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委员:强化家庭责任,推动儿童安全教育普及
公益

两会代表委员:强化家庭责任,推动儿童安全教育普及

2019年03月04日 10:39:34
来源:凤凰网公益

为了更好地促进儿童保护机制的建设,“女童保护2019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于3月2日在京召开。座谈会由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下称“女童保护”)、凤凰网公益频道主办,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为指导单位,伽蓝集团春夏品牌为战略合作伙伴。座谈会上发布了《“女童保护”2018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业界专家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进行了关于儿童保护机制的探讨。座谈会上还启动了“最美的春夏-关爱青春期公益项目”。

在第二场座谈会环节,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全国人大代表、厦门市丽行公益慈善会发起人刘丽,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巡视员宋文珍,中华女子学院家庭建设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孙晓梅,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围绕“青少年儿童防性侵教育的现状与难点”进行探讨并提出应对策略,女童保护基金负责人、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凤凰网公益频道主编孙雪梅担任主持。

座谈会现场

“去年我提的五个议案建议都得到了有效回复,其中有一条还上了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遗憾的就是‘防性侵教育纳入九年义务教育’这个建议没有达到理想,所以今年希望更多的人一起来参与、呼吁。”刘丽说。

全国人大代表、厦门市丽行公益慈善会发起人刘丽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表示,这几年他参加了脱贫攻坚的相关工作,经常到乡村去,也是在偶然机会中了解到儿童被性侵的案例。去年参加了“女童保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对儿童性侵的状况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今年两会,他会联合其他人大代表向全国人大提交网络游戏立法的建议,因为网络游戏里面的暴力尤其是色情问题,和儿童的性侵和猥亵关系非常密切,影响面现在越来越大。“性侵害不仅是针对女童,还有男童,各方面都要加强重视。”赵皖平说。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跟随政协到各地调研发现,农村地区尽管被曝光的性侵数量、立案数量很少,但熟人性侵、甚至家庭成员的性侵频发;城市家庭虽然重视子女教育,但有些监护人未能履行监护职责,没有跟孩子互动,不知道孩子需要什么。“要通过完整家庭观念的建立,通过父母对儿童的关心,来减少儿童被性侵的情况。”胡卫说。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

“预防儿童性侵要有监测、预防、发现、报告、处置的机制,要建立一个完整的保护体系。”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巡视员宋文珍表示,性教育、防性侵教育进学校,对于内容要把握好,到底教什么内容、教到什么程度,要做好评估。同时,防性侵教育要系统,性意识的培养应该从小要培养,要在性教育方面做好各方面的衔接。此外要树立公众的大教育观,提高公众的态度、知识、行为意识,包括对家长的教育要纳入到对家长指导的服务体系当中。

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巡视员宋文珍

中华女子学院家庭建设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孙晓梅表示,全国人大正在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并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加入了家庭教育的内容,并且要求未成年人父母要学习相关知识。“预防儿童性侵,也需要强化家庭责任,我们将大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我已经建议加入并加强了防性侵的内容。国务院妇儿工委将要对妇女发展纲要和儿童发展纲要实施修订,在其中会特别提到家庭,会把很多代表委员提出的关于家庭责任的问题进行解决。”

中华女子学院家庭建设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孙晓梅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建议,媒体与社会各方应加强合作,持续宣传防性侵知识以及社会正能量。可以拍摄防性侵领域的教育片,通过影视媒介,向儿童和社会各方传播防性侵知识,加大影响力和拓展传播维度。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

以下为座谈会实录:

孙雪梅:接下来有请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全国人大代表、厦门市丽行公益慈善会发起人刘丽,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巡视员宋文珍,中华女子学院家庭建设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孙晓梅,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我们已经讲了,儿童性侵的现状非常严峻,防性侵教育非常缺失,不管是报告还是上一场的嘉宾都有提到。

首先,我们先问一下刘丽代表,因为刘丽代表去年就来参加了我们的会议,并且提交了我们委托提交的五份建议,还得到了回复,刘代表请开始。

刘丽:谢谢各位代表和专家。其实我自己本身就是在做公益,就是在做助学,所以看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自己也挺有感触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上一届两会的时候我带着吃奶的孩子过来开会,因为孩子小,看到这个话题,对于我作为一个妈妈来讲也是挺有感触的,所以当雪梅把建议交给我的时候,我也是按照材料的要求都给提交了。

