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航遇难者曾成毅:一个为女性赋权的中国人
公益

埃航遇难者曾成毅:一个为女性赋权的中国人

2019年03月13日 17:38:27
来源:凤凰网公益

3月11日,第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按计划拉开帷幕,但来自中国香港的曾成毅(Victor Tsang)却未能如愿赴会。

社交网络悼念曾成毅

不幸的意外发生在当地时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hiopian Airlines)一架载有149名乘客及8名机组人员的波音737 MAX8客机在起飞后不久坠毁,机上无人生还。现任职于联合国环境署肯尼亚办事处的曾成毅是遇难者之一,和他一同搭乘该航班的还有另外7名中国人。

埃航事故现场一只掉落的鞋子,上面有焚烧痕迹

曾成毅的一位好友在facebook上留言:

“你待人亲切,从无高高在上的气场,性格随和,是傻傻、憨直,心中充满世界大同理想、Passion及Vision的青年。”

他表示,曾成毅大学毕业后拒为五斗米折腰,当大多数的港中大工商管理学院毕业生都在追逐高新和大企业职位时,曾成毅却为理想,毅然加入NGO工作,走到世界各地为有需要的人服务,是真正有勇气实践“Peace and Fulfillment of Humankind’s potential”的人。

深入内地大山中扶贫

“‘有人在家吗?’2007年,我在中国西北的一个农村地区进行住户调查,我敲门问道。只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没有!’ 这就是我走上性别主流化这条路的原因。” 曾成毅在他的“领英”账号上如是写道,账号头像是他戴着墨镜趴在地上,尚未成年的儿子笑呵呵地坐在父亲的身后,父子二人其乐融融。

联合国环境署曾成毅的个人页面上记录了这段故事

2007年,大学毕业3年后,曾成毅只身前往陕西白河县,帮助致力于使贫困地区的儿童及其家庭摆脱贫困的世界宣明会开展扶贫工作。

白河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地处陕西与湖北交界的大山深处,山高坡多,环境艰苦。而香港长大并在港中文大接受本科教育的曾成毅却在大山中一呆就是三年。期间,曾成毅也认清了自己对女性赋权的热情。

曾成毅在当地和孩子们在一起

由于大学主攻工商管理,曾成毅在2010年选择辞职,远赴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研修教育、性别与国际发展的硕士课程。

带着一腔热血,以及在求学中积累的知识,曾成毅在2011年加入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并开始致力于女性在农业生产领域的平等。

此后的4年间,曾成毅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尤其是埃塞俄比亚、科特迪瓦、乍得等非洲国家。

曾成毅深入非洲实地考察

在2015年调至联合国环境署后,曾成毅仍秉初心,展开在环境领域内的女性赋权工作。他深入乌干达、南苏丹、尼泊尔、老挝等地,实地考察如何将性别因素融合进绿色气候基金和全球环境项目中。基层经验丰富的曾成毅还为联合国环境署的项目创立了一套全新衡量性别因素的标准

曾成毅在联合国环境署展开在环境领域内的女性赋权工作

夫妇双双为联合国效力

除了工作上的成绩,曾成毅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应该是安家在内罗毕。

2010年,他结婚了。根据媒体报道,曾成毅的妻子曾就读香港大学翻译系,并曾在香港当中学老师。据说二人在教会一见钟情,妻子与他志同道合,两人一起赴伦敦进修,并在毕业后双双加入联合国工作。只不过曾成毅在罗马,而妻子则加入了位于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工作。

曾成毅和太太

在经历长期的两地分居后,2015年,妻子与他同时被派驻肯尼亚,夫妻俩总算团聚,搬到了“非洲小巴黎”之称的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住进了一栋四房两厅的房子,还有家务助理,开始一家团聚的幸福生活。

2016年,曾成毅的儿子出生,他从此成了“晒娃狂魔”,把社交媒体头像换成了自己与儿子的合影。曾成毅还以“home in nairobi”(家在内罗毕)作为照片合集的名称。

曾成毅和儿子

新生活欣欣向荣,直到空难发生。

缺席的联合国环境大会

3月11日,第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在内罗毕如期召开,但曾成毅却永久缺席。

联合国环境署的官方网页首页上,占据了网页一半的篇幅,是曾成毅的照片,身着天蓝色印有联合国环境署名字的T恤,笑得阳光灿烂,网页最醒目的是这样一行字:铭记我们的同事Victor Tsang。

联合国环境署网站

在这场大会上,联合国环境署发布最新报告,审查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自然资源及其相应消费模式的发展趋势:

  •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原料开采量增长了3倍,其中非金属矿物的使用量增加了5倍,化石燃料使用量增加了45%;

到2060年,全球材料使用量将翻一番,达到1900亿吨(从920亿吨),而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增加43%;

近半数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以及超过90%的生物多样性丧失和水资源短缺现象,都是由材料、燃料和食品的开采和加工造成的。

鉴于当前资源使用量急剧攀升的现状,联合国呼吁紧急反思:

资源开采的快速增长是加速气候变化和导致生物多样性丧失的罪魁祸首,除非世界采取紧急行动对资源利用进行系统性改革,否则相关环境挑战会进一步恶化。

除了联合国,香港中文大学以及曾成毅的社交网站上都留满了同事、伙伴对他的悼念。时间会淡漠悲伤,但无法冲走记忆。在这条改变世界的道路上,总不断有人离开,但也有更多的人补上,怀着的是对人类未来共同的关切,和对大同社会永不止步的探索。

向这条路上的人致敬,向曾成毅致敬。

来源:博雅小学堂、澎湃新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