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胡卫:避免监护人缺失,精准扶贫有利于完整家庭的建立
公益

全国政协委员胡卫:避免监护人缺失,精准扶贫有利于完整家庭的建立

2019年03月02日 23:22:04
来源:凤凰网公益

为了更好地促进儿童保护机制的建设,“女童保护2019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于3月2日在京召开。座谈会由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下称“女童保护”)、凤凰网公益频道主办,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为指导单位,伽蓝集团春夏品牌为战略合作伙伴。座谈会上发布了《“女童保护”2018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业界专家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进行了关于儿童保护机制的探讨。座谈会上还启动了“最美的春夏-关爱青春期公益项目”。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 参与了“女童保护”2019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的议题讨论,同时接受了与凤凰网公益频道的独家对话。 他表示,通过跟随政协到各地调研发现,农村地区尽管被曝光的性侵数量、立案数量很少,但熟人性侵、甚至家庭成员的性侵频发;城市家庭虽然重视子女教育,但有些监护人未能履行监护职责,没有跟孩子互动,不知道孩子需要什么。建议通过完整家庭观念的建立,通过父母对儿童的关心,减少儿童被性侵的情况。

胡卫

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公益:您致力于教育领域的研究,连续为“女童保护”发声,倡导将儿童防性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目前来看这些建议还有哪些实施难点?

胡卫:我今年是连续第二次来到这里参加研讨会,“女童保护”每年通过公开信息做统计分析,做得很好。当然,这些统计分析还是有它的局限,因为是建立在公开报道的基础上,法院这些方面信息提供得比较完善,报道当中相对于城市媒体来说,农村就比较薄弱。长期以来,农村这方面的关注度也小,由于一些地方路远闭塞,信息的透明度也有受到影响。317个报道案件,实际情况远远不止,750个孩子受害,这个数字也远远不止。那么大的国家,十三亿的人口,如果只有那么点数字的话我们倒是庆幸的,说明中国女童被性侵的比例是很低很低的,我本人认为是远远不止。

不止的原因当然有很多,中国对女童保护问题连续呼吁,最近两年才受到比较高度的关注,义务教育阶段长期缺少这方面的教育,或者是缺少这方面有意识、有针对性的专门教育。而且中国还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监护人制度是不完善的,同样到国外,一个小孩子未满十八岁,如果单枪匹马单身在一个地方生活,没有明确的有监护人资格的监护人照护,那就不允许这个孩子在这里独立生活,但我们没有监护人的情况是司空见惯的。

最近两年我随着全国政协调研去了十多个省市,特别是到贫困地区、老少边穷,包括精准扶贫的农村地区,一个三口之家,父母都是天各一方,在不同的地方打工,把孩子留下来请一个老人照料,这个老人到底有没有文化,是否具备监护人的责任,都不知道,只是起到一个对生活上照看的责任,实际上从监护人的角度是不合格的。最重要的监护人就是父母,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大量的劳动力东迁,造成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家庭不完善、家庭的破碎,所以就造成我们的孩子特别是女童缺乏完善的监护人。

反过来说,城市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不要看城市当中有监护人有父母,但很多父母关注的是学生的学业,很多时候把孩子送到不同地方去补课、去家教,我们叫做邻里效应,看到邻家孩子补了语文、数学、英语、美术,所以也要补课,但父母很多时候只是起到出租车司机的作用,把孩子从东面送到西面,从东城送到西城,并没有和孩子进行沟通交流,并不知道孩子需要什么,也不知道孩子缺乏什么,有监护人,但没有起到监护人的职责。最近很多曝光的案例反映的就是这个情况,很多女童被性侵以后实际上羞于表达,一方面是不懂,另一方面是难为情,可能也是在父母高压的管理下根本就不敢跟父母讲。

最近幼儿园又有发生这类问题,十多个孩子都受到性侵,只有一个父母通过和孩子交流发现孩子的异常,包括孩子坐下来的时候身体有异样,然后进行交流沟通发现这样的问题,还有大量没有被发现的。监护人制度的缺失,或者有监护人而没有尽到监护人职责的情况造成了中国大量孩子被性侵。

凤凰网公益:针对这种监护人缺失的问题,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胡卫:监护人缺失是经济发展造成的孩子和父母离散,现在我们当然要发展经济,精准扶贫也有一个好处,扶贫以后把那些薄弱贫困地方的经济发展起来,或者有些地方不适合人群居住,父母到了一些发达地区生存,我们从贫困地区迁出的家庭不少。

随着经济发达以后有一条十分重要,就是必须要呼吁回流,父母应该尽可能回到本地适合居住的地方,这是很重要的,哪怕出去流动,我们有一句话叫做“随迁子女”,就是孩子应该随着父母迁移。要想做到随迁首先就要教育、医疗、社会保障跟上,要让父母能够在当地打工,能够有责任和义务去赡养和教育子女。国家的三大攻坚战,扶贫就是很重要的,有利于完整家庭的建立。

当然我们要通过法律,监护人制度在发达国家都是通过法律规定,比如十八岁以下出去留学,无论到什么发达国家,没有监护人都不允许出去,填写出境证明首先要有这个前提条件。法律规范是保障家庭完整以及对青少年保护最基本的法制基石,我认为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凤凰网公益:除了家庭教员,校园教育对防性侵也是非常重要的,超过九成家长支持公益组织进校园进行防性侵教育,您觉得学校应该和公益组织如何联动普及这种教育?

胡卫:我认为公益组织还是辅助性的,学校不能光靠公益组织,首先是要建立女童保护的教育体系。什么叫做教育体系?就是要把青少年女童的保护进学校进课堂进课本。去年我也说过,国外这种认识自我生理是非常具体的,不像我们很多都是空的,怎么认识身体?哪些是敏感部位?哪些是可以触碰的?哪些是不能触碰的?和异性怎么交往?和异性交往的过程当中哪些部位是需要保护的?这些都应当是非常清晰的,也应当作为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光是对女童,实际上也有性侵男童的,就是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

怎么进行教育?中国传统上羞于讲那种隐私的东西,羞于讲身体的敏感部位,甚至有时候老师讲生理课,把那些敏感部位、生殖器都遮盖掉。以前我在学校也是这样,讲到这些老师开始神色就奇奇怪怪的,学生也是奇奇怪怪的,想看又不敢看,这些都不是正常营造儿童保护的教育环境。

我认为这种教育首先就是要从国家层面予以重视,国家层面就是要对我们的课程教材增加儿童保护,从生理课到心理课到行为养成课到社会学科,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然后我们要有师资队伍建设,很多学校都是有了课不会讲,老师本身就在性侵小孩,这样的课怎么讲?所以要有专业队伍、专业教师,或者经过专业培训的教师,教师自己本身就要行为师范、立德树人,农村根本就没有教师,本来就是一个代课老师教授那么多学生,怎么来落实?任务非常艰巨,路漫漫其修远兮,这些问题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师资队伍。

然后才是我们的志愿者,农村地区就没办法了,所以就要拾遗补缺,发挥志愿者的作用,让这些志愿者到那些缺乏教育资源、缺乏师资队伍、缺乏这方面认识的地区,包括基层治理和社区,老百姓关心的烦心事、操心事都是小事,通过第三方力量的介入,哪怕到社区宣传提高认识,形成共识和教育两个轮子同步起步,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