋里度过自己的经期。

因为住在小黑屋里,这些女性的安全、卫生、健康都得不到保障,已经发生了许多惨剧:有的被强奸,有的被猛兽、毒蛇袭击,还有一名女子,带着年幼的孩子住在小黑屋里烤火取暖,母子双双窒息而死……

由于印度长期缺乏足够的经期用品及相关教育,并且不少人以此为耻,甚至还有不少残疾女孩的父母要求女儿进行子宫切除术,以阻止她们月经来潮。

在这样的社会大环境下,最基本的月经卫生用品都会是一种奢侈。在片中,一位女性说,自己用布条垫在内裤里,可是,来月经的时候,布条很快就湿透了,她需要在课间跑到很远的地方更换布条。路上还会有男人奇怪的目光,几次下来,她每个月来例假的日子就不再去学校了,慢慢的,她选择了辍学在家。

有一种脱贫,叫“经期脱贫”

在印度,一包护垫的价格是55卢比,并且还有高达12%的“卫生巾税”。于是,旧衣服做成的布条、破袜子、卫生纸……手边能用上的东西都被当成“护垫”使用,也因为羞耻感,这些“护垫”只能偷偷在私密的地方阴干,到了实在不能再用的地步,她们还要悄悄找个地方把这些“脏东西”埋起来。

其实不光是在印度,在许多发达国家,很多低收入女性也无力支付一包卫生用品,这种贫困现象被称为“经期贫困”(Period Poverty)全球有4000万女性正在经受经期贫困。在中低收入国家,有超过50%的女性选择自制的经期卫生用品。

我们能够轻易注意到吃不起饭、喝不到干净的水、上不了学的贫困和资源分配不均的情况,却很难注意到有些处于经期的女性也正在遭受类似的贫困和不公。用不起经期卫生用品,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对女性的生理健康不利,轻则感染疾病,重则引发死亡。身处“月经贫困”的女性,内心多少也有“月经羞耻”,她们不敢说出自己的难处,只是默默忍受着。

经期贫困带来的不仅是健康问题,甚至局限了女性的活动,由于缺乏卫生用品,女性还要担心经血外漏带来的窘迫和嘲笑。据估计,一个女孩在月经期间可能会缺10%的课,而这样的缺课,每个月都有可能发生,久而久之会带来教育上的缺失和不公平。

在《月事革命》这部纪录短片里,丝内哈口中的“飞翔”卫生巾是帮助她所在的地区女性脱离经期贫困的第一步,也这是她们联合起来,通过廉价的卫生巾生产机器自制的卫生巾,比起一般的卫生巾更为便宜和实用。

丝内哈通过生产这些廉价卫生巾来支付报考德里警察的培训费用。而这台廉价卫生巾生产机器,又是由几名在洛杉矶的高中女生,通过烘焙销售,为远在印度哈普尔区的女性同胞赞助得来的 —— 因为网络,远在地球两端的女性得以帮助彼此。

“护垫侠”助力“硬核”经期脱贫

作为男性的印度“护垫侠”,商人阿鲁纳恰拉姆研发了一台价格仅为900美元的机器,并且没有申请专利保护。他说,他的目标就是要让全印度的女人都能用得起卫生巾。他把这批机器推广到了印度的农村,为妇女提供了工作,也让她们有能力购买清洁的卫生用品。

以他为原型的电影《印度合伙人》(别名《护垫侠》)热映后,引起了印度社会的广泛关注,直接推动了印度政府取消了颇具争议的高达12%的卫生巾税。而且阿鲁纳恰拉姆还发起了一项活动,他在社交网站上晒出了一张自己手拿卫生巾的照片,并说:“没错,我拿的就是护垫,这没啥羞耻的。月经是自然生理反应。请复制黏贴这段话,向你们的朋友发起挑战,拿起护垫拍个照吧!”于是,不少印度名人都纷纷拿起了护垫,比如最为我们熟知的“印度良心”“印度刘德华” —— 阿米尔汗。

后来,印度的一群教育工作者还推出了一套专门针对视障人士的经期科普工具包,包含一本手册(可通过盲文、视频和音频了解内容),一个可佩戴的象征月经骄傲的手镯,以及一条绣着生殖系统图案的可触摸围裙。教育工作者希望通过分发这些工具包,帮助年轻女孩以及她们的家庭了解月经。

除了印度有这样硬核的“经期脱贫”,别的国家和地区的政府以及非政府组织也在行动。今年新年伊始,澳大利亚取消了原先对女性卫生用品所收的10%商品及服务税(GST)。美国纽约议会表示,女性卫生用品是女性健康必需品,无论是谁都应该能够轻易使用,纽约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卫生巾免费的城市。

而经期脱贫不光意味着获得卫生用品那么简单,关键因素之一还有“心理脱贫”,在《印度合伙人》这部电影中,男主辛辛苦苦为了妻子制作廉价卫生巾,花费数年研发生产机器,却被全村人围攻,喊着让他下地狱,妻子也对他说,宁可生病死去也比活着尴尬好……

这一切,都在慢慢改变,尽管路还很长。就像《月事革命》里的丝内哈对着镜头倔强地说出的那句话一样:我们在经期的时候不被允许进入寺庙,可是,我们的神也是女性,我觉得这不合理……

所幸的是,还有许多像阿鲁纳恰拉姆那样的人在为不公的现状发声。18岁的英国女孩阿米卡•乔治(Amika George)是“#经期自由”(#FreePeriods)运动的发起人。该运动旨在确保英国贫困家庭的女孩们都能获得生理期必需品(克服生理期贫穷),消除因生理期禁忌而带来的耻辱感,并呼吁大品牌付出更多的努力。同时该运动还寻求让享受校园免费餐的女孩们也能免费获得卫生用品。

去年,盖茨基金会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合作创立的“目标守卫者全球目标奖”(Goalkeeper Global Goals Awards)授予阿米卡卓越活动奖(Campaign Award),该奖项旨在表彰一场由年轻人主导的运动,因为这场运动不仅唤醒了人们的意识,还建立了一个以年轻人为事业中心、鼓舞行动、创造变革的社区。

是的,有人向所谓的“理所应当”发起了质问,那么,一切就都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