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保护专家童小军:呼吁家庭和社区注重儿童安全教育普及
公益

儿童保护专家童小军:呼吁家庭和社区注重儿童安全教育普及

2019年03月02日 22:04:33
来源:凤凰网公益

为了更好地促进儿童保护机制的建设,“女童保护2019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于3月2日在京召开。座谈会由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下称“女童保护”)、凤凰网公益频道主办,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为指导单位,伽蓝集团春夏品牌为战略合作伙伴。座谈会上发布了《“女童保护”2018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业界专家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进行了关于儿童保护机制的探讨。座谈会上还启动了“最美的春夏-关爱青春期公益项目”。

童小军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参与了“女童保护”2019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的议题讨论,同时接受了与凤凰网公益频道的独家对话。她表示,儿童性侵和成年人的强奸完全是不同的内涵,量刑也一定要重力打击才行。建议设立“性侵儿童罪”更有利于进行司法惩处。

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公益:受人们观念认知、司法完善程度的影响,农村地区儿童遭受性侵的案例更难被发现,也难进入司法程序。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童小军:根据现实状况来说,比如改善人们的认知就是要去传播,告诉人家这个事情有多重要,一般来讲存在着什么样的现象,什么迹象可能就是这方面的事情,这种理念首先是重视,认为它必须要做,其次才是怎么做。

在此基础上,我们应该在发现的案例或者根据现有的现象预测哪些地方这种案例的发案率比较高、可能性比较大,尽量告诉人们怎样发现。前面讲的是意识,后面就要讲怎么去做,比如家长应该怎么做、学校应该怎么做、公安司法机关应该怎么做,这样才能真正有一个很好的应对。

在这当中还有司法的部分。过去这一年中,最高检、最高法还是做了不少工作的,我国在这方面的改善还是很明显的,主要体现在对这个事情的立案,以前这种有争议的案件可能会不立案,现在立案几乎不成问题。

尤其是新出现的网络性侵和猥亵,孩子都没有摸到,隔空就看了一下裸体,或者是裸体聊天,很多社会人就觉得好像没什么,是不是能够认定为性侵,这样的量刑到底有多大,至少现在出来的这些最高法的典型案例是非常好的,就是全社会达成共识,法律上应该对儿童性侵有一个概念。

儿童性侵和成年人的强奸完全是不同的内涵,量刑也一定要重力打击才行。现在我们看到的典型案例是在改善,但是不是全国所有的法院、所有的检察院、所有的公安机关都有这么好的行动?还是存在一些可以改善的空间。

到目前为止,我们行动上是严厉打击,但我们并没有一个独立的“性侵儿童罪”的罪名,如果有一个单独的“性侵儿童罪”的话更有利于进行司法的惩处。

凤凰网公益:“女童保护”致力于儿童防性侵教育的普及和推广,这样的社会组织对预防儿童性侵有什么价值?

童小军:提高认知以及真正付诸行动的过程当中,“女童保护”组织成立到现在做了非常好的榜样,比如培育了很多的记者和志愿者,以及一些地方的学校、教育部门都是我们动员起来的力量。传播预防儿童性侵的意识方面组织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首先是从媒体宣传,因为大家都是媒体界的,充分利用媒体这样一个平台报道和释放这样的信息,能够让人们关注到这个事情。

儿童保护所有的问题当中,性侵这个问题近几年在公开媒体的报道当中,公众的关注程度以及社会组织的服务,包括公检法系统当中都是比儿童虐待、儿童忽视这些典型儿童保护的问题方面走在前面。这种走在前面一定是和儿童保护组织开展的一系列工作分不开的,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改变和提升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和重要性的认识。

这么多年我们还有条理地进行开发,最开始是教育低龄儿童如何自护,同时还有针对家长和老师,再往后还有升级版,就是针对年龄更大一点的孩子,以及相应的家长和社区等等教育,实际上就是把大型的公众倡导、媒体倡导,采用另外一种形式落得更加具体一些,尤其是现在已经开始关注,但又没有很好措施的地方,我们社会组织可以有这种补充,所以还是做了非常好的工作。

凤凰网公益:很多家长自己本身没有掌握正确的防性侵的知识,所以对孩子也不敢进行这种教育,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童小军:其实儿童性侵也好、儿童虐待也好,儿童保护这个领域所有的事情都是同样的,家长方面要说的事情特别多。每个人都希望对孩子好,但这方面就是没有认识。

针对预防儿童性侵问题,应该做更多的努力:“女童保护”这样的组织起一个带头作用,培育和支持其他社会组织参与我们已经做过、而且做得很成功的针对家长的儿童防性侵教育传播活动。如果所有的儿童保护社会组织能够和“女童保护”一样做得这么专业、规范,而且有针对性,相信儿童性侵问题应该也会有很大的改变。

社会组织、家长家庭以及社区等等社会力量都动员起来的前提下,国家应该有一个最基本的机制让这些家长有机会获得这方面的信息和指导。比如社区当中零到三岁的孩子,保证这些孩子的家长能够定期获得一些家庭育儿的指导,而且其中的指导板块就是儿童保护内容,这些内容当中就有防性侵。

三到六岁的孩子,能不能利用幼儿园定期给幼儿园孩子的家长做些基础教育,还有小学和中学,如果这些孩子在义务教育阶段完成之后进入职高,我觉得可以继续跟进。义务教育至少是十六岁,如果我们系统性的让孩子有一定的教育,又让家长有一定的教育,恐怕这个事情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困难。