很高兴跟各位汇报,每一个建议都回复了,而且刚才看前面有一个最高检察院的领导在上面讲到检察院的重点工作中有一个一站式询问,去年我提交之后作为最高检察院全国最高检察系统的一个核心重点工作在推进,这个建议就是去年我提交的,在全国检察系统铺开,包括我的家乡安徽也都在铺开。其实很有意义,因为我作为一个女生,作为一个妈妈来讲,我自己本身觉得都挺有意义的,更何况我是代表本身就应该有责任去关心百姓关心的问题。

还有就是其他的一些议案建议回复,我本来是想今天带来现场的,可是因为我们人先到,到了之后没有停留就赶来了,议案都带到北京来了,因为时间差的原因没有带上,有机会再给大家分享。

其实时间上不管你从哪个维度都做到了,起码你自己内心有收获,就像一个星星之火一样感染周边,教育周边。

孙雪梅:赵代表去年也来参加了我们的两会,也提交了这方面的建议。今年我们也把报告提前发给了赵代表,您印象最深刻的一点是什么?您怎么看待儿童性侵?

赵皖平:因为孙雪梅早就把材料发给我看了,今年的报告我有两个印象,一个是数字详实,教育客观。前面有一个嘉宾也说了,中国有2.6亿儿童,300多例案件,肯定不是穷尽其数,但是在我们国家目前的状态下,他们所做的工作至少反映一个方面,就是这个现象是存在的。

刚才很多代表都提到了关于网络这块,网络猥亵,网络对未成年人存在的伤害,不光是女童,还有男童。所以今年在来之前,我和其他的一些代表,包括浙江的几个代表一起,准备向全国人大提交网络游戏的立法,我想这一点大家可能很感兴趣,因为网络游戏里面的暴力,尤其是色情这块和我们女童的性侵和猥亵关系非常密切,而且这块影响面现在越来越大。

有一个专家跟我说这就相当于1840年以后的鸦片,它不叫鸦片,叫电子鸦片,这是我们的共同担忧。我们这几年参加国务院的脱贫攻坚的工作,经常到乡村去,为什么接触到这块工作,也是偶然的机会。我觉得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民代表,应该要发声,要发正义之声,要为受害者的家长伸张正义。

孙雪梅:接下来是胡卫委员,请问您对儿童防性侵教育的问题和难点有什么看法?

胡卫:我们有2.73亿中小学生,发生事情是冰山一角,但是那么多人关注这个事情,讲到儿童性侵,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流动人口大大增加,这两年我随着全国政协去各地调研,一个家庭三口人,父母在外面打工,孩子留守在家里。中国缺少一种监护人制度,留守长辈一般只能照顾孩子的生活,并不能够起到监护人的作用。所以在农村地区我们统计的情况来看,尽管被性侵曝光的数量、立案的数量很少,但是熟人的性侵,陌生人的性侵,家庭之间成人的性侵在农村可以说是频发。

第二个是城市,城市这两年发展当中,尽管城市家庭重视子女教育,特别是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但是我们这个城市尽管有监护人,但是缺乏监护人的职责,很多家长只是当出租司机,他把孩子放到邻家去补课,没有跟孩子进行互动,不知道他的孩子需要什么,可以做什么,我们叫邻家效益。

所以看到最近一个报道幼儿园的小孩子被幼儿园的门卫性侵,十多年性侵了十多个小孩子,但是只有一个小孩子家长知道,为什么?他发现他的小孩子和平时神态不一样,好多小孩子在父母的高压下面不愿意与父母交流,但是这个父母通过交流和关心他的生活发现了性侵。所以我们应该呼吁,随着我们扶贫攻坚力度的加大,随着我们农村经济条件的改善,我们有一部分不适合人口居住的地方市民现在被动迁出来,即便被动迁,你孩子也要随着迁。

首先我们要有一个观念,建立完整的家庭,只有完整的家庭父母才能够充当合格的父母。随着我们扶贫攻坚战的打赢,精准扶贫攻坚的推动,看到发达起来富裕起来的农村,我们首先要呼吁出去打工的父母要回到家乡,回到他的农村,当然我们讲产业扶贫,通过产业扶贫来推动经济发展。另外,我认为更重要的一条就是要通过完善家庭的建立,通过责任,父母对儿童的关心,减少女童、儿童被性侵的情况。

当然,刚刚大家讲到,我们现在中国这方面的教育是很缺乏的。我一直认为儿童保护,包括我们的生理教育、心理教育、社会教育,乃至于学生的行为规范教育要进学校,进课堂,进教材,要有一支合格的专业师资队伍来承担这些教育。

我看了一些国外的教材,他们的教材不像我们那么多,首先就是儿童要认识他的身体,哪些部位的作用,哪些是敏感隐私的,跟成人交往中哪些不能碰,我们羞于讲这些,老师羞羞答答,儿童也羞羞答答,又想听又不想听,缺乏这方面的专业教育。

像我们到农村,本身这个老师就对儿童做性侵,你让这个老师来承担儿童防性侵的保护教育,不行。所以我们志愿者要在这方面发挥教育作用,可以到农村,甚至可以到社区去,这是老百姓关心的、操心的、烦心事。

孙雪梅:讲的特别好,这也确实是“女童保护”一直在推进的,我们“女童保护”一直在培训专业的讲师,而且确实在我们开课的过程中,发现我们上了课以后,就有孩子意识到他之前经历的是性侵。所以我们听了您的嘱咐,会继续扩大教师队伍,也希望性教育能尽快纳入全国九年义务教育计划当中。

赵皖平:不光是九年,儿童的性教育应该是从0岁开始,小孩子有小孩子的教育方式,小孩子有小孩子的认知习惯,逐步向儿童。

宋文珍:其实大家刚才都看到了,主要是性教育的缺失,针对如何防治性侵,教育应该怎么做,我想谈一点稍微具体的措施,因为大家都讲到要进学校进课堂,怎么进?在这方面,我觉得一个是从学校教育来讲,关于性教育的科学性问题,一个问题是学校教什么?如果大家关注前一段网上也有一些争论,到底能教什么,不能教什么,尺度有多大,这我们就需要有很好的把握。在这方面可能我们比国外观念更保守一些,我也去荷兰看过,我说荷兰这样的内容能带回我们国内来教吗?所以教什么要把握。

第二个就是胡卫老师说的它的系统性问题。对家长来讲防性侵教育是最好的,这不光是一本书,一个视频,其实是各个阶段,我们看3岁就有性侵,孩子从出生大概到两三岁就有了性意识,所以性意识的培养应该是从小要培养的,我们要在性教育方面做好各方面的衔接,不是说到了青春期再教育。在性教育问题上一定要做到知行易行的统一,他光了解知识是不够的,了解知识以后要转变到态度,转变到行为方面。所以我们很多时候就是让孩子通过掌握这些知识,树立一个健康的人生态度,包括性别意识,性别平等意识。其实我们这个性侵里面很深层次的就是性别不平等意识在作怪,所以包括对孩子性意识的培养,包括性别意识、性别平等意识,包括怎么样处理好两性关系,这是学校教育。

具体到大教育方面,我觉得我们还要树立一个大教育观。大教育观方面我特别赞同童老师说的要提高公众的态度、知识、行为,这非常重要,像家长说孩子大了自然就知道了,我曾经发过一篇文章叫做《性教育不能让孩子等》,我们说基于羞耻就不给孩子讲,老师也说你们自己看去吧,这都是不行的,包括我们对家长的教育要纳入到对家长指导的服务体系当中。

第二学校要建立一个防范机制。第三个其实也是童老师刚才说的,也是我前两年参加这个会反复强调的,要有防性侵的监测、预防、发现、报告、处置的机制,这些机制都要落地,我们才能够建立一个完整的保护体系。

孙雪梅:家庭应该怎么样完善监护的责任,男性应该怎样参与?

孙晓梅:我想讲三个方面,第一个,我们全国人大正在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加入了家庭教育的内容,并且要求未成年人父母学习相关知识。还有今天代表委员要提的建议,实际上都在这个法里出现了,包括今天雪梅在讲的报告设计也在法律出现。我们通过大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我已经建议加入并加强了防性侵的内容。这里面还特别感谢我们的女童保护组织,由于他们多年进行的大量工作,我们在立法过程中都是参考了他们的一些材料。这是第一个从立法层面。

第二个从政府层面,大家可能也知道,我们今年要做,国务院妇儿会从政府层面要做一件很大的事情,就是妇女发展纲要和儿童发展纲要实施修订,在这里面特别讲到家庭,很多代表困惑的问题在这里都能得到解决。

第三个,就是我现在在做的,刚才有些政协委员在说的,我们现在做的很大的一个内容就是关于家庭教育,在我们的大量调查中,中国的包括在座的各位对家庭知识是不足的,因为我们从小没学习过家庭知识,我们现在说的家政是家庭服务,我们说的家庭教育是对子女的教育,你必须要跳出家庭服务和家庭教育,去学家庭知识,你才能反过来了解更多。现在中华女子学院有一个跨学科的团队,我们各个学科的老师组织起来,在研究如何开展家庭建设这门课程,而且我们还联合了社会的一些力量,而且正在出教材,还要走进课堂。正好将来法律要出台,配合法律,我想在教育方面,尤其是在防儿童性侵方面会取得更大的进展。谢谢。

孙雪梅:谢谢孙老师,今年其实在座的各位都是多次参与了我们的座谈会,孙老师是上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感谢孙老师。接下来问我们的阚丽君会长,会长您来讲讲您的感受。

阚丽君:这个活动很有意义,我是中国儿艺会的会长,我为我们的“女童保护”基金点赞,也感谢社会的力量和志愿者,每一次他们有活动要签字的时候我都在讲他们很辛苦,走遍了全国,去好多偏远地区培养志愿者来做宣传。今天我们听了报告,同时也听了专家的介绍。我提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任何事情就是要执着。刚刚听猥亵11个女童的这个人判了十年,这件事在社会上到底宣传了多少次?有多少人知道?今天是通过你我知道了。那说明什么?宣传媒体做什么?该坚持宣传的不停地要宣传,不是一次性宣传,这是第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我们前不久儿艺会和黑龙江卫视共同打造的一套节目叫《致敬英雄》,当下孩子根本不知道英雄,也不知道爱国情怀,但是我们的节目播出后的反响非常好,就是用影视娱乐教育。我问七岁八岁孩子看懂了吗?他说我看懂了,我们知道什么是英雄。家长、孩子等等对性难以启齿,所以这个项目要做好,那我们不妨深刻地做一个视频,利用社会资金拍一部利国利民,也利于今后发展的教育片。我们小时候成长,爱国意识都是通过电影,我们有爱国情怀。我希望我们的影视教育起到作用,因为我们的文化部和宣传部现在也发了文件,用影视的力量来指导孩子,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女童保护”2019年在这方面做一个好的片子出来。

孙雪梅:谢谢会长。其实我们知道最高检和央视一直在合作,每年有一个系列短片包含了儿童保护的方方面面。由于时间,希望大家用一句话说我想要提的建议和给的提案。

赵皖平:刚刚我说了,我相信我们的女童保护,包括网络游戏这方面,只要我们始终坚定信念,一步一步走下去,一年一年做下去,必定会有戏。谢谢大家。

刘丽:去年提的五个议案建议都得到了有效的回复,其中有一条还上了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最高检还把这一条建议作为最高检的重点工作,上了最高检的公众微信号的头条,全国几个我认识的检察官也都发微信给我,其实都得到了很好的回应,唯独遗憾的就是性教育纳入九年义务教育没有达到理想。所以今年希望更多的人一起来参与、呼吁怎么样让预防性侵进入九年义务教育。其实我刚才听到胡委员讲到,预防性侵害不一定是九年义务教育,因为小孩子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已经意识到性别这个事情,在3岁之前就应该要有,所以也应该呼吁更多的家长来重视孩子的教育。

孙雪梅:接下来有请胡委员。

胡卫:中国人强调家国情怀,所以我们儿童保护首先要呼吁建立完整家庭,让家庭通过家庭教育,通过父母对孩子的关爱,真正让儿童保护落到实处,这也是我的提案当中最迫切希望呼吁的。

孙雪梅:感谢胡委员,也回应一下您,都知道这个体系应该及早建立的,但是我们会逐步逐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